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這你倒猜對了,她們常常把我推入絕望的深淵…】

【你也真是的,即使這樣還喜歡跟她們待在一起!】

【哈哈,過一些日子你會明白的…】

說完,威就不再說下去了,他只是靜靜的看著月亮,思念起了已不在的兩個故人…

兩人回到了301號房裡,威躺在自己的床上,莎拉則到廁所更換睡衣。

【室友,好看嗎?】

莎拉推開廁所門,穿著性感睡衣走了出來。

【咦?!好…好看!】

威的臉紅了起來,他不知道莎拉在打什麼主意。

【嘻嘻,室友,想看更好看的嗎?】

莎拉趴在威的床上說道,胸前的春光被威一覽無餘了…

【還…還有更好看的?】

威的心跳加速,他知道莎拉是故意讓他看的。

【是啊…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就行了…我會穿更好看,更更好看,更更更好看的讓你仔細欣賞喔…】

莎拉不懷好意的笑道。

【…什麼條件,你說來聽聽?】

威感覺自己有些動搖了。

【嘻嘻,室友,讓我把你的升級點數加在幸運值好不好?】

莎拉咬著手指嫵媚的說道。

【免談!】

威斷然的拒絕了,他別過頭,看著剛打開的電視節目。

【為什麼?】

莎拉沒想到自己的美人計居然失敗了,感到很震驚,沒想到威居然抵抗得了自己的性感攻勢。

【莎拉,你以為我會為了眼前的美好犧牲了未來嗎?!你以為依雪醫生為什麼把你放到這兒?!因為我經得起誘惑,吃得了苦,任何人都對我無可奈何!】

威正氣浩然的說道。

【室友,加一次就滿100了,突破普通人的界限了,讓人家加上去好不好?】

莎拉繼續她的性感攻勢,豈料威居然忍受得了,連看也不看一眼,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電視。

【不要,我要加在攻擊力上。】

【室友,你就讓人家加一次,下次升級的時候再加攻擊力好不好?人家快要離開這裡了…】

莎拉不死心,她緊緊地抱著威的手臂,但威強行忍耐著,不為所動。

【莎拉,既然如此,你別那麼早走不就好了嗎?等我下次升級了讓你升,你再離開吧,反正在這裡有住的地方,有工作的地方,不必那麼快就會去你不喜歡的實驗所吧?】

【嗯…那室友幾時會升級?】

【我18年人生第一次升級…我想18年後還會再升級…】

【不行!18年後我都35歲了,我還要在29歲之前結婚!不行不行不行!你就讓我加在你的幸運值吧!】

【不要,我要留著,仔細考慮加在什麼地方。】

【室友,我還有更勁爆的睡衣喔!想不想看,你讓我加在幸運值,以後我天天穿給你看,越穿越性感,之後可能就不穿了喔…】

【誒?!真的不穿嗎?!】

【嘻嘻,是啊,如何?有興趣讓我加點到幸運值上嗎?越快決定,越快能看得到哦…】

【…我考慮一晚,明天讓你知道。】

【呿,好吧,晚安!如果你明天答應我,我就天天陪你一起睡…】

【唔…我認真的考慮一晚,晚安…】

隨著莎拉光了電視和房間里的燈,威鬆了一口氣,他差點就答應了莎拉,幸好他還有一絲的理智。只不過如果莎拉天天都這樣,他擔心自己會把持不住,而這一切,都看在依雪的眼裡,她就坐在椅子上喝著香濃的熱咖啡,但不知道為什麼威和莎拉沒有發現她… 【威,彤彤生氣了啦!】

(為什麼?)

【她知道你跟一個金髮美女睡一間房之後,對你感到很生氣!】

(為什麼她會知道?!)

【她讓我告訴你,如果你真的那麼喜歡那個金髮美女,就去吧! 我的小熊男友 她不在意。】

(不在意?意思是我失戀了?)

【她說只要你喜歡就行了,唉,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等等…)

文琪的身影漸漸消失了,彤彤好像真的在文琪的那裡,是死後的世界嗎?如果是的話,彤彤應該也能直接和我通話才對。如果不是,那文琪所在的地方究竟是在哪兒呢?

——————

【威…】

熟悉的聲音傳來,威醒來過來,看見依雪站在他的床前。

【依雪醫生,你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呵呵,你怎麼會這麼認為呢?】

【因為你沒有悠閑的坐在椅子上喝咖啡。】

【呵呵,原本我正在悠閑的喝咖啡,但是有人「彤彤,彤彤」的叫。】

依雪說道,她指著小桌子上的兩塊小麵包和一杯冒煙的熱咖啡,看來是真的。

【啊…我真的一直叫彤彤嗎?】

【呵呵,等等你自己去問莎拉,她聽了很不開心呢!】

【為什麼?】

【可能她認為你身邊有個那麼標緻的美女了,居然還會喊其他女生的名,所以莎拉很不開心。】

【…我覺得不是吧,她又不是你。】

【呵呵,你等等去問她吧!】

說完,依雪便坐回自己的『老位子』悠閑的吃著小麵包,看著晚報。

威慢慢地坐起身子,思考了在夢裡文琪所說的話,難道彤彤另結新歡了?威走到廁所,看了鏡子中的自己一眼,難看死了,彤彤就算喜歡別人也是理所當然的,自己又難看,又沒錢,又沒學歷,又只是個打工仔…威越想越難過,差點兒靠在廁所的牆上哭了出來。

威在廁所里整理自己的心情,約二十分鐘后,才漸漸的從傷心難過對自己失望的狀態恢復成普通的狀態。威打開廁所的門,發現依雪已經不在了,覺得很奇怪,依雪平時沒一個小時是不會離開的,今天怎麼那麼早就離開301號早點房呢?威猜想,這其中一定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室友,你在幹嘛?】

莎拉突然回到301號房裡來,她身上穿著工作的性感裝。

【莎拉,你怎麼回來了,不是在工作嗎?】

威好奇的問道。

【是啊,你忘了你要陪我去買東西,逛逛街,然後買些禮物送給我嗎?】

莎拉提醒威昨晚所說過的事情。

【…最後的一項好像沒有說過吧。】

【別在意這些細節!你快出去,我要換衣!】

不等威回答,莎拉便將威推出房門外了。威覺得莎拉並沒有不開心,依雪為什麼會說莎拉不開心呢?

過了一會兒,莎拉換好衣服出來了,這次倒穿得很保守,一件寬鬆的卡通t恤,搭配上牛仔熱褲,腳上穿著不知名公司的特別紀念帆布鞋,莎拉的金色波浪發扎著高馬尾辮,顯得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室友,你怎麼了?】

莎拉見威直盯著她看,好奇地問。

【沒…沒什麼,依雪醫生說你在生氣…】

【是啊!很生氣呢!快走吧,去逛逛街,買買禮物,我那麼生氣你會送我禮物吧?】

莎拉說道,原來她生氣是為了禮物。

【…要禮物是可以,但我只剩下十元只能買五元以內的東西。】

【不是十元嗎?】

【不行,我還要留著一半當作儲蓄…】

【小氣鬼!】

莎拉沖著威做了鬼臉,不等威一人走下了樓梯。威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誰讓自己是個窮鬼呢!為了能存到五元,只好讓莎拉氣自己了。

【威,你要和莎拉去逛街嗎?】

依雪忽然叫住呆立著的威,原來依雪還在三樓。

【是啊…我先聲明我沒錢,別想敲詐我!】

威拿出錢包,把錢包打開,錢包里只有十元紙鈔。

【呵呵,但是如果你看見這個東西了,我想你會向浩陽先預支薪水…】

依雪從白大褂口袋裡拿出自己的手機,她打開一個自己錄製的視頻,是莎拉昨晚穿著性感睡衣躺在威穿上的視頻,但視頻並沒有聲音。

【這…!你怎麼會拍到這個?!而且還故意去除掉聲音…】

威看得面紅耳赤,依雪把這個視頻拍得尺度有些大。

【呵呵,要配什麼音好呢?如果等等有人買些今天限量的十層蛋糕回來,或許我就不會配音了…】

【…你擺明是在敲詐我!】

【呵呵,我又沒指名道姓要你買!要配什麼音好呢…】

依雪假裝側著頭在思考,威無奈之下只好答應依雪逛街時去買今天限量的十層蛋糕。

【依雪醫生,那個什麼十層蛋糕要花多少錢?】

【上次夢晴買的時候好像是需要500元…】

【五…五百元?!】

【是啊,怎麼了,要向我借錢嗎?】

【不,不用…我走了…】

威含著淚光走下樓,五百元可是自己十天左右的薪水啊!威只剩十元,只好向浩陽借著一些了。

【室友,你在幹嘛,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

莎拉站在樓梯口,不耐煩的說道。

【不好意思…莎拉,禮物你可以選擇貴一點的了…】

【真的嗎?你不是只剩下十元?】

【我打算向浩陽大哥借一點…】

【呵呵,那好,我要十層蛋糕!】

【咦?】

威很驚訝,怎麼莎拉會知道今天限量的十層蛋糕?難道十層蛋糕是現在的潮流?

【你怎麼了?我要十層蛋糕很奇怪嗎?】

【沒…沒什麼…】

說完,威在心裡決定向浩陽借個一千兩百元左右。

威讓莎拉先在醫院的門外等著,瞞著莎拉向浩陽借錢,在女孩子面前太遜了。早上的餐廳還是跟平時一樣,沒有客人,只見浩陽正若有所思的盯著3號桌上的鮮紅色玫瑰花。

【浩陽大哥,你怎麼了?】

威見浩陽似乎心情不好,於是把借錢的事放在一旁,先問問看心情不好的浩陽怎麼了。他順手拿了一張椅子坐在浩陽的身旁。

【唉…威老弟,現在我有個難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