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武儒手中白晝高高舉起,口中意思大喝一聲「諾克薩斯!」就劈了下來。

沒辦法,之前這三人捅死他之前那一聲德瑪西亞給他的陰影太大了,這會感覺不喊點什麼總是不太爽。

至於趙信的下場,武儒連回頭看的興趣都沒有,落地之後轉身就直接跑路,自己全套技能都砸了出去,要是他還能活下來才有鬼了。 一擊秒殺掉了趙信之後,對於身後的兩聲怒吼根本不聞不問,武儒直接扭頭就跑。

裝完逼還不跑,等著找刺激呢?

然而還沒等武儒跑出五米,便聽見身後已是響起了一聲撕裂空間的輕響。

這種聲音雖然奇怪,但是武儒卻是相當熟悉,因為剛剛他才見過德萊厄斯用過一次,正是召喚師技能的閃現的音效。

聽見這聲音武儒直接毫不猶豫的就想去撲了出去,果不其然一把軍旗卻是剛好擦著他的後背刺入地面,下一秒就看見嘉文四世已是持槍衝鋒而來。

只要再晚上一步,他身上就已經多出一個大洞來了!

只不過哪怕到了這時候武儒也不敢放鬆,身體低伏雙腿蓄力,已是做好了應對下一波攻擊的準備。

而嘉文四世也沒有令他失望,手中長槍一提整個人已是躍上了半空之中,伴隨著一聲德瑪西亞的大吼聲,長槍已是猛的刺在了地面之上。

終極技能,天崩地裂!

面對這一擊,武儒只能選擇硬撐了下來,總算虛空穿越早就回復,成功的擋下了這一擊的最大傷害。

不過雖然躲過了撞擊,但是嘉文四世的魔力繼續向四周蔓延出去,瞬間以他和武儒為中心的升起了一道五米多高的環形岩石壁障。

「我看你這下要往哪……跑?」

嘉文四世反手舞出一個槍花,正欲和武儒決一死戰的時候,卻是發現這貨居然在空氣里連續踩了幾次,一個翻身就從岩石壁障里跑了出去。

「最煩的就是你們這些喜歡翻牆的!」

嘉文四世愣了一下,隨後一跺腳直接摧毀了靠他的魔力維持著的岩石壁障,再度向著武儒追去。

因為耽誤了這一下,身後的蓋倫也終於是追上了他的步伐,只不過武儒也趁機逃出了老大一截。

「嘖,追不上了,算了吧。」

看著離兩人至少有三十多米遠的武儒,蓋倫搖了搖頭便拉住了打算繼續向前沖的嘉文四世。

他的戰鬥原則向來都是穩紮穩打,一但感覺到絲毫的危險就會毫不猶豫的放棄。

嘉文四世雖然有些不爽,但是也是點了點頭,聽從了蓋倫的話語。

然而就在兩人剛剛回過頭打算離開這裡的時候,兩道弧形劍氣卻是一左一右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兩人身上。

「怎麼了?這就不追了嗎?」

武儒的聲音出現在兩人身後,轉過頭去,便能看見對方正一臉欠揍的笑容,同時還對著這邊比出了一個世界通用的挑釁手勢來。

再怎麼說也是兩個戰士,面對這種挑釁,自然沒有說退就退的道理,蓋倫和嘉文四世立馬就開始了又一次的追殺。

於是在森林之中便上演了一出鬧劇般的追逃遊戲,武儒在前面跑,蓋倫和嘉文四世在後面追,但是每次快要追到武儒的時候,對方要不就是突然加速,要不就是一個火箭跳躍直接遠離。

但是如果蓋倫拉著嘉文四世準備回頭的話,武儒卻又會跟一塊牛皮糖一樣粘上來,憑藉著白晝的遠程刀氣不斷的攻擊他們。

就算是蓋倫和嘉文四世也不想被他削弱太多,之前趙信被秒殺的一幕還歷歷在目。

他們都對武儒的瞬間爆發有著極高的警惕性,顯然也知道如果真讓他這樣一路消耗下去,他們兩個都會被武儒突然秒掉的。

這種無賴般的戰法,不管是蓋倫還是他的召喚師卻是都想不到破解的辦法,來回幾次之後索性最後對方乾脆把心一橫,直接兩人都如同發了狂一般的對著武儒就沖了過來。

與其在這裡被拖住,不如直接衝上去算了,如果能撕掉對方一塊肉的話也就算不虧,否則的話一直在這裡玩追逃遊戲也只是單純的浪費他們的時間罷了。

被對方一個人拖住己方三個人,那麼其他的戰場顯然形式就不太妙了。

再說了,就算蓋倫一心想要回撤,但是他的召喚師也不會允許的。

畢竟在他們看來這可是一場王者打青銅的戰局,這種比賽裡面都被對面給打了個一挑三的話,他們的臉上可也掛不住啊。

召喚師和英雄之間的關係就是如此,就算是到了王者階段,但是對他們來說手下的英雄也依舊只是一個玩物,為了能出一口氣的話,玩物是不管變成什麼樣他們都無所謂的。

接下來的事情卻是再簡單不過,但武儒帶著這兩人來到戰線上的時候,盧錫安和錘石正在和德萊厄斯互相「戰鬥」著。

只不過從他們那太極一樣的動作來看,顯然已經是開始實施計劃了。

對此一無所知的蓋倫兩人看見德萊厄斯之後頓時露出了猙獰笑容,哪怕平常他們兩個城的人天天都在想著怎麼把對面的人狗腦子給打出來,但是這一次戰場他們卻是一夥的。

「喂!諾克薩斯的垃圾,幫我逮住這小子!正義將要制裁他!」

和諾克薩斯的人那種看誰不爽就直接掏兵器干架的瑞典人性格不同,德瑪西亞人在砍人之前總是喜歡找點冠冕堂皇的理由再動手。

至於說德萊厄斯會不會理他,其實蓋倫壓根就沒指望過這個問題,因為對方的召喚師肯定會指示他的。

至於站在一旁的盧錫安和錘石則是根本就被蓋倫和嘉文四世給無視掉了,除了眼前這個小跳蚤有些滑不留手以外,蓋倫並不相信那兩人能做些什麼。

而事實上也如同他所預料的那般,在他對著武儒發動衝鋒的時候,德萊厄斯也沖了過來,巨大的斧頭后旋蓄力,下一秒就要斬在武儒身上。

而蓋倫手中的大劍也是閃耀著聖潔的金光,只需要德萊厄斯把武儒的步伐拖延上一秒,他就會直接一刀砍爆對方的腦袋。

下一秒,德萊厄斯的巨斧揮動,已是對著這邊斬了過來,蓋倫一躍而起,長劍對著武儒就要直接劈下。

而一旁的嘉文四世甚至都懶得動手了,在他看來這一擊之下武儒沒有絲毫的幸理,他的目光索性直接瞄向了盧錫安兩人。

啪!

一聲沉悶的響聲,德萊厄斯的巨斧已是糊在了蓋倫的臉上。 在之前盧錫安攻擊錘石的時候,武儒就已經見識過了,這裡的英雄們可沒有什麼友軍免傷效果。

或者說的確是不會受到傷害,但是該痛的還是會痛,該被打退的還是會被打退,就像是開了一層僅僅保證他們不會因內訌而受傷的無敵護盾一樣。

不知道是召喚師們有意為之還是單純的沒法避免,總之這裡的規則便是如此。

於是蓋倫硬吃了德萊厄斯一記滿蓄力的大殺四方之後,雖然臉上沒有任何傷害,但是依舊是痛得他捂著腦袋忍不住的發出了嘶嘶的吸氣聲。

「諾克薩斯垃圾你瘋了嗎!」

嘉文四世一看情況不對,頓時直接就衝上來攔在了蓋倫身前,德萊厄斯卻是冷笑一聲道:「哈?明明是你們這些德瑪西亞的小弱雞太軟蛋了吧?只不過是被老子的斧頭抽到而已,這種事情也需要大驚小怪的嗎?」

頓了頓之後,德萊厄斯再度開口道:「說到底啊,明明是闖入老子的戰鬥的你們兩個的錯吧?如果不是在這裡的話就算砍死你們兩個也是活該。」

「你這傢伙!!嘖……」

嘉文四世先是怒吼一聲,看上去像是要和德萊厄斯火拚起來似的,然而下一秒卻是又調轉了槍尖,對著武儒就刺了過來。

顯然是召喚師發現了問題之後,開始控制嘉文四世的行動了。

根據之前金克斯說的話,再加上後來接觸過的這幾人,武儒之前已是大致的推測明白了這些英雄和召喚師之間的關係,如今更是徹底解明了最後的幾個疑點。

顯然召喚師們對英雄的操控方式大致是分為兩類的,一是模糊的自由行動指令,大概就是指定去什麼地方,之後一切的行動都交給英雄自己判斷。

而另一種就是直接的強制指令,比如向著哪個方向移動,或者在什麼時候使用什麼技能這一類。

看似沒有多大作用的東西,但是對於武儒的計劃卻是至關重要,因為實際上這信息之中便是透露了英雄們對自己的操控能力到底有多大許可權。

想到這裡,武儒便反應過來,說不定剛剛德萊厄斯那一手除了妨礙蓋倫之外,本身也是在給他暗示著這方面的信息。

心中瞭然之後武儒也不再遲疑,直接拔刀和嘉文四世戰作一團。

儘管都是用槍的人,但是和趙信的紅纓長槍比起來,嘉文四世的槍更像是一個帶尖的狼牙棒。

其攻擊方式基本是以砸為主,厚重的槍頭被他用得跟個鎚子一樣,雖然奇怪但是威勢也是不弱。

在和對方戰鬥的期間,武儒也終於明白了這個世界所說的魔力就是一切指的是什麼,也終於反應過來為什麼有的英雄明明只是很普通的揮砍、翻滾居然都會算作技能。

其區別就是有沒有在行動之中使用魔力。

用魔力製造火焰、冰霜是使用的方法,用魔力砸開地面同樣是使用方法,甚至於像德萊厄斯那種把魔力灌注在手臂上增加揮砍力度的,同樣還是使用方法。

這種同一種能量的無限用法卻是一時間讓武儒腦洞大開,一時間卻是感覺自己所會的戰鬥技能的銜接之間都變得流暢了許多。

他如今擁有的技能可以說是又雜又亂,扔角色扮演遊戲里他這種角色肯定是要被丟去回爐重造的。

不過在觀察了魔力的使用方式之後,武儒心中卻是大致有了些許想法,假以時日的話,他定能將自己的力量整合起來,到時候的實力肯定還能再上一層。

「不過那是之後的事情了……現在的話,就麻煩你先給我死一死吧!」

突然間武儒暴起發難,一刀盪開還在和他拚鬥之中的嘉文四世,對方卻是正好撞在身後錘石扔過來的鎖鏈鐮刀之上,同一時間盧錫安之間對著他開啟了大招聖槍洗禮。

之間無數的聖光子彈如同暴雨一般湧來,彷彿要照亮天際一般的聖光直接將嘉文四世整個人都徹底淹沒掉,頓時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或許是終於發現了自己別控制還好一些,這兩人的召喚師終於不再瞎逼指揮,反倒是讓這一次的配合看上去完美無比。

反觀另一邊,德萊厄斯一直卡著蓋倫的前方,看上去是在和人偶戰士戰鬥著,但是卻是將蓋倫擋在了一旁,根本沒法支援嘉文四世。

「諾克薩斯的蛆蟲!!你們那邪惡的城市遲早要被正義制裁的!」看見嘉文四世倒地,蓋倫勃然大怒的粗著脖子吼叫起來,同時也不知道是他的意願還是召喚師的想法,轉身就打算離開。

「有能耐你就去啊,我們諾克薩斯人都不敢去打仗了,難道還怕你們幾個德瑪西亞的小弱雞嗎?」

德萊厄斯嗤笑一聲,但是手上動作卻是不停,一個大力揮擊頓時將蓋倫砸向了戰場中央,落在武儒他們三人腳下。

於是接下來的結果就沒有任何懸念了。

這次武儒沒有拖走屍體,而是站在那裡就開始聊了起來,同時配合著盧錫安兩人和德萊厄斯繼續他們的太極拳表演。

「你在和我開玩笑嗎?你能毀滅戰爭學院?」

蓋倫皺著眉頭,顯然不相信武儒的話語,「我們可不是諾克薩斯的弱智,這種蠢話我怎麼可能相信,何況如今的大陸上早已沒有戰爭,難道你要我們德瑪西亞人破壞這難得的和平嗎?」

對於這個永遠都要讓自己站在道德制高點的人,武儒也是頭疼無比,但是本來他的目標也不是蓋倫,而是他身旁的嘉文四世。

「皇子殿下,我想你應該能理解我所說的東西的真正價值吧?」

是的,比起什麼德瑪西亞之力來,眼前就是德瑪西亞的皇子,更是下一任的國王,只要搞定他的話,德瑪西亞勢力基本上就全部解決了,所以自己根本沒必要和那個道德婊去打什麼嘴炮。

至於要怎麼說服嘉文四世,武儒心中更是早已有了腹稿。

「皇子殿下,你這時間不去寵幸妃子,倒是跑這來砍人,這日子過得挺慘啊?」 沒有動之以情,沒有曉之以理,武儒既不打算和嘉文四世談什麼大道理,也不打算給他說那些深奧的事情。

他的核心理念總結起來也就一句話,「您老人家在本該開心艹X的時候,居然被人拉來和一群人抽刀子對捅,太給各位皇子丟人了,你退群吧。」

說實話,對付這群德瑪西亞道德狂人,最好的辦法就是順著他們的意思來。

武儒一點都不懷疑,如果他說一套類似於「戰爭學院為禍四方,搞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懇請請德邦各位英豪為民除害,還天下蒼生一個公道」之類的話,蓋倫絕對是第一個拔劍跟他走的。

但是那樣的話他武儒就不爽了啊!

嘿呀我在這裡累死累活,真死了都還要復活的又要打架又要說服的,被摁著腦袋的帶你們去操翻戰爭學院,那麼多少也得讓你們也跟著我不爽一下才行啊。

再說了,曾經的武儒在第一次接觸到蓋倫等人的時候,還以為這一群傳統意義上的正義聯盟人士,都是些四肢發達熱血好客的人。

結果後來深入接觸之後才知道,這就是一群道德婊白蓮花一樣的角色,當然,區別就是他們比鍵盤俠要有力量得多。

雖然說戰爭之中德瑪西亞人做出什麼事都很正常,但是那一瞬間反差簡直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反倒是瞬間好感度就低到爆表了。

所以為了自己念頭通達,武儒打算要好好的噁心一下他們。

「你瞧,符文之地的歷史上有那麼多國家,那麼多的皇子和國王,活得像你這麼狼狽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呢。」

武儒聳聳肩,露出了一臉同情的表情來,「一國之王啊,卻要跟著一群臭烘烘的肌肉棒子衝到前線來,你這高貴的血統到底和一般的炮灰有什麼區別呢?」

「哦,對,至少炮灰的人生大部分時間還是自己控制的,而不是被一群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可憐蟲。」

無視掉了嘉文四世臉上的猙獰表情,武儒卻是抬起頭看向德萊厄斯一臉詫異的問道:「說起來你們諾克薩斯那個皇帝已經被你和斯溫架空了吧?那他豈不是連戰場都沒上過?」

德萊厄斯顯然看出來了武儒的打算,何況他也不介意噁心一下自己的老對手們,連忙點點頭道:

「那是自然的啊,死肥豬一天就知道躲在宮裡吃吃喝喝的,每天還要我們給他進貢年輕的少女供他玩弄,如果不是想著他那正統血脈的話,我早就一斧頭砍爆他的豬頭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嘲諷著,不時錘石也會爆出幾句惡毒的嘲笑來,那嘉文四世的臉被氣得跟個彩燈一樣,一會紅一會白,偶爾還會放點綠。

這話實在太噁心人了!

要說口才,武儒絕對是他見過的人裡面最差的之一,但是敢這麼赤裸裸的將那些本該放在明面之下的東西抬上桌來說的,他還真是第一個。

不說說他有多麼不食人間煙火,主要是就算是以前和諾克薩斯開戰的時候,雙方多少也講究個大人物的矜持。

否則的話他一國的皇子和人家最大的將軍見面了,第一句話不是說是各種理念目標而是說打完這場他們要吃好日騷,這畫風可就完蛋了,到時候連歷史記錄官都不知道該怎麼寫這玩意。

「你確定你說的是真的嗎?」

突然間,嘉文四世出聲打斷了武儒的話語,只見這位平常溫和的皇子此時卻是露出了猙獰的表情。

眼見對方已經上鉤,武儒也沒必要再繼續刺激下去,適時的點頭應道:「不能說百分百成功,只能說是目前可以想到的最有可能成功的辦法。」

「而且不管結果如何,絕對會對召喚師峽谷造成相當嚴重的後果,畢竟那麼龐大的魔力如果真的集中在這裡面,一但爆發出來會有什麼後果……我想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可以!那我以德瑪西亞皇子的身份宣布,我們加入這個計劃!」

「等等?!嘉文你……」蓋倫沒想到嘉文四世居然這麼輕易的就被說動了,連忙出聲想要阻攔。

「夠了,蓋倫!」然而這個兒時的玩伴這一次卻是沒有給蓋倫面子,直接冷著臉看了過來,「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也是時候把我們從那無聊的正義之中解放出來了,還是說……你想因為所謂的榮耀,讓我們德瑪西亞永遠都在這幫子垃圾的掌控之下?」

嘉文四世顯然在這幾秒的時間之中想了很多,並不是真的像武儒所說的,為了那些身體上的慾念而行動,而是想到了比蓋倫更深更遠的地方。

如果不能擺脫戰爭學院的鉗制,他們德瑪西亞必然是名存實亡,隨著他登上王位之後,德瑪西亞或許將成為整個大陸第一個徹底被戰爭學院接手的國家。

和那種悲慘的結局比起來,一個所謂正義光明的形象又算得上什麼?

曾經為了勝利,蓋倫那偶像少女一般的妹妹拉克絲都被派出去當做了間諜,現在再妥協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

畢竟這個計劃看上去麻煩,但是失敗了卻也沒有任何損失,畢竟現在的情況已經夠糟了,再爛又能到哪去?

反倒是一但這個計劃成功的話,那堪稱是收穫無窮,不但可以從戰爭學院的控制之中脫離出來,戰爭學院這些年在符文大陸上收集的資源……那就更加誘人了!

所以嘉文四世在一番思索之後,果斷的加入了這個計劃。

有了他的表態之後,無疑蓋倫和趙信都會跟隨著這位皇子的步伐,加上之前就已經說服的德萊厄斯四人,這一下就已經搞定了近一半的英雄了。

「對了,如果一會我遇見我弟弟的話,他就交給我來搞定吧。」就在武儒沉思的時候,德萊厄斯卻是主動攬過了這個任務,瞬間給武儒再度減輕了一點負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