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紫衣美女笑道;「我等乃是離仙宮的神女,此來目的非常簡單,就是想要請葉公子去一趟離仙宮。」

月青槐臉色一變,吃驚道:「你們離仙宮到底想要做什麼?」

紫衣美女笑道:「聽聞葉公子掌握特殊秘術,我們宮主想要見識一下,還望葉公子能夠賞面子。」

月青槐冷哼道:「開什麼玩笑,我男人的確身懷秘術,但也不適你們宮主,你們還是回吧。」

月青槐的反應非常激烈,這讓葉凡很是驚訝,他頓時對這個離仙宮的宮主感到好奇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月青槐強行反對,哪怕是得罪這個離仙宮也在所不惜。

僅從這些女人就能判斷出,這個離仙宮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可就算如此,還是讓月青槐毫不猶豫的拒絕,葉凡清楚看樣子離仙宮請他幫忙絕對不是好事。

這就是差距啊!

葉凡對碧雲仙為何非常不爽,月青槐為了他可以跟人翻臉,而那個女人居然妥協不說,還直接將他賣掉,這樣的女人可惹不起,所以他也不想跟其有更多的接觸。

紫衣美女笑道:「公爵大人又不是葉公子,豈能待葉公子決定,這事公爵大人最好不要插手,不然得罪我們離仙宮,對公爵大人沒有任何好處。」

「你在威脅我!?」

「公爵大人嚴重了,我只是實話實說,這事公爵大人真沒有必要參合,因為這對葉公子來說也是好事。」

「放屁!」

月青槐怒道:「什麼好事,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個宮主雖然號稱離仙宮第一美女,當他其實是一個男人,讓我男人跟他雙修,門都沒有!」

男的?

葉凡眼睛都瞪圓了,他這回真被嚇到了,沒想到一個男人找上自己要雙休,還是飛仙術,這簡直太嚇人了。葉凡一瞬間將碧雲仙恨上了,這賤人居然敢這樣干,甭管她因為什麼原因,反正他們之間再也不會有任何關係,將來遇上不反目成仇就算他脾氣好了。

紫衣女子冷哼道:「公爵大人看樣子鐵了心要跟我們離仙宮為敵了,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一瞬間隨著紫衣女子這話一出,其餘離仙宮的女人們開始包圍葉凡,她們顯然想要將他強行擄回去。

尼瑪!

葉凡的眼中儘是殺機,這還是第一次,居然有一個男人想要搶自己,這種事情豈能讓其發生,就算跟這個離仙宮開戰他也在所不惜。

你妹啊!

蕭戰只要想到對方是女人,他就非常噁心,又豈會跟這樣的人合作,看著圍攏過來的美女,他的眼中儘是殺機。

本官這個離仙宮有多強,這回葉凡可不會管這些,這是作為男人的起碼尊樣,這離仙宮既然想要羞辱自己,那他也不用客氣。

「鏘!」

葉凡的劍出鞘,這次跟月青槐雙修對他來說收穫實在是太大了,自身的實力直接相當於中級神皇不說,根本不用藉助任何力量,他就能讓自己擁有媲美上位神皇的力量,如果加上劍令,他就是最頂級的神皇。

殭屍寶寶:爹地,媽咪出軌了 既然是翻臉,葉凡當然清楚速戰速決的道理,劍閃電間出鞘,那一刻他祭出剎那永恆,這一招技能將十多個包圍自己的美女神皇籠罩。

「噗……」

斬首!

葉凡雖然是憐香惜玉的人,但是對於這些想要抓自己去跟男人雙修的女人天然缺乏好感,既然你們想要害老子,那麼就不要怪老子辣手無情。

秒殺!

剎那永恆隨著葉凡擁有頂級神皇的實力變得極度恐怖。 秒殺!

而且是一件秒殺十多個神皇,其中還有四位上位神皇。

這一劍堪稱驚艷,那一刻所有美女神皇的頭顱都飛起來,當她們恢復自己的時間流速時,發現自己已經身首異處。

葉凡聳肩道:「如果你幫你當然不是問題,但這並不是幫你,而是幫其他人,最重要的就是這人還是青槐討厭的人,如果你沒有足夠能說服我的理由,我是不會幫忙的。」

碧雲仙笑道:「好吧,你這不是幫我,而是幫其他人,這個報酬肯定會有的,對方可是大宗門大勢力,手中掌握的資源超乎想象,本來他們想要請南雲王幫忙,不過南雲王慘敗你的手中,所以他們這才挑選你的。」

葉凡淡然道:「你就說幫什麼忙吧,我量力而為,如果做不到,你也不用強求。」

碧雲仙笑道:「公子的飛仙術厲害無比,辦這種事情還不是手到擒來,所以這個忙非公子莫屬。」

葉凡皺眉道:「你將我的這個能力告訴其他人了?」

碧雲仙笑道:「當然,公子這樣厲害的能力也沒必要藏著掖著吧。」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他很不爽碧雲仙的做法,雖說月青槐也將這個能力告訴了其他人,但是兩人完全不同。月青槐這是想要幫葉凡,而這個女人則是為了自己的事情答應了別人,最終要的就是這個女人還跟他沒有那種關係,這自然不會被他當成是自己的女人。

葉凡喜歡女人將自己擺在第一位,而碧雲仙顯然不是,他敢肯定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交易,可是這女人卻閉口不談,顯然根本沒有告訴他的意思。

「別說這些沒用的,你必須說出能夠讓我心動的理由來,不然這個忙我是不會幫的。」

碧雲仙挑眉,她察覺了葉凡的不滿,這讓她很是疑惑,不明白自己哪裡讓他不快了,難道只是因為這事忙著月青槐?碧雲仙到沒有想到月青槐在葉凡的心中地位這麼重,她念頭一轉,笑道:「公子不是需要極品美女雙修嘛,對方手握玄月海最頂級的美女資源,只要公子肯幫忙,不管是怎樣的美女都不是問題。」

葉凡搖頭道:「我想你肯定是誤會了,我並不是一定要美女協助修鍊,先前向你提出這樣的要求,只是因為正好趕上,你這個提議可不怎麼吸引人。」

碧雲仙的黛眉擰起來,葉凡的態度變得有些冷漠了,顯然她將問題想得太簡單,其實她壓根就不了解他,這次的事情很莽撞。

「這可是我第一次找你幫忙,你不會不給面子吧。」

碧雲仙有些幽怨的看著葉凡。

葉凡淡然道:「如果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當然會幫忙,但是我感覺這件事情怕不會那麼簡單,你是不是有什麼沒有告訴我?」

碧雲仙嗔道:「我能有什麼不告訴你?」

葉凡聳肩道:「我哪會知道,只是感覺你沒有說實話。」

碧雲仙嘆道:「看來你還不相信我,這也難怪,我們之間認識這麼短,跟姐姐是沒法比的。我想如果是姐姐請你幫忙,你一定不會這樣推三推四吧。」

葉凡搖頭道:「你想多了,如果是青槐絕不會像你一樣,她起碼會告訴我這是什麼事,同樣這件事會有怎麼樣的風險。不過非常可惜,直到現在你都沒有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事情,可我卻感覺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存在風險,這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根本就沒有將我放在心上。」

碧雲仙心神一震,她很是吃驚的看著葉凡,不過她的臉上很快露出笑容,只聽她嗔道:「你猜想多了,我難道還能害你不成。」

葉凡笑道:「那就難說了,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互信的基礎,而你似乎誠意也不夠,所以這次的忙我是不會幫的。」

碧雲仙惱火道:「你這人不會吃完了不認賬吧。」

葉凡很是無辜道:「什麼叫做吃完了不認賬,如果你讓我幫你提升一個級別沒有任何問題,而你讓我幫忙,卻又不告訴是喔任何信息。好吧,如果僅僅只是這樣也就算了,但是這事我卻有不好的預感,認為這是一個大麻煩,現在只是讓你告訴我到底是什麼都做不到,難道我的要求很過分?或者說這件事情從一開始你就知道具體的風險,只不過擔心說出來我不會答應,既然你都知道了,又要讓我去冒險,而且還不將這種風險告訴我,那麼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碧雲仙頓時語塞,她知道自己的確很不厚道,讓人幫忙,對方已經知道會有很大的麻煩跟風險,自己還不願坦露,對方能夠信任自己就怪了。

「這件事情我不能說,自然不是因為什麼其他的原因,只是以為這是對方的要求。」

「那既然如此,你幫我轉告對方,既然連什麼都不說就讓我幫忙,我選擇拒絕。」

葉凡聳聳肩,他預感到這件事情怕是不簡單,對方提出這樣的要求,可以說可是非常怪異的,甚至他懷疑對方打算將他騙過去,到時什麼事情就不是他說了算了。

碧雲仙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她怒道:「你什麼意思?我幫了你這麼多,你居然這樣對我?」

葉凡冷笑道:「你跟這個請我的人應當是一夥的吧,之所以不說,我想你肯定知道,一旦說了,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所以你現在的想法就是將我故意騙過去,那時候想要幹什麼就不是我能說了算的了。」

碧雲仙臉色一變,她冷哼道:「你這統統都是借口,沒想到你竟是這樣的人,算是我看錯你了。」

扔下這句,碧雲仙頓時起身,她狠狠瞪了一眼葉凡,這才離開。

葉凡摸著下巴,碧雲仙的話證明了他的猜測,這女人請他幫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情伐 不過碧雲仙這麼快翻臉,還是讓葉凡驚訝的。 絕代名師 碧雲仙直接翻臉,還是出乎葉凡預料的,不過這女人沒有將那些跟他雙修的女人要走,讓他不由沉思起來。葉凡相信碧雲仙肯定在這些女人的身上動過手腳,她相信她們一定會牢牢的在她的掌控中,所以將人留在他身邊,或許能夠起到殺手鐧的作用。

「你似乎得罪了她?」

月青槐出現,碧雲仙臉色陰沉的離開,讓她很是意外。

葉凡道:「她讓我幫忙,我只是感覺事情危險,想要知道她讓我辦什麼,沒想到她就翻臉,說我不信任她,你說我有多無辜?」

月青槐挑眉道:「連什麼都不說,這就過分了,你感覺有危險問一問很正常,她居然為了這事翻臉,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葉凡聳肩道:「我哪裡知道,這女人讓我瞞著你,說讓你知道的話肯定不就會高興,我就納悶了,她到底這是要做什麼?」

「連我也要瞞?」

月青槐頓時不滿起來,自己將碧雲仙當做好閨蜜,沒想到這女人居然背著自己搞事。

「我感覺這事有危險,可能事情不會這樣輕易結束,我想對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葉凡的話讓月青槐臉色一變,她急忙道:「你不會是太敏感了吧?」

葉凡聳肩道:「敏感?我可不這麼認為,你知道我也是實質化媚術高手,難道一個人對我什麼心思還感覺不出來,要麼這女人將我賣了,要麼就真是不安好心。」

「你想怎樣?」

月青槐不由緊張起來,她太清楚碧雲仙的實力了,如果這個女人要對付他們,怕是會非常麻煩。

「當然是儘快離開,反正我打算進入神庭,早一點動身也能早一點抵達。」

葉凡的決定很快得到支持,就算沒有這個碧雲仙突然攪局,他們也會馬上離開。

……

「葉公子可在。」

葉凡跟月青槐都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有人找上門來,他們交換一個眼神,看來這還真是來者不善。

出現在公爵府的乃是十多個美女,清一色的神皇,而且自若的都是中位神皇,其中最強的居然有上位神皇的程度,最要命的就是數量居然是四個。

這是來者不善啊。

葉凡的眉頭皺起來,他很好奇,到底是誰,居然這樣沖自己展示胳膊,看來先前他的猜測沒有錯,對方果然是沒安好心,現在居然打算強行來請人。

「你們是何人?」

月青槐臉色很不善,派來這麼多頂級神皇,傻子都知道這是在示威。

一個紫衣美女笑道;「我等乃是離仙宮的神女,此來目的非常簡單,就是想要請葉公子去一趟離仙宮。」

月青槐臉色一變,吃驚道:「你們離仙宮到底想要做什麼?」

紫衣美女笑道:「聽聞葉公子掌握特殊秘術,我們宮主想要見識一下,還望葉公子能夠賞面子。」

月青槐冷哼道:「開什麼玩笑,我男人的確身懷秘術,但也不適你們宮主,你們還是回吧。」

月青槐的反應非常激烈,這讓葉凡很是驚訝,他頓時對這個離仙宮的宮主感到好奇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月青槐強行反對,哪怕是得罪這個離仙宮也在所不惜。

僅從這些女人就能判斷出,這個離仙宮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可就算如此,還是讓月青槐毫不猶豫的拒絕,葉凡清楚看樣子離仙宮請他幫忙絕對不是好事。

這就是差距啊!

葉凡對碧雲仙為何非常不爽,月青槐為了他可以跟人翻臉,而那個女人居然妥協不說,還直接將他賣掉,這樣的女人可惹不起,所以他也不想跟其有更多的接觸。

紫衣美女笑道:「公爵大人又不是葉公子,豈能待葉公子決定,這事公爵大人最好不要插手,不然得罪我們離仙宮,對公爵大人沒有任何好處。」

「你在威脅我!?」

「公爵大人嚴重了,我只是實話實說,這事公爵大人真沒有必要參合,因為這對葉公子來說也是好事。」

「放屁!」

月青槐怒道:「什麼好事,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個宮主雖然號稱離仙宮第一美女,當他其實是一個男人,讓我男人跟他雙修,門都沒有!」

男的?

葉凡眼睛都瞪圓了,他這回真被嚇到了,沒想到一個男人找上自己要雙休,還是飛仙術,這簡直太嚇人了。葉凡一瞬間將碧雲仙恨上了,這賤人居然敢這樣干,甭管她因為什麼原因,反正他們之間再也不會有任何關係,將來遇上不反目成仇就算他脾氣好了。

紫衣女子冷哼道:「公爵大人看樣子鐵了心要跟我們離仙宮為敵了,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一瞬間隨著紫衣女子這話一出,其餘離仙宮的女人們開始包圍葉凡,她們顯然想要將他強行擄回去。

尼瑪!

葉凡的眼中儘是殺機,這還是第一次,居然有一個男人想要搶自己,這種事情豈能讓其發生,就算跟這個離仙宮開戰他也在所不惜。

你妹啊!

蕭戰只要想到對方是女人,他就非常噁心,又豈會跟這樣的人合作,看著圍攏過來的美女,他的眼中儘是殺機。

本官這個離仙宮有多強,這回葉凡可不會管這些,這是作為男人的起碼尊樣,這離仙宮既然想要羞辱自己,那他也不用客氣。

「鏘!」

葉凡的劍出鞘,這次跟月青槐雙修對他來說收穫實在是太大了,自身的實力直接相當於中級神皇不說,根本不用藉助任何力量,他就能讓自己擁有媲美上位神皇的力量,如果加上劍令,他就是最頂級的神皇。

既然是翻臉,葉凡當然清楚速戰速決的道理,劍閃電間出鞘,那一刻他祭出剎那永恆,這一招技能將十多個包圍自己的美女神皇籠罩。

「噗……」

斬首!

葉凡雖然是憐香惜玉的人,但是對於這些想要抓自己去跟男人雙修的女人天然缺乏好感,既然你們想要害老子,那麼就不要怪老子辣手無情。

重生之再開始 秒殺!

剎那永恆隨著葉凡擁有頂級神皇的實力變得極度恐怖。 秒殺!

而且是一件秒殺十多個神皇,其中還有四位上位神皇。

這一劍堪稱驚艷,那一刻所有美女神皇的頭顱都飛起來,當她們恢復自己的時間流速時,發現自己已經身首異處。

葉凡顯得很是平靜,似乎這一劍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不是他裝逼,而是對於他來說這一切都是註定的。原本葉凡還沒有晉陞的時候,自己就能秒殺上位神皇了,如今他的實力就是頂級的神皇,自然不用害怕什麼上位神皇,有剎那永恆這個逆天技能在,秒殺這些離仙宮的神皇太簡單了。

走!

一劍幹掉十多個神皇,葉凡並不想繼續在這裡逗留,離仙宮似乎非常不簡單,暫時對上這樣前強大的宗門對他來說是很不利的。

沒有把握的事情絕不做,這就是葉凡暫時的態度。對於他的決定,月青槐沒有反對,離仙宮一下子觸動十多個神皇,逼迫一個男人去跟男人雙修,這就是撕破臉的節奏,自然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

葉凡跟月青槐離開得很開,他們身邊只是跟著一群跟葉凡修鍊過飛仙術的美女,沒有任何的準備,速度自然非常的快,不多時他們就來到傳送陣前。

月青槐居住的地方就是一座大型城市,這裡擁有通往神域很多地方的傳送陣,以他公爵的身份,完全可以隨意去任何地方,就算是離仙宮也沒有資格進行阻攔。

「葉公子還有月公爵這都是去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