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來,素銘就轉到了阿雪的身後。

才剛想說:猜猜我是誰?

但是阿雪已經反身抱住素銘道:「素銘哥哥,我就知道你沒有死。」

方十四也站起來對著素銘一笑道:「恭喜素兄晉階玄尊!」

絕地英雄王者歸來 素銘搖頭笑道:「哪裡,我們之間還需要這麼客套嗎?」

方十四想了想,道:「晉階玄尊的話,說不定你能夠參加三個月後的十六院比。」

素銘一愣,顯然不知道十六院比是什麼東西。

方十四明白了過來,不過也沒多少時間解釋了,便說道:「出去我再向你解釋吧,不過你可以先試著去冰玄塔的頂樓,據說那裡有一份不錯的獎勵。」

素銘自是不在意獎勵是什麼,如今的他,說實在的,已經什麼都不缺了,唯一缺的,也就是修為還不夠高而已。

阿雪撒嬌道:「把獎勵送給我也行啊,就算是你失蹤這麼久,也不回來打聲招呼的賠禮。」

阿雪既然都這麼說了,那素銘也不好意思再堅持。

素銘笑道:「等著。」

阿雪點點頭,就被玄冰塔送了出去。

唰唰!兩道人影從玄冰塔里飛了出來。

「是方十四同學和阿雪同學!」眾人高呼著,目光灼熱,顯然對這兩位能夠在三層,還能堅持這麼長時間的人感到由衷的佩服。

「還有另外一個人是誰?」有人好奇地問道。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只能寄望著阿雪和方十四能給出答案。

阿雪笑道:「我們拭目以待吧,等著他將七層的獎勵取下來!」

嘩!阿雪話一出,連華秀都嚇得差點腿軟。

眾人只當是阿雪在開玩笑,然而很快華秀就認識到這不是在開玩笑。

根據塔里執事傳過來的消息,甲班有人已經進入了第四層。

「第四層!」華秀驚叫起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第四層可是必須要玄尊的實力才能夠進入的!

通過神識,華秀再次向塔里的執事詢問了一遍,執事也很確定的告訴他,就是最後進玄冰塔的那位同學進入了第四層。

華秀腦子不夠用了,天吶,一年時間就突破了玄尊,這簡直能夠和葉獨酌一日擺脫廢柴之名相提並論了。

葉獨酌能一日千里,靠的是生死陰陽丹的大造化以及葉獨酌本身三年的積累,但是素銘憑什麼一年內就能從玄宗晉階玄尊?

她可是記得最初甲班裡面修為最強的,也不過是玄宗三階巔峰而已!

華秀的驚叫引發了眾學員的好奇,難道那位神秘地同學真的要向頂層進發?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素銘進入第四層,引發了不少高年級學長的注目。

本來進入第四層不是什麼令人關注的事情,但是今天卻是格外不同。因為二年級甲班同學要參加試煉,所以前三層都清空,並且期間不會允許任何一個高年級學員入內。

也就是說,眼前進來的這位,還只是初入二年級。

眾人心裡都是一驚,這委實也太過令人震撼了吧,在蒼南學院僅僅呆了一年,就能夠成功突破玄尊境,這天賦是要逆天了!

那這位同學是誰?

眾人細細一看,有的人驚叫起來:「素銘!」

素銘也是一驚,沒想到自己已經這麼出名了,連高年級學長都能叫出他的名字。

隨即一想,其實很簡單,當初懸賞之事,那些蒼南學院的學長們幾乎是像通緝犯一樣,將他的畫像貼滿了整個蒼南學院的角落,雖然時隔一年,但要辨認,還是有人能夠認出來的。

素銘沒有在這個地方做停留,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進入下一層,第五層!

第五層入口想破開,並非想象中這麼容易,畢竟修為不到家,第五層可是需要至少玄尊三階的高手方能進入。

眾人震愕一瞬,隨即對素銘的行為感到好笑,果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能進入第四層就已經十分驚才絕艷,想進入第五層,那是萬萬不可能的,這叫貪心不足蛇吞象。

「素學弟,第五層的威壓太大,小心受傷。」有人好心提醒道。

眾人對素銘自然不會有什麼鄙夷的心態,因為事實證明,素銘在二年級就做到了他們三年級甚至四年級才能達到的水平,光這份天賦,他們就沒資格鄙夷素銘。

他們只是純粹不相信素銘能夠進入五層而已。

但是下一秒他們驚愕了。

只見一縷黃白色的火焰升騰而起,那五層的封印好像如同冰一般,迅速融化,然後只聞輕輕嘣地一聲,封印瓦解!

眾人頓時一身嘶聲,倒吸一口涼氣,這天賦,看來真真是海水不可斗量啊。

進入五層,素銘感到渾身的壓力驟然增加,好像要將他的軀體扯爛一般。

素銘冷哼,催動秋玄聖火,霎那間,素銘身上升騰起一層黃白的火焰。

眾位高年級學長一看是黃白色火焰,頓時笑了起來。

這黃白色,一般來說只有最低等的一些火焰才會是這種顏色,到了高級的天火地火,起碼也得是藍色、赤紅色,再尊貴一點,就要到紫色、黑色或者白色。素銘用出黃白色火焰,這又是什麼鬼?

然而很快眾人就笑不出來了。只見素銘走在五層之中,猶如閑庭信步,走馬看花一般,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哪有一絲被冰玄塔內的威壓逼得痛苦不堪的模樣?

這火焰大有來頭!

眾人稍微用神魂感受一下這火焰的強度,只聞哇哇的數聲慘呼,動作快一點的人,瞬間就被秋玄聖火的無上威能給震得頭痛欲裂,然後被冰玄塔毫不客氣地清除出去。

「王火!」眾人驚呼,起碼是王階的火焰,才能有如此強大的排斥性吧!

眾人驚愕著,素銘繼續向前掠去,來到了六層門口。

唰!素銘掌心在封印中間用力一按,封印便霎時潰散而開。

眾人目瞪口呆,這就是王火的力量?

素銘進入了第六層,在這裡,眾人已經知道素銘有非常強大的手段了。因為除了非常手段,已經沒有其他任何理由能夠解釋素銘能來到六層的這一奇怪現象。

「已經第六層了,只剩最後一層!」華秀激動得臉頰酡紅,好像剛喝了一罈子烈酒一般。

眾人已經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只能默默在心裡想著,這位神秘地同學是否能將奇迹延續下去。

素銘緩緩走到第七層的入口處,那些高年級學長已經全部放棄打坐,吞咽著口水,口乾舌燥地看著素銘是否能夠一舉突破七層的門檻。

七層,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數字,這裡一般只有院內的執事才能夠進入。

素銘心裡也不確定了,為何冰玄塔會這麼簡單,難道擁有了冰玄聖火的他,真的已經超越了所有蒼南學院的學長?

心裡有些許的忐忑,但他還是將手放在了七層的封印之上。

眾人屏住了呼吸,冰玄塔內原本已經十分安靜地環境,現在變成了一片死寂。

素銘猛一加力,封印頓時虛幻起來。

「給我破!」素銘蠻橫的喝了一聲,七層封印瞬間被破開!

龐大的威壓掃來,素銘卻是如沐春風,根本就沒受到一點影響。

眾人傻了眼:「這也太逆天了吧。」

「我看我們還是回家洗洗睡吧,這冰玄塔何時連一個初入二年級的同學都可以進入七層了?」眾人一陣苦笑,隨即更發奮努力起來。

被學弟超越,實在是恥辱!

素銘進入七層,忽然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沈滄浪!

沈滄浪也是震愕地看著素銘,顯然有些難以置信,素銘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但是看到了素銘身上熊熊燃燒的火焰,他似乎明白了什麼,只道:「好運的小子!」

「進入七層,你可以去靈藥閣、功法閣或者是寶器閣任意選取一樣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是獎勵。」說著,沈滄浪遞給素銘一塊牌子。

素銘接住,又問道:「學長怎會在此?」

沈滄浪一笑:「蒼南五年已過,現在我是蒼南的一名執事,等到日後晉階玄王,我再去中州內陸好好闖蕩一番。」

素銘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過去了一年啊,他怎麼把這個梗給忘了。

素銘拜謝,正準備出冰玄塔,沈滄浪卻是笑道:「素兄不繼續把這塔登完?」

素銘一驚:「不是只有七層嗎?」

沈滄浪道:「塔總共有九層,只是后兩層可望不可即,定得目標太高,反而對蒼南學子的信心是一種打擊,所以院長大人便將其隱藏了。素兄若能進入八層,日後必然能夠晉入玄王無疑。到時候震動長老院,你定能得到大量的資源傾斜。」

素銘點點頭道:「那我試試!」

素銘擴散感知,借用秋玄聖火的感應力,他很快就找到了隱藏的入口所在。

沈滄浪感到不可思議,能這麼快就找出隱藏得入口,此子若不出意外,日後定然是能夠叱吒中州風雲的存在啊!

不過,找到入口是一回事,能不能進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素銘雖然有大手段進入七層,但是第八層可不是一般的大手段就能夠應付的。

素銘將手探到八層封印之上,頓時一股龐大的玄力將他的手牢牢吸附住,好似要將他的靈力全部抽干一般。

素銘一怒,秋玄聖火再催,剎那間,王威擴散,沈滄浪感覺兩眼一花,竟是有一些眩暈感。

轟!第八層封印終於破開,素銘鬆了一口氣。

正當他要踏入八層之時,忽然一聲亘古魔音從八層內部傳來。

素銘清晰地聽到了兩個字:「禁界!」

嘩!素銘身形一動不能動,就像是當初在清溪山感受到的妖皇與玄王大戰一樣,他的渾身血液都快凝固了。

禁界兩字方說完,一切並沒有就此結束。

又聽到一聲魔音曰:「墜空!」

嘩!素銘雙腿一沉,整個身體就快要跪了下去!

這時候他感覺到冰玄塔的斥力已經向他席捲過來,想將他推出塔外。

「冷靜,冷靜!」素銘奮力支撐著。

沈滄浪嘆息了一聲:「終究還是不行嗎?」

素銘渾身血肉繃緊到了極點,他沒有自暴自棄,而起努力回想感受著劍姬當時是用什麼方法對付這種規則咒術的。

劍姬說,規則是不完善的,除非達到了玄仙境界,否則任何的規則都會有漏洞。

而現在冰玄塔內的這種規則,明顯只能達到玄王的層級,所以漏洞必然是極大。

但是怎樣去找尋漏洞呢?

一念及此,忽然龐大的信息在他腦海中炸開來。

這是劍姬臨走時留給他的一絲記憶。

在浩如煙海的信息中,素銘輕易找出了解決「禁界」和「墜空」的方法。

要解決這兩大規則,首先要感知到規則本身。

規則本身是無形無質的,但是世間萬物的規則又是可以感知到。

只要感受到了禁錮自己的規則形狀,然後就像解繩索一般解開就好了。

可是問題來了,怎樣去感知規則?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言謙看著梁思雨這麼執著的模樣,無奈嘆聲,突然很恨那個人,恨那個把他給搞失憶的那個人,他想要將那人從地獄里拉出來再重新殺一遍。

來到梁思雨的家,言謙直接下車看著梁思雨,無奈笑道,「要不要請我進去?進去喝喝茶也行啊。」

梁思雨看了一下手機,看著手機的時間直接搖頭擺手,「就不要了,畢竟裡面還有三個女孩子呢,你進去的話多不方便啊,萬一還以為我跟你又要同居,把他們嚇跑了怎麼辦?我還想要跟他們度過一下美好的時光了,你不要進去,你快走吧,我不跟你一起進去也不請你進去,這裡是我家我還沒有權利嗎?」

「那明天見,明天我來接你們上學。」

「不用了,你叫我們去上學了,那多引起空洞啊,肯定是不會讓你來接我們的啊!」

「反正我就不明天一早我就來接你們,就這樣的,我先走了,你快進去吧。」說完言謙頭也不回的離開,而梁思雨看著他的背影,無奈搖了下頭,拿出鑰匙開門進去。

剛踏進屋子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兩人,兩人手中都拿著一個杯麵,滿臉愜意的笑容,走了過去,「你們兩個在這裡吃面都不準備我的嗎?有沒有我的呢?」說完,他便看到了在桌上的一個熱騰騰的杯麵。

安琪兒看著梁思雨,滿臉無奈以及取笑,「當然沒有啊,我都以為你在外邊跟原先開房去了,那我怎麼可能會留你的份呢,所以呀,沒有你的,如果你想吃的話自己出去買,在不遠處的對面就有一家小賣部。」

「那算了,我還是不吃了,我去洗澡。」

妍希見他這麼快就放棄了,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雖然也不知道笑點在哪裡,但他還是忍不住笑了,隨後指著在桌子上的那個杯麵,「好啦,這是你的,我們早就準備好了,只是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而已,我們就打算如果你還沒有回來的話,這個杯麵也會涼的話,就直接我們兩個一起吃,現在你都回來了,那就吃吧。」

梁思雨點頭隨後坐在他們的身邊,捧起熱騰騰的杯麵,開始吃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