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攻,一守,戰鬥就這樣一直持續著。

蕭寒這一舉動,也是讓得很多人鄙視,不敢正面交鋒,這樣的戰鬥,有何意思?

「膽小鬼!」 靳少的祕密愛妻 西門曉詩忍不住吐槽了一聲,心中暗暗鄙視著蕭寒。

「這傢伙在幹什麼啊?」廣場上,蕭炎也是一臉納悶,他可不相信蕭寒打不過這秦閑,這傢伙的實力,他最清楚不過了。

「可能是在布置那靈陣。」林動說道,他精通符文陣法,因此對於陣道並不是很陌生。

「靈陣?」蕭炎目光眯起,仔細觀察起了蕭寒,隨即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道:「我似乎知道這坑貨準備幹什麼了……」

————

「沒實力就滾下去,躲著有意思嗎?」戰台上,秦閑停了下來,目光冷冷地盯著蕭寒,也是有些不耐煩了,他都陪著蕭寒把這戰台轉了幾百遍了。

「躲也是實力的一種,若是你實力足夠,我不管怎麼躲都是輸,然而這麼半天,你卻連我一絲一毫都未曾碰到,讓我滾下去,你配?」這時,蕭寒也停了下來,面龐平淡,道:「懶得陪你玩了,你這實力,還是滾下去吧!」

話音一落,蕭寒目光一凝,心念一動,體內靈力霎時間呼嘯而出,黑白交織的靈力瘋狂湧出,猶如一黑一白兩條飛龍一般纏繞在他周身。

傾城熱戀 「滾!」

蕭寒五指緊握,腳步踏出,而後直接一拳朝著秦閑轟殺而出,恐怖的拳勁攜卷著可怕的氣勢呼嘯而去,拳勁一重蓋過一重。

秦閑一驚,沒想到蕭寒突然一反常態,他面色一凝,同樣毫無懼色的一拳猛然轟出。

砰!

恐怕的拳影在二人之間轟撞在了一起,拳勁碰撞,一股狂暴氣勢當即席捲而出,只見蕭寒那黑白交織的拳影並未湮滅,隨即化作一頭怒氣沖沖的怒龍一般,以摧枯拉朽的姿態橫掃一切,當即狠狠衝撞在了秦閑的胸膛之上。

噗嗤!

一口鮮血噴出,秦閑的身體當即飛出了戰台,狠狠砸在了下方的廣場之上,不省人事。

眾人有些驚訝,沒想到剛才僵持的戰局竟會在一瞬間扭轉。

「蕭寒兄,我也想來討教一番!」

這時候,又一道身影迅速掠上了高台,一襲白衣,風姿儼然。

「趙平!」很多人當即認出了這道身影,長槍趙平的名聲在這西江城中可是極為響亮,一些女子看著這道白衣身影,眼中也是透著一抹愛慕之色。

「這趙家小子莫不是也對兩位江小姐動心了?」西門寒楓飲了口酒,笑著說道。

「兩位江家小姐生得國色天香,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一旁梅璇玉笑著說道。

江家家主江乾則是輕笑了笑,只是在好奇地看著戰台,對於這趙平,他挺欣賞,希望待會兒會有好的表現吧。

江乾身後的江飛雪、江飛燕兩姐妹目光好奇地在蕭寒和趙平身上打量著,時不時附耳低語交流著,嘴角偶爾會有笑意浮現,不得不說,這一對孿生姐妹的確生得貌美如花,若能在戰台上一展風采抱得此等美人歸,可謂是極大的幸事。

西門曉詩、趙欣兒等人皆是一臉期待地盯著戰台,這一戰,很令人期待。

「趙平兄,請吧!」蕭寒開口道,本來他是想一次性解決,不過既然趙平上來,他自然還是得給幾分面子,他也想看看這長槍一動白龍吟的趙平到底本事如何。

「吼!」

趙平點頭,手掌一招,白龍槍在手,銀白色的槍身之上似是有著一條銀色飛龍纏繞,隱隱有龍吟之聲響起。

下一刻,趙平身影閃出,手持白龍長槍朝著蕭寒暴射而出,鋒利槍尖裹攜著駭人的氣勢,長槍所過之處,空間都被劃出了一道裂縫,這一刻,那長槍完全化作了一條白色飛龍,直奔蕭寒而來,欲將他撕裂。

蕭寒目光一凝,自然看出了這白龍長槍的不凡,應該是一件准聖物,那等威勢的確相當之強。

「洛神降臨!」

蕭寒沒有選擇去硬碰硬,雙手迅速結印,直接施展出洛神降臨,天穹之上,風雲突變,寒氣瀰漫,隨即一根根鋒利無比的寒冰利刺,從天穹倒插而下,頓時將戰台完全籠罩,一方利刺叢生的寒冰世界形成,恐怕的攻勢猶如暴雨般傾盆而下。

趙平那白龍長槍的恐怖攻勢也是在這洛神降臨中減弱了幾分,不過趙平迅速做出了反應,只見他體之上金光暴漲,體型隨之暴增,而後一尊數十丈的高大金色身影浮現,那一尊身軀手持一柄金色長槍,猶如戰神一般矗立,頗為震撼人心。

那是至尊法相,言出法隨!

至尊法身,乃是至尊的標誌;而至尊法相,便是地至尊強者的標誌,晉級地至尊后,原先修鍊的至尊法身會與自身肉體融合,融合成更為恐怖的至尊法相。

而此刻,趙平便是直接祭出了他的至尊法相! 繪製了第一張冥想神紋,羅征並沒有停下來。

購買這些材料,原本就是用來打算練手,所以材料一共準備了十份左右。

既然剩下這麼多材料,羅征自然不會浪費,手執符文筆開始繪製下一張冥想神紋。

即使是符文師也不能一直繪製符文,因為在繪製的過程中,靈魂之力是在不斷地被消耗的,當靈魂力消耗到一定的地步,人就會感覺到疲憊,睏乏,精神難以集中。

以羅征現在的靈魂力,繪製七八張神紋已經到頂了,當他勉強繪製完第八張神紋,準備開始繪製第九張的時候,頓時感覺到一陣不適應,腦袋猶如要炸開一樣難受,注意力無法集中,同時符文筆輕輕一劃,這一筆卻是畫錯了。

繪製符文不可以有絲毫馬虎,只要稍微出現一絲錯誤,整張符文就算是報廢。

「是第一次繪製神紋,切不可消耗太多的靈魂之力,若是因此傷了神魂,給靈魂造成損傷,就得不償失了,」隨著青龍的聲音響起,一股冰涼的感覺沁入羅征的腦海,頓時讓他好受了許多。

因為吞噬了蛟龍精魄和蛟龍之血,青龍這段時間也是活躍了許多,的確也有一些力量能夠幫助羅征。

聽到青龍的警告,羅征心中一凜,也是覺得自己太急切了,凡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今天就暫且到此為止。

剩下的時間,羅征繼續專心修鍊,除了要學習神紋之外,照例還要面對那幫精英堂的弟子……

挑戰精英堂,幾乎成了羅征每一天的必修課,反正一大清早羅征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的被大夢真人控制,然後扔進那灰色建築中,與眾多精英堂的弟子切磋。

為了打敗精英堂的弟子,羅征也是無所不用其極,最開始羅征憑藉強橫的肉身以及龍鱗之力,尚且能夠應付,隨著羅征挑戰的人越來越多,他們也開始有針對性的壓制羅征,最後羅征不得不使用「驚魂刺」,甚至讓劍靈妖夜出戰……

眾多精英堂的弟子也是驚訝的發現,羅征這傢伙頑強的幾乎跟蟑螂差不多,每一次出戰的弟子實力都會比前面一個強大,但是羅征總有辦法擊敗他們。

今天最後一位出戰的精英堂弟子名叫木冉,乃是照神六重境界,雖然木冉在照神六重境界之中不算特彆強,可是照神境每多一層修為,差距還是很大的,最終木冉卻還是敗給了羅征。

應付完今日的三場戰鬥,羅征飄然而去,往雲殿的坊市趕過去。

他昨日耗費了大價錢買回來材料,繪製了神紋,今日倒是想去坊市打聽一下,這神紋能不能賣錢。

在前往坊市的路上,羅征還是有些忐忑,畢竟這些冥想神紋純粹是羅征的練筆之作,不過昨天羅征幫了天下商盟的那位老者那麼大一個忙,就算這神紋賣不出價格,恐怕也不會再被趕出來了吧?

冰宮之中的小蝶,此刻卻有些不滿意了,她正微微蹙著眉頭,盯著信圭中的羅征。

「好端端的,他為何要繪製學習繪製符文?修鍊的時間都不夠,幹嘛還要將精力放在這上面?」小蝶十分不滿,她之所以培養羅征,是因為心中的一個計劃,只是羅征現在的修為太低,低到完全不能看的地步,所以才會用精英堂的弟子去輪番磨練羅征。

連修鍊的時間都沒有,竟然還耗費心血在符文之術上,在小蝶看來,羅征純粹是在浪費時間。

畢竟符文之術,太過於博大精深,許多符文師、幻陣師幾乎耗費一輩子心血才能有所成就,羅征之前也沒有任何符文的基礎,這種臨時起意想要學習繪製符文,談何容易?

大夢真人卻笑道:「殿主,年輕人嘗試一些新的東西無可厚非,若是他碰到符文之術的難處自然會知難而退了,也無須擔心什麼。」

「不行,」小蝶那修建的細長眉毛一揚,「時間不多了,羅征必須踏入照神境,至於修習什麼符文之術……我看他還是免了吧!」

聽到小蝶的話,大夢真人在肚子裡面嘆了一口氣,心想殿主最應該擔心的是自己的才對吧?殿主的《九天玄女心經》已經到了最後一重天,快點提升自己的修為才是正道,羅征再有天賦也只是一個小輩而已……

不過大夢真人心中這麼想,但卻不敢說出來,殿主的倔強脾氣在整個雲殿人盡皆知,想要改變她的想法,怕是千難萬難。

小蝶說完之後,隨後就燃燒了一道傳音符,「宗銳,來我這裡一趟!」

宗銳?大夢真人一愣,滿臉奇怪的問道:「殿主,你叫宗銳來做什麼,難道是要讓他去教授羅征符文之術?」

宗銳是雲殿中最強的符文大師,這一次小蝶在試煉者之路中得到的那個護宗大陣,現在就交給宗銳在琢磨,六品宗門的護宗大陣何其複雜?想要將這護宗大陣布置出來,恐怕要耗費無窮的人力和物力,不過想想這六品宗門的護宗大陣的威力,若是真能夠布置出來,雲殿恐怕能抵擋住中域任何一方勢力的進攻!

從這一點看來,耗費再大的力氣布置這護宗大陣也是划算的。

所以這段時間,宗銳足不出戶,日日夜夜都在鑽研那套護宗大陣。

這時候聽到殿主召喚,宗銳頓時化作一道流光迅速來到冰宮,朝著小蝶拜了一拜,「屬下參見殿主!」

小蝶微微點頭,隨即問道:「宗銳,那護宗大陣鑽研的如何了?」

「回稟殿主,我正在評估這護宗大陣的造價,所需要的材料,不過怕是還要一段時間才能計算周全,」宗銳說道。

「恩,今日我還有一件事情找你去幫忙,」小蝶說道。

大夢真人望著殿主,滿臉納悶,難道殿主真的打算讓宗銳去教授羅征符文之術? 最強棄少黑巖 他正這麼想著,聽見小蝶說道:「有個不自量力的小傢伙,想要修習符文之術,你去給我打擊他一番,最好是摧垮他的自信,讓他放棄。」

聽到小蝶的話,大夢真人差點沒摔倒在地上,他沒想到小蝶專程把宗銳叫來竟然是為了這種事情,這也太……

好吧,她是殿主,咱們做屬下的一切以她為準,大夢真人無奈的想到。

反倒是宗銳聽到這個話,臉上似乎產生了一絲興趣,「不知道殿主所說的這小傢伙是誰?能夠繪製幾星符文?」

「這人你多半已經聽說了,他叫羅征,至於符文之術,應該是剛剛開始學,」小蝶抿抿嘴說道。

宗銳嘿嘿一笑,「原來是那個號稱挑戰整個精英堂的弟子!屬下明白了,我保證摧垮這小傢伙的自信,讓他這輩子都不會碰這玩意!」

「恩,他現在正去坊市的路上,你現在就可以過去了,」小蝶點點頭,宗銳的符文之術毋庸置疑,否則小蝶也不會將護宗大陣交給他。

得到小蝶的命令,宗銳一路飛出冰宮,以一條筆直的直線直奔坊市而去,一路上宗銳盤算著如何完成殿主交代的這個任務。以宗銳在符文之術上的造詣,想要打擊一個初學學徒的自信,實在是太簡單了,他甚至有把握一句話,就讓羅征這輩子都不碰符文。

重生狼孩難養 不一會兒宗銳就來到了坊市,這時候羅征正巧走到坊市的盡頭,進入了那家天下商盟的店鋪。

「先天四重境界,應該就是他了,」宗銳點點頭,整個精英堂的弟子中,先天生靈就沒幾個,也只有羅征是先天四重境界。想到這裡,宗銳也朝著那個店鋪走去。

這間天下商盟的店鋪中的老者,這時候正手持墨筆,書寫著那古玉上的字句呢!他牢牢的記住了羅征破譯的那篇上古神族的古文,正一字一字的用正體字書寫出來。

這時候羅征忽然登門,倒是讓老者十分意外,不過也十分客氣,「羅少俠!今日登門,不知有何貴幹?是否又需要買些材料?」

如果羅征真的是想要學習符文之術,昨天的那些材料應該足夠羅征支撐一段時間了。

還沒有等羅征開口,門外忽然傳來一個聲音,「商老頭,好久不見了,最近生意可好?」

天下商盟的這位老者名叫商磊,因為常年在雲殿坊市做生意,而宗銳身為雲殿最出名的符文師,經常會光臨此處,兩人也算是比較熟悉了。

聽到是宗銳,商磊的臉上就堆砌起了笑容,實際上這老者也不是對誰脾氣都差,否則他也不可能做到天下商盟的執事的位置上,像宗銳這種顧客他商磊是萬萬不會去得罪的。

「生意清淡的很,還不是指望你多光顧一下,」商磊嘿嘿笑道,連忙招呼人過來泡茶。

宗銳一進門,目光卻是落在羅征身上,微微一笑道:「這位是……」

「這是你們雲殿精英堂的弟子,最近是要修鍊符文之術,對了!」商磊笑眯眯的盯著羅征,說道:「這位,就是你們雲殿最厲害的符文師,羅少俠,你若是真想學習符文之術,找他請教就是不錯了。」 從青龍那裡汲取了上界的神紋之法,中域之中的符文之術羅征又如何能看在眼中?

不過聽這商老頭之言,眼前這人竟然是雲殿的頭牌符文師,羅征自然也不會怠慢了,他依舊畢恭畢敬朝著宗銳作揖道:「我不過初學符文之術,算是玩票試水,討教怕是說不上,若是日後有什麼疑難之處,還請您指點一番。」

宗銳嘿嘿一笑,卻沒有接話,而是眯著眼睛看著羅征。宗銳對自己符文上的造詣是非常自傲的,何況他今日是奉小蝶之命來打壓羅征的,怎麼可能會指點羅征?

不過宗銳還是問道:「你既然初學符文之術,我且看看你有什麼作品?」

羅征點點頭,他原本就打算拿昨日繪製的冥想神紋評估一下,雖說是初學者之作,還是想看看能不能值點錢,最好是能夠將材料錢換回來,於是羅征又對商磊說道;「昨日我買了材料回去試手,這兩篇神……不是,是符文,還請你評估一下價值。」

羅征繪製的並非是符文,而是神紋,一時間差點口誤。

羅征的這話一說出口,宗銳和商磊兩人臉上都流露出無比詫異之色,什麼意思?昨日買回去材料,今天就製作出了符文拿過來評估價值?

特別是商磊最為奇怪,他昨天就清楚,羅征根本就是初學者,甚至是還未入門的初學者,買回去的材料多半也是浪費的,他昨日甚至還心疼那些材料,拿這麼貴重的材料去試手,這真是浪費!

任何一個符文師,都是在不斷地「浪費」之中成長起來的,所以培育一個符文師,甚至比培育一個武者還要燒錢,一般的家族根本培養不起,何況羅征還拿繪製四星符文的材料去試手,這就不是一般的浪費了。

所以今日商磊看到羅征,就問羅征是不是還要買材料,結果羅征說他拿著符文來評估價值……

羅征當符文是什麼?以為用材料鬼畫兩筆,就能夠得到一張符文?這又不是小孩子塗鴉!

商磊嘿嘿一笑,卻沒有點破,只是意味深長的重複了一遍,「羅少俠昨日第一次學習如何繪製符文,今日就繪製成功了?我的確倒是好奇,來來來,我幫你評估一二!」

宗銳也差點笑出聲來,大概也明白羅征為何這麼囂張,敢去挑戰整個精英堂弟子了,這傢伙不僅僅是狂妄,而是腦子有問題!第一次繪製符文就想繪製成功?估計這傢伙連符文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嘿嘿,我也有些興趣,看看羅少俠的作品倒地有什麼價值,」宗銳不陰不陽的笑道,殿主交付給他的這個任務未免也太簡單了,估計用不了幾句話,就能將這小子打擊的體無完膚!

羅征點點頭,隨後從須彌戒指中取出了那張冥想神紋說道:「見笑了,初學之作,只是繪製了一篇一星符文,還請你過目。」

說罷,羅征就將那張冥想神紋放在了桌子上。

商磊和宗銳的目光都定在這冥想神紋上面,臉上的笑意就更加濃烈了,這他媽畫的是什麼啊?

符文與神紋雖然是同一個東西,但是神紋經歷了千萬代人的傳承,其中複雜的程度,遠遠超出中域里符文師的想象,所以兩人這麼乍一看,只覺得這張符文上的圖案走線離奇,不成體系!

商磊還沒有說話,宗銳倒是率先開口了,畢竟他肩負著打擊羅徵信心的任務,按照殿主的要求,就是斷絕他修鍊符文這個念想,不過在宗銳看來,其實打不打擊都沒什麼必要,這小子根本就不懂符文是什麼,以為拿著筆隨便畫畫就能產生效果!

「小夥子,符文之東西,說白了就是小型陣法,需要依靠其中的線條建立彼此的連接,才能夠發揮出應該有的效果,一星的冥想符文很容易畫,但是絕對不是你這一張,我看你……還是不要走這條路好了,符文之術,不是你這種人可以學的!」宗銳淡淡的說道,臉上浮現出濃厚的譏誚之色,在這一刻他甚至已經忘記了小蝶的囑咐,他真心覺得羅征沒有這個天賦。

聽到宗銳的話,羅征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他跟宗銳好像不怎麼熟,自己繪製的好壞關他屁事?奇怪歸奇怪,羅征還是壓下了心中的不快,轉頭對商磊說道:「商老闆,還請你評估一下這冥想符文的價值。」

商磊卻擺擺手說道:「這,宗先生都這麼說了,你說我還有評估的必要嗎?」商磊其實在心中冷笑,這有個屁的評估價值,若不是昨日你幫我翻譯了上古鳳族的文字,老子現在早就把你趕出去了。

聽到這話,羅征頓時就有些糾結了,難道自己繪製的這符文真的就如此不堪?

「青龍,青龍!你不會是騙我的吧?」羅征在腦海之中與青龍溝通道。

青龍這時候正關注著外面發生的一切呢,他傳授了羅征神紋之術,羅征也算是它半個徒弟了,而且就算是它也十分認同羅征在神紋上的天賦,「完美筆觸」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擁有的。

商磊和宗銳的話,對於青龍來說算是莫大的侮辱,於是青龍冷笑道:「理他們去死!兩個老傢伙屁都不懂,聽他們瞎說!」這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老龍,也忍不住開口罵人了。

「那怎麼辦?」羅征又問道。

「走人!這兩個傢伙根本不識貨,理他們幹啥?」青龍怒道。

雖說青龍讓他離開,但羅征卻並沒有走,他清楚青龍的神通,雖然也相信這神紋多少應該是有些價值的,不過還沒有等他說話,那宗銳又意味深長的說道:「這符文你還是扔掉為好,專心修鍊武道一樣也有前途,小夥子,我這話也是為你好!」

「你們沒有激活的這符文,又如何能夠看出它的好壞呢?」羅征冷冷的說道。

商磊和宗銳對視了一眼,隨即又笑了。

中域之中的符文傳承幾千年,又分為南派和北派兩種,宗銳作為雲殿的符文大師,無論是南派那種娟秀細緻的符文繪法,又或者是北派大開大合龍飛鳳舞的符文繪法他都精通,羅征手中的這張鬼畫桃符既不屬於南派,又不屬於北派,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冥想符文,於是宗銳說道:「沒有這個必要,小夥子是不是以為隨便用符文筆勾勒一個圖案就能激活?你這冥想符文……根本就無法激活。」

聽到宗銳這話,羅征這才深深地吐了一口氣,果然……跟青龍猜測的一樣,這兩個白痴壓根就看不懂神紋,看樣子的確不是他神紋不好,而是他們根本不懂。

既然弄懂了這一點,羅徵才懶得跟他們費什麼口舌,而是一揮手就是一道真元打入這冥想神紋之中。

細密的真元灌輸其中,這張冥想神紋驟然之間就被點亮了,上面一道道紋路綻放出青灰色的光芒,那是「烈性葛根」被完全激活的徵兆,與此同時,從這冥想神紋之中激發出一道無形的能量波動朝著三人迎面撲去。

在這青光之下,三人頓時感覺到一陣神清氣爽,宛若從一個空氣憋悶的地方走出來,進入了一處環境開闊之地,整個人的精神頓時為之一振!

從這冥想神紋被點亮的瞬間,宗銳的雙眼之中就已滿是駭然之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