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有兩人。

雖然因爲都是頭朝下的姿勢而看不清面孔,但是他們的身份已經很明顯了。

其中有着金色長髮,穿着殘破鎧甲,白袍碎裂的一人,肯定是正義之神凡賽堤沒有錯。

而另外一個體型比起高大的凡賽堤還要粗壯一圈,皮膚呈現出駭人的藍色,手腳肢體延長,長出尖銳指甲的傢伙……雖然有些難以置信,但是他多半就是邪神洛基了。

林辰曾經在北歐的神話中讀到過,洛基作爲阿薩神族的一員,其雙親卻都是與神靈處於絕對敵對位置的巨人。因此他就算在戰鬥時恢復成巨人的狀態也不奇怪。

然後現在的狀況,大概就是聯手對敵的正義之神和邪神,被克洛諾斯攔在了這裏,並且慘遭反殺……

這纔是不能理解的狀況。

搞什麼啊這兩個人……

對方可是隻有單獨一人罷了。

難道說是在還沒開打的時候就起了內訌,然後在鶴蚌相爭的情況下被撿了便宜?

雖然聽上去真的很蠢……不過這恐怕是最大的可能了。

“喂喂喂,回答我的問題啊?你們到底認不認識這兩隻臭蟲啊?”

長時間沒有得到回答的克洛諾斯皺起了眉頭,他走到洛基倒下的身體旁邊,然後揚起一腳——

變身爲巨人之後體型不亞於火神祝融的洛基,就這樣被踢飛了過來。

爲了避免被砸中,林辰連忙拉着莉莉絲後退了兩步。

“嘭!”

洛基的身體重重地摔在地上,他在地上挪動了一下身體,發出了痛苦的哼哼聲。

這說明他還活着。

“他們的身份是正義之神凡賽堤和邪神洛基,怎麼?你自己還看不出來嗎?”

莉莉絲越過洛基的身體走上前,這樣迴應了時間之神。

然後他的臉上露出了誇張的表情。

緊接着又是那種喉嚨裏卡着魚刺一般的笑聲。

“喂喂喂開玩笑的吧?那兩個人居然會聯合到一起?這可比我的笑話有趣多了啊,還真是想不到……這兩個人是怎麼忍住沒拔出劍殺死對方的?”

“他們的聯合不值一提?比起這個,倒不如說說你的態度吧?克洛諾斯,你爲什麼會在這裏?”

雖然依舊保持着沒有任何變化的語調,但是林辰知道,莉莉絲正在不動聲色地打探着對方的底細。

“爲什麼在這裏?那不是很明顯了嗎?”

走到正義之神的身體旁,克洛諾斯又一腳將他踢飛了過來,然後露出一個看上去有些猙獰的笑臉。

“當然是爲了解決掉你們這些跟過來的蒼蠅啊。”

簡短的一句話,卻相當意外地有衝擊力,感覺就像是有人衝到了面前一樣。

不,等等,是真的有人衝到面前了啊!

而且還高高地舉起了一隻手的拳頭!

“要命!”

幾乎是條件反射,林辰連忙矮下身子,向着一側躲閃出去。

幸運的是,雖然克洛諾斯前衝的速度驚人,但是他揮拳的動作相比之下卻幾乎成了慢動作。

而且姿勢也相當蹩腳。

一隻手擡得那麼高,但是身體卻跟不上動作。

如果不是在落地的時候及時穩住的話,估計他會直接在地上摔成狗吃屎。

什麼啊,簡直就是一個新手嘛。

前衝的速度那麼猛,爲什麼反而連揮拳都做不好?

林辰將疑惑的目光落在時光之神之前站立的位置,然後立刻明白了原因。

在原本平整的地面上,突兀地升起一塊完整的岩石。

就像是被液壓裝置擡起的舞臺一樣。

看來剛纔他就是讓這部分的地面以及高的速度升起,然後將自己發射了出來。

說起來,他的名號其實是“大地與時間之神”來着。

後者的名字太過響亮,結果有時候會讓人忘記前一部分啊。

“嗯?動作很快啊?人類小子。”

攻擊落空的時間之神朝着林辰的方向轉過頭。

剛剛前衝的力道還沒有消失,他的身體並未完全站穩。

好機會!

雖然林辰不是很贊成在沒搞清對方實力的情況下貿然進攻,但是現在真的是好機會!

沒有猶豫地,他一把將別在腰上的鋼劍拔了出來,向前衝了上去。

腹黑總裁的蛻變情人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劍術不精,也沒有失敗的理由!

“等等,林辰先生,不要!”

也就是在同一時刻,他聽到了莉莉絲焦急的呼喊聲。 突然傳來的驚呼聲使得林辰身體一頓,向前揮劍的動作也慢了一拍,就在這一瞬間,他的動態視力捕捉到了克洛諾斯身上微妙的變化。

與其說是變化,不如說是原本就存在的,但是在靠近之後才發現的一些東西。

那是什麼?

薄薄的一層,彷彿細砂一般的微小顆粒。

像是在保護他一般,附着在了他身體的表面。

並不是如同防護罩那樣在周圍漂浮着,而是像是構成了一層皮膚,依附在他皮膚的表面。

就像是《火影忍者》之中,我愛羅的“砂之鎧甲”一樣。

奇怪的東西。

根據林辰在加入戰爭以來的經驗,凡是看上去很奇怪,無法理解的東西,都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它們都很危險。

火神的劍也好,酒神的神之酒也好。

現在可能還要加上一個時間之神的“砂之鎧甲”。

既然很危險,那麼在沒有搞清楚怎麼應對的情況下,立刻遠離避免接觸纔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剛剛也說過了吧?

在發現時間之神的異樣,到作出決定,都只是在微小的一瞬間。

如果換成正常人的大腦的話,這其實是連一次腦反射都做不出的短暫瞬間。

就算是林辰這種被神的魔力強化過的反應力,也只能控制身體的動作稍稍偏離罷了。

就像是故障飛機的駕駛員,操控機器躲開飛行路線上的建築物那樣。

但是卻還是不能完全收回動作。

在身體向着一側閃開的同時,手上的劍還是揮了出去。

所以他的動作就變得十分怪異。

如果用慢鏡頭回放一下的話,看上去多半就像是一個人無法控制自己的手一樣。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這樣。

在調整動作之後,他原本應該直接撞上克洛諾斯的身體,改爲了與他擦肩而過。

而手中的精鋼劍則直接切過了時間之神。

就像是做了一個漂亮的居合斬動作,時間之神的身體則被從中斬爲兩段。

他的上半身倒下,依然站立的下半身則像是噴泉那樣噴涌出血液。

肢體被斬碎,體內的器官傾瀉一般都流了出來……什麼的。

自然是不可能的。

事實上,如果是居合斬的話,那這一擊真的是太差勁了。

首先,在揮劍之後,接下來的動作卻並不是收鞘,而是重心不穩結果直接面部朝下摔在了地上。

另外,被揮出去的劍刃上,也沒有傳來任何砍中東西的感覺。

沒有感受到任何阻力。

就像是劃過了空氣一樣。

是被躲開了嗎?

林辰帶着疑問從地上爬起來,然後看了一眼手中的劍,頓時愣了一下。

劍,已經不見了。

……

不,這並不是說林辰手中的武器在一瞬間憑空消失了的意思,而是說原本的那把劍,那把精鋼打造,被夜魔女魔力強化過的魔法劍,已經不再是之前的樣子了。

取而代之的是彷彿從海底撈出來的,如圖沉船古董一樣的鏽蝕鐵片。

完完全全,看不出是原來那把劍的模樣了。

上半部分,也就是原本應該擊中克洛諾斯身體的,從劍尖到中部的那一段,已經完全消失了。

完完全全地,在一瞬間化作了比空氣還輕的塵埃。

這也就是爲什麼在擊中對方之後沒有任何砍中感覺的原因。

而僅存的那部分,也好不到哪裏去。

明明應該有上百年使用壽命,受到魔力加強的精鋼,卻像是在一瞬間度過了這百年的歲月,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了紅色的鐵鏽。

林辰用手敲了敲這些鐵鏽,劍柄上剩下的部分也立刻粉碎成了粉末,散落在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