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洛雪.

洛雪面色微微發白.謙恭說道:「小姐過譽了.在下實無這番才能.不敢引以為傲.」

紫兒溫柔地看著洛雪.說道:「宮主對未能親自前來向公子道賀深感不安.故渴望公子有空到寒冰宮做客.同宮主開懷一敘.」

洛雪一愣.隨即想到了什麼.臉色動容.說道:「原來小姐乃是寒冰宮護法.在下失禮了.」

紫兒面色不變.微笑著看著洛雪.說道:「小女只是一個小小的侍女.護法什麼的實在是不敢當.」

洛雪對紫兒一行禮.說道:「宮主的美意.在下銘記在心.改日定當前往寒冰宮登門拜訪.」

紫兒的到來引起了會場的一陣騷動.且不提她的勢力背景.單是她本身那動容的身姿和美麗的容顏.都足以奪人眼球.不少人看到她出現在院子中的時候就想著上前和她打聲招呼.寒暄兩句.

讓人震驚的是.紫兒完全無視了別人異樣或者期待的目光.徑直走到剛才被他們集體排斥或者說集體無視的新郎官洛雪面前.看起來和他們相處的非常不錯.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寒冰宮的護法會和那傢伙的關係那麼密切.」

「這寒冰宮的護法剛剛過來.她一定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情.我們要不要過去通知一聲.這麼善良的女人.如果被人利用就不太好了.」

「這個傢伙.還真是挺有意思的……有人喜歡他.有人討厭他.就是沒辦法無視他.」

……

紫兒彬彬有禮地點頭.對洛雪說道:「那小女就先替宮主謝過公子賞光了.」說著又問道:「不知道這兒發生了什麼事.氣氛好像不太和洽呢.」

洛雪自然感覺到了周圍異樣的眼神.他也明白周圍那些人對紫兒的擔心.笑著說道:「就在剛才.我和一個叫做上官無度的傢伙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然後我們就成了這裡不受歡迎的人物.無論走到那裡.那裡立即就會因為我們的到來清場.」

紫兒眉頭微皺.掃了周圍一眼.問道:「公子怎麼和上官無度發生衝突了.不過今天是公子的大喜之日.別人就是不給公子面子.也當給南宮世家一個面子吧.」

「誰知道呢.」洛雪輕笑.說道.「或許還有九華天方家的一些事.」

紫兒看著洛雪.聲音平靜地解釋道:「不管是九華天方家.還是上官世家.相信公子都不會在意.那些無能之輩.想必也不入公子法眼.」

洛雪笑意更濃了.也不搭話.

在親眷的帶領下.洛雪領著紫兒朝著人群深處走去.

無數人主動和紫兒打招呼.還有一些好意的三界豪客對紫兒說一些「悄悄話」.紫兒微笑道謝.卻不曾疏遠.仍然隨著洛雪四處穿棱.

所謂流言所謂蜚語.不過庸人自擾.紫兒坦然自若.雲淡風輕.

即使有無數的人主動來和她打招呼敬酒.還有更多的人試圖把她拉攏到其它的地方去.避免她因為和洛雪走的太近而得罪了九華天方家和上官世家.

可是.紫兒就像是一棵漂亮的木棉似的.不為風吹所惑.不為驚雷所懼.舒展著漂亮的枝葉.將根深深的扎在洛雪所在的這塊土壤. 紫兒無疑是今天晚上最耀眼的明星.紫兒的一舉一動都是眾人關注的焦點.雖然.她對這樣的尊榮非常反感.但是卻沒有離開洛雪身邊.

上官無度自然也發現了紫兒的存在.也早就有人向他報告了紫兒的這種挑釁行為.

「要不我去和寒冰宮那丫頭喝杯酒.」上官無度身邊的護衛眯著眼睛打量著紫兒那邊.出聲說道.

上官無度擺手.說道:「這種事情.強求不得.朋友之間應酬一下.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護衛便不再說話.和身邊的人交談起來.

這確實是一場規格極高的喜宴.無數的達官貴人、修真名流彙集而來.有各門派勢力的代表.富商豪賈.以及南宮世家的遠方親戚好友.

洛雪默默地打量著過往的賓客.時不時瞅一眼紫兒.想知道這個寒冰宮的來客在這種熱鬧的喜宴當中會是怎樣的表現.

「為什麼這年頭總是癩蛤蟆能吃到天鵝肉.」一個譏諷的聲音傳了過來.

洛雪腳步一滯.這個聲音如此刺耳.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了.

只是這傢伙會出現在這裡.倒是出乎洛雪的意料.

轉過身去.看到身後站著一個清瘦的白衣男子.洛雪半眯起眼睛.嘴角微微上揚.像是看猴子雜耍一樣看著那個男子.

呂順天.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依天教的狗竟然也來給自己拜賀.事情果然越來越有趣了.

呂順天意味深長地盯著洛雪.說道:「和尚娶親.真是聞所未聞.不過還是要說一聲恭喜.能娶到南宮世家的千金.倒也算有點本事.」

洛雪亦是死死地盯著眼前的呂順天.心中琢磨著這傢伙怕是已經清楚了自己的身份.以依天教的勢力.想要調查出自己的事也不見得是難事.

從他的眼神中.洛雪已經看到了真相.

呂順天對洛雪可謂是恨之入骨.自從在凍天山出手相助唐馨月之後.洛雪就成了呂順天的眼中釘肉中刺的.眼下若不是還未能完全確定這個洛井石就是洛雪.他恐怕早就帶著依天教的人來砸場了.

因為洛雪的存在.使得他內心深處的陰暗潮濕無處遁形.會讓他醜陋不堪的精神和腐肉膿血的內心受到審判.如燈光照耀下的蚊.如烈日灼烤的蛆.原形畢露.無處藏身.

洛雪給他的恥辱.只能用血來洗乾淨.

呂順天是這麼想的.當然.洛雪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的眼中有著不盡的殺意.

只是.時間不對.地點不對.情況也不對.即便已然是劍拔弩張.誰也沒有輕易出手.

紫兒疑惑的看向洛雪.問道:「公子認識他.」

「呂順天.依天教的順天法王.」洛雪冷冷一笑.「三界之中不認識他的人怕是少得很.」

紫兒若有所思.問道:「公子跟他也結過梁子.」

「說得好像我只會招惹是非一樣.」洛雪笑道.「不過我跟他確實不對付.」

紫兒嫣然一笑.說道:「看不出來.公子還挺幽默.」

洛雪沒在意紫兒的這句話.而是殺氣騰騰地盯著呂順天.說道:「怎麼.順天法王竟然這麼看得起在下.親自來給在下祝賀.」

呂順天大笑出聲.說道:「非是我看得起你這個小和尚.而是我給南宮世家面子.要不然你就是八抬大轎請我來.我也未必會來.」

洛雪也笑了.看著呂順天說道:「能夠參加這個喜宴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建議閣下還是謹言慎行.不知道禍從口出的道理么.」

呂順天不以為意.說道:「如果你這種小和尚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那我倒不怕得罪誰了.」

洛雪哼笑一聲.突然間提高了嗓門.喊道:「什麼.你說你和寒冰宮宮主很熟.你們前兩天還一起去看雪.昨天還在寒冰宮和宮主把酒言歡是真的假的.順天法王你可不能騙我.」

洛雪這麼一喊.門口一些剛剛走進來的賓客自然把眼光都投放了過來.

呂順天被那麼多人注視.面顯尷尬之色.嘴角抽搐著.眼神兇狠地盯著洛雪.說道:「臭和尚.這個梁子咱們算是結下了.等著瞧吧.」

「我等著.」洛雪冷笑連連.「確實也用不等.現在你就可以試試.」

呂順天當然不願意和洛雪試試.眼下在南宮世家的地盤.這裡不知道有多少站在南宮世家這一邊的高手.他自然不會傻到吃這樣的虧.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呂順天指了指洛雪.轉身朝著人群深處走了過去.

看到又是這個新郎官與人鬧矛盾.大家心裡更是好奇了.先是上官無度.再來一個呂順天.怎麼這些名聲顯赫的人都跟新郎官不對付呢.

而然沒有人能知道這其中的貓膩.好奇地看了幾眼洛雪之後.然後又繼續說說笑笑.在這樣的喜宴.如果沒有一點兒熱鬧可看倒也乏味的緊.

洛雪沉下臉來.看了紫兒一眼.說道:「我借你們寒冰宮的名聲用一下.不打緊吧.」

這是借名聲嗎.明明是借宮主的名節好不好.紫兒心中想著.好在她此行是受宮主之託.倒不會在意這些胡言亂語的調侃.一來呂順天算不得什麼大人物.二來沒有人會相信洛雪說的那番驚人的胡話.

紫兒輕嘆一聲.幽幽說道:「公子若有需要.只有寒冰宮能給的.都儘管拿去好了.何況只是這不足為道的名聲呢.」

洛雪猛然一愣.那端著酒碗的手猛然晃動了一下.一小潑酒水灑在了地上.正要說點什麼.忽然一陣大笑聲傳來.

「什麼人這麼有福氣.竟然能夠值得寒冰宮這般傾盡所有.」

又有一群人鮮衣怒馬地走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個一臉溫和笑意的男子.

洛雪臉色一僵.今天的喜宴.還真是越來越熱鬧了.

這個男子人似乎很低調.但是到場的時候一點也不低調.

方函.九華天方家的少主.

如果說上官無度過來的時候.就像是一塊磁鐵.自動將周圍的人給吸納過來親熱參拜.那麼方函就像是一大塊開地正艷的油菜花田.不僅僅是近處的小蜜蜂朝著他飛奔而來.就是遠處的蜜蜂也成群結隊的向著方函狂涌過來.

磁鐵只能近距離的對一些金屬物品有影響力.但是花田卻能夠對整個大自然界的蜜蜂產生影響力.

同樣作為年輕一輩的修真英傑.這樣的鮮明對比確實讓上官無度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一想到九華天方家的勢力.也就釋然了.

諾大的院子里自動地組成了一道人牆.人牆箭頭直衝方函而去.

人牆裡面的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做的很隨意很隱蔽.可是.站在洛雪這個旁觀者的角度.覺得他們的舉動……真像是一群偷偷摸摸的賊.

方函被更大的人潮包圍.就連他身邊人的眼光也全都被遮擋住了.

站在洛雪身邊的紫兒長發披散在肩膀.發梢尾端微卷.構成了一個漂亮的弧度.香肩微露.胸口大片大片的雪白耀人眼球.身上自然而然飄出一種莫名的幽香.那種味道很淡然.卻也幽遠.就像是隨時隨地都要把人給帶到夢裡去.

她輕笑一聲.說道:「方函.方懷的孫子.他這個樣子是不是很氣派.每個男人都想做到這樣一呼百應吧.」

洛雪一臉不屑.頗有些嘲諷的意味.說道:「真正能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人.根本不需要刻意擺出一呼百應的場面.作秀罷了.」說著他愜意地把酒碗端到嘴邊.

紫兒瞥了洛雪一眼.說道:「公子果然有大胸襟大智慧.莫非是想坐擁天下權.醉卧美人膝.」

噗.

洛雪一口酒噴了出來.來不及擦拭身上和嘴邊的酒漬.便吃驚地看向紫兒.

紫兒若無其事地朝人群中看去.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神態.

方函一邊很有風度地應酬著越來越多過來和他打招呼的人.也會主動和一些長輩或者重要的人物寒暄問好.一邊朝洛雪這邊走來.

雖然兩者之間的距離不過數十步.普通的談話聲都能清晰入耳.但他卻走了好長時間.

人群終究有散去的時候.當方函帶著的那一撥人再次出現在洛雪視野中的時候.洛雪就知道.自己的倒霉事又要來了.

讓人意外的是.那些人根本就沒有看過他一眼.甚至就連方函都沒有看他一眼.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過這個人的存在.

方函只是徑直地走到紫兒面前.一身白衣.氣質非凡.臉色掛著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看著紫兒.像是質問.又像是在調侃.說道:「到底是什麼人有這福氣.讓寒冰宮可以把什麼都獻出去.」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專註到了紫兒身上.屏住了呼吸等待著.期待著這個大美女的答案.

紫兒嫣然一笑.春暖花開.盯著方函.說道:「為什麼方公子如此關心這個問題.這好像是寒冰宮自己的事哦.」

方函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說道:「大護法見笑了.九華天和寒冰宮素有來往.寒冰宮聲勢浩大.勢力非凡.關於寒冰宮的事情.三界中人自然都非常感興趣.方某也不例外.」

紫兒一臉平靜.說道:「但小女子確實無可奉告.實在抱歉得緊.」 方函連忙點頭.說道:「是是.方某魯莽.大護法見諒.」說著朝著洛雪所站的位置瞥了一眼.

方函保持著他那和藹親切的笑容.走向洛雪.正要說點什麼.一個侍者打扮的人來到他的身邊.在他的耳邊細細地嘀咕了幾句.

只見方函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那笑容一下就變味了.在方函眼裡.洛雪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人物.

方函心裡是這麼想的.在場所有人心裡都是這麼想的.

「這位就是新郎官了.」方函對洛雪說道.「叫什麼來著.洛什麼.」

作為來祝賀的客人.竟然連新郎官姓甚名誰都不知道.這顯然是故意的.

故意地貶低.

至少.他們是那麼認為的.

「在下洛井石.」洛雪譏笑出聲.

洛雪大步朝著方函走了過去.站在了他的面前.

方函身後的僕從想要有所動作.被他揮手阻止.

在這個地方.誰也不敢動手.

如果這個人敢動自己一根頭髮.他立刻就能讓他粉身碎骨萬劫不復.即便他是新郎官.是今天的主角..哦不.他已經算不上是主角了.

洛雪冷漠地看著眼神溫和表情平靜的方函.說道:「方公子此行只怕不是來給在下祝賀的.要不然為什麼連在下是何人都不清楚.」

方函只是笑著.也不吭聲.

洛雪目射寒光.語氣中帶著譏諷和嘲笑之意.冷聲道:「原來大名鼎鼎的方家少主.也不過如此.」

嘩..

全場嘩然.

交往吧,殿下 所有人都一臉震驚的看著洛雪.有嘻笑.有嘲諷.更多的人露出思索或者不理解的表情.

方家少主.也不過如此.

沒有人敢相信這一番豪言壯語竟然出自於一個無名之輩之口.就連在不遠處觀望的上官無度.都不由得微微冒了些許冷汗.

而上官無度旁邊的呂順天則是一臉笑意.一副深思的神情.

當著這麼多賓客之面.堂而皇之地說出這樣的話.究竟是什麼人才能有如此的膽量.

貴賓、侍者、護衛加在一起數百人的喜宴.此時竟然成了洛雪一個人的表演會場.

而代表著九華天方家的方函聽了這一番話.接下來會是怎樣的反應.

所有人都在猜測著.

紫兒不經意間似乎露出了一抹笑容.意味深長又有些幸災樂禍.

洛雪身材挺拔的站在方函的面前.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他們倆人的身上.所有人的心神都被他們所深深的吸引.

在他們的面前.其他人皆黯然失色.不值一提.

洛雪表現得很平靜.平靜到讓人覺得他的這種表現很詭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