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降臨者,神色大變,感到難置信。

「這麼說來,江寂塵的防禦豈不是要逆天了?」

他們發出感嘆,同時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而此時,江寂塵的神念已緊緊鎖定了降臨者五十強的伏一飛。

這個超然界的降臨者才是最可怕的。

對方到現在,都沒有真正的出手。

「出乎我的意料,原來你的R身已經修鍊到如此強悍的地步!」

「而且,你還是一名傳說中的至尊超然突破者!」

「沒有想到,六道界這樣低等的世界,也會出現傳說中的至尊超然突破者。」

「但越是如此,就越不能讓你活著,低等世界不需要有這樣的逆天存在。」

一直沒有出手的伏一飛這時候,雙目閃動著紅光,聲音冰冷地開口道。

顯然,對方這一雙眼睛不簡單,竟然可以看透出他體內的一些秘密。

連江寂塵的道府、靈嬰戰甲、靈嬰法器經過九次神化淬鍊都得出來,從而知道他是傳說中至尊級別的超然突破者。

其餘的降臨者,聽到這則消息,心中根本無法平靜。

他們一直看不起的低等生靈,竟然也有至尊超然突破者?

太不可思議了!

但他們清楚伏一飛所擁有的魔瞳,可以看透這些,不會有錯。

這一次,他們受到的打擊很大。

畢竟,一直以來他們只覺得自己是超然的存在,六道界這些都是低等垃圾,極少人可以做到超然突破,更不要說高級的超然突破。

但是,江寂塵卻是超越了他們所有的人,成為了傳說。

他們不甘心、不爽,心中極度不平靜。

只有伏一飛,他很冷靜!

「可惜,你的境界太低,這是你的致命弱點,若是能踏入帝者境,尚有與我一戰之力,現在,只能等死吧!」

伏一飛平靜的開口分析道。

江寂塵卻是微微一笑,直接撲殺過去。

「一切,都只是你自以為是的分析而已。」

「生死與否,需要戰過方知!」

同時,江寂塵冷然大喝,手中沉岳,兇猛絕倫的轟殺而出。

撿到女尊 還有,他直接催動蒼天殺陣、煉魂幡、噬毒珠三件大殺器,向前橫掃。

此刻出手,他自然毫無保留了。

沉岳攻擊,是指向伏一飛。

蒼天殺陣、煉魂幡、噬毒珠是指向那一群降臨者。

「不止只有你有大殺器,我們也有。」

降臨者們大喝,也紛紛祭出自己的絕殺秘器。

「想跟道爺我比絕殺秘器?找死!」

然而,胖道士劉雍此時在江寂塵身後傲然一笑。

同時,他直打開一隻空間袋,一件件神秘古老的秘器出現。

這些秘器,閃爍著古老冰冷的殺氣,給人一種Y森的感覺。

彷彿是剛剛從深墓中出土的古器!

「以為天墓,藏天法器,去!」

胖道士大喝一聲,一件件秘器如雨一般向前S去。

??(現在開始存稿,十天後,也即是這個月22號給大家來個小爆發,十更以上,求票票、求打賞支持!)

?

????

(本章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虛空之上,一件件絕殺秘器相撞,最終爆滅,化成虛無。

除了江寂塵的蒼天殺陣、噬毒珠、煉魂幡不是一次性大殺器,可以無限使用、無限進化。

其餘修者的秘器,都是一次性消耗器。

便是胖道士灑出的一件件秘器,都是一次性消耗品。

開始的時候,因為胖道士的秘器,被一層奇異的黑光遮住,看不出什麼材質。

但直到此時,那些黑光散開,竟然是一道道死屍煞氣。

這種死屍煞氣極為可怕,一般修士沾上,身上的防禦根本難以阻擋,身上的肉身會被腐蝕。

而黑色煞氣散開之後,眾修士才終於看清了胖道士的秘器到底是什麼?

這一件件秘器,竟然是一根根屍骨!

一眾修士有被雷到的感覺,感到一陣目瞪口呆。

只見,虛空之上,一根根散發濃郁煞氣的手骨、指骨、腿骨、胸骨,甚至還有頭骨等等……

總之是各種骨,煞氣充天,可怕無邊。

「靠,竟然有人收集陰煞之骨當成秘器!」

「太變態,這個傢伙一定是一個盜墓賊。」

「啊,我們的絕殺秘器,竟然與這一根根骨頭同時湮滅,太虧了。」

…….

降臨者們此時反應過來,一個個驚呼道。

江寂塵也很無語。

胖道士果然是一個極品,但也不得不說,他收集的每一根陰煞之骨都很不凡,近乎一件一次性的絕殺秘器了。

小灰倒是告訴過江寂塵,他們進入虛空古幕,各自分開。

胖道士進入了一片絕凶的陰煞之地,最後竟然也能活著出來。

看來,運道也極是不凡。

而這些陰煞之骨,顯然就胖道士從陰煞之地帶出來無疑。

「什麼大變態?什麼盜墓賊?」

「貧道是一名偉大的考古家,註定要解開這蒼天萬古之秘!」

「你們這些噁心的存在,貧道代表正義,消滅你們。」

胖道一本正經,一身正氣地開口道。

眾降臨者已經神色難看,對這胖道士恨極了。

因為,對方左一口右一口的稱他們為邪惡勢力,這讓他們感到極度的不爽。

但是,對方身上的陰煞之骨多如雨下,他們打出的秘器,都無法傷害到對方。

被陰煞之骨撞滅!

至於想跨去,擊殺那胖道士,卻也根本做不到。

因為,江寂塵在前,胖道士猥瑣的躲在江寂塵的身後。

他們要殺胖道士,就需要越過江寂塵。

然而,江寂塵此時身上散發的氣息,太過恐怖強大,讓他們感到心驚肉跳。

至尊超然突破者,哪怕只是神王九重境,也擁有無上的威嚴。

降臨者首領,伏一飛此時也是神色微微一變。

江寂塵沉岳一擊,厚重如太古山嶽壓下。

他凝聚神通,一道掌印拍出。

卻不敢以肉掌與沉岳短兵相接。

他非常謹慎,知道江寂塵一刀之下所蘊含的可怕力量。

轟!

沉岳與掌印交擊,江寂塵身體紋路不動。

但伏一飛的神通掌印破碎。

「肉身力量,果然強大!」

伏一飛心中暗道。

剛才一掌,他其實只是在試探。

只是,江寂塵又豈會不知伏一飛是在試探?

但他毫不在意,沉岳繼續揮斬。

而且,每一次他都融入了無上刀法,

上古天道刀訣!

歸一刀訣!

霸天刀訣!

江寂塵融入刀法,斬出沉岳,威能更是十倍、百倍的增加。

他生猛絕倫,竟然讓伏一飛暫時被壓制了。

「這…….」

一眾降臨者神色大變,感到難以置信。

他們的首領竟然被壓制了。

要知道,伏一飛可是降臨榜五十強的強橫存在。

此時,竟然被一名神王九重境的修士壓制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至尊超然突破者,竟然如此的可怕強大?

而身處其中的伏一飛,此時也暗暗叫苦。

事實,他的力量對上江寂塵,完全有壓倒性的勝利。

然而,就是因為他開始的試探,太過謹慎,失去了先機。

反而,江寂塵抓住這一絲機會,氣勢如虹,爆發出最強、最猛烈的攻擊。

至少,在江寂塵沒有力竭之前,他雖然不會有事,但會被一直壓制著,暫時奈何不了江寂塵。

江寂塵現在是近身攻殺,伏一飛暫時擺脫不了他的攻擊。

江寂塵的步法中,融入了太古第七秘行字訣的意境,根本不比伏一飛慢絲毫。

甚至,單是速度而言,江寂塵還在伏一飛之上,

江寂塵的攻擊,如影隨形,奔騰不息,滔滔不絕。

他的每一擊都是全力一擊,所以就算是他,也必然無法支持太長久。

但是,這時候,他已經接近了這一群降臨者!

現在的情況就是,江寂塵壓制伏一飛,同時衝到了這一群降臨者的面前。

「小哈斯、胖道士、幽老,韓爺我為你們護航,你抓住機會,殺一波!」

韓青這時候,開口說道。

小哈斯賤賤地就道:「放心,小哈斯一定會把他們的第三條腿一一卸下!」

胖道士也一副神聖的樣子,頂著邪惡骨手,一臉正氣地開口道:「有貧道在,一切邪惡勢力,都將被消滅。」

這三個傢伙,一吹一唱,彷彿將降臨者當成是隨意拿捏的泥人,想怎樣就怎樣。

「該死,以為躲在江寂塵身後就可以無憂,可笑之極!」

「哼,一起出手,弄死這三個極品垃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