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錦一聲怒喝,隨後一口殷紅的血液竟是從她那圓潤的嘴中飛噴而出,並迅速融入那血印之上。

頓時,血印之上血光暴漲,那光指竟是隱隱有著被血印鎮壓的趨勢。

顯然,血印有了上官錦那一口鮮血的加入后,威力已是暴漲起來。現在這血印的攻擊恐怕已經不弱於一些中級武學。

狼牙冒險隊的眾人都是臉色大變。

「那娘們何時有如此恐怖的武學的?」笑崖皺著眉頭,沉聲問道。

狼牙冒險隊的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顯然,上官錦有這部武學似乎超出了他們的掌控範圍。

「唉,現在只希望傲天能夠抵擋的下來吧!」笑崖見他們也都是一臉茫然的樣子,頓時揮了揮手,嘆道。

然而,對於笑崖的話,狼牙冒險隊的其他成員卻是並不怎麼看好。畢竟上官錦的攻擊實在是出人意料。

「嘿嘿,這場我們贏定了!」游軍陰笑道。

比斗台上,上官錦冷笑道:

「小子,認輸吧,免得等會不小心傷了你!」

傲天緩緩的吐出一口白氣,淡淡道:

「難不成你以為這就是我最後的殺招了嗎?」

上官錦眼瞳微縮,而後緊盯著傲天。顯然,傲天之前的攻勢也是讓的這個女人對他收起了所有的輕視。

「化天勁,展現出你真正的威能吧……」傲天在心裡低低的吟喃著。

瞬間,上官錦臉色大變,因為她發現那血印中的能量竟是在極速減弱,而那光指的威力卻是越發強橫……

(求!求!!求!!!收藏!!!!) 「這是怎麼回事?」

游軍眼瞳微弱,盯著比斗台上的情況驚聲說道。顯然,他也是察覺到傲天的詭異。那道光指竟是隱隱有反敗為勝的趨勢。

狼牙冒險隊的眾人原本是滿臉暗淡絕望,但此刻眼底深處卻是有著些許光芒綻放。

莫非,那位少年真的能打敗上官錦?!雖然在眾人看來有些驚世駭俗,但是從台上的戰況來看,似乎有著向這發展的趨勢啊……

「該死,小子,你幹了什麼?!上官錦滿臉寒霜的怒喝道。

傲天冷笑一聲,飛速運轉著體內的化天勁,頓時,一股若有若無的龍吟之聲從傲天丹田擴散全身。

而那光指似乎是因為這股龍吟之聲的出現變得越發強橫,而血印也是越發虛弱。此消彼長之下,光指竟再次有了要將血印碾壓而下的趨勢。

「該死的,這到底怎麼回事?!」上官錦心裡不斷的怒罵著。體內的玄力也是不停的暴涌而出,飛射進血印之中,這才勉強將局勢穩住。

看見上官錦的動作后,傲天一聲冷笑,喃喃道:

「你攔得住嗎……」

雖然上官錦不斷的向著血印輸送玄力,但是,那輸送而去的玄力好似是被那光指接收一般。

只見那光指之上的脈絡越發密集,條條脈絡之上,那股毀滅氣息也是越發恐怖。似乎在這光指之下,就是天神也會被湮滅而去。

「這他媽的真邪門了!」

上官錦咬著銀牙,眼裡已是有些一抹不易察覺的恐懼之色。

畢竟,這事情太詭異了。血印中的力量正在詭異的緩緩消失,光指中的力量則是漸漸強橫,這樣下去,自己落敗只是遲早的事!

其實,這件詭異的事對於傲天來說卻是再正常不過了。

傲天突破先天之後,化天勁真正的威能才得以顯現。

根據炎所說,化天勁最大的特性便是同化。要是跟擁有化天勁的武者比持久力那會是最愚蠢的做法。因為一旦其他人的玄力與化天勁碰撞在一起,對方的玄力便是會被化天勁同化而去。

例如這次,上官錦所施展的武學和傲天所施展的武學陷入僵持,那麼上官錦所施展的武學中的力量便是會被傲天用化天勁所施展的武學同化而去,這才導致此消彼長的詭異之事。

「你輸定了!」傲天一聲沉喝。

話罷,那光指上的脈絡便是越發明亮,毀滅的氣息瞬間將的血印覆蓋而去。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血印就好似螳臂擋車一般,被光指一碾而去,化為虛無。

與血印有著心神連接的上官錦頓時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眼裡滿是暗淡,臉色也是慘白的宛若白紙。

就在這時,光指竟是去勢不減的向著上官錦而去。那充斥著毀滅氣息的光指讓的上官錦倍受壓力。

「想擊敗我,痴人說夢!」上官錦好似化為發狂的母虎怒吼道。

旋即,一股強大的玄力便是從其體內破體而出,並迅速化為一套玄力鎧甲,牢牢的護住自己。

「咚」

終於,光指狠狠的撞擊在了鎧甲之上,兩者僵持了一陣,眾人便是看見上官錦身上的玄力鎧甲之上竟是出現一道道細小的裂痕。

裂痕越發密集,最終擴散全身的玄力鎧甲。

「嘭」

上官錦身上的玄力鎧甲最終是不堪重負,被那光指碾壓破碎。

「噗」

一口殷紅的鮮血夾雜著些許內臟從上官錦嘴中噴吐而出,本人更是被那光指掀飛老遠,昏死了過去。

寂靜!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顯然,誰也沒有想到,傲天竟然真的能擊敗上官錦。

隨後,便是爆發出陣陣浪潮般的議論聲:

「厲害!此子厲害!」

「只要他不夭折,我敢說將來的風雲國必有他一席之地!」

「不過這場比試過後,下一場應該也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那是肯定,遊樂雖然天才,但是和譚千秋比起來還是差之甚遠……」

「小雜種,我要殺了你!」

突然,游軍暴怒的聲音覆蓋比斗場,那陣陣議論聲都是被的這蘊含著無限殺意的聲音給壓了下去。

隨後,眾人便是看見原本還奄奄一息的游軍此刻卻宛若被神龍附體,竟是凝聚起一股恐怖的玄力朝著傲天飛劈而去。

「游軍,傲天可是我狼牙冒險隊的貴客,還望你放尊重點!」

笑崖一聲冷哼,一道玄力也是至其掌中劈出,與游軍的玄力相碰撞,最終同時化為虛無。

「笑崖?!」

游軍雙眼緊盯著笑崖,眼中滿是暴怒之色。

「游軍,你要再敢對傲天出手,就別怪我狼牙冒險隊向你們破軍冒險隊徹底宣戰!」笑崖冷哼道。

「宣戰?!」

聽到這話,游軍更是氣的渾身發抖。他當然知道笑崖態度之所以能這麼堅硬完全就是因為傲天的加入,否則狼牙冒險隊才兩名先天武者如何敢與自己破軍冒險隊開戰?!

但是不管如何,游軍卻是知道現在出手對付傲天絕對不行,先不說自己身上有傷,還有笑崖護著傲天,自己根本就傷不了他,所以今天自己必須將這件事壓下。

想著,游軍便是派人把上官錦扶來,而後便是滿臉不甘的向著比斗場外圍而去。

顯然,他也知道最後一場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遊樂雖然有些天賦,但卻絕不是譚千秋的對手。就算讓遊樂上場,那也不過是自取其辱。

所以,游軍所設下的這場賭鬥,最終還是以他自己的完敗而告終。

「小子,這個世界上天才是最容易夭折的,你自己小心點吧!」臨走時,游軍還不忘丟給傲天一句狠話。

望著游軍狼狽而去的身影,傲天臉上有些陰沉。

看來,自己被記恨上了啊……

但是,不管如何,從今天起,傲天之名將會真正的響徹荒城之中。畢竟年僅十五歲,卻能擊敗上官錦,更讓游軍束手無策,這足以讓傲天名聲大振。

隨後,傲天便是隨著狼牙冒險隊一起離開了比斗場。

人群中,兩道身穿黑袍的人並肩而立。

「這個少年,不錯!」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響起。

「大長老是看上了這小子?」一道渾厚的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

「呵呵,還有待考驗,不過,我卻覺得院里的那幾個妖孽也未必比的上此子……」

「什麼?怎麼可能?!」中年男子的聲音中滿是不可置信。好像是沒有想到那「大長老」會對那個少年有這麼高的評價……

(九曲淚求收藏鮮花!!!) 一處庭院中不斷的傳出談笑之聲:

「哈哈!今天真是痛快!」

「就是,你們看見沒,游軍走時,那臉色跟黑炭似的,哈哈……」

「不錯,不錯!看見破軍冒險隊吃癟,我特么就高興啊!」

院子里,狼牙冒險隊的成員三三兩兩的站立著,一道道暢快淋漓的笑聲不斷從他們口中傳出。

「咳咳,行了行了,瞧你們高興的,都先下去吧!我還有事和傲天說呢!」坐在首位上的笑崖突然開口說道。

「是,隊長!」

頓時,眾人恭聲應是,目光敬畏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正在逗弄著笑紅兒的傲天,隨後便是緩緩退出。

眨眼間,原本還吵鬧的庭院,就只有笑崖、譚千秋、笑紅兒以及傲天。

「傲天啊,大恩不言謝!將來要是需要我狼牙冒險隊的地方,你就儘管開口,我們一定會來幫助你的!」笑崖突然對著傲天鄭重的說道。

傲天笑道:

「笑伯父說這話就太見外了!」

「哈哈,好!不過這次我們之所以能保下這份地圖,大多是你的功勞,所以,到時候我想請你一起前往遺迹之中,若是看上什麼,儘管拿去便是!」笑崖豪爽的對傲天說道。

聽到笑崖的話,傲天頓時疑惑的問道:

「笑伯父,那遺迹究竟是怎麼回事?」

笑崖嘆道:

「不久之前,我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一份地圖,經過研究知道這份地圖中蘊含著一位地靈境武者的遺迹。我竭力想保住這個秘密,但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在一次醉酒後,我無意中說出了這個秘密,隨後便是被破軍冒險隊的人得知,後面的事,你也能猜測的到了吧?」

聽到笑崖的解釋后,傲天頓時感覺一陣無語。這個狼牙冒險隊的隊長的神經還真夠大條的啊……

「笑伯父,不知那份地圖能否給我看下?」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傲天拱了拱手,道。

「這有何妨?」

笑崖一聲大笑,隨後一抹儲物戒指,頓時,一份捲軸便是出現在他的手中。旋即,便是隨手丟給傲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