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剎那,楚暮做出回答,閃電般的拔劍,鏗鏘之聲響起,一抹如針般的金色細芒切入虛空之中,相隔十米,斬向宋新陽等人。

這一劍……太快……太凶……宋新陽宋光濤八人完全沒有料到,在這種處於弱勢的情況下,楚暮會悍然拔劍率先出手,臉色大變,紛紛施展身法,後退,同時劍氣洶湧而出,在身前凝聚成甲。

金鋒劍術圓滿,修為提升到十段後期,楚暮施展金鋒裂空殺招,已經不需要什麼明顯的準備,一拔劍,當可施展。

虛空傳出驚人鋒芒銳利,十米處,細密璀璨金色刺眼異常,形如弧光斬切,幾道慘叫聲驟然響起。那三個十段後期劍者,反應慢了一線,劍氣不夠渾厚,頓時被攔腰斬殺而過,斷裂成兩段落地。

斷口處光滑,臟器肌肉蠕動收縮間,大量鮮血噴射而出。

三個十段巔峰也紛紛受傷,手臂上腹部各有傷口,鮮血淋漓,臉色蒼白,而宋光濤與宋新陽修為都達到半步化氣,反應極快,劍氣渾厚,硬是擋住金鋒裂空的邊緣斬殺,退出範圍。

五人看著那六段半截屍體,看著那臟器混合血水流淌一地,臉頰不斷的抽搐,臉色更是蒼白,不見絲毫血色,眼中布滿驚駭。

「該死,殺了他!」宋光濤尖叫道,那聲音可以和皇帝身邊的紅人相媲美。

劍氣洶湧,狂暴無比,捲起強風吹動四周,利劍出鞘,五人散開,各自施展最強劍術殺招,要殺楚暮。

「師弟,上!」羅玉峰臉色大變,低喝出聲,嗖的往左邊竄出,拔劍,劍術殺招施展,如同一陣狂暴之風,吹得地面鵝卵石紛紛滾動。

鄭修然往右邊衝出,一劍震動之間,化為一條狂暴的火焰蟒蛇,張開大嘴,狠狠的咬向宋光濤等人。

可怕的劍氣迸發濺射,地面的鵝卵石紛紛在劍氣之下破碎,化為粉齏,塵煙瀰漫四周,殺機凜冽令人心驚膽顫。

五道殺機鎖定之下,楚暮有種毛骨悚然之感,兩個半步化氣與三個十段巔峰全力出手殺招,太強。

身形變幻,前後左右搖擺,如同風中擺柳般的,連續十幾次后,找到一絲破綻之處,霎時,施展高階身法疾風掠影,嗖的一聲,帶起幾道殘影,從一邊飛射而出,直接脫離殺招。

五大殺招凌厲無比,或者單面攻殺或者小範圍覆蓋,頓時讓無數的鵝卵石再次破碎化為粉齏,互相碰撞,發出轟隆隆的刺耳巨響,如同萬馬奔騰。

無數劍氣碰撞混合之下,化為滾滾颶風般的衝出,捲起無數的完整或破碎鵝卵石,像是巨型電鑽似的鑽入溪流之內,讓溪流變得渾濁,無數溪水衝天而起。

楚暮的身形在半空一個扭轉,回身一劍,大風動山林,融入三成風之意境,威力直接提升三倍,大風變成暴風般的呼呼作響,咆哮之聲不絕於耳。

這威勢,遠遠要勝過金鋒裂空,其中蘊含殺機,更是濃郁驚人,令人頭皮發麻渾身不自覺的顫抖。

儘管楚暮將這一式殺招的範圍限制,但羅玉峰與鄭修然依然震驚無比。大風劍術,他們同樣有修鍊,同樣修鍊半年,但比起楚暮來,卻相差了許多。原本他們也覺得,就是那種程度的差距,但現在一看才發現,不是幾成之差,而是好幾倍之差。

宋新陽與宋光濤劍氣全部爆發,再度施展殺招,衝擊而出,互相碰撞,他們借力連連後退,並且施展身法打算就此逃離。

那三個十段巔峰劍者,則在楚暮的大風動山林以及羅玉峰和鄭修然的劍下,被直接斬殺。

「想逃!」楚暮冷哼一聲,疾風掠影再度施展,融入三成風之意境,速度快的不可思議,一晃,便跨越數十米,直接出現在宋光濤與宋新陽的背後。

兩人只感覺到背後有殺機侵襲而來,瞳孔急劇顫抖,劍氣滾滾發出轟隆隆巨響,在背部匯聚成甲,企圖抵擋。

楚暮的身形卻是詭異一轉,猶如風中精靈,正是疾風掠影與風中游的交替施展,鬼魅般的出現在宋新陽與宋光濤面前,偽清風劍信手斬出。

三成風之意境之下,楚暮的劍速暴增,眨眼便揮斬出十幾劍,令人眼花繚亂,宋新陽與宋光濤只是下意識的扭動頭部搖晃身形閃避。

他們突然只感覺到咽喉傳出撕裂般的疼痛,襲卷全身,渾身迅速的變得無力,繼而,往前撲倒,眼前似乎有一抹猩紅色閃過,漸漸沒入黑暗失去意識。

論修為,他們的確勝過楚暮,但論生死搏殺經驗與種種手段,卻遠遠不如楚暮。

「師弟,他們……都死了……」羅玉峰與鄭修然飛奔而來,一臉的震驚,說話都斷斷續續的,為楚暮的恐怖實力而震驚。他們覺得他們已經盡量的高估楚暮的實力了,沒想到連兩個半步化氣都被楚暮輕易斬殺。

「嗯。」楚暮點點頭,沒有任何驚訝,這是理所當然的。有著劍術宗師的境界,還有三大意境傍身,更有劍勢入門,種種手段,宋新陽和宋光濤不過只是普通的半步化氣罷了,還殺不了的話,他可以抹脖子自殺了。

「宋光濤這幾個人一死,青蘭院剩下的那幾個,不足為慮。」羅玉峰調整過來,一聲冷笑,道。青鋒院與青蘭院向來不合,但往往都是青鋒院勢弱,沒想到這一次因為楚暮的緣故,力壓青蘭院了。

鄭修然也點點頭,楚暮倒是沒有再說什麼,不過,他心中念頭一轉:「青蘭劍派的事,到此,算是告一個段落,此後只等到修為提升,至少要達到化氣大成。接下去要解決的,就是王麟與林洛水之事。」

(未完待續) 楚暮這一次並沒有多帶偽劍器,八口偽劍器,他背上兩口,剩下的六口平分給羅玉峰和鄭修然背著。

也許對於上品劍派而言,八口偽劍器算不得什麼,但對於下品劍派而言,八口偽劍器價值非凡啊。

管殺不管埋,沒有理會那八具屍體,三人再次前進。

大離山谷,是離州劍院專門開闢出來,作為百強爭奪戰的場地,範圍很大,而且有樹林河流還有沼澤等等各種地形,內部也放養著許多凶獸。

這些凶獸,基本都是高級凶獸,實力十分的強悍,自然繁衍,漸漸增多。

這山谷,也被凶獸們視為它們的棲息領地,進入山谷的劍者們,自然會被凶獸們視為外來入侵者。

劍者與凶獸們之間,一旦相遇,往往會爆發生死戰鬥,最終的結果,不是凶獸被殺死,就是劍者被殺死成為凶獸們口中糧食。

「殺!」鄭修然低喝一聲,一劍若流火,火星飛濺,斬殺飛撲而來的凶獸。

周邊,有七八具凶獸的屍體,都死在楚暮與羅玉峰的劍下。

「師弟,我要恢復一下劍氣。」羅玉峰說道,取出幾顆大回氣丸丟入口中,當即盤腿坐下,鄭修然也如此。

他們進入山谷大半天了,經過好幾場戰鬥,丹田內的劍氣基本消耗一空,再不恢復,萬一等下又遭遇戰鬥,一身實力可返回不了多少。

相對而言,楚暮的劍氣還剩下大半,他也取出幾顆大回氣丸丟入口中,不過沒有盤腿坐下,而是讓大回氣丸藥力化開,自然恢復。

雖然有更好的丹藥氣還丹,但那卻是恢復先天劍氣的,現在服用,大材小用。

時間緩緩流逝,遠處,又出現了一些重疊身影,正迅速的往這邊而來,楚暮眉頭微微一皺,他自然知道身上的紅色光芒,一旦被別人看到的話,多半又要出現一些麻煩了。

旋即,眼中閃過一抹詫異,因為他看到遠處快速而來的那些身影之中,竟然有兩道的身上散發出紅色的光芒,和他一樣。

「兩口短劍……」楚暮以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暗說一聲,心頭一動,瞳孔閃過一抹精芒。

他們有三個人,就需要三口短劍,如今已經有一口了,再有兩口,之後只需要將短劍守住,等到百強爭奪戰結束就行。

緊接著,楚暮的眉頭微微一皺,因為,他認出了那群人的身份。

州令世子院的人,為首的那個,一臉的冷傲,不就是州令世子周宏宇嗎。

楚暮頓時萌生退意,這個周宏宇不僅有化氣境修為,而且還領悟了已經,實力必定十分強大,楚暮並沒有把握能夠擊敗他,就算是最後可以擊敗他,也必定是手段盡出,耗費極長時間。而周宏宇身邊跟著的人,有三個半步化氣,還有五個十段巔峰,這樣的組合,要幹掉羅玉峰與鄭修然,太輕易了。

只是,羅玉峰和鄭修然都還沒有結束,楚暮眼底閃過一抹的焦急。

「世子,他就是楚暮,先前我們奉世子的口諭去招攬他,不料此人自大,拒絕了世子的招攬。」其中一個十段巔峰,立刻說道,正是先前去招攬楚暮的周子明。他招攬失敗之後,就找了十幾個其他劍派的弟子去挑釁,不料被楚暮統統擊敗,無奈之下沒有后招,只能不了了之,但卻一直沒有放下,尋思著要如何的報復,終於給他找到機會了,連忙在世子面前挑撥。

說著,還得意的掃了楚暮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我奈何不了你,世子還奈何不了你嗎?

果然,周宏宇的視線緩緩落在楚暮的臉上。周宏宇是世子,含著金鑰匙出生的,身份高貴,而且自身的修鍊天賦非同一般,別人對他的話,一向都是順受,哪裡敢違逆他。

尤其還是一個論身份論實力都遠遠不如他的人,更不用說了。

「一口短劍,運氣不錯,自己把短劍送過來,我就不和你計較違背我的事情。」周宏宇雙眼微微一眯,傲氣凜然,不徐不疾說道,有一種高高在上執掌生死的從容,這份氣度,不是一般的有點本事的紈絝子弟可以相比的。

楚暮眉毛微微一挑,他就知道,今日之事,難以了斷了,不過讓他交出短劍,不可能。

這時候,羅玉峰與鄭修然劍氣恢復,清醒過來,眼睛睜開就看到眼前的一幕,認出周宏宇,頓時一驚,無比的忌憚。

「師弟……」走到楚暮的旁邊,低聲開口。

「兩位師兄,你們現在馬上離開這裡。」楚暮嘴唇微微一顫,羅玉峰和鄭修然的耳中同時響起,周宏宇等人卻沒有聽到。

羅玉峰和鄭修然微微一怔,旋即果斷的後退,施展身法迅速的遠離。

他們都不是婆婆媽媽的人,也很清楚,面對劍院四傑的周宏宇,留下來反而會讓楚暮束手束腳,還不如趁對方發話前馬上離開,免去楚暮後顧之憂。

羅玉峰與鄭修然的舉動,周宏宇連看也沒看一眼,直接無視,周宏宇沒有說話,手下們自然也得安安靜靜的。

這場面,頓時就像是九匹惡狼對著一隻羔羊。

「我正好還缺兩口短劍,你把你們的兩口短劍,送給我吧。」待到羅玉峰和鄭修然遠離之後,楚暮方才開口,不徐不疾說道,氣度非凡。

「修為不高,口氣倒是不小。」周宏宇雙眼微微一眯,一抹凌厲精芒激射而出,空氣彷彿要凝固般的,令人倍感壓抑。

「世子,此人非常頑劣,並且自大,不見棺材不掉淚。」周子明當即附和道:「對了,聽說他和驚濤劍派的楚河還有點關係。」

「楚河是楚河。」周宏宇冷冷一笑,道:「給我拿下他。」

雖然楚暮的強硬讓周宏宇有些詫異,但是,一個區區十段後期的劍者,還不被他放在眼裡,親自出手,有**份。

「楚暮,不要以為有點本事就可以囂張,乖乖的把短劍交出來,否則,見血可不好看。」周子明冷冷笑道,緩緩拔劍,走向楚暮,此外,另外的幾個十段巔峰劍者,也紛紛走了過來,形成包圍圈。

楚暮不為所動,心思急轉,以一己之力對抗這麼多人,尤其其中還有一個領悟意境的化氣境,他沒有把握,看來,只有出其不意脫身一途了。

五個十段巔峰劍者也很老練,四面八方的包圍,杜絕楚暮逃離的路線。但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楚暮的能力,一瞬間,楚暮拔劍率先出手,直接就是大風動山林。

大風吹襲,咧咧作響,但楚暮卻沒有使用風之意境,因為一旦使用,周宏宇多半看得出來。

殺招之後,楚暮一劍刺向周子明,劍速快,如同閃電,空氣都發出尖銳撕裂聲,狂暴凜冽殺氣洶湧而至,可怕的鋒芒讓周子明毛骨悚然臉色大變。

只感覺自己的動作受到影響,渾身在那可怕的殺氣與鋒芒衝擊之下,有種麻痹感,勉強搬運劍氣出劍。不料楚暮只是虛晃一招,一劍磕飛周子明的偽劍器,化為一道疾風,留下一抹殘影,迅速遠去。

「世子……」旁邊一個半步化氣一驚,急忙開口。

「不必追。」周宏宇道,盯著楚暮離去的背影,眼底閃過一絲的興趣。

(未完待續) 如同一陣風吹過,帶起淡青色氣流襲卷四面八方,一道散發紅光身影飛掠而過,在一片樹林前停下來。

四周環視一圈,沒有發現其他人影,也沒有感受到什麼氣息,楚暮微微鬆了一口氣,再取出幾顆大回氣丸丟入口中,化開后自動運轉,開始恢復消耗的劍氣。

有點出乎他的意料,周宏宇竟然沒有追趕,不過楚暮也沒有深入去想,周宏宇到底是什麼想法,他不清楚,不必絞盡腦汁。

楚暮現在想的是,腰間的短劍,到底要不要收進空間腕輪之內。儘管空間腕輪的內部空間只有一立方米左右,也放了一些東西,偽劍器是難以放進去,但三十公分長度的短劍卻沒有問題。

稍微思考幾秒鐘,楚暮便將短劍放進空間腕輪之內,這樣做有好處也有壞處,但就目前而言,好處更多。

「不知道大師兄和三師兄往哪邊去了?」暗自說道,楚暮只希望他們兩個能夠好好活下去。

大回氣丸藥力完全發揮,劍氣恢復了不少,楚暮看著前方,大步前進,踏入樹林之內。

這片樹林和之前的不同,樹木更高大,葉子更密集,因而林中光線比外面暗淡不少,有一絲絲陰涼氣息環繞。

少了羅玉峰和鄭修然,楚暮變得無所顧忌。

突然,耳朵微微一動,楚暮聽到前方傳來的聲音,是人交談的聲音,但因為太遠,聽不清說什麼,速度加快,風中游施展,變得無聲無息的往前方而去。

……「郭師兄,根據你的經驗尋找,為什麼到現在,我們一口短劍也沒有找到。」王麟眉頭緊皺,語氣帶著幾分的不滿,道。

「師弟,我已經說過了,找短劍,還需要一些運氣。」郭承基也皺起眉頭,回答道,除了他們兩個之外,還有兩個十段巔峰劍者,都是上玄劍派的弟子。

「哼,短劍沒有找到,楚暮也沒有遇到。」王麟也明白,但就是覺得不痛快,心裡堵著一口氣,很悶,有股邪火在燃燒。

「師弟,放心吧,就算是無法找到短劍,等百強爭奪戰結束之後,還會有一個挑戰的機會,挑戰那些獲得短劍的人,贏了,也可以得到百強的名額。」郭承基說道:「以我們的實力,相信到時候挑一兩個較弱的挑戰,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至於楚暮,能遇到自然好,遇不到,我們還有機會。」

「你們,沒有機會了。」一道聲音傳來,緊接著,就是一抹身影如同風一般的吹來,出現在王麟郭承基四人的面前。

總裁來襲:先婚晚愛 「楚暮,竟然是你!」王麟和郭承基紛紛一驚,頓時尖叫道,緊接著,露出了一臉的狂喜神色。

「我正愁到哪裡去找你,讓你償命,沒想到你竟然主動送上門來,很好,我要斬下你的頭顱,安慰我二哥在天之靈。」王麟眉毛倒豎,眼中閃爍驚人殺機,凌厲無比,滿臉恨意,恨不得將楚暮扒皮抽筋碎骨。他一手握住劍柄,緩緩拔出偽劍器,驚人的殺氣隨之凝聚蔓延開去,劍光晃晃。

郭承基也拔出劍,他有半步化氣修為,實力強大,劍指楚暮,四寸劍芒彷彿毒蛇吐芯般的吞吐不定,有駭人的鋒芒凌厲逼入虛空。

另外兩個十段巔峰劍者迅速的挪移腳步,左右分開,斷去楚暮后側的道路,拔劍直指楚暮,三寸劍芒吞吐,凌厲鋒芒將楚暮鎖定。

「楚暮,你可有想到今天的下場?」王麟的聲音愈發冷厲,指著楚暮的劍尖上,有可怕的劍芒吞吐不定,那鋒芒,直透空氣而來。

「你成為執念已久,是該了結的時候。」楚暮卻是淡淡說道,緩緩將偽清風劍拔出。

隨著劍拔出,一抹精良閃爍,楚暮的周身,憑空捲起一片片清風,吹得楚暮黑髮飛揚衣衫咧咧,整個人彷彿要飛天一般。

突然,王麟和郭承基只覺得眼前一抹青色閃爍,有兩道凌厲至極的殺機斬殺而來,令他們毛骨悚然,急忙出手,劈出十幾道劍氣縱橫,自身卻後退。

青色一閃,楚暮身形在半空一折,偽清風劍帶著驚人殺機,瞬間劃過那兩個十段巔峰劍者的咽喉,這一劍,不僅突兀,而且極快,沒有絲毫阻礙。

這兩個上玄劍派弟子,原本有大好前途,卻在這裡喪命,死得不明不白,一身實力,根本就沒有得到任何發揮。

出其不意攻其無備,楚暮誅殺兩人,回身一劍,清風壓縮,凝聚為兩米長的風刃,清風絕殺撕裂虛空。

「你竟然殺死本派弟子。」郭承基和王麟神色大變,反應過來,施展身法挪移,避開清風絕殺,出劍殺招。

郭承基所練是風系劍術,一式殺招如同風龍捲,發出轟隆隆巨響,地面碎石完全被捲起,被劍氣絞碎,使得風龍捲威力更強。

王麟所練是水系劍術,全身劍氣釋放凝聚以殺招施展而出乎,波濤洶湧,猶如洪流決堤,發出巨大的轟隆隆聲響,彷彿要將周邊都淹沒似的衝擊。

兩人完全全力出手,不留絲毫餘地,要置楚暮於死地。

作為上玄劍派的弟子,底蘊非凡,天賦又非同一般,郭承基的實力明顯要超過羅玉峰許多,而王麟的天賦更高,比起郭承基來也不會遜色,兩人全力出手,哪怕是半步化氣也要飲恨當場。

但楚暮卻直接沖向郭承基的風龍捲,好像自投羅自找死路一般,讓郭承基與王麟感到不解的同時,又齊齊發出冷笑。

三成風之意境之下,郭承基只感覺到手中一劍彷彿遭遇什麼無形阻力,微微一頓,那聲勢浩大威力可怕的風龍捲也在瞬間一滯,隱約有種崩潰的感覺。

楚暮直接闖入風龍捲之內,偽清風劍連連揮斬,直接將風龍捲斬破,無數大風吹襲,楚暮速度暴增,一劍西來,悍然刺向郭承基。

郭承基臉色大變,震驚非常,瞳孔急劇收縮,眼中只充斥一抹驚人的凌厲寒光,以絕殺之勢侵襲而來,快的不可思議超出思維,讓郭承基一時間難以做出什麼反應,只是本能的往後飛退。

王麟也大驚,沒有想到楚暮竟然如此可怕,連郭師兄的殺招都奈何不了他,反而被擊破成為助力,急忙一震,劍光一轉,殺招持續不斷連綿不絕,如同洪流滾滾,再度奔涌沖向楚暮。

他的水系劍術,一瞬間的殺傷力有限,注重的是連綿不絕的衝擊,一旦中招,一開始受到的傷害不是很大,但之後,不斷的被衝擊,傷害會迅速的擴大直至死亡,非常的可怕。

身後,有不盡洪流滾滾洶湧而來,空氣壓縮之下,楚暮的速度不減反增,嗖的劃破長空,以可怕的速度侵襲壓迫,逼近郭承基。

郭承基也反應過來,飛退之中急忙揮劍,一道道劍氣斬殺而出,密密麻麻如同風暴。劍氣附刃,劍芒吞吐,楚暮手腕一抖,偽清風劍唰唰,劍光惶惶,劍劍擊碎劍氣,爆裂聲不斷炸響,周邊空氣震蕩,氣流混亂,讓楚暮再度借勢,速度又有所提升。

劍尖已經逼至郭承基的咽喉,郭承基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劍尖上傳來的可怕鋒芒氣息,咽喉上的皮膚毛孔炸開,雞皮疙瘩毛骨悚然。

「死!」楚暮一道低喝,如同催命符咒,外劍氣洶湧,凝聚成兩道風刃左右斬殺,郭承基頓時大驚,急忙揮劍斬碎兩道劍氣,與此同時,楚暮的速度在剎那暴增,劍芒吞吐,直接刺入郭承基咽喉之內。

繼而,楚暮身形一轉,往旁邊迅速挪移,其後滾滾洶湧而來的水系劍術殺招,收不住,直接轟擊在郭承基身軀上,郭承基就如同被洪水衝擊襲卷的人,轟隆隆聲響中撞在一棵樹上,雙眼迅速泛白,偽劍器脫手落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