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徹空狼嚎聲,響徹整個鰱奇山,聲音剛落,老狼已奔襲至關青衫等人對面山頭。

「娘誒–狼啊!快跑啊!」

「老子不要銀子了,老子要命,命要緊!」

「快跑,跑快點興許能活命……」

眾人慘叫不休四散奔逃,連同紫霄階高手在內。

關青衫獃獃望著,心中想著逃命,奈何腿軟得跟麵粉做的一般,怎麼都挪動不了。

「嘩啦–」一聲,老狼突然奔襲往前,無視關青衫,擋住了那一百二十人的退路。

「娘啊!」

「救命啊–」

「啊–快跑啊!」

「還跑個屁,老子腿軟了……」 ?狼眼幽幽,勾魂攝魄。

見老狼奔襲至前方,堵住那一百二十個侍衛退路,關青衫以為得以逃脫之時,未曾想老狼好似能懂他心思似的,直接轉頭,對著他又是一嚎。

「吧嗒–」

關青衫全身癱軟如爛泥,再無法移動分毫。

「去……去,幫本公子把那狼殺……殺了,本公子給一千,不……給五千兩銀票……」

關青衫哆嗦著唇,語無倫次的吩咐,侍衛們好似未聞,紛紛自衛,就怕老狼會奔襲而至。

「嗷嗚–」

老狼再嚎一聲,向狼王報信,下一瞬后蹄一揚,帶動全身力量,猶如離弦之箭一般,往侍衛群中俯衝而去。

「救……救命啊!」

眾人亂作一團,四散奔逃,有的順勢躲入草叢或岩石后,有的直接竄上大樹,有的連腳都忘記了抬,有的甚至已經尿了褲子,惡臭蔓延。

「眾人莫慌,這狼只有一頭,大家齊心協力,定能拿下它!」

一個紫霄階後期老者看透了其中貓膩,雙眼放光,拔出寶劍。

老狼本想攻擊最前方侍衛,聽他說話,它便改變了攻勢,直接往老者身上撲襲而去。

說時遲那時快,老者腳步微抬,換了個奇非同步伐,只見地面一陣微藍煙塵升起,他的身子驟然變得輕盈,待煙塵幻為深藍時,他已躍至三丈外,堪堪避開了老狼攻擊。

「嗷嗚–」

襲擊未成,老狼氣憤長嘯一聲,距離近處的中年漢子被這聲狼嚎給震暈過去。

老狼一見,幽幽眼中閃過一抹精光,猩紅長舌繞著利牙一圈,涎水滴落成串時,它又低吼一聲往那中年漢子奔襲而去。

中年漢子距離老狼僅有十來尺,眼看是活不成了,老者一見,雙眼一凜,大吼道:「小魏,小心!」

老狼身軀熱氣鋪天蓋地襲來,叫小魏的中年漢子瞪大雙眼,絕望的看著老狼奔襲而來,眼中滿是驚恐與絕望,最後一瞬,他想起了等他歸家的老婆和孩子。

老者提醒時,他的身子又動了,快如旋風,小魏閉眼等死最後一霎,卻見老者身往後倒,借著靈力慣性往老狼身下竄過去。

老狼剛張嘴欲吞下小魏時,老者猛然大喝,執劍而起,反手刺入老狼下顎,老狼避開瞬間,他快手拉開小魏。

老狼涎水滴在老者臉上,老者抹了一把,提起小魏就往前奔。

「這狼沒修為,大家一起上,莫遲疑,定能拿下它!」

老者輕放下小魏,寶劍一抖,站立在他身前,護著他。

「對,齊老說得對,大家別害怕,外圍侍衛退後,其他人擺陣,一起上!」

另外一個老者應和道,聲音響徹天地。

其他人一聽,心中一震,外圍侍衛忙退開到后,緊護關青衫。

太宵階以上修為共計二十七人,眾人得令,快速移動身軀,半個呼吸不到,老狼便被這二十七人圍在了當中。

四方皆有人守,眾人想齊心,將老狼斬殺於此,為關家贏得面子,為自己爭取榮譽與獎賞!

「嗷嗚–」

老狼見人類將自己困得毫無破綻,它心中一沉,玩命似的甩動周身毛髮,使出全身力氣長嚎一聲。

「上!」

眾人絲毫不給老狼喘息之機,待眾人擺好陣法,齊老便發起了命令,二十六人得令,紛紛祭出自身靈器,欲與老狼決一死戰!

「嘔嗚–」

幾人剛啟動陣法祭出靈器,還未來得及使出全身本領,又聽一聲狼嚎聲傳來。

眾人停頓一瞬,心知老狼喚來了同伴,為今之計唯有速戰速決,二十七人默契釋放修為,不顧一切往老狼身上撲襲而去。

「嗷嗚–」

老狼應和一聲,語氣歡快,毛髮抖動,幽幽大眼凝望前方,卻不行動。

狼孫到此,毫不猶豫往關青衫身上俯衝而去,外圍侍衛注意力在老狼處,並未過多護著身後,待狼孫襲來時,才發現了情況,正欲揮刀抵禦,卻晚了那麼一步。

「啊!–」

一陣響徹天地的痛苦嚎叫聲驟然傳來,令人心驚。

外圍侍衛眼睜睜看著狼孫往關青衫身上撲去,直咬他肩膀,眾人反應時,狼孫已經叼著關青衫肩膀半塊肌肉竄離人群,奔至十尺之外。

關青衫捂住肩膀躺在地上不停抽搐,右臂本就廢掉,現在又被狼孫咬傷,那是傷上加傷。

這聲嚎叫讓齊老等人回眸,一見少爺被狼咬,眾人便慌了手腳。

老狼見此,與狼孫應和一聲,兩狼齊奔,驟然轉向,往關青衫處奔去!

總裁一吻好羞羞 「呼–」

只感覺耳邊熱風吹過,未等紫霄階眾人反應,當兩狼聲應和聲未斷之時,兩狼已奔襲去了關青衫前方。

齊老眼睛瞪大,顧不上許多,抬步全力釋放修為,凌空踩著樹枝直隨兩狼而去。

「保護少爺,快!」

他的聲音還未落下,他矯健身軀已往狼孫身上襲擊而去。

老狼好似背後生了眼睛,待齊老大喝時,它驀地轉動身軀,借著狼孫身軀之力,往後奔襲而去。

齊老全身之力慣性而至,等明白老狼改變策略時,想要躲避已是來不及。

「啪–」的一聲脆響,伴隨著齊老斷裂的腰骨,一狼一人直直飛了出去。

五臟六腑皆受損,齊老在半空中猛噴一口血箭,一狼一人落地時,齊老無力倒在地下。

老狼再借旁邊山石之力,全力一竄,原路返回與狼孫再合一處,順勢撞開了好幾個欲攻擊狼孫之人。

眾人與狼扭打成了一團,關青衫淚眼朦朧,牙齒咬出血跡,「咯咯」直響,其中一人正小心翼翼為他清理傷口。

關青衫吸著涼氣,心亂如麻,此時已想不了太多,心內未有「逃命」二字。

縱使他們人多,仍拿兩狼無法。

兩狼好似能猜測人心思一般,默契配合,不多時便有三個紫霄階高手倒地,數人挂彩。

精彩紛呈。

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人影,從天而降,戴著青銅面具,一雙眼睛透亮,猶如天神降臨。

此人手中拿著弓弩,出現之時便尋了其中一狼,開弓射至,兩狼未有防備,轉瞬間均被射傷。

見有人從天而降,兩狼相繼嚎叫一聲,驟然轉身,往旁邊林子竄去,半個呼吸不到便消失無蹤。

「有狼啊!關青衫,追我們好玩吧,哈哈哈–」

官天把弓弩收回金色洞府,心神一動,說話間,彎月刀悄然出手,把身後繩索割斷,悠悠下落在地。

「麻蛋,這小子捆個繩子都捆不好,差點把老子勒死!卧槽–」

心中抱怨時,他已來到關青衫身旁,無聲無息。

俯身,官天意猶未盡望著關青衫。

「老……老仙……」

關青衫囁嚅著嘴,眼球凸出,好像隨時要掉出眼眶。

眾人回神,大都認識老仙,一見是他,面面相覷,臉色複雜,大都能猜到結局。

是悲是喜,聽天由命! ?月光從樹梢灑落,一片銀灰,整個世界瞬間變得安靜。

官天高傲站立關青衫身前,關家侍衛默契沒上前,見兩狼已離去,皆轉回去醫治傷者。

「關青衫你還沒被狼給咬糊塗嘛,竟然還記得本仙!」

官天手指一勾,拂過頰邊長發,抿唇一笑。

白衣飄飄的他,當真如幻境中仙人,讓人不由心生敬畏。

「我……你……」

關青衫兩眼朦朧,顧不得狼狽,伸出左手擦拭眼睛,以為這一切是在做夢。

「什麼我,什麼你?仙兒本與關葉林有婚約,你倒好,不僅覬覦仙兒,還設計害死關葉林!」

官天咬牙切齒,再也忍不住,還未等關青衫明白個所以然,直接提腳瀟洒踹了過去。

「呀–」

眾人低呼,不敢上前。

先前給關青衫處理傷口之人,一見這架勢,手忙腳亂的爬著離去。

「啊喲–」

關青衫被踹倒在地,暗哼一聲,雙眼死死瞪著官天。

「本仙現在就給你一個解釋機會,為何你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糾纏仙兒?你們關家人是死是活,本仙不想管!」

官天抬腳擱在旁邊大石上,居高臨下的質問關青衫。

一聽此話,眾人臉色複雜,面面相覷。

關二少爺據說是掉崖死了,是一個樵夫親眼所見。

關家人在山崖下尋找到他的一隻鞋,草地上全是血跡,眾人確定他被豺狼虎豹叼走吃掉。

深不可測的山崖,掉下去,除非神仙降臨,否則斷無活命之機!

「我……關葉林不是我殺的,是……是他聽說斷腸崖有秘籍他才去的,這話是他親自跟我講的……對了……關葉心當時也在場,您可以去問問她……」

關青衫語無倫次極力辯解,他不知這事是越抹越黑。

官天聽了卻不在乎,右手虛擺,嗤笑道:「方才本仙是在問你,為何要纏著仙兒!老子可沒心情過問你們關家的破事兒!」

官天大喝一聲,關青衫身抖如篩,低眉順眼,不知該如何回答。

對於關葉林之事,他已猜測了個七七八八,看來關葉心說的話並不是空穴來風,如今差的只是證據而已。

「老……老仙,公子被狼咬傷了,您看……」

先前與齊老應和的那個老者站了出來,語氣恭敬,不敢大聲。

「本仙問你話,與你說話了嗎?我在跟你主人說話,還輪不到你一個狗腿子插嘴!」

老者悻悻閉嘴,臉色難看,瞟了關青衫一眼,示意他自求多福。

關家與城主府之人,大都受過顧憐生恩惠,顧憐生心軟,見負傷而來者皆會醫治,不過條件是一株靈藥,隨他心情而定。

煉丹師都有怪癖,大家都知曉,他能為自己醫治,已是莫大福分,不像城主府與破雲宗的煉丹師,地位低者皆不得醫治。

氣氛壓抑,眾人不敢多話,有個別膽大想摻和的,皆被身旁人拉住勸解。

官天與老者說話,關青衫大口喘氣,腦中不停思索著對策,見官天轉身他忙道:「本公……青衫是怕無恥之徒覬覦仙兒小姐美貌,故此才想保護佳人,不……不敢覬覦仙兒小姐,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你哄鬼呢!」

官天咆哮道,氣勢磅礴。

關青衫忙住嘴,身子抖得更厲害,弱弱不敢直視官天。

「朋友妻不可欺,而且還是你兄弟未婚妻,我看你才是那個無恥之徒!」

官天冷哼,未等關青衫回答,他直接伸出右手猛扇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劃破安靜夜空。

聞者身子皆抖動,心內為關青衫疼痛。

關青衫捂著嘴,唇角血液蜿蜒流下,門牙被打落好幾顆,臉也扭曲變形,五官挪位,難看至極。

未等他反應過來,官天咬牙大罵道:「這一巴掌是為仙兒打的,打你纏著她,讓她奔波,心情壞透,身子越發羸弱。」

「啪–」關青衫正欲張嘴解釋,官天反手又是一巴掌,將剛才挪位的五官還原。

「這一巴掌還是為仙兒打的,你到處去敗壞仙兒名聲,讓仙兒羞於出門,心情糟糕,鬱鬱寡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