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對著四名天之境的斗者,楚軒還是揚言一定要殺死天言,這種霸氣,讓地面的人開始猜測楚軒的實力。

天之境與弟子們有著天遙遠的距離,同樣生活在宗門,但能夠見到天之境強者的機會非常少。

這次事件的主角是維克多天言,等到楚軒再一次重申這個名字,聚在主殿廣場上的,近千號的人同時望向站在一邊的維克多天言。

塔塔斯的捕捉能力,還有分析能力,是任何一個個人都無法與之比較的。

在說出天言兩個字之後,塔塔斯就一直在觀察著,捕捉每一個人的神情動態,經過嚴格的分析,毫不費力的找到了天言所在的位置。

放大,放大,在放大,楚軒看到了,那個他必殺之的人的影像,就呈現在自己的面前。

天言在地上動一下,楚軒面前的影像也動一下,一切神情,姿態,都無所遁形。

靠到天言的樣子之後,楚軒感覺非常的不舒服,並不是因為他與天言有著血海深仇,只是因為天言所表現出來的樣子。

五官還算端正,與面前的天英有五分相像,臉上沒有疤痕,只有一撮小鬍子,引得天言,不時的撫動。

頭部微微朝上仰著,卻並不是在看著空中的楚軒等人,搖頭晃腦的時間間隔不長,擺動的幅度卻不小,眉毛底下,雙目怒視,卻只不過能用來出氣。

楚軒很早就知道,有些人就算什麼都沒有做,但看起來,就是那麼的讓人不爽,感覺他天生就帶著幾分賤氣。

很明顯,天言正是這種人,面部的種種表現,還有行為上的那些微小的動作,都讓楚軒感覺不爽。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楚軒真的沒有辦法將天言與雲嵐聯繫在一起,這兩個人竟然是父女,實在是一點相同之處都沒有。

影像中,天言不斷的向周邊的人傳過殺人一般的眼神,只是那種殺氣,更像是一個人趾高氣揚的表現,看不出任何沉默的強者姿態。

這麼多年的時間過去了,自己的親哥哥,只比自己大了四五歲的人,都已經達到了天之境九段,而自己只有地之境九段,還藉助了那麼多的資源。

天言的天賦真的不強,能夠堆到現在的實力,著實lang費了宗門不少資源,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天言實力雖說也不算弱,可是真正信服他實力的,沒有幾個。

與親哥哥的差距越拉越大,眼看著自己被一個有一個人超越,天言的內心抽搐,扭曲,最終發生了很大的改觀。

天言的飛揚跋扈,還源自於他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尤其是天英,總是護著自己。

天英畢竟是自己的哥哥,還總是幫著自己,就是有再大的不爽,天言也不會想天英去發泄,只能從其他地方入手。

時不時的就牙痒痒,不見點什麼特殊悲慘的人,就有點睡不著覺,天言的賤,就在此間。

一年前,他晃著晃著就晃到了孤遠鎮去,有一個人不小心踩到了他,火氣當即上涌,他的身份何等尊貴,被踩之後,就要讓人用命來補償。

事實的真相,有點撲朔迷離,在那裡看著的人,都沒有完全弄清,那個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孤遠鎮非常小,天言正好晃到了楚家門外不遠的地方,楚辰也是正好要回到楚家。

天言一揮手就將楚辰推到了楚家,正好進了自家門,之後楚辰很有禮貌的不斷的道歉,並邀請天言到楚家坐一下。

竟然就這麼進了對方的家裡,天言覺得有趣,卻也沒有當即將楚辰殺死,只是不斷的推著楚辰向前,直到驚動了楚家的家主出來。

無理取鬧的時候根本就不需要理由,天言當時究竟用了個什麼理由,連他自己都忘記了。

不用武力,只是用身份來恐嚇,當時天言要求楚辰要在自己的面前自殺,否則就剷平整個楚家。

楚辰拿著刀,已經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他真的想要為楚家犧牲,不過在那之前,他還有些話要說。

剛一張口,一股鬥氣就砸了過來,架在脖子上的刀輕輕一抹,楚辰就那麼,被天言殺死了。

說好的讓對方自殺,但是最後,天言卻選擇了自己動手,讓對方死前連遺言都沒有說出來,真的爽啊,為此,天言爽了好幾天。

心裡變︶態的人,各有各的變︶態之處,楚辰是自殺的也好,是被天言殺的也罷,導致楚辰死亡的,的的確確就是天言。

極力的回憶,但是卻根本想不起自己什麼時候得罪的人,現在都達到了天之境,要來找自己報仇。

「找我報仇?可笑,我在宗門,誰能殺得了我。」

內心不斷的狂笑,天言知道自己打不過上空的那個人,但他並不需要害怕,這種感覺,同樣不錯,讓人爽到腳趾。

從發現天言到下定決心,楚軒只用了三秒鐘的時間,只要一次攻擊,就一定能將對方擊殺。

時機的把握很重要,還嘚知道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裡,將這種優勢不斷的擴大之後,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對了,就是速度,塔塔斯的速度比尊之境的強者都要快,只要有一點機會,就一定能夠製造出機會來的。

所有的力量,毫無保留的發揮,無論如何,都要將天言擊殺,為此,楚軒可以什麼都不在乎。

「七級兵甲,自從得到,還沒有用過,這次,完成你唯一的使命吧。」

能夠媲美天之境斗者的人形武器,找對使用方法的話,攔住幾名天之境強者,也不是沒有可能。

唯一的使命,楚軒已經下定了決心,這人形兵甲誕生出來,或許真的只是為了楚軒交給它的唯一的任務。

心念一動,沒有人能夠追得上塔塔斯的速度,手中的七米長劍縮了回來,隱在材料之下的乾坤袋猛然打開,七級兵甲,跳出!

「嗯?」

一名天之境的斗者,有帶著這樣的一個兵甲,實力確實夠強了,但要與天光雲影的巔峰實力們對抗,根本就沒有可能。

慢慢的向前,兵甲的舉動比較怪異,讓人不得不防。

動手,電光一閃,速度都提升到極致,但就在這時,他們全部都被楚軒設計了。

「轟。」

逼近,在逼近,有的人向兵甲迎了上去,有人向楚軒迎了上去,但不論他們做出了怎樣的選擇,都沒能躲得過七級兵甲,驟然爆炸的力量波及。

同一時間,塔塔斯的速度提升到極致,懸浮空中不到百米,這段距離,只有了十分之一秒都不到的時間。

消失的長劍卻又驟然出現,不藉助其他的力量,只在速度的作用下,直直的朝著天言的胸膛刺了下去。

逼近,這次真的近了,殺死自己父親的人,就在自己的眼前,一念間,就可將其擊殺。

「父親,你看到。楚軒為你報仇了。」

因為速度的關係,楚軒已經看不清天言的模樣,但刺入天言胸前的劍,沒有出現任何的偏差,應該是刺入了心臟才對。

機會來之不易,真的來之不易啊,用七級的兵甲自爆,才換來的機會,絕不可能再有第二次。

巨大的衝擊力,將天言推出了十幾米遠,撞到主殿的柱子上,才停下來。

楚軒在最後收起些許的速度,想要看清天言最後的嘴臉。

上空的巨響已經結束,意識到情況不對的三名天之境強者爆射下來,只是他們的速度相比於楚軒,實在是可憐的狠。

在最緊急的關頭,天英拼盡最大的努力靠近楚軒,但是速度跟不上,雖然忍住了七級兵甲自爆帶起的苦痛,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將劍,刺入弟弟的胸膛。

絕望之中又升起了希望,天英猛然響起,他弟弟,和正常人,有一點點的不一樣。

「竟然會這樣。楚軒,這次,我們沒殺了天言。他的心臟,不在左邊,而是長在了中間啊。」

超級材料做的劍已經收回,但是天言的身上還在淌血,如此致命的攻擊,竟然因為對方的心臟長偏,而不得不宣告失敗。

機會,用七級兵甲換來的唯一的機會,就這樣被lang費掉,下一次,楚軒還有什麼可以用得上的手段。

天英最終還是選擇了爆射向天言,具體的情況,他還是得查探一番才放心。

天之境最磅礴純粹的鬥氣源源不斷的朝天言的體內涌過去,血管的作用,被鬥氣暫時替代,引導血液,繼續有序的流動下去。

就是真的被刺中了心臟,有尊之境強者在的話,還是能夠用鬥氣,保下一條命來。

這一邊忙著吊命,楚軒卻正面對向了另外的三名天之境強者,雙方的矛盾,已經到了絕對不可能調和的程度。

「父親,我一定會殺死天言。在殺死天言之前,我絕不會離開這裡。」

竟然失敗了,只因為對方的心臟長偏了。這更像是上天跟自己開的玩笑,不過就算上天跟自己開更多次這樣的玩笑,楚軒也要將天言擊殺。

報仇,必須報仇,所謂機會,都是把握出來的,把速度發揮到極致,一定能夠在刺中天言一次,一定可以。

天英正在為天言療傷,這段時間,他一定會分心,只要把握住時間,刺殺天言,也不是沒可能。

第一次,楚軒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做鬥氣只磅礴,天之境強者,每一招揮動,帶起的鬥氣,都要比龍火之心裡全部的力量都要磅礴得多。

初步擁有動天只能,對鬥氣的把握也達到了極致,攻擊失敗,聚起的鬥氣也不會散去。

頭頂響個不停,在塔塔斯的保護下,楚軒卻也只能被動挨打,三五招之後,再也無法忍下去。

「你們三個,先去死吧。」

暴喝一聲,超級材料再度變幻出一柄長劍,長達十三米,鋒利無比,劍鋒所指,無人可阻。

「隨我殺敵。」

一位老者暴喝一聲,與另外兩人達成共識,這一次的鬥技,超越天境巔峰,都太多太多。

以楚軒為中心,一百米範圍內,響起轟隆的雷聲,三人合力,達到了真正的動天。

日頭都被遮蔽,這股力量,楚軒該怎麼應對,他真的,還有機會?

… 「楚軒,不要跟他們硬碰,你應該知道,我的防禦是最強的。」

心念傳來,塔塔斯從楚軒那裡得來的信息是用剩餘的力量做一次爆發。塔塔斯沒有執行楚軒的要求,如果那樣做的話,實在是太冒險了。

防禦,對了,塔塔斯還有防禦這個有點,不只是速度,說起防禦來,就是超級強者,都無法將塔塔斯給破壞掉。

影像中,塔塔斯可是硬生生的承受了乾之境級彆強者的數次攻擊,眼前的這些天之境,無論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對塔塔斯造成任何損傷。

對,不錯,防禦,這個時候,還可以選擇防禦,在絕對強大的防禦下,楚軒可以藉此消耗對方的力量。

鬥氣都是有限,現如今,他們的力量還算充足,等到消耗一會,再跟楚軒拼的話,就沒那麼霸氣了。

三個人合力,這鬥技真的有些恐怖了,就是天之境九段的天英,也用不出這種鬥技。

楚軒從來都沒有跟這種強者交戰過,所有有些事情,他實在是不懂,只要快速的將一個人擊倒,這聯合鬥技,也就沒有辦法成功。

漂浮在原地,雷鳴電閃總是擦著楚軒劈了下來,每一次,帶起的都是磅礴而精純的鬥氣力量。

屬性的變換,有三個人共同引發的鬥技,在三種不同的屬性下,促發出另一種屬性的鬥氣力量。

雷電,鬥氣也可是是雷電屬性的,帶起的攻擊有著專屬的霸氣,算是所有鬥氣種類中,攻擊足夠強的一種了。

火屬性,施展著聯合鬥技的三個人中,必須有一個是火屬性的,其他的兩種屬性倒是可以隨意一些。

雷雲不斷的雲集,百米的範圍內,甚是怪異,剛才擦過去的幾道雷電攻擊,不過是一個熱場的環節,更厲害的還在後面。

大開眼界,天光雲影的弟子們,都感到大開眼界,以前根本就沒有真的見過天之境的強者使用鬥技,沒想到一出手,竟然會如此震撼。

場地是在天光雲影,所以攻擊開始不斷炸響的時候,天光雲影的房屋或是樹木,都開始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損傷。

光潔的石板地面,被落下來的鬥氣攻擊砸中,直接被砸出一個不小的坑洞,想要完全修補,天光雲影,估計到動大工程了。

已經被人打上門來了,天言已經被對方貫穿,生死還不好說,這個時候在顧及這些外在的東西,那就根本不是天之境強者的風格。

楚軒接受了塔塔斯的意見,用超級材料,將自己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鬥氣外方,給人一種鬥氣屏障守護的假想。

懸浮在空中,楚軒在一個圓球之中,用塔塔斯的信息捕捉能力,細細的觀察著,就在不遠處的天言。

影像非常的清晰,看到了,楚軒看到了,那天言,真的沒有死,而且還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恢復得很可觀。

蒼白的臉色,看起來又有了紅潤,無力的雙手,卻也能夠伸向天英,嘴也一張一張的,應該是在說「救我,救我。」

當楚軒的長劍,貫入自己身體的時候,天言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他在天光雲影宗門內部,竟然還是受到了攻擊。

前所未有的恐懼,那種感覺自己可能要死了,但實際上真的沒死的感覺,卻是說不上來的奇特。

「救我。救我。」

口裡不斷的念叨著,天言知道自己有救了,但還是一次次的告訴天英,讓他一定要救活他。

機會正在慢慢的流逝,只要天英騰出手來,想要再把握一個機會,真的會很困難。

外界的異象引起了驚呼一片,雷云云集到一定的極限,就開始釋放其狂暴的力量。

忽明忽暗,雷雲開始縮小,力量被壓縮得更加磅礴,攻擊的目標只有楚軒一人,力量還是集中一些的好。

眾目睽睽之下,那隻應該存在在天上的雷雲,竟然突兀的就落了下來,將楚軒整個籠罩。

攻擊發動用了十餘秒的時間,雖然攻擊力恐怖,但是準備時間太長了,逃出去,或是攻擊一個人都是很好的方法。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

時間只過去了三十秒,但是楚軒卻表現的很著急,就在這三十秒的時間裡,天言的境況一點一點的好轉,天英也已經將天言放下。

正視楚軒,在四名天之境的包圍之下,對方竟然還能夠對天言出手,不得不說,楚軒的實力,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高武27世紀 那速度,如果感應沒錯,那速度是自己的十倍,天之境的斗者,怎麼可能擁有那麼快的速度。

楚軒的身上,一定還有其他的秘密,這種速度,也是天英所迫切需要的。

理由有很多,天英想要將楚軒生擒,但願以他天之境的實力,真的能夠做到。

先下手為強,等天英來攻擊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處,如果機會把握得好,也許還能再給天言一刀。

超級材料的確強大,雷屬性性質的鬥氣攻擊,都沒能給塔塔斯造成一點損傷,動力全開,從雷雲的遮蔽下,沖了出來。

天之境的感知能力,非常強,在楚軒開始加速的時候,就察覺到了,三個人感覺做出了防禦措施,誓要將楚軒留在包圍之中。

「哼,留下吧。」

三個人一條心,這鬥技他們努力了這麼長的時間,怎麼可能讓楚軒就這麼隨便的衝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