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用傭兵們特殊的法子把身體的氣味遮掩了過去,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然後身體半彎的躲在角落。

可惜那三個獸人一邊用獸人的語言聊著天,一邊從這個屋子的門前走了過去。

三個人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獸人走了最好。

當那幾個獸人走出來一段距離后,一聲微弱的雞叫聲音從它們的方向傳了過來。

看來是獸人們抓到了一隻雞,這裡現在除了獸人,剩下的生物幾乎都已經沒有了。也不知道它們是怎麼抓到的?

一聽到那隻雞叫,艾瑪立刻就想到了香噴噴的雞肉,不自覺「咕」的咽了一口口水。

她急切的比劃了幾下,示意兩個人把那獸人們引回來,順便把那隻雞也搶過來。

可是現在那幾名獸人已經走遠,如果追上去的話有可能會發出動靜,引來其他獸人的話這三個人實力不足,恐怕就都要死在這裡了。

波比的眼珠子轉了一轉,輕輕的捏住了自己的喉嚨,然後憋得小臉通紅……

「咕……」

一聲野雞的叫聲傳了出來,艾瑪立刻瞪圓了眼睛看著波比……

她竟然可以把雞叫的聲音模仿得這麼像?

艾瑪不知道,波比做為獵人的本事大得很,以往她和哥哥去打獵,她會扮成各種的動物,這次只是小場面。

外面的獸人們也聽到了,它們興奮的嗚嗚叫了幾聲,然後向這個屋子逼了過來。

要知道,它們的食物也是僅缺的,獸人對食物的渴望一向在大陸上是出了名的。

它們興奮的向這個方向跑了過來。

也是狡猾得很,它們可能也是怕那隻野雞會逃脫就不好抓了,於是兩名獸人逼近了窗子,剩下的一個從門口處跑了過來。

三個人對視了一眼,交換了一下神色,然後艾瑪守在門口,波比和漢特迅速的躥到兩扇窗戶處。

那些獸人們的警惕性也很足,先是看了看,沒有找到那隻野雞,於是一個從門口跑了過去,另兩個從窗口跳了進來。

三人的身體立刻就撲了上去——

艾瑪的瞳孔微微的收縮了一下,壞了!

那是三頭熊人!

在獸人中以力量見長的熊人,自己倒是能快速的放倒一頭,他們兩人能么?

那從門口進來的熊人第一眼就看到了艾瑪。

開始的時候它吃了一驚,不過看到了一個人類的女人,它陡然變得興奮起來。

一個人類的肉可比一隻野雞要多得多。

正當它興奮的時候,那「食物」卻快速的跳了一下,逼到了自己的身前~

艾瑪嘴中叼著一把匕首,一箭射了出去,然後身子幾乎是緊跟著那隻箭躥了過來。

這麼近的距離就算是一個高級的武者也不好閃避,這個熊的力量雖然足夠,但是技巧和反應還差得遠。

一箭刺入了熊人的心臟,艾瑪用手拿起嘴叼的匕首,迅速的在熊人的喉嚨處一抹,以防止對方會喊叫出來招出同類。

那熊人的身體向後倒了過去,艾瑪急忙繞過這頭熊人龐大的身軀,然後轉到身後,想要托住那頭熊的身體慢慢放下來。

一接觸對方的身體,艾瑪就覺得一股不可抗禦的力量傳了過去。

不敢使用鬥氣,怕獸人中感覺敏銳的聖階會發現他們,艾瑪幾乎被壓得背過氣去,她心中大罵著:「這個該死的獸人,這麼重~」

漢特對面的那個熊人在體型上是三個熊人裡面最瘦弱的,它剛一跳進屋子,漢手特一隻手狠狠握住了熊人的脖子,然後狠狠的對著那頭熊人的肚子打了幾拳。

那熊人的身體扭動了幾下,漢特覺得那熊人力大無比,以自己的力量竟然差點壓不住它。

他又是砰砰的幾拳打了過去,情急之下也不顧別的獸人會聽到聲音了,他好似擂鼓一般,一直在那獸人的肚子上砰砰的打了幾十拳。 第502章英雄的出現

波比遇到的獸人很是難纏,而且這些獸人們並不是一味的野獸魯莽,眼看到兩名同伴已經倒了下去。它嘴便要呼喚同伴……

波比大急,可是自己的實力有限,不能像其他兩人那麼乾淨划落的解決對手。

「嗖——」

一道尖銳的氣流從她的臉蛋旁邊擦了過去,從那獸人張大的嘴中射了進去。

那熊人的一聲呼喚便被壓抑了回來,身體被那一箭的力量帶得身後踉蹌了幾下,把那熊人釘在了牆上。

艾瑪沒有時間對著自己的箭術精進而得意,一箭射死那熊人後,她的身體如一隻大鳥一般的躥出。在那熊人飛濺到牆上的鮮血上酒了一點白色的粉末。

這是傭兵們必備的東西,艾瑪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怎麼做出來的。只知道這個東西可以去掉血腥味,在原始森林中獵取魔獸的時候往血跡上灑上一點可以讓鼻子靈敏的魔獸聞不到刺鼻的味道。

只是一瞬間,三個人就處理了三頭身體強壯的獸人,神經繃緊,全力擊出,雖然時間很短,但是體力消耗巨大。

他們三個沒空去休息,把幾頭熊人都拖到地道的入口處扔了下去。

所幸獸人進來的時候在這裡殺了不少人,空氣中本來就有淡淡的血腥,所以獸人們也沒有聞到這裡的氣味有什麼異常。

驚魂未定的波比臉色仍然有些發白,比起獸人來,那些狐狸野豬之類的野獸簡直不足一提。

艾瑪帶有安慰性質的拍了拍波比的肩膀,輕聲道:「沒事的~」

「……?」

外面不遠處傳來了一聲獸人低沉的聲音,雖然聽不懂說的是什麼,但是明顯是一個疑問的語氣。

三個的人臉色立刻僵硬了,這短短的章節大概是一個獸人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殺死的那三個獸人之一。

沒有聽到回答,那個獸人又喊了一聲,不過語氣急迫了一些。

波比是三個人裡面實力最差的,她的心理素質也不如汗特和艾瑪,就要往那地道里跳。

艾瑪輕輕拉住了波比,搖了搖頭,指了指一扇窗戶——

她的意思是從那裡跑!

那個地道只有一個出口在這個屋子裡,另一邊的出口由於年頭太久,已經塌掉了。如果被獸人們發現了這裡有人,他們又消失在了這個屋子裡,那可就真的是瓮中捉鱉了。

在這麼近的距離,幾乎喘氣的時候稍微用一些力都會被他們聽到。

艾瑪緊緊攥住手中的弓,白皙的手背上的血管都可以看到,三個人真的是緊張了。外面最起碼有十名獸人,而且聽他們的聲音,實力都不弱。

獸人和野獸差不太多,越是聲音低沉的獸人,也就越強壯,也就越難對付。

「光明神保佑:不要找到這裡來,不要找到這裡來,不要找到這裡來……維爾斯保佑我~」艾瑪緊張得心臟一個勁的亂跳,最危險的時候,想到的就是那個傢伙……

大概艾瑪的祈禱開始被光明神聽到了,起到了作用。那些獸人們開始的方向越來越遠,可是她後來提到了維爾斯的名字,那祈禱的效果又消失了,獸人們又轉了一個圈子走了回來——

三個人都站在了門口靜靜的等著,有一部分獸人留在了外面,另外幾個進來了……

「嗖……」

也許是壓力之下,艾瑪的實力竟然比平時還要上漲了不少,她一箭先是解決了一名獸人。然後飛身向著另一個獸人撲了過去——

這次三個人很快的就解決了幾名獸人,然後返身從窗口跳了出來。

這裡也有!

沒有想到這些獸人會如此狡猾,它們把這屋子圍了起來,有一名大概是首領模樣的從腰間解下來一個獨角號,放在嘴邊嗚嗚的吹了起來。

這個號角的聲音很是沉悶,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是卻可以傳得很遠。

遠遠的聽到獸人的吃喝此起彼伏,艾瑪他們幾人雖然沖了出來,卻仍然難以逃跑。

艾瑪的實力最強,她拿手的連珠箭傾刻就殺死了幾名獸人,可惜三人雖然在街道上跑了很遠,卻仍然沒有擺脫獸人們的追擊。

波比殺死了一名獸人後湊到了艾瑪的身邊:「艾瑪姐姐,你看那裡!」

亞迪斯城的房屋也是有高有矮,有錢人的房屋往往都建得特別高大,一名獸人舉起一桿獸皮旗子,指的方向正是他們所在的地方。

這下子艾瑪知道自己三人為什麼無論怎麼跑都跑不掉了,她恨恨的罵了一句:「那些該死的貴族,沒事把房子弄得那麼高,真的有病!」

汗特皺眉道:「你能不能把那個獸人射下來?」

「我試試~」艾瑪取了一根特製的重箭,跳到了一個高一些的檯子上,身體輕盈的旋轉了一下,說不出的美妙。

那箭如一顆流星一般劃出一道弧線射向了那個指揮的獸人……

誰知道那獸人武技也不差,它吼叫了一聲,然後用手中的旗子奮力一擋——

艾瑪的那枝箭便被撥到了一邊,只是這麼耽誤了一會兒,三個人便已經被獸人們重重圍上了幾圈。

波比的臉色黯然了下來,現在可跑不掉了……

他們兩個人是獵人出身,跟著古利特等人學了一些武技,所仗的大概就是身手靈活,說到實力還是差了不少。雖然艾瑪已經是七級弓箭手了,但是想要在這裡跑掉是不可能的了。

「艾瑪姐姐——」波比凄然叫了一聲。

她本來是一個十幾歲的姑娘,還有大好的青春,可是如果死在這裡的話,就未免太過可惜了。

再說了,想到自己死了以後,屍體還要被幾十名獸人分食……思之不寒而慄。

幾個人能堅持這麼長時間,倒是不想死的時候被吃掉的想法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艾瑪給了波比一個安心的眼神,眼看著自己三人是無力逃命了,如果是平時的時候還可以,現在三個人都沒有吃飽。力氣也比平時小了不少。

艾瑪雙懷裡懷裡掏出了一枚青色的捲軸!

那捲軸是貼身而放,可想而知她平時的時候有多麼的愛惜。

她用力的一揮——

「啪——」

那捲軸摔得粉碎,五彩的光芒閃了起來。

這個捲軸是維爾斯留給她的,告訴她只要有危險的時候就可以用這個捲軸,無論在哪裡維爾斯都可以趕過來。

雖然不太相信有這麼神奇,但是關鍵時刻艾瑪還是拿出了這個捲軸。

看著那個捲軸變成了一團魔法的煙霧,她的眼中出現了一絲惋惜~

噗——

一名獸人的刀砍在了漢特的肩膀上,他身子急速後仰,還是沒有能完全躲過,恐怕骨頭是不行了……

這隻手臂怕是也廢掉了!

「怎麼還不來?」艾瑪一隻手把汗特拉到了身後,那名獸人被她一腳踢得一個跟頭,卻打了一個滾站了起來,看來獸人們的皮肉果然很厚。

她抬頭看了看天空,似乎有一團灰色的霧氣在盤旋著。

隨著嗚嗚的聲音,那霧氣開始形成了一個龍旋的形狀,顏色也開始越來越黑。

獸人們好奇的看著天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