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得到這內丹的時候,是在那洞府之中,凌亂的擺放在地面之上,根本沒有任何異樣,一直在散發著淡淡的靈力波動。

一般而言,內丹之上的靈力,會隨著時間的推遲而逐漸的消散開來,而在洞府之中,內丹之上的靈力,沒有絲毫的消散,但是這內丹的存在時間,肯定極久,這一點,毋庸置疑。

想到這裡。

鹿羽腦海之中,倏地閃過了一抹亮光,他忽然知道,原因出在了哪裡。

「那洞府之中,肯定有著保存物品的功效,所以,內丹之上的靈力一直都在蘊含著,並沒有直接消散,而出了那洞府,存在時間極久的內丹,便會直接揮發其上的靈力波動,這是內丹長時間存在的必然之事。」

目光之中,精光閃爍,鹿羽心頭恍然:「而在空間戒指之中,因為不與現實的空氣進行接觸,所以沒有揮發,而一點與現實的空氣進行接觸后,內丹之上的靈力,便會直接揮發。」

歸根結底,還是這些內丹存在時間太久的原因。

若是平常狀態下,這麼久的時間,靈力必然會揮霍一空,但是因為在洞府之中,所以保存了靈力,現在被取出了洞府,肯定是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如此一來,這些內丹,豈不是都是廢物了?」

目光微凝,鹿羽心頭有些遺憾。

若是想要使用這些內丹,便只能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來,直接放入那些能鎖住靈力波動的特殊空間之中,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罷了……」

輕輕搖搖頭,鹿羽嘆息一聲,道:「這些內丹暫且放在空間戒指之中吧,等到以後看看,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想明白原因之後,鹿羽便不再內丹的事情方面糾結,雖然心頭有些遺憾,但青石洲之行,已經得到了諸多好處,也不在乎這些內丹了,畢竟這種二元凝魄境的內丹,對於鹿羽而言,並沒有直接性的作用,只是讓他成為比試第一名的一個途徑罷了。

「若是能將那些揮發完畢的靈力,全部都吸收到體內的話,恐怕也能令我的實力進行一番增長,可惜,我現在並沒有能直接吸收內丹靈力的方法。」

鹿羽不想浪費那內丹之上的靈力,可惜現在卻沒有辦法,只能打消這個念頭,看看今後有沒有能讓人直接吸收內丹靈力的武學,總歸還是不願意浪費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三天時間,幾乎是轉瞬即逝。

鹿羽一直都盤膝坐在蒼玄鷹的身上,默默的鞏固著自己的全新境界,三天時間,已經極其牢固,沒有半分虛浮。

而蒼玄鷹,此時也是緩緩的來到了陽水洲境內。

此時的陽水洲,沒有血靈城的從中作祟,安泰和跟王之初兩人相處極其愉快,經常合作。

陽水洲一統,乃是陽水洲發展道路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呼……」

蒼玄鷹的身影,靜靜的懸浮在了陽水洲的天空之上,此時正好是在藍月城的正上方。

鹿羽從蒼玄鷹身上向下望去,可以俯瞰整個藍月城。

「時隔許久,我終於又回來了。」

眼眸之中,帶著濃郁的喜色,鹿羽輕輕的說著,拍了拍蒼玄鷹的身軀,道:「下去。」 「呼……」

蒼玄鷹雙翼微微一震,便是從天空之上,緩緩的向著下方降落而去。

距離地面愈發接近了。

鹿羽從蒼玄鷹的背上站起來,目光望著下方,逐漸的,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

在藍月城的範圍之內,竟然有著諸多的部署。

這本來無可厚非,作為一個城池,有一些防範的部署,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鹿羽發現,這部署卻是太嚴謹了一些,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見到重兵把守。

而且!

每一個人,都是滿臉嚴肅,雙眸之中,充滿了警惕之色。

這顯然是大敵當前才會擁有的表現。

「到底發生了什麼?」

目光微微一凝,鹿羽心頭疑惑,皺眉思索起來。

他想起,自己在來到陽水洲境內的時候,除了藍月城之外,其餘的地方,沒有絲毫人煙。

一開始,鹿羽還以為,是血靈城被攻破后,所有人都遷徙到了藍月城,藍月城不斷擴建,最後形成一個城池,容納眾人,現在看來,恐怕是逼不得已,其餘地方才沒有武士鎮守。

「難道說,在這一段時間之內,藍月城發生了什麼事情?」

心頭閃過一個念頭,鹿羽雙眸微微一眯,其內精光,一閃而過!

他心念一動,讓蒼玄鷹加速飛行下去。

與此同時。

在藍月城的周圍,有著諸多的烽火台。

這些烽火台之內,有著無數的武士把守,他們時常眺望,觀看有沒有敵人來犯。

這一段時間,整個陽水洲,都不太平!

今日,沒有絲毫不同之處,與往常一樣,沒有人來犯,讓眾多武士,都略微的鬆了一口氣,不過,他們的精神,卻沒有絲毫的鬆懈。

誰也不知道,下一刻,究竟會不會有敵人過來。

忽然……

烽火台之內的武士,都是感受到,天空,緩緩的陰沉了下來。

「怎麼回事?」

眾多武士,心裡都是有些疑惑,緩緩的抬頭,向著天空之上望去。

一望之下,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雙眸驟然一縮。

他們見到,一個足足數十丈的天獸,正在天空之上,緩緩的降落下來。

那天獸微微震動著雙翼,便帶起一陣陣的旋風,似是能將四周的一切,都給夷為平地一般。

並且,從那天獸的身上,散發著滾滾的靈力波動。

那等靈力波動,他們只是略微的感受了一下,便渾身戰慄起來。

「天啊,那是什麼天獸?!」

「竟然有天獸來犯!」

「這等強橫的氣息,恐怕至少也是二元凝魄境以上的天獸了吧!」

「敵人未除,又有天獸來犯,難道是天要滅我陽水洲么?」

「若是鹿羽大人還在就好了,沒有鹿羽大人,城主雖然貴為二元凝魄境,但也獨木難支啊。」

在場眾人,凝望著天空之上的那巨大的身影,都是一陣陣的心驚肉跳。

他們實力畢竟還弱,無法準確的感受到那蒼玄鷹的境界如何,但卻是可以估計。

「快去請城主過來,不然的話,我們都無法抵擋!」

一名隊長凝望著那逐漸下降的龐然大物,凝聲的說道。

整個陽水洲之中,凝魄境的強者,也就那麼幾個,其中進入二元凝魄境的,更是只有安泰和一人,為今之計,只能去請城主了。

「嗚!」

聽得那隊長的命令,立刻便有人吹響了號角。

號角的聲音,在藍月城的範圍之內,連綿不斷的響起,並且還在聲音之中注入了靈力,確保所有人都能夠清晰的聽到。

天空之上。

蒼玄鷹背上的鹿羽目光微微一凝。

他已經完全可以確定,藍月城必然是大敵當前,不然的話,絕對不會這般模樣。

同一時間。

在城主府之內。

主殿之中。

安泰和、王之初以及梁乾三個人,都是坐在上座,下方是眾多的統領和將軍。

他們正在商議事情。

「嗚嗚嗚……」

忽然,一道號角的聲音,從遠方傳遞了過來,清晰的傳進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里。

頓時,在場眾人,都是面色一變。

「是敵襲的號角!」

「而且是在高等的敵襲的號角!」

「肯定是有強敵來犯!」

所有的人,目光瞬間凝重起來,豁然從位置之上起身,目光遙遙的鎖定了那聲音傳來的地方。

「諸位,隨我征戰!」

安泰和猛地從座位上面起身,手掌一揮,大聲的喝道。

「是!」

在場眾人,齊聲應是,殺意騰騰。

「諸位統領,你們率軍緊隨其後,我與梁乾統領和王先生先去一步!」

安泰和目光一掃,有條不紊的下達一條命令,身先士卒,身影一掠,便化作一抹流光,對著那聲音來源之地,飛行而去。

王之初與梁乾兩人對視一眼,都是身影一動,緊隨其後。

「是!」

望著城主遠去的背影,諸多統領,齊聲應是。

與此同時。

「呼……」

蒼玄鷹的身影,從天空之上,距離地面愈發的接近了。

狂風隨著它扇動雙翼,不斷的咆哮著,令得所有武士,都是下意識的眯起了雙眼。

「準備!」

武士之中,隊長怒吼一聲,手掌猛地一揮。

「嘩嘩嘩……」

頓時,擅長弓箭的武士,便是齊刷刷的站了出來,手掌一揮,取下弓箭,拉出一個滿月,遙遙的對準了天空之上的蒼玄鷹的身影。

在那弓箭的箭矢之上,有著淡淡的熒光,在微微的閃動著。

這是遠攻的一種手段,極其有效。

天空之上。

望見此幕,鹿羽目光微凝,輕輕嘆息一聲,道:「停下吧。」

蒼玄鷹的身影,便是穩穩的停留在了天空之中,不在下降。

鹿羽看出來了,蒼玄鷹的出現,讓所有武士,都亂了陣腳,現在的諸多武士,已經是草木皆兵。

看樣子,這段時間,沒少受到敵對實力的針對。

只是不知道,那些敵對實力,究竟什麼來頭?

鹿羽心頭疑惑。

但他也沒有多想,一切,等自己與安泰和見面之後,自然就會知曉,現在最重要是安撫住眾多蠢蠢欲動的武士。

「諸位,不必擔心,是我,鹿羽!」

輕吸一口氣,鹿羽氣沉丹田,沉喝了一聲。

「嗖!」

同時,他的身影一動,從蒼玄鷹的背上,飛掠下來,對著下方的烽火台飛去。 與此同時。

聽得鹿羽的話之後,所有的藍月城武士,都是微微的愣了愣。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他們所有人,都是抬頭,向著天空之上望去,不少的人,仍然保持著謹慎,將自己手裡的弓箭,都對準了那從天而降的身影。

身為武士,在沒有萬分確定不是敵人的時候,絕對不能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鹿羽飛掠下來的身影,愈發的接近了。

終於,所有的武士,都是看的清楚。

頓時,烽火台之上,爆發出來一道道喧嘩之聲。

「果然是鹿羽大人!」

「鹿羽大人回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