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世界變幻,他便已出現一片陌生的天地中。

記住手機版網址:m. 聽完車主的話,張小花隨即真的就上了車。不過,不是因為被車主的話給嚇到。而且害怕,今天回不了宿舍,趕不上明天上班。

隨即上了車,並關上了車門。找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坐了下來。而透出車窗看到,距離站台對面,不遠的路邊處。

還停靠著,一輛黑色的私家車。這是什麼時候停在這?自己都沒有發現。剛才看到路上,還一輛車都沒有。

不過,也可能是自己。一直關注著站台這一邊,公交車駛來的方向。而沒有過多,留心站台對面,車子來往的狀況。

如果一不留神,什麼時候停靠著一輛車。這也是正常現象。不過,這車子看著有點兒眼熟呢,好像在哪裡見過這輛車…

不過,這並不重要。車子總共就那幾種顏色。車子顏色相同,車牌號碼相似,這種情況也太多。也沒有什麼好奇怪。

而有些奇怪的是。當她乘坐的這輛車發動以後。不久那黑色的私家車,也緊跟在後面施施而行。

不超前也不落後,與她坐的車子保持大概100米左右的距離。這條大馬路,總共有三條車通道。

而那輛車卻,總跟在他們的後面行駛。張小花很想,問一下這車主司機,認不認識後面的那輛車。

如果是,經常出來出車的的人。在這幾條路中穿梭久了,認識幾個人也太正常。

可當她,看到那車主司機的面孔時。卻又什麼都問不出來。而且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多餘。

認識怎麼樣,不認識又怎麼樣。似乎都跟自己無關。

而眼下,她所關心的問題是。車子已經到了哪裡,感覺已經走了有一會時辰了。

再看看外面的夜景,這道路的兩旁的建築物,怎麼看著這麼陌生,腦子裡面一點印象都沒有。

記得過了站台不遠,會路一過一個名叫,美美四季城雜貨城。而自己怎麼好像,都沒有看到過。

然後,過了美美四季城。會路過一座,大概500米長的拱形橋。怎麼也沒有看到。

「師傅,你好。我想請問一下。現在走到哪裡了?怎麼還沒有看到過,美美四季城?難道是還沒有到嗎?」

「哎呀!美美四季城早就過了?你沒有看到嗎?不過也是,你坐在後面,哪裡能看的到。沒看到也不奇怪。」

美美四季城居然已經走過了,自己一直盯在車窗外,怎麼就沒有看到過。雖然現在夜色已黑,但是馬路兩排的路燈照的還算明亮。

記得來的時候,美美四季城幾個字跟大紅燈籠一樣的透亮。那麼明顯的幾個大字,豎掛在第六層高樓外牆上。

如果路過的話,自己應該能夠看到才是。難道是因為,剛才顧著打盹,又一直在看後面的車輛。所以才沒有看到嗎。

美美四季城過了后,會經過一座橋。於是接著又問「那褚氿大橋,應該還沒有到吧?我好像也沒有看到。」

「褚氿大橋也已經過了,你坐在車子裡面,可能感覺不到車的速度。現在路已經都,走了大半的路程了。」

還真是像這車主說的那樣,坐在車子裡面,確實感覺不到車子的速度。只是這褚氿大橋,居然也已經過了。自己怎麼會沒有看到。

因為心裏面擔心,而且也很著急。根本沒法安心,坐在車子裡面,等著車子到達宿舍。

只想看著外面,車子已經到了哪裡,還有多久能到。然後她心裏面好推算一下,還有多久能到達宿舍。

可是自己,確實沒有看到美美四季城,也沒有看到諸氿大橋。如果美美四季城沒有看到,還有可能。

但是褚氿大橋,雖然橋面平整無坑。但是下坡的時候,還是會有快速往前沖的感覺。

而且這橋的旁邊,還橫跨著一根,像條大蟒蛇一樣的大煙管子,還是什麼的半孤形的圓圓的大長管。這一樣也都沒有看見。

於是又問了「什麼時候路過的呀?我怎麼沒有看到呢?我一直盯著車窗外,也沒有打個盹,我怎麼就沒有看到?」

不料車主卻又說「你沒有看到是正常。我忘了告訴你,我現在走的道,不是你來的時候走的那條。

而我現在走的這條路,是諸氿大橋隔壁的那條馬路。現在呀,一般人很少有人,會走褚氿大橋那邊的那條路。」

這是為什麼?公交車都走那條路,而且來的時候。那一路上,看到路上行駛的車輛也不少。

而這位車主說,一般人都不走那條路過。難不成,那條路還有什麼說法不成。

路過哪裡,只覺得那孤形的大水管還是什麼管的,趴跨在河的兩岸,如同一田大蟒蛇一般。

晚上視線暗的情況下,更是像一條大蟒蛇。看著是有些害怕,當時路過的時候,她都不敢多看。

不過。那也是她認為像。所以覺得有些害怕。而別人不一定覺得像。就算也覺得像,不一定也會害怕。

就算也會害怕,但畢竟不是真的大蟒蛇。應該不至於因此,以後都不走那條道路。

「這是什原因?看著那條路像是新建不久,還是重新有修整過。路面白色隔離線都看的很清楚,一點兒都沒有被摩擦掉。

路也很平整,沒有坑窪。坐在公交車上,雖然坐在最後,也沒有感覺到有什麼,顛婆明顯的感覺。

馬路過後,上了橋。也是很好走的橋,橋兩邊的路燈也很明亮。一切看著沒有什麼不好。怎麼就沒有人走了呢?

難不成走這條路,會比走那條路,會更加近一些嗎?」

「你說的沒有錯。正是你說的那樣。從這條路,到你們廠區宿舍,是要近很多。

不過,你只是說對了一半?除了這個原因,還有別的原因。」

「那是什麼原因?我想不到,麻煩你都告訴我了吧!免得我猜來猜去,以後都不敢坐公交車了。」

「這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那條馬路兩邊。有兩個超級大的化工廠。靠近那化工廠,方圓10公里內,都能聞到它散發出來的味道。

而那個廠就在馬路的旁邊,如果經過那馬路。兩邊夾雜的味道,那個臭味呀濃烈的呀,更是受不了。

味道臭也就算了,關鍵身體弱的人,聞到了后還容易得病。

之前就有個人,因為上下班,每天都要從這條路經過,然後後來就得了白血病死掉了。

頂點 這一片陌生的天地,讓江寂塵很無語!

因為,他竟然在一片清澈的湖底中。

然後,他便看到讓他心跳瞬間加快的一幕。

此時,江寂塵屏住了呼吸,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

只見,清澈的湖水中,十多道潔白無瑕的身軀在遊動、戲耍。

從江寂塵在湖底下的角度,可以對這些景象一覽無遺。

毫無疑問,這一刻有一群女子在這一片湖中洗澡、戲水!

而且,這一群女子也是奔放到極點,竟然不著一縷的在湖中戲耍。

顯然對這裡的環境很放心,不認為有外人會出現在這裡。

她們如同一條條美人魚一般,在湖中游來游去,動作無比優美。

但畫面也同樣讓人很容易流鼻血。

太香艷了!

而且個個都是身材不俗,雙峰高聳,幽谷迷人。

江寂塵只是在第一眼間就已經熱血沸騰了。

「靠,這艷福、這桃花運也太驚人了吧?」

「難道是因為《魔鳳訣》突破到第六輪迴引起的?」

江寂塵可是知道,自從修行了《魔鳳訣》后,他的桃花運越來越旺,擋也擋不住。

現在,更是直接突破到第六輪迴后,魔功深厚,桃運越發的驚人。

若不然,這第一重天這麼大,他也不可能偏偏就傳送到這裡來。

「這不能怪我,但不看白不看呀!」

江寂塵心中有些邪惡地想道。

同時,他隱匿了氣息,在湖底下,偷窺著湖中美女在洗澡、戲水。

而湖中的一群美女,根本不知道此時的湖底之下已經多了一個男人。

她們正在湖面上游來游去,戲著水,玩得極是開心。

湖中有十五名美女,都長得極是美貌。

特別是其中一女,在眾女當中,最是突出,擁有閉月羞花的絕色容顏。

「若香姐,那個山影戰隊首領的公子太討厭了,而且,他一直盯著你看個不停,我覺得他對你不懷好意。」

其中一女開口說道。

那名擁有閉月羞花絕色容顏的女子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我也沒有辦法,我們流音戰隊的情況,姐妹都知道,若想有機會進入上一重天,唯有依附強大的戰隊。」

這名女子,顯然就叫做若香了。

此時她玉手輕拍著湖水,無奈的回應道。

而她是流音戰隊的首領,但戰隊只有她們十五個女子。

流音戰隊也是剛剛記錄在冊的,是第一重天中最弱的戰隊,排在一萬名。

天決賽,所有參與的戰隊,都要登記在冊。

若不然,就算再強大,也沒有機會進入上一重天。

流音戰隊這十五個女子,也是剛從第八重天被放逐到這裡不久。

而她們若想重返第八重天,唯有建立戰隊,參加天決賽了。

只是,她的戰隊只有十五個弱女子,實在太弱了。

最終,通過熟人介紹,就依附了當下排名第一百的山影戰隊。

另一名女子游到若香身邊道:「可是,就算我們依附了山影戰隊,恐怕也沒什麼機會再返第八重天了。山影戰隊也根本沒有這樣的實力。」

「對呀,我還聽說,山影戰隊也是依附更強大的戰隊,到時他們依附的戰隊若能進前十,也僅有一千個依附者名額,隨他們進入上一重天,到時,也未必能輪到我們啊!」

第三名女子揉揉胸前的雙峰,有些苦惱地道。

若香又何嘗不明白這些道理?

只是,憑她們自己,那是絕然沒有一絲機會進入上一重天。

如此依附著,至少還有一絲的希望。

而且,放逐之地,戰鬥不休,肉弱強食,她們戰隊若要生存,也必需要有靠山。

所以,她才不得不答應依附山影戰隊。

但是,想起昨天在大廳中,那山影戰隊首領公子的目光,她就感到有一陣不舒服。

此時,若香心中有些煩悶,想都不想的就潛入湖底中。

「啊!」

但緊接著,若香發出了一陣尖叫聲。

太嚇人!

她竟然看到了一個男人。

站在湖底中,正與她對視著。

而自己,這就么不著一縷的飄遊在他對面。

看對方的樣子,顯然這個男人早已出現在這裡了。

也便說,她以及自己的一眾姐妹都被他看光了。

若香的尖叫聲,自然也驚動其餘女子。

眾女聽到,同時潛水看過去。

「啊!」

「啊」

接著,一道道尖叫聲,此起彼伏,直衝雲霄,回蕩山谷間。

然後,一道道雪白的身影從湖中衝出。

同時,她們慌亂的,以最快的速度從空間法器中取出衣裙,極速地穿在身上。

若香的速度最快,第一個穿好了衣裙,披著滿頭濕發,站在湖岸邊,目光死死地盯著湖中。

當中有羞憤、殺意!

其餘的眾女,也相繼穿好衣裙,站在若香的身後。

「淫賊,出來,竟然偷看我們姐妹洗澡,本姑娘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這淫賊,他怎麼能出現在這裡,這裡是我們流音戰隊的後山禁地,之前又檢查過,根本沒人的。」

「不管怎麼樣,先把這個淫賊拿下,再將他閹了,若不然,難消我們心頭之恨。」

「完了,完了,我們的清白都毀在這個淫賊的手中。」

一個個流音戰隊的女子,手握法器,遙指湖中的江寂塵,咬牙切齒,羞憤萬分的開口。

江寂塵飄然的從湖中出來,浮立在湖面上。

「各位姐姐,淡定,且聽本公子稍稍解釋。」

「本公子是剛剛從傳送旋渦傳送到這裡,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