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的情況,年份較久的靈草不遠處,都會有強大的靈獸守護,更加不要說功效奇大的靈藥了。

鎮魂山脈是靈獸的地界,如果有什麼靈藥出世,第一個找到的,肯定是靈獸,而非修者。

未成熟的靈藥,靈獸會守護,一一直等到靈藥全然成熟,再將它吃了。

韓簫能夠一定,山洞中有靈獸存在,只不過是不懂是什麼等級的靈獸。

倘若是二級靈獸,哪怕是幾種霸主級的,韓簫也可以周旋一下,不一定沒有搶奪靈藥的機會,倘若是三級靈獸的話,想讓奪得靈藥,那不太可能了,而且,貿貿然的沖入洞中,會讓自己陷入危險里。

進!還是不進?

韓簫心裡猶豫了一會兒,放出了神識探查了便,,最後咬了咬牙,決定還是進入了山洞裡。

勇往直前,但是絕不魯莽,需要加倍的小心。

韓簫心裡提高了警惕,雖說是山洞中真氣凝成的霧,讓視線有些受阻,但是他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八方,認真聽周圍一切動靜,渾身毫毛都幾乎豎起,細細的感覺著體外空氣流動。

這山洞並不深。

才走了十丈左右,忽然間『呼——』的一聲,兩條黑影轉瞬之間從山洞不遠處的牆壁下突然的爆射而出,快如疾風一般的向韓簫激射而來。

噝噝——

叫人毛骨悚然之聲突兀的在靜靜的山洞之中響起。

兩條黑影極快,直奔韓簫。

二級靈獸,雙頭青岩蟒,戰力強於開命境八重天的修者,低於開命境九重天的修者,它行動非常的迅速,雖然修為不高,但是口含劇毒。如果被它咬到,也是九死一生。

看到這黑影,還有那吐芯子的聲音,韓簫心裡,快速閃出了這一頭靈獸的信息。

那兩條紅色的東西正是雙頭青岩蟒分叉的舌頭,命泉境三重天以下的修者,沾之則死,就連命泉境五重天的修者,也不敢觸其鋒芒,面對雙頭青岩蟒都要退避三舍。

雙頭青岩蟒,就是憑它毒牙,佔據著這一個有靈草的山洞,讓許多二級靈獸中的王者,都沒有辦法進來。

這山洞內部,是一個方圓二十多丈上下的空間,這隻已經成年的雙頭青岩蟒,身長就已經佔了十五丈,再添上蛇舌,整個山洞,全在雙頭青岩蟒的攻擊範圍之內,進入山洞的修者,除了將雙頭青岩蟒殺掉以外,要想活命僅有一個法子,那便是逃。

要是韓簫初入鎮魂山脈的時候,斷然不是雙頭青岩蟒的敵手。

但是此時此刻,韓簫在鎮魂山脈經過一個月的鍛煉,他的戰力比起初入命泉境三重天時,早已增長很多,不管是身法還是武藝,又或者是戰鬥經驗,都得到極大的提高。

蹬蹬……

韓簫腳下步伐一動,身子亦宛如花間蝴蝶一樣敏捷,刻不容緩之間,迅速的躲過了雙頭青岩蟒的攻擊。

呼——

破空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宛如霧一般的真氣突然向兩側涌開,是雙頭青岩蟒的尾巴橫掃而來。

雙頭青岩蟒,蛇鱗非常堅硬,普通的兵器,很難以破開蛇鱗,傷到它的肉身,一尾之力力量非常巨大,韓簫也不敢硬拼。

蹬蹬——

韓簫腳步一動,人影再一次迅敏的閃至一邊,躲開了雙頭青岩蟒橫掃。

噝噝——

雙頭青岩蟒的兩個頭,又迅速的張口向韓簫撲咬來,兩條妖艷紅舌,極快的向韓簫射來。

「好快的速度!」韓簫心裡感嘆!

疾風決!

韓簫的速度轉瞬之間爆增了數倍,身子劃出一道殘影,轉瞬之間向洞口外衝出二十多步,韓簫剛剛落至了洞口方向,有了後退的迴旋餘地。

正在此刻,韓簫的眼眸之中閃過一道精光,一璀璨的白色光芒出現!

鏘——

韓簫手裡的劍已出鞘,劍芒所至,洞里的霧氣被一斬破成兩半。

利劍出鞘,剎那之間。

一道白色的劍華,宛如弦月落至世間,轉瞬之間衝出了十多步,斬至了山洞的盡頭,重擊在岩石上。

韓簫使用疾風決,電光火石之間向洞外衝出二十多步,不是逃走,而只是是拉開距離,便於使出這華麗的一擊,此乃反擊的前奏。

快!這劍,快到了極點。

劍華過處,兩道紅影迅速縮小,沉沉的落在了地面,雙頭青岩蟒的兩個舌頭被韓簫一劍斬落。

!! 哧——

哧——

雙頭青岩蟒發出兩聲凄厲的慘叫,登時落在地面,劇烈地痛楚,讓雙頭青岩蟒,劇烈地掙扎打滾起來。

兩條紅舌,含有劇毒,是雙頭青岩蟒最厲害的兵器,但是也是最軟弱的地方,韓簫放出的劍華,攻擊強到了極點,正打在要害之上。

劍華一動,又是一道劍華爆射而出,斬在了雙頭青岩蟒七寸的地方。

雖說是失去了毒舌,但是雙頭青岩蟒還有毒牙,好像不可以掉以輕心,蛇類的靈獸生命力十分頑強,哪怕斬成兩斷,都還可以活上很長時間,雖然斬掉毒舌,雙頭青岩蟒的戰鬥力依然非常的強大。

它心中不服,想要反擊。張開了大嘴,拚命的咬來。

韓簫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向左邊的岩壁迅速的躍去,躲開了它的攻擊之後。韓簫雙腳點在岩壁上,迅速彈回。手中的長劍在黑暗的洞中,化成一道白虹,斬落雙頭青岩蟒七寸的地方。

回到過去 一劍光寒了整個山洞,兩個蛇頭全被韓簫給斬了下來。

此時此刻雙頭青岩蟒沒有了腦袋的身軀,依然在扭曲。

韓簫提高了警惕,身子一晃,便從一邊越過了雙頭青岩蟒的屍體,再一次進入了洞內。

他深吸一口氣,走進了洞里。

地面露兩具人類的屍體,看樣子,早已有命泉境闖入這山洞裡,死於雙頭青岩蟒口下了。

韓簫的眸光,僅往兩具命泉境的屍體看了下,剎那間便落在了山洞最深處的洞壁之下。

那個地方生長著一顆淡黃色的藥草,這藥草長著五片帶鋸齒的葉子,每一片都有一個成年人手掌寬,隱隱發著淡淡的幽光,真氣就正向這株靈草中涌去。

「靈椒柏?」韓簫一聲驚呼,心裡大喜:「此乃一種非常少見的靈藥,靈獸吃了可以提高一重天的修為,而且有望進化成為神獸。

命河境以下的修者,哪怕只是吃了一片葉子,有最起碼七成機率提高一重天的修為,這株靈椒柏早已成熟,一片葉子至少值五萬兩紋銀。」

這株靈椒柏,是當之無愧的寶物!

其價值,最起碼值二十五萬兩紋銀,這還只不過是粗略的估計。

靈椒柏的葉子,讓命泉境提高一重天修為的修為機率非常的大,而且修為越低,提升的機率越大。

靈椒柏還在吸收周圍的真氣,韓簫默默的等待到著,靈椒柏完全成熟之時,吸收的真氣越多,效果更加好。

服用之後,提高修為的機率更加大。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山洞中真氣全被靈椒柏吸收了,整株靈椒柏都變得晶瑩剔透,葉片都變得有些透明,好像是由真氣凝集而成的固體。

蹬蹬蹬蹬蹬……

此刻,一陣紛亂的腳步聲,從洞外突兀的響起,傳到了韓簫的耳朵之中,韓簫並沒有被亢奮沖昏頭腦,時刻都提高注意力。

「糟糕!」韓簫心裡大叫不妙,可能旁邊也有修者,被吸引過來。

這株靈椒柏價值非凡,足夠命河境以下的修者,拚命搶奪。

韓簫馬上將靈椒柏採下,割掉一起衣角,將靈椒柏包了起來,再放到懷裡,以免被人看到。

當韓簫做下這切,山洞外面的那些修者,早已直奔山洞之內。

山洞僅有一個出口,韓簫無處可避,握緊了長劍,只可以默默的等待到。

「真氣全消失了!」

「有一隻雙頭青岩蟒被人給宰了!」

「居然有人比咱們斧頭幫先進來這地方?」

「快——進去瞧瞧。」

「大哥!裡面有個修者。」

「只不過是個嘴上沒毛的少年,這雙頭青岩蟒,一定不是他幹掉的。」

……

雜亂之聲響起,轉瞬間,二十餘人一起走進了洞內。

韓簫的眸光向諸人一掃,這一些人中,很多他都有印象,正是在那小鎮上所遇上的斧頭幫諸人。

最終獨自走入了山洞裡,這個人身才魁梧,宛如一隻巨熊,身後插著兩把鐵鎚,韓簫眸光落在他身上,正是斧頭幫欺壓弱者的那個高大漢子。

高大漢子的眸光也落在韓簫身上,然後又落在韓簫胸雲逸宗制服上,眉毛一輕輕的皺。

一股熟悉的記憶湧上高大漢子腦海。

對!便是在鎮上大街遇上的那一位雲逸宗弟子。

雲逸宗,讓高大漢子本能的有一些害怕。

韓簫與高大漢子互望著,斧頭幫的幫眾覺得高大漢子的氣色有一些不對,氣氛有一些佹異,登時都閉住了嘴。

「陳天和、黎小柱……」一位命泉境一重天的修者,走到了洞中的兩具屍體跟前,他眸光向四處一掃,最終落在高大漢子面上,道:「大哥,陳天和和黎小柱中雙頭青岩蟒的毒死了,洞中的靈藥已經不見了。」

高大漢子輕輕點頭,眸光在韓簫面上,並沒有移開,道:「小子,你都看到什麼了?」

韓簫穿著雲逸宗的制服,高大漢子存心當做看不見,事情有一些佹異,顯然他的心中已經起了殺人奪寶的野心。

偷偷提高警惕,韓簫道:「我剛才進來,你們看到這的,便是我看到這的。」

高大漢子的眸光,落在韓簫胸口前隆起的位置,那個地方正是韓簫放『靈椒柏』之處,道:「你胸口前藏了什麼?」

韓簫眸光一厲,道:「我是雲逸宗弟子。」

聽到這雲逸宗三個字,斧頭幫的人露出一些害怕的神色,高大漢子也眸光一緊。

但是,高大漢子輕笑了一聲,道:「這裡荒郊野外,在鎮魂山脈深處,靈獸橫行,呵呵,什麼人認識你是雲逸宗弟子?你認識嗎?你……你……你,要死了,有什麼人知道是我們乾的。」

高大漢子向四周打手點去。

大家都明白到高大漢子的心意,眾打手都紛紛搖頭,用戲謔的口氣說道:「不認識……我不認識……咱們也不認識。」

高大漢子呵呵一笑,道:「雲逸宗弟子,葬身靈獸口中,這也是尋常之事嘛!」

高大漢子一邊說話,一邊將身後的一雙戰斧,拿在了手裡,眸光中露出三分森然殺意,喝道:「這小子命泉境三重天的修為,靈藥便在他身上。我們一起動手宰了他,然後毀屍滅跡,鎮魂山脈中,哪天不死幾個大宗門的弟子?上!」

斧頭幫的打手,平常的時候殺人放火干多了,對於殺人已經沒有感覺,雖說是韓簫是雲逸宗弟子,可是在鎮魂山脈里,靈獸橫行,又沒有人見到,誰有說得清怎麼死的?

其實,雲逸宗的弟子外出歷練,都了帶有求救的信號彈,遇上了危險,能夠發出信號,召集方圓十幾里的同門師兄弟都可以看到,過來幫忙。

但是韓簫這時在山洞裡,信號彈也沒有作用。

隨著高大漢子一聲令下,斧頭幫眾打手登時衝出五人,其中兩個開命境六重天修為,三個開命境五重天修為,對付一個命泉境三重天的修者,一下出五人,對雲逸宗弟子身份,早已足夠重視了。

五人同時出手,氣勢驚人。

另外的斧頭幫修者,在一邊圍觀,哈哈大笑,哪怕是雲逸宗弟子又怎麼樣,可以以一敵五嗎?

那五個打手常常聯手殺敵,哪怕遇上命泉境二重天的高手,都可以大戰上三十多回合。

面對五人的氣勢洶洶聯手攻擊,韓簫不怒反笑,嘴角輕輕的上揚,柔聲喝道:「找死!」

白色的劍華閃現,劍影縱橫,兩道刀氣,剎那間潰散。

啊啊啊啊啊

劍華過處,五聲凄厲的哀嚎響起,不論是命泉境六重天,還是五重天的打手,全都被一劍割喉。

鮮血從他們喉嚨處噴出,剎那間斃命。

此時的韓簫宛若死神在收割生命一般。

此乃何等的戰力?剎那間將五人擊殺。

還在覺得勝券在握,哈哈大笑的斧頭幫眾人,嚇了一跳,眼眸之中驚恐萬分。

韓簫冷冷之聲響起:「斧頭幫,膽敢襲擊雲逸宗弟子,從現在起,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斧頭幫了。」

韓簫天天與靈獸博殺,身上不但沾染了靈獸的死亡之氣,加上天忌王體凝集了死亡之氣,這話一出。斧頭幫的人登時覺得到一股森然的殺氣撲面而來。

彷彿此時此刻他們就站在死神的面前一樣。

高大漢子嚇了一跳,懂自個兒已經捅了個大婁子,但是事已至此。

現在已騎虎難下,只有將韓簫擊殺,才可免去這場災難,免得惹來更大的事端。

「殺!大夥一塊上,要想活命的,就動手宰了他!」

高大漢子一聲狂吼,提著一雙大斧,不要命的向韓簫衝去,隔韓簫三步之遠時,左手一斧頭便狠狠砸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