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所有人眼神都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吟!

一聲驚天龍吟震蕩十方,武凌天化為了一條血龍,百丈血龍騰空。

神龍擺尾。

粗壯的龍尾掃向血羅剎,血羅剎臉色大變,震驚道:「怎麼可能?他是人族,怎麼可能化為血龍,還擁有祖龍血脈。」

血羅剎大意之下被龍尾掃中身軀,強悍無匹的力量撕裂了她讓肉身,面對著摧毀一切的力量,她的修羅之軀也難以抵擋,肉身血肉模糊,口中噴出鮮血。

「他到底是人還是妖。」

人族諸多天驕紛紛瞠目結舌,明明是人族少年至尊,卻是突然變成了一條血龍,而能夠化身為龍的只有那些後天妖族了。

「不對,他身上沒有妖氣,他是人族,可為何他能夠化為血龍,這難道是一種神通不成。」

眾人發現武凌天身上沒有妖氣,確定他是人族,可自古以來,還從未有一種神通可以化為龍軀的。

「不,有一種神體可以化為龍。」陳北斗皺眉道。

「難道是傳說中的真龍神體。」

真龍神體是人族中一種極為強悍的神體,人身可化為真龍之軀,肉身恐怖至極,也只有這種解釋才能說得通了。

血羅剎憤怒了,她堂堂修羅族女王,天生至尊,卻是被一個修為低那麼多的人打傷,簡直就是恥辱。

「少年至尊,我要用你的血來洗刷我的恥辱。」血羅剎身上的傷勢迅速痊癒,一拳轟向武凌天,這一拳直接無視了距離,武凌天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一拳轟擊在身上,龍鱗破碎無數,淡金色的血液如同金珠,每一滴都蘊含恐怖的力量,洞穿虛空。

修羅七殺斬。

血羅剎對武凌天起了必殺之心,絲毫不留手,一擊之下,萬物破滅,斬向武凌天的頭顱。

吟!

一聲龍吟,十方具滅。

武凌天毫不猶豫的施展了聖術天龍八音,恐怖的音波破滅了血羅剎的攻擊。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傳出,血羅剎七竅流血,靈魂遭受重創。

「陛下。」眾多修羅將士露出擔憂之色。

「敢傷陛下,殺了他。」眾修羅將士群情激憤,準備對武凌天群起而攻之,為血羅剎報仇。

血羅剎怒吼一聲,「都給本王滾回去。」

「陛下。」

「滾回去。」

血羅剎眼中爆發出一股殺機,眾修羅將士心驚,不敢不尊,紛紛退去。

「少年至尊,你不是會大殺戮術嗎?那我們就以道術對決吧!」

「大血傀術。」血羅剎施展出了道術大血傀術。

成千上百的血影浮現,化為了血羅剎的分身,鋪天蓋地的朝著武凌天圍攻而去。

武凌天神色凝重起來,對於大血傀術,他一點都不陌生,當初在東荒時,屍王夏禹就施展過大血傀術,那恐怖的威能讓人心悸。

他雖然會兩門道術,大殺戮術和大星辰術,可對這兩門道術,他不過是領悟了一絲皮毛,根本不如血羅剎,施展了也敵不過。

不過他也不懼,他有的是底牌,血紅色的眼眸發出一道奇異的力量,血羅剎的眾多分身還沒靠近武凌天就被定住,就連血羅剎也被定住,不得動彈。

祖龍之眼蘊含的時間之力太過強大了。

血羅剎被定住了三息。

武凌天體內的力量瞬間消耗了大半,他付出了這般代價,自然不會放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踏天八步。

冰之真意,火之真意,風之真意,加上武凌天在冥河支流的源頭修鍊時領悟的太陰真意以及太陽真意,五種真意各自佔據五方之位,五種天地真意攜帶五種天地大勢,破滅萬古,鎮壓八方。

血羅剎的眾多分身瞬息泯滅,無匹的力量轟擊在血羅剎身上。

血羅剎的修羅之軀如同瓷器一般四分五裂,化為了一堆碎肉。

武凌天再次化為人身,體內的真氣消耗了八成,目光掃向修羅族眾人,大喝道:「還有誰敢與我一戰。」

金色的血氣沖霄,無敵的氣勢讓人窒息,修羅族中的至尊天驕釋天和魂煞心神皆被他震懾。

武凌天的無敵之資不僅震懾了修羅族人,更是震懾住了人族的天驕。

碧瑤一雙秀目望著武凌天挺拔的身軀,那無敵的身影讓她心中莫名一顫。

「阿彌陀佛。」慈心口念佛號,道:「小僧所看到未來那無敵的身影原來就是真武施主,是我等之幸,也是我人族之幸。」

「開。」

武凌天一張口,碧瑤,慈心等人身上封印他們的力量瞬間破碎。

「你們快走,我來斷後。」武凌天那巨人般的身軀擋在碧瑤等人面前,為他們擋住修羅族的追殺。 下一刻,一道恐怖的血光射向武凌天,武凌天渾身汗毛都豎立了起來,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扶搖訣催動到極致,迅速避開。

武凌天的身影再次浮現。

嗒嗒嗒。。。。。。

金色的血液滴落,血液充滿了死亡的氣息,沒有絲毫生機。

武凌天的胸口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可以看到裡面的心臟在跳動,他的臉色陰沉,只差一點點,他就被傷到心臟,即便是心臟破碎,他也不會死,可卻會受到重創,面對虎視眈眈的血羅剎,一但他受到致命傷,那他只能任由血羅剎宰割了。

血羅剎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他面前,滿臉的戾氣和殺戮,宛如從屍山血海之中出來的死神。

碧瑤等人驚駭的望著血羅剎,身體都被打爆了還沒死,這簡直就是無敵了。

「你竟敢把我傷得這麼重,若非我鑄就了修羅不死之軀,我恐怕已經死在你手裡了。」血羅剎目露殺機,她自出世以來,還是第一次被人打爆肉身,險些生死,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真沒想到你竟然覺醒了祖龍之眼,掌控時間之力。」血羅剎越發懷疑武凌天是龍族中人了,畢竟祖龍之眼乃是祖龍才能擁有的本命神通,擁有真龍神體的人族根本不可能擁有祖龍之眼,除非是純正的龍族。

也是她大意了,不然也不會被武凌天的祖龍之眼攻擊到,險些身死。

武凌天遭受重創,嘴角溢出黑色血液,以往他的血液都蘊含龐大的生機,如今他體內的血液生機大半被一股死亡之力剝奪,化為了死血,若是他擁有混沌青蓮道體,生機不絕,剛才那一擊,他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血羅剎,是我大意了,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夠殺死我嗎?你太小看我了,我真武註定了是要屹立在絕顛的人物,你不過是我道途中一塊絆腳石而已,你擋不住我的路。」武凌天的語氣極為自信,傲氣,絲毫不將血羅剎放在眼裡。

的確,他是天道都忌憚的人,更是將天道當作最大的對手,血羅剎雖然恐怖,可還沒有達到讓他心懼的地步。

「大言不慚,你中了我的大死亡術,即便現在強撐,也撐不了多久,你的生機都將被死亡之力吞噬。」血羅剎嘲諷一番,試圖瓦解武凌天的心靈防禦,繼續道:「少年至尊,你是我最強大的對手,我也不想殺死你,只要你交出大殺戮術,我可饒你一命。」

「我沒有什麼大殺戮術,即便有,我也不會交給你,因為你沒有殺死我的能力。」武凌天可不是白痴,即便面臨絕境,他也不會承認他會大殺戮術。

「血羅剎,你想殺少年至尊,想從我的身體上踏過去。」碧瑤站到了武凌天面前,將武凌天護在身後。

武凌天瞬間愣神,雖然碧瑤在別人眼裡是聖地傳人,更是至尊天驕,可在他眼裡,不過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女孩而已,她竟然有這等勇氣。

他心中苦笑連連,他竟然會淪落到了要女人來保護他的地步了。

「阿彌陀佛。」慈心口念佛號,身上佛光普照,如同再世佛陀,一臉的慈悲,道:「小僧願與少年至尊並肩作戰,血羅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可再造殺戮。」

「小和尚,你的慈悲還是留給自己吧!她可是異族魔物,你難道還想度化一個魔物不成。」

萬魔殿的恨千秋手持魔刀,站到了武凌天面前,冷漠道:「你別誤會,我恨千秋從不欠人人情,你救我一命,我也救你一次,我們互不相欠。」

武凌天嘴角微微一笑,他沒有白救這些人,只有到了危機時刻才最能體現一個人的本性,恨千秋雖然是魔道中人,可行事磊落,卻是超過了許多仙道中人。

除了陳北斗這個同門師兄和與他相識的周麟,雪慶,莫愁三人外,其餘的仙道弟子以及魔道弟子都紛紛逃離。

可修羅族中人又怎麼讓他們活著離開,對他們展開了追殺。

「沒想到你竟然是少年至尊,你瞞得可真深啊!」莫愁來到武凌天身邊,神色複雜。

武凌天給她的印象極差,她給他的定義就兩個字,壞人。

可如今武凌天以一己之力救下了他們,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那如神一般的身影震撼了她的心靈。

「我是少年至尊,難道要掛在嘴邊不成。」武凌天道。

「你們先抵擋片刻,我先療傷。」

武凌天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如今時間對於他來說太重要了,他體內的死亡之力並不可怕,可他若是不清除體內的死亡之力,那他就真的會死在這股死亡之力下了。

他原地盤膝而坐,一朵三品造化青蓮虛影將其包裹起來,形成了一道絕對防禦,哪怕慈心等人無法阻擋血羅剎的攻伐,憑藉造化青蓮的絕對防禦,亦可抵擋一時半刻,為他爭取時間療傷。

血羅剎又怎會給武凌天時間療傷,冷聲道:「少年至尊必須死,你們一起上吧!」

慈心等人也不在乎什麼以多欺少了,一同出手。

「佛法無邊。」

「七絕神光。」

「北斗七星斬,天樞。」

「火帝魔神拳。」

。。。。。。。。

慈心,碧瑤,陳北斗等人紛紛施展出了最強大的攻伐之力,恐怖的力量足以殺死入聖一重天的任何高手。

可惜他們面臨的是至尊級別的血羅剎,註定了他們無法殺死她。

「偉大的死亡之神,收割這些凡人卑微的生命吧!死神之鐮。」血羅剎動用了大死亡術,一把充滿了死氣的鐮刀浮現,死亡的氣息瀰漫虛空,讓人感覺如同死神降臨一般,死亡的氣息籠罩著眾人。

死神鐮刀一刀劈出,如同死神的審判。

「噗。。。。。。」

碧瑤,慈心等人紛紛吐血,遭受重創,瞬間被剝奪數百年壽命,死亡之力侵入他們體內,吞噬他們的生命。

血羅剎雖然強大,可施展了兩次大死亡術,也是消耗掉了不少的力量,面對碧瑤等人的攻伐也難以承受,嘴角溢出鮮血,受了傷。

「你們這些螻蟻般的存在,竟然傷了我。」血羅剎一步步朝著他們走去,眼中帶著一股可怕的殺戮之意,不過她的目光隨即注視到了武凌天身上。

造化青蓮釋放出道道造化玄光,武凌天胸口上的傷勢已經痊癒,體內的死亡之力也盡數被天道真輪煉化,藉助天道真輪的力量,加上他與血羅剎一戰,面臨死亡絕境,領悟了死亡真意,天道真輪的力量大增。

祖龍血脈,不死血脈和金烏血脈三大血脈真身枯竭造成的傷勢也都盡數恢復,混沌青蓮道體初露崢嶸。

混沌青蓮道體吞噬了三大血脈殘餘力量,混沌青蓮血脈覺醒到了近四成。

雖然失去了三大血脈,可混沌青蓮血脈卻是武凌天的根基,若是他不惜以混沌青蓮血脈為代價,動用造化青蓮真身,殺死血羅剎也是舉手投足之間,可那樣的代價太大了,他不會這樣做。

失去了混沌青蓮血脈,那他就失去了混沌青蓮道體,就失去了與天道爭鋒的本錢,孰輕孰重他分得清。

血羅剎冷聲道:「少年至尊,我是不會給你時間療傷的。」

對於武凌天,她心中充滿了忌憚,她可是入聖一重天境界,而武凌天才蛻凡三重天,即便動用了禁術,與她依然有巨大的差距,可他卻是能夠重視她,這樣可怕的人一但讓其成長起來,那必然會成為她最可怕的敵人,她必須將他扼殺在搖籃之中。

「想殺他,先殺了我。」碧瑤撐著重傷之軀,再次將武凌天護在身後。

對於外界的一切,武凌天都有感知,碧瑤以命相護,讓他那顆沉寂的心莫名一顫。

「好一對郎情妾意,那我就成全你們,讓你們成為成為一對生死鴛鴦。」

血羅剎揮手一掌,碧瑤一劍橫空,滅絕劍意斬向血羅剎,兩股力量撞擊,滅絕劍意抵擋片刻便消散,血色掌印轟擊在碧瑤胸口上。

噗!

碧瑤噴出一口鮮血,嬌軀飛了出去,目光凄然的望向被造化青蓮包裹的武凌天,「永別了,慈心的預言成真了,我愛上了一個人,可是他卻沒有預言到我會死。」

她緩緩閉上的眼睛,身上帶著一股死亡的氣息,生機迅速流失。

「死吧!」血羅剎再次打出一道絕世攻伐,卻是要殺死武凌天。

慈心,陳北斗等人怎會眼睜睜看著碧瑤被殺死,奮力抵擋,圍攻血羅剎。

碧瑤從虛空墜落,一隻強壯有力的手臂攬住了她的腰肢在,正是武凌天。

武凌天將碧瑤抱在懷裡,望著她那張蒼白無色的絕世容顏,武凌天心中隱隱作痛,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

「得罪了。」武凌天咬破自己的舌尖,低頭吻向了碧瑤毫無血色的朱唇。

雙唇相對,武凌天感受到了一股冰涼之意,一滴金色血液流入碧瑤口中,磅礴的生機充斥碧瑤的身軀,驅除她體內的死亡之力。

碧瑤生機復甦,緩緩睜開了雙眸,映入她眼帘的卻是武凌天的臉,她突然感受到了什麼,連忙將武凌天推開。

「你。」她臉色通紅,卻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別誤會,我是為了救你。」武凌天連忙解釋道。

「我知道。」碧瑤弱弱道,雙手絞著衣角,臉上帶著不安和羞怯。

「真武,你這個混蛋,你再不出手,我們就要死了。」莫愁的嬌怒聲傳入武凌天耳中。

武凌天見慈心等人被血羅剎打傷,危在旦夕,一道五彩劍氣斬向血羅剎,血羅剎連忙避開這道恐怖的劍氣。

「血羅剎,再戰。」

武凌天燃燒全身血氣,體內的血氣沸騰,極盡升華,戰力飆升到了極致,這也是他隱藏的底牌之一,燃燒血氣,爆發最強戰力,身軀暴漲到了三十六丈,金剛不壞體被血氣催發到了大圓滿境界。

肉身迸發出一道道恐怖的罡氣,撕裂虛空。

大圓滿境界的金剛不壞體,肉身成罡,先天罡氣,破滅一切。 「好恐怖的肉身。」血羅剎暗暗吃驚,也越發的忌憚了,武凌天遭受了這般重創,竟然還有這般恐怖的戰力。

武凌天神威如獄,身上釋放出的先天罡氣更是剛猛,霸道,四周的虛空都被先天罡氣破滅,讓他身體四周都形成了絕域,凡是靠近他身體的一切物體都會被先天罡氣攪得粉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