不久後,陳明和高茹就一起離開了木屋。

昨天雷雨交加,可今天就豔陽明媚了。

而且雨後的天氣非常清新,讓人的心情都不由好了很多。

雲城對於陳明來說就是既陌生又熟悉。

雖然曾經在雲城住了那麼長時間,但許久未來還是免不了有些陌生感。

這段之間裏雲城多了很多自己沒有見過的東西,然而城市還是那個城市。

就好像是自己還是自己,可自己身邊人卻換成了高茹一樣。

每到達一處景點,陳明心裏都會忍不住想起許詩雅,畢竟在這裏,有着自己和許詩雅共同的美好回憶。

不過陳明並沒有表露出來,畢竟如果讓高茹看出來那就不好了。 一晃幾天時間過去。

陳明一直在陪高茹在雲城周邊的風景區遊玩着。

第五天,兩人這才重新回到雲城。

在木屋之中兩人又度過了幾天二人世界。

宛如陳明和許詩雅那時候的時光一樣。

只不過現在換成了高茹陪着陳明而已。

這天,陳明坐在木屋二樓陽臺的吊椅中看着雲江的風景,同時也在關注着股市的動態。

至於高茹則一個人出門買東西去了。

就在陳明將需要拋售的股票全都拋售掉,準備買入新股票時,一陣電話鈴聲卻突然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看看,打電話過來的竟然是田小朵。

看着號碼,陳明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一直以來田小朵有什麼事都是給自己發微信,現在怎麼突然就打電話了?

難道是遇見了什麼事?

懷着一肚子的疑惑接通電話。

“小朵,怎麼了?”

“老闆,房東來咱們咖啡廳了,說是他把房子賣給了別人,咖啡廳不能在繼續開了。”

“嗯?我不是交了兩年的房租嗎,怎麼能說不讓開就不讓開了?”

“這個…房東把剩下的租金都退回來了,另外買房子的人也在,態度貌似挺堅決,讓快點關門。”

“我現在過去。”

“啊?老闆,你在雲城?”

“嗯,回頭再說這個,讓他們等我一會,我馬上就到。”

掛上電話,陳明便收拾一下,朝詩雅小屋趕去。

幾分鐘後,陳明來到詩雅小屋,見到了房子的原主人,是個樸實的大叔。

四下看一眼,並沒有發現買下房子的人。

“李叔,這是怎麼回事?”

“實在不好意思,這房子已經被我賣給別人了,那人貌似要着房子有其他用,所以你這咖啡廳…”原房東有些不好意思道。“房子的租金都在這裏,除了剩下的租金外,百分之三十的賠償金也在裏面。”

陳明看一眼桌子上的錢,並沒有去拿的意思。

“李叔,我想見見房子現在的房東。”陳明猶豫一下道。

如果能談妥的話,陳明準備將房子買下來,詩雅小屋繼續開下去。

“老闆,她在樓上。”這時田小朵提醒道。

聞言,陳明皺皺眉頭,心裏升起一陣不悅。

二樓可是自己的私人空間,雖然現在房子已經被那人買了,但自己現在還在租着不是嗎。

竟然沒有經過自己的允許就上樓!

想着,陳明跟原房東打聲招呼,準備上樓看看。

可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從樓梯口傳來,而後一道身影出現在陳明眼前。

“你想見我?”

陳明看着那道倩影,頓時愣在原地。

“你…你怎麼會…”

買下這棟房子的不是別人,正是跟着陳明一起來雲江的高茹!

“我怎麼會出現在這是嗎?”高茹不悅的看着陳明。“好你個陳明,不是說沒有什麼事瞞着我了嗎?要不是我無意間發現,你是不是還準備把這咖啡廳繼續開下去?”

顯然高茹又吃醋了!

陳明沒有迴應高茹。

“哼,我就知道你忘不掉她!”高茹嬌哼一聲,轉身朝外面走去。

陳明看着高茹的背影,並沒有去追高茹。

至於原房東看着陳明,猶豫一下選擇了默默離開。

“老闆,這是什麼情況?”田小朵則走到陳明跟前。“咱們換老闆娘了?”

陳明翻翻白眼,沒好氣的瞪一眼田小朵。

“老闆,接下來怎麼辦?咖啡廳還繼續不?”田小朵並沒在意陳明的白眼,繼續問道。

“開。”

“那就好,看來我不用失業了。”田小朵笑着道。

“給我衝杯咖啡。”陳明轉身坐在沙發上。

“沒問題。”

很快,田小朵就泡好了兩杯咖啡,放在陳明面前一杯,然後她則端着咖啡坐在了陳明對面。

“老闆,跟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唄。”

“你能不這麼八卦嗎?”陳明沒好氣道。

“老闆,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你不知道嗎。”田小朵嘻嘻一笑道:“不過老闆,現在的老闆娘看起來好厲害啊,身上的氣場好強,我都不敢在她面前說話。”

“我還以爲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怎麼還有讓你害怕的?”陳明啞然失笑,打趣道。

“切,我是不怕,可她身上的氣場太強了,而且你不知道,當她來到這裏時,臉上簡直冷的嚇死人。”

陳明苦笑一聲,等會見到高茹還不知道怎麼解釋呢。

就在田小朵還想說什麼時,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響起。

接通電話說幾句後,田小朵將目光看向陳明。

“老闆,你幫我看會店唄,我去接一下閨蜜,她第一次來雲城。”

陳明猶豫一下點點頭。

自己還沒想好回去怎麼面對高茹呢,倒不如在這坐着想想辦法,怎麼能讓高茹消氣。

“老闆你真是太好了,我去啦。”

田小朵拿起車鑰匙便飛奔出了咖啡廳。

“路上慢點。”看着田小朵的模樣,陳明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安靜下來,陳明從沙發山起身,看着咖啡廳中的拜訪的許詩雅的照片,心裏一時間思緒萬千。

來到二樓。

只見原本掛在二樓的照片,已經都被取了下來,相框也都被砸壞了。

陳明知道,這肯定是高茹做的,也沒有怪高茹。

再說了,自己又有什麼理由怪高茹呢?

她能不在乎一切跟自己在一起,而且明知道自己心裏有許詩雅,還是對自己一如既往,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收拾好二樓的東西,抽根菸想一會,然後便下樓去了。

剛來到樓下,田小朵就帶着一個人回到了咖啡廳。

而當看見田小朵身邊的女孩時,陳明不由愣了一下。

林如煙!

陳明也沒有想到,田小朵的閨蜜竟然會是林如煙。

“陳明?”林如煙同樣看見了陳明,忍不住驚訝道。

“如煙,你們認識?”田小朵一怔,看看陳明,然後又看看林如煙。

“小朵,他就是你老闆?”林如煙沒回應田小朵的話,而是反問道。

“對啊,你們又是什麼關係?”田小朵點頭,眼中帶着一絲玩味道。“如煙,別告訴我,你們…” “你想什麼呢,他是我姐夫。”林如煙白一眼田小朵。

“姐夫?”田小朵一怔。

“沒錯,不過他們已經離婚了。”林如煙補充道。

“我說呢。”田小朵

當林如煙說陳明是她姐夫的瞬間,田小朵下意識的以爲陳明是個海王呢。

她曾經見過林婉馨,長得可和詩雅小屋裏的照片不一樣,而且就在不久前又來了個女人。

如果林如煙不解釋那一句,問題可就大了。

“如煙,你姐怎麼會和姐夫離婚呢?是不是姐夫外面有頭緒?”旋即田小朵忍不住看向林如煙,渾然忘記了陳明就在旁邊。

“咳咳!”陳明忍不住輕咳兩聲,刷一下存在感。

“哎呀,老闆你在呀。”田小朵略帶尷尬道。

“如煙,她跟你是閨蜜?”陳明白一眼田小朵,轉頭看向林如煙。

“嗯,上初中一直到大學都是同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