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兩轉,風少明也似白勺衝出了街道,腳下腳步似緩實快,迅速穿過,經過一個成衣店之後,速度並沒有半點減緩,但身上的乞丐裝束已經變成了淡白色的尋常百姓服色。而那家成衣店的老闆悟然不覺,依日喜笑顏開的招攬着顧客……而前面的殺影三等人,明顯的十分謹慎,在轉了幾個地方,迂迴了數次之後,一個個也改換了原有裝束,盡作尋常買賣人打扮,一路不緊不慢的向東而去,一邊走一邊交談,不時發出一陣陣笑聲,似乎交談得極爲歡暢,從四人臉上看來,也是一副屬於男人的猥瑣表情,這樣子在外人看來,應該是談到了女人的樣子,一副標準的嫖客嘴臉。

擦擦的,這四個鳥貨,老子追得腳跟子發軟,殺影三等四人卻是談笑風生;風少明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心中感嘆。這樣的僞裝,這四人竟然不知累,現在還能有說有笑的,像個沒事人一樣,顯然是訓練頗爲有素;而更爲難得的是,這殺影三等四人將身上的殺氣也隱藏得滴水不漏,這纔是真正高明的地方。

若不是自己的魂力能夠探測對方身上那種陰冷的真氣波動,幾乎是無法追蹤的。

或者也可以說,除卻自己,根本沒有人能夠以同類的方法予以追蹤。要知道就算是魂者可以追蹤,但魂者的身體強度根本支持不了這麼高速的奔跑、移動!

如此兜兜轉轉的追逐了一盞茶的光景,前面傳來輕微的水聲,另有一陣陣悠揚的絲管之音,隱隱有女子在低吟彈唱,一股從淡到濃的女子脂粉氣味傳了過來,這些殺手的目的地看來已經到了。

飄香閣的湖邊?

風少明終於明白了這幾人爲什麼一定要經過那條街道。那裏,乃是去飄香閣的必經之路,若是換個方向,必然要繞個大圈!不過若是換了自己,卻寧願再多繞個大圈,這樣才能更形萬無一失!

一路跟到這裏,風少明已經變換了兩身裝束,甚至是拿黑色墨筆在臉上也亂畫了兩次!

咸陽鎮、飄香閣,乃是所有男人的天堂;這裏,有無數的美女,燕瘦環肥,應有盡有,只要是你能夠想到的,這裏就一定有!在這裏,隨便你走進那一座樓閣,隨便你踏進哪一條畫舫,只要你有足夠銀子,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愛怎麼玩就怎麼玩,隨心所欲無所顧忌!

代嫁宮婢 但,你若是沒銀子,那……還是趁早吧,連武通學院林震天似的那種中老年職業婦女也不會多看你一眼!

自然,這個世界也有很多傳說,什麼才子佳人,青樓才女多情,私定終身終成眷屬之類的:但傳說畢竟只是傳說!

傳說從來都是非常美好的,可惜,現實卻是異常殘酷的。很多的寒門士子自恃容貌俊雅,腹有才華,便拿出一副風流文人的樣子來到這裏,企圖也譜寫一曲才子佳人的神話故事,滿心想着能遇到一位紅顏知己容貌國色天香對自己一見鍾情,並且幻想着自己一躍而上從此仗着自己的才華和臉蛋做個吃軟飯什麼的行當….,但很可惜,兜裏可憐的幾個銅板被掏乾淨之後,紛紛無情的被扔了出來,有的甚至被扔進了飄香閣的湖邊淹個半死,甚是斯文掃地,很是提醒了他們,傳說固然是令人嚮往的,但兜裏沒有足夠銀子,傳說就是讓你去送死的,而且是死的稀裏糊塗窩囊不堪……也不想一想,青樓是什麼地方?所謂**無情,戲子無義!青樓正是最多前者的地方!

來到青樓自勺男人哪一個肯守身如玉糟糠之妻不下堂?來到青樓這種地方裝情聖,簡直比做了**立牌坊的人還要讓人噁心得多!

看慣了人間冷暖世情涼薄的青樓女子,豈會看不出這些所謂的才子們在溫文爾雅的外表之下所隱藏的壞心?

這種夢,還是少做得好哇!

在廖雲霧脈試練的時候,黃馬桐曾經說過的一句話,看到壞蛋一刀砍死利利索索,但看到僞君子便要一矗折磨一直折磨一直折磨到他精神崩潰也不解恨!

此言深得我心!

風少明貼牆隱影,靠樹匿形,扶草如風,明明是一個大活人,卻就像一個有形無質的濃郁青色光影,似乎任何的東西部可以成爲他的掩護,一路跟來,莫說前面的殺影三等人沒有發覺他,就是一路上的行人,也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

只見前面的殺影三等人,一副淫邪薰心卻又豪闊之極的樣子,暴發戶一般走進了飄香閣邊一座很是豪華的樓閣之中一一香湖閣。

在他們一行人進去之後,附近的一艘畫舫突然緩緩滑了過來,停在霓裳閣臨水的一面,靜靜的不動。

風少明心中一動,看了一會,見船上除了艄公之外,竟然再沒有別的人了,像是在等着接人的樣子;這情況,似乎有些蹊蹺吧,再說,人剛進去,一宣停在另一邊的畫舫就靠過來了?也太巧了一些吧?風少明牙根一咬,就賭這一鋪!

一陣微風起,水面上的蘆葦叢中一片蘆花紛紛揚揚的飄起,在黃昏中平添了幾分如夢如幻的味道,顯得面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實。

風少明卻趁着這陣蘆花的飄起,整個身子似乎溶進了漫空的蘆花裏,身子一動,迅速飄行到了十數丈外,藉助岸邊一棵粗大的柳樹藏身,復順手摺了兩根蘆葦拿在手裏,便無聲無息的滑進了水裏,當真如落進水裏一根輕飄飄的羽毛一般,連些微漣漪都沒有激起,這卻是風少明近來修爲達到士武境巔峯,若是在一月之前,卻還未有如此造詣。

(未完待續) 慢慢沉到了湖底,風少明才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湛藍的水色,辨別了一下方向,輕輕滑動,向着那艘畫舫潛了過去。不多時,只覺得眼前一暗,知道已經來到了那畫舫船底之下,風少明悄無聲息的浮了上去,一隻手緊緊扣住船底,一邊將手中的蘆葦含在了嘴裏,真氣一吐,長長地蘆葦管關節盡通,悄悄地伸在了船邊,一股清新之極的空氣瞬間傳進了風少明已經幾近窒息的肺裏,頓時一陣輕鬆。

這一連串的動作若是有任何一個環節出了紕漏,都勢必會前功盡棄,更會引動敵人的察覺,甚至是招致殺身之禍!

風少明並沒有進一步的舉動,只是靜靜的等着,半點也沒有不耐心。曾經的猜測和疑慮,現在都已經消失不見。殺影三等四人到底上不上這一條船,他更已經不放在心上。既然選擇了目標,就絕不後悔!

直覺中,他就認準了這條船!

所以他有無盡的耐心。只要還能呼吸,他就能等下去。就算是被武魂神尊的真氣能量洗骨,那種撕心裂肺,碎骨之苦,莫過於之世間之最苦,他都能堅持下來,他安靜得等待着。這一刻風少明耳聽八方,靜靜聆聽!

良久,終於有聲音傳來,一聲女子的嬌笑,和嘶啞的聲音響起,一路說笑着,船身微微晃動,風少明頭頂上咚咚的腳步聲響起,有數個人先後走上了這船。

一個,兩個……六個人!

風少明默默的數着,恩,比之前多出了二個。若是之前的殺影三等四人已經全員來到的話。

殺影三等人一到了船上,那種特有的陰冷氣息頓時讓風少明的思感起了反應,在這冰涼的水中,感受着那陰冷的殺氣,風少明竟突然有了一種親切、熟悉的微妙感覺。

這,纔是自己的世界啊!

世家的錦衣玉食,榮華富貴固然舒服自在,但風少明這位匹開疆野馬,更向往的卻是無拘無束,如同大草原上的狼王那般,傲嘯天下,雖然危機四伏,但卻君臨天下!

那種痛苦中蘊含着刺激,孤獨中享受着寂寞,單身隻影獨闖天涯,橫劍當胸冷眼問天!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這,纔是風少明心中最大的夢想。

殺影三等人進入船艙之後,只聽見茶壺和茶杯輕輕的觸碰,然後是幾個人“吱溜吱溜”的喝茶聲,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只有幾個女子的在不時的輕輕的笑着,軟語溫存。

良久,一個聲音嘶啞的聲音,道:“神媚姑娘,不知神家家主神玄機什麼時候能夠過來?本護法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在這裏,你知道本護法可是很忙的。“

一個女子的聲音清脆而顫抖的說道:“請護法大人稍等片刻,家主馬上就來,媚兒爲護法大人彈奏一曲可好呢?”

那名爲神媚的女子媚眼如絲得勾了魋大護法一眼,魁大護法臉色卻沒有一絲火熱,陰笑道:“彈奏就不必了,本護法再等神玄機三分鐘,三分鐘不來,本護法以後不再與他合作!”

三分鐘已過,魁護法正要發作,便在這時,畫舫船頭輕輕一動,又是兩個人走了進來。

風少明伏在艙底,只感覺這兩個人一進來,頓時艙中自勺氣氛凝重了起來。想必來的乃是一位大有身份的人物,而且,必然是位一流強者。

風少明只覺得面前漸漸昏暗,已是入夜。

香湖閣兩岸備色燈火映照在水面,五彩繽紛,如夢如幻。

“讓魁護法久等了,在下有罪、有罪,自罰一杯?”來人看到船艙中氣氛陰冷,沉聲道了句歉,聲音甚是低下。語氣之中透露出一種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話意。

”神家主,你好大的架勢啊?竟然讓本護法等你,你難道不想掃平咸陽鎮其他四大家族了?“那魁護法聲音就像是一條隱藏在暗處的毒蛇,嘶啞道。

神玄機哈哈一笑道。”魁護法,你大人有大量,在下是家族出了些大事情,不得不忙到現在,還請魁護法見諒、見諒。“神玄機姿勢再次放低道,心裏卻狠狠不已,他孃的,老子不是看在你後臺的份上,憑你這實力跟老子差不多,老子會要這麼憋屈的說話?

”嗯,這是四階魂獸大金剛的後背金鐵,給本護法打造一把能破掉王武境強者的防禦來。“魁護法見神玄機態度已經如此低下,也態度稍微緩和道。

他這裏說的自然無比,但船艙底下的風少明卻幾乎鄙視他到死!你個裝十三的鳥貨,都將武境中期巔峯了,還要打造一把能破掉王武境的防禦?像這種金鐵適合老子這種還在士武境纔對。浪費啊……

”哈哈,這個自然沒問題,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神玄機聞言這次卻是真的大笑一聲,他本來以爲這魁護法要叫他打造一把能破掉帥武境超級強者的防禦,那他可頭疼了,但王武境卻是沒問題!

”桀桀,你把咸陽鎮其他四大家族的實力告知本護法,本護法也好準備一下。“魁護法聞言皮笑肉不笑得陰笑道。

神玄機聞言在船艙裏來回走了幾步,慢慢沉吟着,道:”那鄭家有個老不死的,已經達到士武境中期巔峯,此人已經幾年沒在咸陽鎮露過面了,聽聞這鄭有才打算閉死關,不到王武境不出關。“

”桀桀,那老東西壽元也不多了把?這是想突破王武境增加壽命罷了,不足爲慮,繼續說下去。”魁護法暗道,一個老東西而已,雖然實力跟老子不相上下,但老子這不是還年輕不是?

“呵呵,當然有魁護法助陣,這點自然不用擔心,其他三大家,屬朱家家主實力還行,不過也就是將武境初期,而黃家家主實力屬於最弱的六重士武境,而風家的老東西要是在的話,咱們還要苦戰,但那老東西前兩年被我暗中做了手腳,突破王武境失敗已經而死,現在風家三兄弟,老大風無痕七重士武境,老二、老三都是六重士武境,此次有魁護法相助,必能清洗咸陽鎮這四大家族。”神玄機一直淡笑着說道,直到說到風少明的爺爺風戰,聲音頓時變得顫抖、忌憚、甚至可以說是後怕……

(未完待續) 風少明心中一震!原來爺爺竟然是在突破王武境的時候,被神玄機這狗孃養的的做了手腳?而這幾人還打算滅了咸陽鎮四大家族?風少明來不急多想。

因爲只是這一震,由於人在水中,本是無比平靜的湖面未免露出一點點輕微之極的水花聲。

聲音雖然小的細不可聞,但風少明頓時心叫不妙。

“誰?!”只聽得一個聲音厲聲道:“船下有人!”

行跡已露!

風少明來不及回頭,身軀一轉,雙腳在船底狠狠地一蹬,整個人頓時如一條碩大的箭魚一般從水底激射了出去,急速向着遠方游去。

轟的一聲,畫舫頂層四分五裂,一條人影渾身帶着藍色光束之中夾雜着絲絲深藍的光芒,衝空拔起,躍五丈之高!雙目射出一束藍色光芒,四處一掃,便發現了風少明在水底急速遠去的身影。

藍光一閃,落回船上,順手抓起船上艄公的長長地竹篙,刷的一聲,便如一道黑色閃電,帶着繚繞的藍色真氣,從手中飛出,射向風少明在水底的身影,同時身子凌空飛撲,順着那竹篙飛去的方向,一掠而來,身子在夜幕中衣袂飄飄,藍光閃閃,猶如天神降世。

正是那位神家家主神玄機!

將武境中期巔峯!只需再前進半步,就是將武境後期了!

風少明閃電般向着遠方急遊,突覺頭預壓力重重,身軀所處的四周水流也似突然凝固了一般,同時感到一股巨大的危機瞬間籠罩了自己。霎時間毛骨悚然!、並不轉頭,風少明已經清晰感覺到,這股危機正是對準了自己的背心疾穿而來,若是避不過去,必然是一個大大的血窟窿!到那時,恐怕自己就要隕落於此了。

心念疾閃,瞬間調動起全身真氣,武魂天書全力運轉,頓覺周身壓力一減,身子盡力一側,前胸挺出,後臀突出,中間的腰部猛地一收一歪,整個人脫節一般變成了一個標準的“S”形。真真是魔鬼身材,前凸後翹!

唰!長達四丈有餘的竹篙幾乎是擦着風少明的肌膚,從腰部插了下去,無巧不15地穿過了衣袍,更連底袍也穿了過去,深深的插進了淤泥之中。

風少明只覺得大腿一涼,一陣撕扯的刺痛,幾根彎彎曲曲的毛髮頓時飄在了水裏。若是這竹篙再偏離半寸,恐怕風少明就要去伺候皇帝陛下了。頓時頭皮一陣發炸!

天空中,那道散發着藍光的身影正迅猛的撲了下來,還未及水面,已經激的水面上漣漪大起,平靜的水面上深深地陷了下去,形成了一個漩渦。連深深插在淤泥之中的竹籬也露出了一點頭。

風少明在水底,睜大着眼睛看着天空中飛撲下來的人影,心中哼了一聲,突然身子一挺,猛的上衝。

呃,彆着急,他可絕不是衝上去與這位對目前的他來說還是一位不可逾越的高山的將武境中期的巔峯強者拼命!

身子利箭般上升,快將要浮出水面的一瞬,突然左手一推,一道水箭嗤的衝出,射向空中落下來的人影,另一手抓住竹籬,身子一個千斤墜,同時向着反方向急速遊動,武魂天書全力運轉,嗡的一聲,小腿粗細的竹篙居然在水底被拉成了弓形,發出”0上咔”的聲音,令人牙酸。

在彎到極致的時候,風少明積聚的力氣也告罄,猛然鬆手,**裸的身子向着遠方極速游去。

彎曲的竹篙帶着龐然的大力,“嗡”的一聲反彈了出去。

一般的竹篙不過兩丈,但香湖閣水深,竹篙也就相對地長了一些。

風少明一掙,竹篙插在他衣服與肌膚之間,居然沒有掙動;運轉真氣,真氣迅速聚集到指尖,五指向後一劃,“嗤”的一聲頓時自由,兩片衣袍就像兩片蝴蝶,分向兩邊,中間一個白白的身軀,若是女子,卻是甚是誘人的。

風少明早已看出,這神玄機扔出這竹籬,一來是爲了擊殺自己,但還有一個用意,就是萬一一擲不能殺傷自己的話,還可以用來立足借力;這一點,從他的落下姿勢就可以看出來,他落勢雖猛,但卻是雙腳在下落下來的,而若是一般強者在這種情況下,通常都是頭下腳上,那樣的話,速度要比這人現在的速度要快一倍以上!

這也說明了一點,這位神大家主神玄機,這個高高在上的士武境中期的巔峯強者,他……不懂水性!

這便是風少明在這一瞬間分析出來的事情。所以他立即選擇將竹篙拉偏,只要拉開了竹篙,他下來之後無處借力,那麼,淹死他也追不上自己!

但風少明沒有料到,竹篙不僅很堅韌,而且湖底的淤泥也夠深,居然拔不出拉不斷,看看那人即將落下,只好放手,落荒裸遊而逃。

赤條條的身子,就像一條大白魚夾着一點烏黑的水草……那位神家家主神玄機早已打算的好好的,這偷聽的人只知道逃跑,必然不是什麼厲害角色,自己完全可以搞定。自己雖然不懂水性,但有竹篙借力,進可攻退可守,實在不行一個翻身就能回到船上:所以他毫無顧忌,竹篙出手之後人隨即落下,迎面一道水箭射來,神玄機衣袖一拂,頓時掃到一邊,這一來輕易試出對方功力不高,更加放心的落下;但哪裏知道臨近水面的時候,兩眼一掃,剛剛還在眼前閃現的竹篙頭部,居然已經沒有了蹤跡!

(未完待續)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啊。耳鼻在此謝謝了! 這一來頓時慌了起來,人在空中,後力已盡,新力不生,如同飛蛾撲火,吧唧一聲落進了水中。剛剛落水還未來得及回過神來,就看見面前不遠處兩片大白屁股搖曳着向遠方深水處滑去,不由得大怒起來!

正在這時,突覺前方水流有異,嗡的一聲,一根長長地竹篙帶着洶涌的水流急速的反彈了回來!

若是他懂得水性,自然可以及時避開,但他不懂水性,落進深水正在慌張,心神不屬,哪裏還顧得上這些,“啪”的一聲,打的又狠又寸,先是竹篙中部重重的抽在了他的兩腿之間,一聲撕心裂肺的壓抑的慘叫還未來得及發出,身體本能的一彎,接着竹篙頭部又“轟”

的一聲砸在了他的腦門上!

慘叫一聲,神玄機被砸威了一個鷂子翻身,在巨大的力量的作用下,帶着一蓬燦爛的血光離水飛出,就像一條曬乾的鹹魚,直挺挺的向着畫舫的方向飛了過去,腦海中殘餘的最後的印象,竟然就是面前那對搖曳的大白屁股……,真的好白!

畫舫上另一條纖細的身影輕靈曼妙的飛了出來,居然是濃郁的青色光芒,那神媚姑娘身子一抄,將神玄機的身體接在手裏,接着身子便憑空飛了回去,原來腰上綁了一條繩子…….神媚姑娘回到船上,神情複雜的看着遠方,那偷聽的人已經無影無蹤,前方几十丈外,便是一片茂密的蘆葦叢,在這等一片漆黑的夜裏,經過這一耽擱,就算有心想追,也是追不上了……先前威風八面的神玄機,此刻已經是奄奄一息的躺在自己腳下,昏迷不醒……另一邊滿是蘆葦的隱祕處,風少明餘悸猶存的爬上岸,趁着夜色裸奔而去,心中無限慶幸:若不是剛纔身體迅速彎曲成”S“形,恐怕這次還真要栽了!真是好懸哇。

砰地一聲打倒一個剛剛完事心滿意足的從青樓出來兩腿發虛的走在路上的嫖客,風少明非常利索的扒下他的衣服,匆匆忙忙套在自己身上,一溜煙的沒了影子。

地上,留着一個赤條條肥胖胖的身體呈大字型仰面朝天,胯下一條小蚯蚓似地東西軟塌塌的歪着頭醜陋之極。

直到夜幕沉重,飛燕的爺爺飛管家剛準備要關閉風家大門,就見一個貌似很象自家少爺的人,從另一邊急匆匆的走過來。

爲什麼說很象自家少爺暱,因爲那人穿着一件極不合身的外袍,樣子狼狽得一塌糊塗,風大少爺以前雖然是個十足的書呆子,但人樣子長的還算英俊,所以平日裏非常注重自身的儀表,決計不會如眼前人這般的邋遢!估計是人有相似吧?

不過那飛管家走近定睛仔細辨認,頓時驚訝地呼叫一聲,連忙走過來瞧看!

這個貌似很象自家少爺,卻又應該不是少爺的邋遢行人,可不就是風少明又是那個?”噢?是飛爺爺啊,飛爺爺我就先進去了,你忙哈!“風少明一邊急匆匆的趕路,一邊笑嘻嘻得說道。

”少爺你這是怎麼了?還有,你的頭髮怎麼好像是溼的?

“飛爺爺,你關好門,早點睡覺把,我先去休息了!”風少明一隻腳已經匆匆地跨進了大門,頭也不回的說道。

“嗯?”飛管家疑惑得看着風少明的身影,少爺今天的腳力怎麼這般的迅速?飛管家搖了搖頭去關大門了。

不快怎麼的呢,風少明現在袍子裏面還是真空的,涼嗖嗖的極不得勁,得趕緊去換衣服,萬一被別人知道,自己其實先裸遊,再裸奔,然後才扒光了別的男人!的衣服回來。“咸陽鎮第一才子”的一世英名可就全丟在香湖閣了……風家的大門在風少明身後緊緊關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