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忙從乾坤袋裡掏出紗布。

高平遠:「……」

他從來不帶這些東西,有傷撒點葯,不過,近來也沒有人能傷他,這些東西自然也不會帶。

他只是聽孟婆說,女人都是愛美的,有了傷口一定要小心呵護,不然留疤了,可就不好看了。

看著七七手裡的紗布,他又想起,七七不是凡人,再大的傷也不可能留疤,除非她自己捨不得抹去。

這麼一想,高平遠便覺得自己有些傻,但還是接過紗布將七七的傷口纏好。

做好這些,高平遠才開始詢問還在樹上當秤砣的柳鬼面。

柳鬼面怪叫:「你別想從我嘴巴里套一個字!」

高平遠淡淡地撇了他一眼,從乾坤袋裡掏出一樣東西,柳鬼面頓時不好了。

判官筆!

艦載特重兵 判官筆一出,世間無冤魂。

柳鬼面深知自己那些同伴的本性,他現在要是死了,那些人絕不會因為他是柳鬼面就給他一條生路,少不得魂魄被拘,也成了那些人的練手材料,還不如魂飛魄散的好。

不過,因為這個人是噬魔樓的,他想自己的魂魄絕對不會被煉製的,也就不怕了,大不了一死,死後魂魄進了冥界,該怎樣就怎樣,總比魂飛魄散的好。

但是,他是絕對不會背叛的。

他對門主倒是沒有多大的忠心,他跟隨的,是他的信仰,是他的神。

他會背叛任何人,但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的神。

柳鬼面驚恐地看著高平遠手中的判官筆。

只要被那個判官筆一點,他肚子里的所有秘密都會傾倒而出,根本藏不住。 高平遠幫七七包紮的時候,七七趁空看了看,柳鬼面臉色更白了,更像吸血鬼殭屍之流的東西,高平遠拿出一根筆出來之後,柳鬼面楞了一下之後,掙扎得十分劇烈。

他越掙,繩子越緊。

不消幾下,他肩膀到腰部就被繩子纏得越發細了,還發出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七七心顫了一下,這聲音她熟悉,是骨頭碎掉的聲音,就是因為熟悉,她才心驚:「你再動就要死了,你想死?」

柳鬼面扭動的頻率越來越低,但還在堅持,殭屍白的臉皮漲得通紅,血管和青筋都爆出來,眼淚、鼻涕和汗液混著血從那張鬼樣的臉上流淌下來。

七七明白他是求死。

這麼痛苦的求死法子,七七看得心顫,想要移開眼睛,但是耳朵里他發出的聲音各式各樣的聽得清清楚楚,躲也躲不過去。

然後,七七就聽見高平遠說:「你即便死了,也逃不過去。」

這句話像暫停鍵一樣,讓柳鬼面停止了掙扎。

不過,這時候,他也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七七後背出了一層冷汗。

在這裡,生死殺戮都是常事,她從開始的不適應到現在的適應,也經歷了一些心理波折,已經比較能接受了,下手也不會留情,因為不是你死就我死,當然是死道友不死貧道了,這些都是對別人狠,對別人狠總歸是比較容易的。

可劉鬼面這樣是對自己狠,這樣求死的法子,真的不如一刀子下去,來得痛快。

即便七七擅長麵皮文章,此刻臉色也十分不好看,尤其是聽了高平遠的話,竟瞬間對他產生了戒備,忌憚起來。

她觀察他的表情,連眉頭都沒動一下。

七七默默抱緊自己,站在一旁,不再出聲。

高平遠等柳鬼面不再掙扎了,才拿判官筆在他身上點一下,他立即安靜了,連呼吸都沒有了。

七七瞪大眼睛:這麼點一下就死了?

高平遠拿出牛眼淚,自己滴了兩滴,又拿給七七。

七七猶豫了一下,接過來,有樣學樣,也滴了兩滴。

牛眼淚一入眼,七七就覺得周圍熱鬧很多,嘰嘰喳喳的全是說話聲。

周圍一下子湧出很多阿飄。

各式各樣,有人,有動物,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看不出品類的阿飄。

修真秒變靈異,七七嚇得差點把手裡的牛眼淚給扔了。

不過那些阿飄好像很忌憚他們,並沒有靠近,遠遠地圍著他們飄來飄去,嘰嘰喳喳。

唯一在他們眼前的阿飄,只有新鬼柳鬼面。

七七想,這下是名副其實的鬼面了。

七七偷偷掃了眼周圍的阿飄,並沒有看見熟悉的人。

這邊,高平遠又在新鬼身上用判官筆點了點,又拿出一張黃符,拍在他的額頭。

高平遠問七七:「你有什麼問題要問他的,現在可以問了。」

七七這才知道高平遠給她滴牛眼淚的原因。

七七忙道:「有有有。和我們在一起的那些人呢?」

柳鬼面道:「在石林。」

石林在迷霧林的最深處,地圖上也只是一個範圍,甚至沒有具體的位置。

七七將信將疑,問高平遠:「他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高平遠點頭:「有判官筆和吐真符,他不會說謊。」

原來這是判官筆,判官筆聽著怎麼像是閻王爺才用的東西,怎麼可以隨身帶的。吐真符,那不就是和魔法世界的吐真劑一樣的東西。

七七腦袋裡轉著這些念頭,又問:「他們,他們還活著嗎?」

柳鬼面歪了歪頭,過了一會才道:「不知道。」

七七想了想,覺得這是他思考過的回答,就道:「你是不是說,抓回去的時候還活著,現在你就不知道了。」

他點了點頭。

七七心底升了一點希望。

七七說:「我想問的就這幾個,剩下的你問吧。」

高平遠點了點頭,讓七七閉上眼睛,她愣了一下,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高平遠道:「我要收回牛眼淚,你問完了就好了。」

還有這波操作?

七七一點都不想錯過接下來高平遠對柳鬼面的審問場景,所以就問華燁有沒有法子讓她旁觀。

高平遠見七七猶豫,又道:「我讓你親自問,就是為了讓你安心,現在你該問的問完了。」

七七道:「我旁聽不合規矩是嗎?」

高平遠道:「是。」

七七道:「我若是不同意,你會揍我嗎?」

高平遠道:「不會。」

七七一喜。

高平遠道:「牛眼淚的時效是十二個時辰。」

七七一窒。

所以如果她不上交牛眼淚,他就等十二個時辰之後再問?

雖然認識不久,但是七七覺得高平遠還真的做得出來,這樣兩個人的關係就弄僵了,接下來兩個人還要守望相助,七七又沒有辦法殺死鬼屍,這種時候得罪他,並不明智。

而且,華燁也說了,他有辦法讓她繼續當圍觀群眾,關鍵是看她接下來的演技,所以,七七隻是猶豫了一下,便道:「好吧。」

高平遠不知道還有華燁的存在,回收了牛眼淚,轉身就去問話了。

七七覺得展示自己演技的時候到了。

高平遠的問話和他的人一樣,四平八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柳鬼面回答問題回答得斷斷續續,有時候還停好長一段時間。

七七就問華燁怎麼回事。

華燁說:「魂魄的神智與生人不同,會有智力缺失,要不是有聚神符,他現在一個字都回答不出來,沒見他拚命掙扎嗎,他現在一點都不想回答這些問題,但是又不得不回答,所以就更傻了,回答問題自然就斷斷續續了。」

七七心裡一緊,忙問:「智力缺失是什麼意思?」

華燁譏諷道:「就是你這樣的,傻!」

七七毫不介意華燁的譏諷,她被這個剛得知的消息震驚了。

難怪自己去地府那會,感覺有些渾渾噩噩的,耳朵能聽,眼睛能看,腦子卻跟生鏽了一樣,轉不動。

也難怪原主也有些傻乎乎的,到最後被鬼差帶走的時候,哭天搶地的只在乎她爹娘,而不是她自己,甚至還拜託她照顧老爹老娘。

原來變成鬼之後,人是會變傻的。

七七忍不住想,也不知道華燁現在這種狀態是鬼還是元神,七七希望是元神,不過有時候他又有點幼稚,這種事還真說不準了。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七七最主要的注意力還是在高平遠和柳鬼面的一問一答上,她則假裝閉目休息,兩隻耳朵卻將他們說的每個字都聽進去,一個沒漏。

只是,越聽越驚心。 高平遠問得認真,開了個頭,就沒再回頭看一眼七七。

七七覺得演戲最重要的是微表情,準備了半天,結果人家根本沒回頭看他一眼。

怪只怪高平遠對自己的業務水平太自信。

他從來沒失手過。

給別人點牛眼淚問話這事,他每年都會做那麼幾回。

人都這樣,對自己不想聽的話直接報否定態度,尤其是他這種當面當傳話筒的,對方根本不信,還不如讓當事人當面對質。

省事。

高平遠沒料到還有華燁這麼一人存在,所不以他和柳鬼面的一問一答,在七七和華燁面前,全程直播。

鬼煞門的門主將大本營扎在石林,正搜集冤魂,集齊九百九十九個煉製噬魂爐,同時守著天魔宮的鎮宮寶貝弒神鞭,等待宮主神魂歸位,一統天下。

可是那個宮主不是早幾百年就魂飛魄散了嗎?哪來的歸位。

七七支著耳朵繼續聽。

魂飛魄散的宮主魂魄碎片藏在弒神鞭里,就等噬魂爐大功告成。

七七聽得一愣一愣的,覺得這情節好像在哪裡見過。

然後一個了悟,這不是伏地魔的情節嗎?

七七再次懷疑自己書穿了,但是又沒有看過類似的,暫時把這種心思壓下去。

七七作為外來戶,因為想到了過去看過閃電男孩故事,對比一下,覺得這事應該是個大事,很大的那種,但是具體有多大,她倒沒什麼概念,就是覺得挺嚴重的,但是心裡最挂念的還是康寒,畢竟是周達通的師侄,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麼不明不白地失蹤她不好交代。

作為土著,高平遠對事情的嚴重性比七七認識得更深刻。

與其說深刻,不如說不敢置信。

當時的大戰慘烈程度他也有所耳聞,老閻王甚至廢了半身的修為,才讓魔頭魂飛魄散。

老閻王至今還沒修養回來呢!

可這早就魂飛魄散的人,現在要復活?

高平遠:特么的跟我開玩笑呢吧!!

判官筆是他親自點的,黃符是他親自貼的,柳鬼面的話,假不了。

難怪他剛才抵死不從,原來是為了這個。

要麼柳鬼面被鬼煞門忽悠了,要麼鬼煞門被前魔頭忽悠了。

高平遠問好話,將魂魄團巴團巴扔進搜魂袋。

七七見他回頭,立刻低下頭,掩飾自己臉上還來不及收回去的表情,好一會才抬起頭,發現高平遠根本沒看她。

高平遠說:「走吧。」

惹火999次:喬爺,壞! 七七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跟著他走,走了一會才發現方向不對,道:「我們這個方向是去哪兒?」

高平遠說:「回迷霧城。」

七七愣了好一會,才道:「那康叔他們怎麼辦?」

高平遠道:「我馬上要走。」

七七原以為他最起碼會給個理由,甚至七七都想好了,雖然是臨時搭夥,但是在遷金坊里,都是簽了字畫了押,彼此都是有責任守望相助的,要是連這個保障都沒有的話,誰會輕易相信認識不深的陌生人。

七七知道高平遠馬上要走的原因,但是覺得自己必須要說點什麼,不然讓他知道自己偷聽就不好了,於是又道:「那康叔他們怎麼辦?」

高平遠不耐煩地皺眉。

七七見他是這個態度,原本的體諒頓時變了味,也有些惱怒:「我問你康叔他們怎麼辦!」

高平遠道:「我搜過他們的魂,沒反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