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丹藥,再加上一頓虐,居然進階了!

孟有房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身體上的感受,他趕緊是把系統菜單給調了出來。

【實力評估:劍仙二階。】

果然是進階了!

孟有房蹭的一下子就從床上蹦了起來,那速度,就像是從來沒有受過傷一樣。

「看來我家小婷的手法又精進了呢。」

小婷羞澀的一笑,快速回到如意小公主的身邊站定,低頭努力的看着自己的腳尖,一語不發。

孟有房欣喜看着實力評估,心中有些小糾結。

這要是小公主再提一些非分的要求,還能拒絕嗎?

估計不能了吧。

「孟有房,聽說你會各種獸語,還能去獸巢?」

來了!

孟有房心中的驚喜一下子被衝散,這小公主不會是想去獸巢一日游吧。。。

「你能帶我去玩玩嗎?」

麥麻皮!

果然是這樣,這小公主,真的是很會找刺激。

孟有房真的很想說,小公主,我給你功德灌注一下子,你就回去吧,咱們以後老死不相往來。

可他不敢。

其一,後果不可預知,其二,花錢太多,他墊不起。

【劍如意,劍嘯宗小公主,劍仙,心劍損毀,擊倒目標需消耗3000功德,功德灌注需消耗3億功德值。】

他這裏還在以『萬』為單位計算,可這小公主都已經是蹦到了『億』這個數字上,這天才程度,真的是驚為天人。

你要說現在需要3億金幣我就能讓你恢復如初,怕不是會被人當成精神病。

莫說他不能做到,就算是他能做到,一個實力僅有劍仙二階的人,誰又能真的相信呢?

當然,范少增除外,他是知情人,可他的話又管用多少呢?

情況不一樣,范少增能進階,那是他本來就有實力,也沒受傷,小公主那就不一樣了,這可是心劍全損,真能恢復?

沒有人敢開這種玩笑。

「孟有房,你發什麼呆?到底能不能帶我去獸巢玩兒!」

「不能!你一個小屁孩不在家裏待着去獸巢找死嗎!」

最終,孟有房還是選擇了最直接的拒絕,雖然這樣說話會得罪人,可也會解決很多問題。

「你!」

劍如意有些語塞,從來都沒有人能拒絕她的請求,也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把話給撅回來。

「哼!我們回家!」

小屁孩就是小屁孩,這一言不合就回家還真是說的沒錯。

孟有房心裏十分的舒爽,回家好,趕緊走,一刻都不要停,最好是回到宗門永遠都不要過來,麻煩要是能這樣解決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人來的突然,回去的更是突然。

眾人看着這千變萬化的局面,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范少增過來輕輕的拍了拍孟有房:「孟兄弟,你好自為之!」

「放心,沒事!」

孟有房的心很大,這能有什麼事,頂多是不讓自己進宗門,難道她還能與自己為難不成?

宗門的小公主,不可能就這點肚量!

小公主不開心的走了,范少增也是搖著腦袋離開,這小房子成了孟家的天下。

孟有房終於是可以安下心來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

齊家,齊天威被干倒了,有着那道約束估計一時半會兒不會過來找麻煩。

劍仙宗門,劍如意小公主得罪了,後果未知。

破軍宗門,把人家的高層給干廢了一個,這個後果可就有些嚴重了,前頭還有一個池天來,那也有他孟有房一份。

這一盤算,孟有房發現,不知不覺好像已經是敵人滿天下,仇人遍地走。

看了看系統,孟有房一陣的苦笑。

【功德值:0】

【金幣:380萬】

【市場佔有率:1%】

【實力評估:劍仙二階】

【武器:建木,2級,三星滿,可升級,升級需消耗90萬點功德值。】

三顆星星閃閃發光,讓建木看上去不再是那種光禿禿的樣子,可升級一下居然要90萬的功德,這真特么的是一個巨坑。

劍仙二階的實力,這也算是能打一打,抗一抗,可相對於那些敵人來說,這實在是不夠看。

「錢啊,錢!」

一切都需要金幣來支撐,還得是大量的金幣。

可收入只有兩方面,一方面是帳篷,一方面是房屋改造,可現在,這兩方面又都不快。

「怎麼才能加快點進度?」

「家主,我們難道只能在城裏搞房屋改造嗎?城外的房子難道不能改一改?」

王二,這個忠實的小弟,他再一次的提出了建設性的意見。

孟有房頓時如夢初醒。

是啊,怎麼現在成了在城裏面混了呢?!

。 水聲止。

一室的寂靜。

齊墨川推門而出,淡弱的牆壁燈的光線打在他只著浴巾的身上,映着水珠格外的晶瑩剔透。

長腿朝着圓床一步一步走近。

明明是悄無聲息,可蘇小荷卻聽到了心跳如擂。

身旁的床墊輕陷了一下,隨即,身子就被攏入了男人寬闊的懷抱中。

兩天沒有這樣的親密了,一切就彷彿回到上一次他們未成完成的氛圍中。

口鼻間全都是男人身上好聞的淋浴乳的味道,蘇小荷閉上了眼睛。

世界在這一刻是那樣的美好。

她甚至就想讓時光就此打住,就停留在這一刻,她在他的懷裏,歲月靜好。

睡衣輕落,落在床下,如同飄落的花瓣,留下點點妖嬈。

蘇小荷完全不會動了。

什麼都任由著男人去主動。

他做什麼她都無從抵擋。

也不想抵擋。

她是他的妻子了,為什麼要抵擋呢?

她才不矯情。

所有的所有,就想在這一晚這一刻塵埃落定。

哪怕她還有一點不甘自己的第一次不是給了他,但此刻也不想去想,只想把自己給他。

以了了自己十七年的心結。

桔色的牆壁燈不知何時關熄。

可是什麼也看不見的黑暗中所有的感官更是特別的敏感。

呼吸,漸漸急促……

「嘭」的一聲巨響。

就在窗外。

確切的說,是在別墅的大門處。

蘇小荷一個抖擻,整個人就縮進了齊墨川的懷裏,那聲音,嚇到她了。

那是巨大的撞擊聲。

「Shit!」齊墨川一聲低咒,隨即緊擁了一下蘇小荷,輕聲道:「別怕,我去看看。」說完,他才不舍的鬆開了她,下了床,披上了晨褸走進了陽台。

窗外,月色正好,夜色正酣。

一輛房車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大門上。

看到那車,齊墨川撫了撫額,特別的無奈。

這世上,只有一個人能讓他束手無策。

那就是房車裏的那個老人家。

老人家明明因為蘇小荷而放走了他,還了他自由,那這大晚上的還來添亂,這是不想抱真孫子啦。

嘆息了一聲,他轉身走回卧室,「小荷,起床。」說着,他迅速的走到衣櫃前,選了一套看起來保守且內斂的衣服丟給她,「快。」

「是誰?」蘇小荷裹着被子起身,能讓齊墨川這樣如臨大敵的人,她想不出來是誰。

以前是覺得這個世上不可能有讓齊墨川畏懼的人,但是經過了這幾天,她知道有這麼一個人,那人就是齊墨川的軟肋。

齊墨川一邊穿衣服一邊道:「是爺爺,我先下去了,你穿好了就下來。」

「哦。」聽到是他爺爺,蘇小荷瑟縮了一下,也終於明白齊墨川為什麼無奈了。

好吧,這世上能把齊墨川關上兩天的人,也就是齊墨川的爺爺了吧。

還搶了他的手機給了夏依桐。

看來,爺爺是不喜歡她而喜歡夏依桐了。

想到之前自己趕走了夏依桐,夏依桐一定是心有不甘的去找爺爺哭訴她了。

是的,一定是哭訴。

添油加醋的哭訴。

否則,一個老人家根本不可能大半夜的跑到孫子這裏來添亂。

蘇小荷迅速的穿好了衣服,就衝下了樓。

當看到那輛撞倒了大門衝進來的房車時,她頭暈了暈。

其實這也不怪老爺子開車撞門,一定是打齊墨川的手機他關機,然後摁門鈴又沒反應,於是,怒了的爺爺直接命人開車撞門了。

不得不說,這一招雖然簡單粗爆,但是成功的把齊墨川叫下了樓。

看着那輛夜色中冷冰冰的房車,蘇小荷心底微顫,下意識的走到齊墨川的身邊,手就扯住了他的衣角,彷彿只有這樣,她才不會害怕似的。

齊墨川感覺到了蘇小荷,直接大掌捉住了她的手握在掌心。

有一種溫暖從他的掌心開始蔓延開來,讓她呼出一口濁氣,終於不那麼怕了。

「齊少……」六個保鏢早就已經到位了,只是在發現對方是齊耀庭后,誰也不敢行動了。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車撞了齊墨川別墅的大門。

齊墨川一揮手,「你們退下吧。」這是他和爺爺之間的事情,總要解決的,否則,他就別想安寧了。

「是。」保鏢悄無聲息的退下,不是他們不盡責,實在是沒辦法盡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