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峰沒有否認。

在真正的返回家之前,他強行踏入了地級,這才經過無限隨機,擁有了天級符。這也是他敢獨自返家的真正原因,不然他又不傻不呆,明明知道不可能善了,又怎麼會輕易回來。

「你真要血洗丁家?」

蒼爺爺問道。

「不是我要血洗丁家,而是他們逼我血洗丁家!」

丁峰依然笑著。

拽拽丫頭進錯房 蒼爺爺嘆息一聲,掃視了一眼大廳,不無悲哀道:「偌大丁家,除了廢物就是蠢貨,一個個自大慣了,連嫡親血脈都不容下!當年三海是一個,想改變家族不正之風,可卻被你們聯手打壓,你這個族長,看似鐵面無情,處處維護家族利益,嘿,說到底,你一直都是在妥協,都是在搖擺,沒有真正的將家規放在首位!」

他盯著被捆住的丁雲天,眼中隱隱有怒火噴出,「三海啊,何等的天資,不過是為了讓家族強盛,建立一個真正的良好持續,就被你們逼走,以至於現在生死不知!現在他的兒子,更加天才,可以想象,不久的將來,他定能風雲而起,可卻也被你們逼迫的反出家族!」

「你們這些蠢貨,難道都不知道,一個家族的未來,在於年輕人,在於良好的持續,可你們……!」

「這樣的丁家,讓我都心若死灰!」蒼爺爺又嘆息一聲,最後看向了丁峰,「你記住,無論如何,你體內都流淌著丁家血脈,這是永遠也改變不了的!」

「你姓丁,叫做丁峰,你父親是丁三海,你爺爺是丁雲天,你老祖是我丁蒼,這是無法抹去的鐵一般事實。」蒼爺爺接著說道,「孩子,丁家對不起你,對不起你父親,現在的丁家,處於腐朽之中,你再呆在族中,只會拉你的後腿,去吧,離去吧,外面天大地大,才是你的真正的舞台。還有大牛,天分也不錯,你們兩個可以相互扶持,一起闖蕩,希望將來有一天,你們能名揚天下,榮耀歸來!」

「去吧,去吧!」

蒼爺爺揮揮手。

丁峰動容。

他從蒼爺爺的話中感受到了他對家族的無奈悲哀,對子孫無能的哀莫大於心死,更是有心無力。

丁峰躬身一禮,這是對老人的尊敬,也是對丁家有一位開明大義的長輩的尊敬!

沒有多說什麼,丁峰領著大牛走出了大廳,走出了祖宅。

蒼爺爺靜靜的看著!

丁雲天靜靜的看著!

其餘等人默然無語。

…………

成績很差,是真的不好看嗎?

沒有票票,沒有收藏,沒有點贊,甚至連個評論都沒有,每天三更卻沒有成績,老李很受傷,很失落!若看著還可以,為了本書,還請多多支持,老李拜謝了! ?「丁家啊,傳承兩百餘年,卻始終龜縮一角,只能自保,不能開拓,而我丁家也不是沒有出現過天才,可為何會這樣?為何會這樣?」

「天才都被你們狹窄的心胸扼殺了,都被你們逼走了!」

「丁峰,多好的一個苗子,以他的天賦,將來成為天級強者絕不是難事,甚至能更進一步!」

「你們這些蠢貨,難道沒有發現,他已經修鍊出真氣,邁入地級了嗎?兩個月前,他才人級五重,三個月前,我親自檢查,那時還在奠基!」

「短短三個月啊,從奠基到地級,你們這些蠢貨說說,這是何等妖孽的資質啊,就被你們逼迫的反出家門,你們這些該死的狗東西。」

「要不是我及時出現,就憑他那兩張符,就能將你們全部滅了!」

「我真不該出現,應該讓他殺,讓他血洗丁家,也好換換血,說不定丁家真的能夠崛起!」

「唉!」

蒼爺爺最後嘆息一聲,落寞而去。

大廳之中,一時寂靜。

從蒼爺爺口中得知,丁峰真的這麼大的進步,從奠基到地級,真的被震暈了。

三月,從奠基到地級。

這是何等的天才?

聽都沒有聽說過!

一時之間,眾人面面相覷,同時想到丁峰有能力將他們全部滅了,而且是真的要行動,無不一個寒顫,特別是丁雲天,後悔的情緒填滿了胸間。

對於丁家的事情,丁峰徹底的從心底劃去。

「沒了牽挂,天大地大,任我逍遙天涯!」

丁峰從心底感覺到輕鬆,同時也有著失落。無論如何,那是一個家,如今連家都沒有了,這對於一個對家有著特殊感情的天朝靈魂,難免有著很大的失落。

默默的走在丁家堡的街道上,兩旁人驚愕的看著,他們不知道,為何族長沒有懲罰這個無法無天,殘害住人的殘暴之徒,卻也不敢攔截。

走出丁家堡,站在東門口外,丁峰迴首,一時悵然。

「是不是後悔了?」

鳳舞從旁邊的樹後走了出來,撩了撩額前的髮絲,輕聲問道。

「後悔?確實有些後悔!」丁峰搖頭,沒有回身,「這樣的家族,不要也罷,可後悔,卻不是因為家族!」

說著,他轉過身來,臉色深沉,有些悲傷,「我後悔的是,再也見不到小舞你了,正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若是一月不見,那不讓我想死啊!」

「你的嘴巴,早晚給你縫上。」鳳舞早已習慣了,莫可奈何,可大牛卻呆了,眼珠滴溜溜轉,在丁峰和鳳舞身上來回巡視,認真道,「你是如何打算的?」

「準備去縣城,不知能不能弄到參賽的名額?要是可以,就一直走下去,到時候到皇城看看,會武天下俊傑,也開開眼界。」

丁峰說出了打算,這也是他真實的想法。他非常明白一個道理,只有開闊了眼界,見識的多了,才能開闊心胸,站在高山之巔,定下目標,堅實前進。

要是一直呆在丁家,哪怕他有著系統,未來的成就恐怕也有限。

不知天地寬廣,如何丈量?不知天地高遠,如何攀登?

「應該不難。」鳳舞道,「我和你們一起去!」

「什麼?」

丁峰沒有聽清,掏了掏耳朵,「你說什麼?」

「我說,我和你們一起去,還不走!」

鳳舞轉身而走,優雅淡然。

丁峰怪笑了一聲,緊追了過去。

大牛撓撓後腦勺,神色怪異,也有些不解:「這就搞上了?那可是丁家的小公主啊,高傲的像一頭倔強的孔雀,不將人放在眼裡,怎麼會?嘿嘿,還是峰哥兒厲害,竟然降服了這頭小老虎!」

他回頭看看丁家堡,有些傷感,過了好一會兒才追了上去。

竹林沙沙,流水潺潺,石橋一邊,丁峰三人停了下來。從對面走過來一行十幾人,將石橋的大部分空間都佔據了。

他們個個精氣神飽滿,氣勢十足,姿態很高。

為首的是三個年輕人,兩男一女,丁家長孫丁嘯雲則在一旁說著什麼,臉上掛著笑容,顯得有些卑謙。

「丁峰……!」

丁嘯雲一抬頭,當即看到了橋頭的三人,臉色一變,露出猙獰之色,眼中噴出了怒火。

「丁峰?莫非就是剛才你家下人說的,大鬧你們丁家的那個丁峰?還殺了你弟弟,廢了你父親的那個丁峰?」

火龍宗的天才赤海天身穿一身大紅,上面卻綉著藍色的波浪絲線,猶如火海中翻湧著水浪,他玩味笑道,「目無尊卑,殘害族人,你丁家竟然將他放了出來?丁嘯雲,是丁家無能,還是怎麼回事?」

臉上掛著不屑和譏諷,可當他看到鳳舞時,兩眼立即亮了,眼睛再也挪不開了。

另外一男一女露出怪異之色,不過看到鳳舞時,另一男子,也就是霍家的霍行天,眼睛也挪不開了。

「鳳舞妹子,見你一面真不容易!」

唯一的少女露出笑容,快速的走了過去,這位不是別人,正是郡城柳家之女柳媚兒,雖沒有鳳舞傾城絕美,卻也是容顏不俗,清水芙蓉。

「媚兒姐姐,你怎麼來了,也不通知我一聲,讓我好來接你!」

冷淡而高傲的鳳舞,微微一笑。

兩位少女,明艷了天光,綻放的笑容,讓周圍男子的目光盡數被吸引了過去。不過丁嘯雲卻沒有,而是一直殺氣騰騰的盯著丁峰,恨不能立即吃其肉,喝其血。

「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將他放了出來?」

丁嘯雲難以置信,想不通,理不明,「想那麼多幹什麼,殺了我弟弟,廢了我父親,難道他還想活?」

「丁峰……!」

丁嘯雲怒喝,『鏗鏘』一聲,抽出了背後的長劍,狂風一般奔襲而去,直取丁峰咽喉。他實力強大,是丁家上個年齡階段的第一天才,甚至在整個赤火縣,都赫赫有名,實力不下於乃父。

一劍出,如雷鳴呼嘯。

快速之中,蘊含著必殺一擊的強大力量。

「這一擊,躲不開,抵擋不住!」

剎那間,丁峰腦海中就轉過這樣一個想法,畢竟兩人實力差距太大,哪怕他劍心通明都無法彌補。

「抵擋不住,那就不擋!」

丁峰眸子一眯,殺心大起。

…………

感謝綿綿miami,虛無聖君,執筆永恆,冷月·飛雪,獃獃浪打賞。

感謝白馬王子只要處女每天簽到投票!

謝謝了幾位,還請繼續支持!

十餘萬字了,票票收藏少的蛋疼,老李悲憤:在不支持,老李就修鍊葵花寶典了,半夜裡用針扎你小弟弟!

「丁家啊,傳承兩百餘年,卻始終龜縮一角,只能自保,不能開拓,而我丁家也不是沒有出現過天才,可為何會這樣?為何會這樣?」

「天才都被你們狹窄的心胸扼殺了,都被你們逼走了!」

「丁峰,多好的一個苗子,以他的天賦,將來成為天級強者絕不是難事,甚至能更進一步!」

「你們這些蠢貨,難道沒有發現,他已經修鍊出真氣,邁入地級了嗎?兩個月前,他才人級五重,三個月前,我親自檢查,那時還在奠基!」

「短短三個月啊,從奠基到地級,你們這些蠢貨說說,這是何等妖孽的資質啊,就被你們逼迫的反出家門,你們這些該死的狗東西。」

「要不是我及時出現,就憑他那兩張符,就能將你們全部滅了!」

「我真不該出現,應該讓他殺,讓他血洗丁家,也好換換血,說不定丁家真的能夠崛起!」

「唉!」

蒼爺爺最後嘆息一聲,落寞而去。

大廳之中,一時寂靜。

從蒼爺爺口中得知,丁峰真的這麼大的進步,從奠基到地級,真的被震暈了。

三月,從奠基到地級。

這是何等的天才?

聽都沒有聽說過!

一時之間,眾人面面相覷,同時想到丁峰有能力將他們全部滅了,而且是真的要行動,無不一個寒顫,特別是丁雲天,後悔的情緒填滿了胸間。

對於丁家的事情,丁峰徹底的從心底劃去。

「沒了牽挂,天大地大,任我逍遙天涯!」

丁峰從心底感覺到輕鬆,同時也有著失落。無論如何,那是一個家,如今連家都沒有了,這對於一個對家有著特殊感情的天朝靈魂,難免有著很大的失落。

默默的走在丁家堡的街道上,兩旁人驚愕的看著,他們不知道,為何族長沒有懲罰這個無法無天,殘害住人的殘暴之徒,卻也不敢攔截。

走出丁家堡,站在東門口外,丁峰迴首,一時悵然。

「是不是後悔了?」

鳳舞從旁邊的樹後走了出來,撩了撩額前的髮絲,輕聲問道。

「後悔?確實有些後悔!」丁峰搖頭,沒有回身,「這樣的家族,不要也罷,可後悔,卻不是因為家族!」

說著,他轉過身來,臉色深沉,有些悲傷,「我後悔的是,再也見不到小舞你了,正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若是一月不見,那不讓我想死啊!」

「你的嘴巴,早晚給你縫上。」鳳舞早已習慣了,莫可奈何,可大牛卻呆了,眼珠滴溜溜轉,在丁峰和鳳舞身上來回巡視,認真道,「你是如何打算的?」

霸愛:惡魔總裁的天真老婆 「準備去縣城,不知能不能弄到參賽的名額?要是可以,就一直走下去,到時候到皇城看看,會武天下俊傑,也開開眼界。」

丁峰說出了打算,這也是他真實的想法。他非常明白一個道理,只有開闊了眼界,見識的多了,才能開闊心胸,站在高山之巔,定下目標,堅實前進。

要是一直呆在丁家,哪怕他有著系統,未來的成就恐怕也有限。

不知天地寬廣,如何丈量?不知天地高遠,如何攀登?

「應該不難。」鳳舞道,「我和你們一起去!」

「什麼?」

丁峰沒有聽清,掏了掏耳朵,「你說什麼?」

「我說,我和你們一起去,還不走!」

鳳舞轉身而走,優雅淡然。

丁峰怪笑了一聲,緊追了過去。

大牛撓撓後腦勺,神色怪異,也有些不解:「這就搞上了?那可是丁家的小公主啊,高傲的像一頭倔強的孔雀,不將人放在眼裡,怎麼會?嘿嘿,還是峰哥兒厲害,竟然降服了這頭小老虎!」

他回頭看看丁家堡,有些傷感,過了好一會兒才追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