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傲晴坐上了車,花靈龍隨後也坐上了車,啟動引擎,幾秒后發現只能聽到聲音,車影已經不見了。。。。。。。。。。。

過了一會兒。。。。。。。。。

「啊,這不是靈龍大人的車嗎」「哪裡哪裡,啊。。。。真的是靈龍大人你的車誒」「哇。。。。。。我的靈龍大人」「什麼你的,是我的」一群花痴在學校門口大哄大叫

「傲晴,我們到了,下車吧」說完,花靈龍下了車,聽到那群女生們的尖叫聲,很滿意,然後走到車的另一邊去為丁傲晴開門,那一氣呵成的動作,看起來很紳士

丁傲晴下車后,聽到那些叫聲有些皺眉,因為已經習慣安靜的丁傲晴,似乎接受不了這些吵鬧的尖叫聲。。。。。。。

「靈龍你的陣營是不是太。。。。。。。。大了點」丁傲晴看著眼前比自己高一個頭的花靈龍,而花靈龍似乎很滿意這些尖叫聲。。。。。。

「當然了………我可是美少年」花靈龍拿出自己隨身帶的鏡子,一邊照鏡子一邊自戀的說,然後照完鏡子,又把鏡子收了起來。。。。。。。

「這裡就是芭樂,和以前真的不一樣了,變大了,漂亮了好多」傲晴想到眼睛里有水可是就是流不出來,潤濕了丁傲晴的眼眶

「那我們走吧」靈龍看到傲晴有異樣,又溫柔的牽著丁傲晴的手說道。其實花靈龍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牽著丁傲晴的手,似乎自己只要牽著丁傲晴的手,丁傲晴就會平靜下來

「哦。。。。。恩」丁傲晴被花靈龍的這個動作嚇到了,因為花靈龍很認真的看著丁傲晴,然後又牽著自己的手,開始有些結巴

丁傲晴和花靈龍一起在向終極一班的方向,終極一班我又回來,想到這丁傲晴不禁有些想哭。。。。。。。。。

「傲晴,你剛剛在想什麼啊,魂不守舍的」花靈龍想到剛剛丁傲晴在校門口那魂不守舍的樣子,不免有些擔心

「啊。。。。。沒想什麼啊」丁傲晴聽到花靈龍的問話,沒有反映過來

「你還說你沒想什麼,剛剛就又開始魂不守舍了」花靈龍真的很疑惑,一個大帥哥站在傲晴面前,她居然還會走神,這讓花靈龍很受挫

「我。。。。。。。。。。。」丁傲晴聽到花靈龍的問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什麼。。。說」靈龍假裝嚴肅的說

「我偏不說,你能把我咋地」丁傲晴看到花靈龍那嚴肅的表情,覺得現在的氣氛有點不對,然後說了一句讓氣氛忽然變了的話

「你不說是吧,我撓你痒痒」靈龍邪笑的說道

「我。。。哈哈。。。哈。。。不。。。。。不。。。。。。不敢啦」丁傲晴被花靈龍撓的說話都斷斷續續的

「我量你也不敢」花靈龍看到丁傲晴這幅樣子,也慢慢地停了下來。。。。。。 在青春之書里,我們同在一行字之間。被窩是青春的墳墓。關於少年時代,冷暖自知,最樸素的生活,與最遙遠的夢想。這一切將在被回憶肆意篡改的書寫下,漸漸抽象成一些霧一樣的塵埃,浮在夢境之外的空茫黑暗中,日日夜夜不停墜落,終會塵埃落定。在我們的希望和願欲的深處,隱藏著對青春的默識。如同種子在雪下靜靜夢想。所以你要知道,我將在更大的沉默中歸來。青春是生活最溫暖的被窩,是生命最華麗的裙袂

「到啦,這裡就是終極一班」花靈龍轉過頭去同丁傲晴慢慢解釋道

「終極一班,我又回來了」傲晴看到眼前的班級,有點心酸,離開后還是回到這裡,是不是我一生都跟終極一班有剪不斷,理還亂的緣分

「走吧,我們進去」花靈龍看著眼前這個丁傲晴,似乎覺得丁傲晴在到終極一班門前的時候有愣住,似乎是很久之前來過,然後離開了,現在又回來的感覺

「嗯。。。。。」丁傲晴聽到花靈龍的話,緩緩的點頭

丁傲晴和花靈龍走進了終極一班,本來很吵鬧的教室,突然很安靜,全部的人都看著丁傲晴和花靈龍,除了一個人是驚訝的看著丁傲晴,這個人就是——金寶三

「hello,各位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花靈龍對大家的反應很滿意,然後準備跟大家介紹傲晴,忽然被一個聲音打斷了。。。。。。。

「傲晴妹妹,你怎麼在這」金寶三睜大眼睛驚訝的看著丁傲晴,似乎覺得她不應該在這

「你們認識?」花靈龍疑惑的看著金寶三和丁傲晴,心想他們認識我為什麼不知道,還有我的心怎麼有一點揪著揪著的感覺,算了,不要想了

「我們當然認識傲晴妹妹啦,她是。。。。。。。。。」金寶三很驕傲的看著花靈龍說,似乎讓人覺得他金寶三認識丁傲晴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

「等一下,我有點話要跟他說」傲晴馬上捂住金寶三的嘴,拖到一旁,這個死金寶三,真的很欠揍誒,本來瞞得好好的,覺得不能讓他來搞破壞

「金寶三,你不想有內傷的話不要報我身份出來,不然。。。。。。。。。。。」丁傲晴把金寶三拖到一邊后,用很兇的表情看著金寶三,那麼多年了,還是沒有變,一樣那麼欠揍

「那我說什麼」金寶三被丁傲晴威脅到了,怎麼傲晴妹妹那麼凶,真是的,那麼多年不見,性格還是沒有變

「你只能說我叫汪傲晴,記得是汪傲晴,不是丁傲晴,記住沒」丁傲晴無奈了,該怎麼說了,金寶三那麼蠢,會不會弄巧成拙

「記住了,長官」金寶三看著眼前這個表情複雜的丁傲晴,是不是自己說錯什麼了

「很好,去吧」丁傲晴似乎很滿意這個答案,隨後表情也恢復自然,這讓金寶三很疑惑,為什麼表情整天變來變去。。。。。。

丁傲晴慢悠悠的和金寶三,走了回大家面前。。。。。。

「聊完啦」雷婷看到丁傲晴和金寶三回來了,很疑惑明明這個女生沒見啊過怎麼可能認識金寶三,心裡頓時出現一大堆問號,可是表面不能表示出來

「嗯嗯」丁傲晴看著雷婷微笑的回答道,這個女的好有氣勢哦,這個朋友值得深交。。。。。。

「靈龍可以說她是誰了嗎?」雷婷轉過頭去看著花靈龍,似乎很想知道這個女的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從這一章開始把丁傲晴,改為汪傲晴,請大家大家原諒,因為怕給位看的有些混亂)

人生中能閑下心來靜靜品味的,不是你的票子,而是一縷縷青煙似的飄渺回憶。沒有別的痛苦比在苦難中回憶幸福的往日更痛苦。假如有一天世界背叛了你,至少還有我為你背叛這個世界,難過的時候也不要緊鎖眉頭,因為你不知道誰會喜歡上你的笑容。

「她是。。。。。。。」花靈龍準備開口介紹汪傲晴的時候,又被那個聲音給打斷,這讓花靈龍有些不耐煩了。。。。。。

「我來說,我來說,她叫汪傲晴,是汪大東的妹妹」金寶三好像很清楚一樣,而且很著急的說出來,這讓人有些懷疑,懷疑金寶三和汪傲晴是什麼關係

「汪大東。。。。。。。」雷婷聽到這個名字,不有愣了愣。。。。。。

汪傲晴有些憤怒的看向金寶三,眼神好像在說你說的太多,你想讓別人懷疑嗎

金寶三低著頭然後又抬頭用眼神瞄了瞄汪傲晴那憤怒的眼神,而花靈龍以為他們在眉目傳情,心裡不知為什麼很不是味道的,可是又微微的甩了甩頭,似乎要把這些情感甩掉。。。

「傲晴怎麼沒聽你說過啊」花靈龍似乎意識到汪傲晴有很多事情沒有跟自己講,反而金寶三知道的比自己還多,而且還是自己帶來的人,這讓花靈龍微微的皺眉。。。。。。

「我。。。。。。。你又沒問過我」汪傲晴看著花靈龍的眼神,心裡有點發酸,自己給過花靈龍機會,了解自己,可是他卻沒有問過關於我的任何問題,眼眶有些發紅

「是嗎,對不起,不應該對你那麼凶」花靈龍聽到汪傲晴的答案,不免有些心疼,對啊,自己都沒有問過傲晴關於她的事

「汪大東。。。。。」雷婷聽到汪大東這個名字有些愣了,這不是十年前的人么。。。。。。

「是十年前被人稱為「史上最強高中生」的那個嗎」雷婷把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這裡的每個人都知道這個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在十年前忽然消失了。。。。。。

「king,沒錯就是他」金寶三這次很認真的回答了雷婷,其實金寶三也很奇怪,為什麼十年前ko。榜上的人都消失了,當然啦,自己為什麼沒消失,那是因為自己在ko。榜上的名次是買回來的。。。。。

「他有妹妹嗎,怎麼不知有這傳聞」雷婷很疑惑,為什麼當初不知道有這個人,更何況是汪大東的妹妹。。。。。。

「沒。。。。。。。。。。」金寶三想說的話被汪傲晴一個眼神給截住了。這個金寶三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要不是自己截住了他想說的話,現在的自己,都。。。。。。。

「什麼沒什麼。。。。。。。。」king其實也看到汪傲晴給金寶三的眼神,覺得這個汪傲晴不簡單,而且很神秘,就連金寶三也那麼聽她的話(某作:什麼叫金寶三也那麼聽她的話,金寶三,很怕死,誰的話他都聽得好么。雷婷:你不說話會死是吧,我不介意幫助你一下。某作:對不起,我錯了。然後就飄走了。。。。。。)

「沒什麼了」金寶三看到汪傲晴的眼神開始驚慌,有點快要被別人秒殺的感覺,我該怎麼辦,剛剛快要說漏嘴了,傲晴妹妹,一定會殺死我的,怎麼辦。。。。。。 中國a市的城西機場中,一位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一輛法拉利旁,不停的向著機場的vip出口處張望。他的眉頭緊皺,臉上寫滿了焦慮與不安。

他本是接到集團總部的秘密委託,來給一名從英國來的歸國華僑接機的,可離飛機的到達時間已過去半小時,機場方面也沒有延機,vip出口處卻連個鬼影都沒有。

要不是上面特地交待一定要保證那位華僑的身份不被暴露,他早就可以派人來把機場翻個底朝天。

又過了一會兒,vip通道里才慢悠悠的走出一個十六七歲的女生。

深褐色的墨鏡遮住了她嬌好的面容,微卷的長發隨意披在腦後,凹凸有致的身材也被身著的緊身皮衣皮褲完好的顯示出,連旁邊從普通出口處出來的男子都看得眼睛發直。

「啊!羅叔叔!」長發女生一眼便認出站在遠處等待的羅雷,雖談不上什麼熟悉,但在英國見過幾次,也算認識。

羅雷的視力可沒她那麼好,快步走進一看,才確定這就是他等了半個多小時要接走的人,夢荏苒。

「夢小姐,怎麼這麼久才出來,是在機場里遇到什麼事了嗎?」羅雷從她手裡接過行李箱,他本不想多嘴,但要是夢荏苒在中國出了什麼事,他也不好和上面交待。

「沒什麼。」夢荏苒坐到車上,摘下墨鏡,似乎感覺到這樣說有什麼不妥,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清了清嗓子又補充道:「只是好久沒吃中國的水餃了,剛好看到機場的餐廳里有,就先吃了一碗。」

什麼水餃,來中國之前她可專門叫了所有在英國認識的朋友,請他們去中式餐廳里大吃一頓,不然總不能告訴羅雷自己在機場里迷了路,最後還是讓別的旅客把她帶出來的吧,面子可是很要緊的。

至少坐在駕駛座上的羅雷當真了,羅雷只感覺之前懸在心裡的那塊大石頭終於落地:「這樣啊,如果沒什麼事要先做,我們就先去嘉羅中學拿書本和校服,再去您要住的公寓。」

「嗯。」夢荏苒的語氣不冷不熱,嘉羅中學她事先了解過,是a市教育資源,環境設施以及成績排名最好的私立高中,如果按英國的學校來分類,便是所謂的貴族學校。

自己雖然是被父親送到中國來鍛煉獨立生活的能力,還要隱藏她的真實身份,讓她以一名普通學生的名義生活,其中包括自己找高中上學。但心軟的媽媽還是早就派人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窗外的風景一處接著一處轉瞬即逝,其實三年前,她都一直生活在這裡,外面的一切倒給她一種陌生而熟悉的親切感……



現在正是下午第一節課的上課時間,嘉羅中學里有著難得的平靜,因為許多學生在這個時間段都因太困而睡了過去。

坐在校長室的禿頭老男人也打著盹,睡得正香甜,門卻被人突然踹開,發出「哐當」巨響,嚇得他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立刻朝著門的方向大罵一句:「媽的!」哪個孫子敢吵爺爺睡覺!,當然,後面那句話在他看清那張逐漸放大的臉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強吞回肚子里去了。 男人身上的白色制服敞開,露出裡面只扣到胸膛處的黑色龍紋襯衣,穿著亮皮靴的一隻腳就這麼直接踩在校長面前的辦公桌上。

「媽,的?」他一字一頓的重複著校長剛吼出的髒話,挑了挑左眉,眼睛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在這張本就不凡的臉上更加讓人寒懼。

校長擦了擦嘴上殘留的口水,聲音竟變得有些沙啞:「不,不是的!我以為是,是別人!」

能讓a市嘉羅中學校長為之恐懼的學生,除了眼前的這個嘉羅校霸——夏玖言,a市裡還真找不出第二個。校長只是沒想到,這個已經曠課將近一個月的學生怎麼會突然來學校找他。

聽了他的解釋,夏玖言嘴角的冷笑愈加強烈:「我爸媽應該都不知道我從高一到現在的真實表現吧。」

「當然不知道了!我可什麼都沒說出去過,你的檔案上從來沒有過曠課和打架的記錄!」校長的語氣十分肯定,沒有半點說謊的樣子。

他怕這個什麼都能做得出來的學生,但更怕讓夏玖言不爽。鬼知道哪天夏玖言一不高興就讓他那出手闊綽的父親停止對學校的資助,這對學校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那就好。」夏玖言放下踩在辦公桌上的那條腿,收起冷笑,隨意理了下襯衣的領子:「我爸似乎察覺到我逃課了,所以明天起我都會來上課,你也注意點。」說完等不及校長回復,便大步走出校長室。

直到夏玖言的腳步聲消失不見,校長才鬆了口氣。夏玖言說的「注意」無非就是在他父親找上他這個校長時,不要把一切都說漏嘴。

剛拿起茶杯本想喝點茶潤潤喉,壓壓驚,門口卻又多出兩個身影。

羅雷走在前面帶路,夢荏苒不近不遠的跟在他身後。

天才寶貝俏老婆 「哎喲!羅雷!是你啊!」見來者是羅雷,校長立馬起身客套,他與羅雷曾是大學同學,關係自然不錯。

羅雷笑了笑:「黔明,這位就是夢荏苒小姐。」說完看向身後漫不經心的長發女生。

「校長好,以後承蒙照顧了。」夢荏苒反應過來,對著王黔明禮貌的笑笑,在來的路上羅雷對她說過,在這所學校里,王黔明是唯一知道她身份的人,靠得住,在學校有什麼事就找他。

「哪裡哪裡,」王黔明笑得那叫一個燦爛,露出自己參差不齊的黑牙,讓夢荏苒感覺有些噁心。

————————————

《各路美男請節制》講訴的是千金女主搖身一變平民丫頭,在貴族學院里的種種奇異遭遇,喻雪正打算往超長篇發展(目前,大概-v-)一開始劇情很慢熱,後面慢慢就好了,因為涉及的方面也比較多,前面著重校園,同【】居和女主的身世,中間慢慢走向明星娛樂圈,敵校的對抗(這是真的正的校園與校園之間的打架大亂戰),高【】潮也是明星風雲,不過不是女主或男主在娛樂圈努力成為明星之類的(那時他們還在高中),過多的就不劇透了,喻雪保證這不是那種一般常見的校園文,還請大家支持新人,耐著性子看下去吧,越到後面越精彩~~~~~~ 男人身上的白色制服敞開,露出裡面只扣到胸膛處的黑色龍紋襯衣,穿著亮皮靴的一隻腳就這麼直接踩在校長面前的辦公桌上。

「媽,的?」他一字一頓的重複著校長剛吼出的髒話,挑了挑左眉,眼睛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在這張本就不凡的臉上更加讓人寒懼。

校長擦了擦嘴上殘留的口水,聲音竟變得有些沙啞:「不,不是的!我以為是,是別人!」

能讓a市嘉羅中學校長為之恐懼的學生,除了眼前的這個嘉羅校霸——夏玖言,a市裡還真找不出第二個。校長只是沒想到,這個已經曠課將近一個月的學生怎麼會突然來學校找他。

聽了他的解釋,夏玖言嘴角的冷笑愈加強烈:「我爸媽應該都不知道我從高一到現在的真實表現吧。」

「當然不知道了!我可什麼都沒說出去過,你的檔案上從來沒有過曠課和打架的記錄!」校長的語氣十分肯定,沒有半點說謊的樣子。

他怕這個什麼都能做得出來的學生,但更怕讓夏玖言不爽。鬼知道哪天夏玖言一不高興就讓他那出手闊綽的父親停止對學校的資助,這對學校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那就好。」夏玖言放下踩在辦公桌上的那條腿,收起冷笑,隨意理了下襯衣的領子:「我爸似乎察覺到我逃課了,所以明天起我都會來上課,你也注意點。」說完等不及校長回復,便大步走出校長室。

直到夏玖言的腳步聲消失不見,校長才鬆了口氣。夏玖言說的「注意」無非就是在他父親找上他這個校長時,不要把一切都說漏嘴。

剛拿起茶杯本想喝點茶潤潤喉,壓壓驚,門口卻又多出兩個身影。

羅雷走在前面帶路,夢荏苒不近不遠的跟在他身後。

「哎喲!羅雷!是你啊!」見來者是羅雷,校長立馬起身客套,他與羅雷曾是大學同學,關係自然不錯。

羅雷笑了笑:「黔明,這位就是夢荏苒小姐。」說完看向身後漫不經心的長發女生。

「校長好,以後承蒙照顧了。」夢荏苒反應過來,對著王黔明禮貌的笑笑,在來的路上羅雷對她說過,在這所學校里,王黔明是唯一知道她身份的人,靠得住,在學校有什麼事就找他。

「哪裡哪裡,」王黔明笑得那叫一個燦爛,露出自己參差不齊的黑牙,讓夢荏苒感覺有些噁心。

————————————

《各路美男請節制》講訴的是千金女主搖身一變平民丫頭,在貴族學院里的種種奇異遭遇,喻雪正打算往超長篇發展(目前,大概-v-)一開始劇情很慢熱,後面慢慢就好了,因為涉及的方面也比較多,前面著重校園,同【】居和女主的身世,中間慢慢走向明星娛樂圈,敵校的對抗(這是真的正的校園與校園之間的打架大亂戰),高【】潮也是明星風雲,不過不是女主或男主在娛樂圈努力成為明星之類的(那時他們還在高中),過多的就不劇透了,喻雪保證這不是那種一般常見的校園文,還請大家支持新人,耐著性子看下去吧,越到後面越精彩~~~~~~ 他從辦公桌下面拿出一個紙袋交給她,裡面裝的是書本和校服,還有一個學生證。

「你以前在中國生活過,所以學生證上的名字就是你以前在中國用的名字。明天你就可以來高二5班正式上課了。」

夢荏苒拿出那個薄薄的小本子,上面貼著她的一寸照,下面的姓名是夢朝歌。【「朝」字讀「zhao」音,朝陽的朝,不讀「chao」音】

夢朝歌,久違的名字。

「我想在一個人在學校里轉轉。」夢荏苒看向羅雷,她對這個所謂的貴族化私立高中非常好奇,坐在車上時就覺得這學校的建築風格在中國這裡別具一格。更重要的是,她真的覺得王黔明長得很讓人噁心。

可羅雷聽完后的表情明顯有些不放心,夢荏苒笑道:「大家都在上課,沒人會注意到我,況且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夢朝歌。」【為了統一,從這裡開始,對夢荏苒的稱呼暫時都使用夢朝歌這個名字】

現在是11月中旬,a市已完全步入冬季。樓頂的風帶著些許寒意,夏玖言睡在通往樓頂的小正方體建築上,手放在腦後,耳機里放著韓國大勢組合winner的empty,一遍一遍的單曲循環。似乎是感覺到有人闖入,他睜開眼睛坐了起來,把耳機掛在脖子上。

夢朝歌站在進到樓頂的門口,門上好像貼著什麼字,不過她可沒注意這些。

這裡是學校唯一一個有樓頂的地方,不算高,但足以把整個學校盡收眼底。

不得不承認,這裡真的堪比她在英國讀的貴族學院,甚至比那裡更富有貴族氣息。

整個學院主要採用哥特式風格的設計,與遠處現代化的高樓大廈是那麼格格不入,而這樣的學校里竟然也有現代化的露天游泳池,咖啡廳和餐館,讓她頓時有種時空錯亂的幻覺。

「喂,下面的,在這幹嘛,給我出去。」突然在夢朝歌耳邊響起的聲音嚇了她一跳,聲音的來源是在樓梯口的上面。轉頭看過去,她看到了坐在上面的夏玖言。

這張臉實在被雕刻得太完美,他的劉海是上梳的,頭髮被染成銀白色,只留後腦勺下面的一小部分故意不染,若不是因為這人是側坐斜視她,她還真的很難看到沒染色的地方。

好像韓國的明星!這是夢朝歌的第一感覺。

雖說為了通往樓頂,建在樓頂的那一小個正方體建築的高度不高,夢朝歌還是挺好奇他是怎麼坐上去的。

四目相對,坐在頂端的他猶如俯看臣民的王,這讓站在下面的夢朝歌有點不知所措。

看清她的臉,夏玖言眼前一亮,這種級別的美女在嘉羅應該很出名才對,他竟會不知道?!她沒有穿校服,難道不是學生嗎?但看上去明明就和他差不多大的樣子,再說,如果不是嘉羅的學生她又是怎麼進到學校里的?

夢朝歌滿臉困惑,這人分明穿的是校服,卻在上課時間睡在樓頂聽音樂,莫非是個逃課的不良少年?貴族學院應該是不準逃課的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