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烈虎撕殺拳法施展下來,楊晉只感覺全身都舒暢不已。

獨自修煉,又怎麼能夠與勢均力敵的對手,傾盡全力的對戰來得爽?

這一刻,楊晉只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顫抖,都在歡呼,都在愉悅。

轟隆!

楊晉悶哼一聲,全身的血液都調動了起來,好像衝破了枷鎖的囚徒,又好像決了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拳勢也猛地漲了三分不止。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這個時候,強盜頭子終於招架不住,被楊晉一拳轟碎肋骨,勁力穿透心臟,七竅流血,活活打死。

“突破到煉血境!”楊晉一喜。

覺得不錯,就收藏吧! 再次睜開眼睛,眼前是如同異形巢穴的場景。

唔……這個句子如果稍微打上一個錯字的話,就變成“異性巢穴”了吧?

對於林辰而言,也就是少女的閨房。

牀上擺着玩具抱枕,櫃子門上掛着粉紅色的內衣,催人荷爾蒙加速分泌,夢幻中的地方。

然而儘管只是一字之差,眼前的這個地方卻和那種想象完全不搭邊。

這是一處相當寬廣的房間,大概像是大學圖書館閱覽室那麼大,長寬都超過了一百米。

林辰甚至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傳送到了異世界,畢竟之前印象中那座房子都擠在一起的小鎮,不像是能有這樣大的地方的樣子。

而且房屋的牆壁上和地面上也到處都是現代人從未見過的物質,有點像是海洋生物的甲殼,紋理交錯,凹凸不平的墨綠色甲殼覆蓋在這個空間裏,讓人想起“異形”裏被寄生的太空飛船艙。

在林辰的身旁,是一個如同十字架那樣被立起來的木質標誌物,不過並不是十字形狀,看上去有些像一個長短不同的“Y”。

“Y”上面分開來的兩邊,掛滿了裝着人體器官的罐子,木質柱子上則密密麻麻地釘滿了細小的肉塊,顯然是被撕碎了的,不知是何人的身體。

儘管這些器官和肉塊從顏色上看來都已經被釘在這裏很久了,但是卻並沒有腐爛,從Y形柱子上散發出一股混合着臭味的消毒液的味道。

林辰有些厭惡地向後退開。

居然是活人獻祭嗎?

果然是邪教現場。

不知道被帶到什麼地方來了,現在還是找找出口吧?

他這樣向着向後退去,背上卻突然撞上了什麼。

亡者……

不知道已經死去了多少年,已經變成匍匐在黑暗深處的扭曲怪物的鎮民們,一個接一個地從這個房間的牆壁上浮現出來。

他們的肉體早已毀滅,作爲遊魂能做到這種事情倒是也沒什麼奇怪的。

不過這種場景真的很怪異,亡者們就像是從培養皿中生長出來的真菌一樣,一個接一個地憑空冒出來。

一百個?不,肯定不止這些。

兩百……三百……有沒有一千個呢?似乎又多了點。

大概有五百人走進了這處房間,他們圍繞着林辰與釘着碎屍的柱子,圍成了一個圈。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呆滯的,從亡者之中走出了七八名身材高大,頭上被黑色長布矇住的傢伙,他們的手中拿着造型誇張的大刀和巨斧。

這些傢伙的身高全部在兩米以上,粗壯的手臂上釘着釘子,怎麼看都已經脫離人類的範疇了。應該說是巨人,黑色的巨人。

就算沒人來解釋,林辰光是看一眼身後的柱子,就知道自己的結果會是什麼樣了。

“哇……肯定會挺疼的啊。”

看着這幾個鎮民手中的武器……或者說刑具?祭祀用品?林辰一陣幻痛。

雖然說肯定比不上之前他面對過的火神的重劍,但是這些刀斧都是那種佈滿尖刺的恐怖造型,光是看上一眼都會讓人頭皮發麻。

而且他還是不死之身。

就算身體被撕裂成了碎塊也不會死。

而是會作爲釘在柱子上的碎屍永遠存活下去。

妖精的夥伴 也就是說會永遠被釘在這種地方,永遠地被囚禁。

……果然不死之身真的是一個最糟糕的能力了。

這樣想想,看來現在必須反抗了。

之前火把滅掉的時候,還沒來得及反抗就被控制住了,這次不會這樣了。

一定要讓這些傢伙明白,用那種恐怖的東西對別人的身體爲所欲爲是不可能的!

當然林辰沒有把所有人都打倒的覺悟。

畢竟對方有五百人以上。

而且還全部都是不死之身。

在這種場面下最好的選擇果然還是逃跑。

只是,如果要逃跑的話,肯定要有一個方向吧?要逃去安全的地方纔行,否則就只是悶頭亂撞罷了。

然而林辰卻找不到要往哪裏逃。

事實上他連這個房間的出口在哪裏都不知道。

眼前的這些死人都是直接穿牆過來的,整個空間看上去都是完全封閉的模樣。

不過,既然是房間,自然就該有門吧?

這裏肯定是這些傢伙還活着的時候建造的,畢竟死人可不會造東西。

那樣的話,活着時候的鎮民……這些邪教信徒,應該都是要從門進出纔對的。

猜想到這一點,林辰心裏大概有了點底。

那樣的話,就只能把整個房間都繞一圈才能找到了。

當然運氣好的話說不定一開始就能找到,不過林辰對自己的非洲血統有自信。

所以還是早早地做好覺悟比較好。

正這樣想着的時候,大個子中的一人已經朝着他走了過來,手中造型驚悚的巨大砍刀向下落下!

果然動漫裏主角思考時外界時間暫停的設定是沒有科學依據的!

不過,原本應當是相當迅猛的一記豎劈,在林辰看來卻相當緩慢。

緩慢,而且簡單,是可以以控制毫釐之差輕易奪過的攻擊。

他微微向着側面移開肩膀,然後向斜後方退出一步。

動作不快,就像是在散步。

然而原本應當將他的肩膀撕下的砍刀只是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將覆蓋着異形組織的地面砸開,疑似血液的暗紫色液體流了出來。

能輕易閃避的原因,並不僅僅是他的反應和敏捷度比正常人高而已。

同時也有之前訓練的成果。

以及戰鬥的經驗。

畢竟和火神的【絕對攻擊】,或者正義之神繁雜難辨的劍術相比,這些傢伙不過是死去的人類罷了。

只不過是能夠行動的殘渣,又怎麼能和真正的神靈媲美。

在面對了那麼多神靈之後,儘管林辰覺得自己一直都落在下風,但是卻已經不知不覺地變強了許多。

一擊攻擊落空,對方緩緩地將大砍刀上擡,想要繼續揮舞,然而他並不會有下一次機會了。

林辰騰空躍起。

那是超越正常人彈跳能力的高度,起碼有三米。

他跳起來,然後用力向下踩下去,之後又向前猛踢出一腳。

向下踩的一擊將亡者擡起的砍刀踩落,向前踢的一腳則是將他擊飛出去。

騰空一個漂亮的轉身,林辰落在地上,在砍刀落地之前接住了它。

這樣一來武器就到手了。

畢竟想要在這麼多人之中殺出去,靠着赤手空拳是沒可能的。

話說,這東西好輕啊。

林辰將大砍刀拿在手裏舞了幾個圈。

長度接近三米,頂端完全由白鐵製造,但是拿在手裏的感覺卻像是拎着一根掃把。

是因爲自己的力量也被強化了數倍嗎?總而言之還算稱手,揮舞的感覺倒是也挺流暢的。

他將砍刀橫放在背上,傲然站立,面對着四周咄咄逼人的亡者們。

擺了個挺帥氣的pose,本來還想要說句霸氣的臺詞來着。

但是四周手持刀具和斧子的黑色巨人已經再次攻過來,這次是一擁而上!

四五把巨斧撕裂空氣,從頭頂的位置猛砸下來。

雖然知道自己能夠躲開,但是林辰卻沒有躲閃,而是將手中的長柄砍刀一橫,試圖強行接下。

爲什麼?

要說的話,大概是想要測試一下自己的力量到底到了什麼程度吧?

畢竟在和神靈戰鬥的時候,不是秒殺就是被秒殺,林辰對自己的實力有幾斤幾兩沒有任何估算。

現在倒是一個好機會。

比一般人強出不知道多少倍的力量,能否接下這種沉重的攻擊呢?

“鐺鐺!”

四五把斧子筆直砸在了砍刀的中心位置。

林辰膝蓋一軟。

“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啊……”

雖然說他的力量值是被增強了許多的,但是這些黑色的大傢伙也不是什麼正常角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