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辰兄這麼說也沒錯!這的確是罕見的陰魂凝體大法!看來的確像師父說的那樣,凡間將亂啊」…

嗯?聽到身後那熟悉的聲音,雨辰下意識的轉過身來,只見小魔女與妙閑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大壞蛋,哼!」似乎看到雨辰完好無損,小魔女輕鬆一口氣,撅著小嘴嘟囔了一句。

顧不得小魔女的嘟噥語言,雨辰看著妙閑一字一頓的問道,「不知妙閑兄的意思是?」

「看來有些事,雨辰兄並不知道,既然如此,那我不防給辰兄一一道來」。

「這次我能夠入世修鍊,乃是師門之命,師傅說,凡間將有大事發生,讓我及早下山歷練」。臨行前師父告戒我:「凡間將亂,福禍相依,一切皆由心判,切勿麻痹大意」。

「那你師傅就沒有跟你說亂從何來嗎」?聽到妙閑的話,小魔女下意識的問道。

「這就是我接下來想要說的」!師傅見我心生疑惑便說出了一句到現在我才明白的話:「亂之使,陰冥生,邪魔現,定天命」。

「亂之使,陰冥生?邪魔現,定天命」?這句話難道就是在說….

未等雨辰說完,一聲雞蛋殼碎裂般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雨辰下意識的扭頭一看,隨即便呆立當場…

一張十五六歲少女特有的嬌嫩臉龐,膚色非常嫩白,緊閉的雙眼,長長的睫毛微微曲卷著,似乎還在輕輕的顫動,那似嗔似喜的表情清晰地表漏在雨辰的面前…

一時間雨辰竟然有些捨不得移開眼光,雨辰忍不住心中感嘆,天下間竟然有如此美麗嬌柔的女孩!雖然雨辰見過很多美女,可如此美麗嬌柔的雨辰還是第一次見!好在自己的定力非常,沒有丟了自己的臉…

「哼」!看到雨辰那副豬哥的模樣,一股濃濃的醋意從小魔女的身上傳了出來,打斷了雨辰的感嘆,雨辰尷尬一笑,便不舍的移開了目光…

「阿彌陀佛「,妙閑道了一聲佛號便轉過了身:「亂之使,陰冥生,邪魔現,定天命。不知是對還是錯?辰兄,既然此間事了我就先告辭了」…

額!聽到妙閑的話,雨辰微微一愣,隨即連忙問道:「不知妙閑師傅接下來將要去哪裡?」

「呵呵,天大地大,既然師傅想要我在凡間歷練一番,那我當然是去凡間歷練了」。

「既然是這樣,那我可否拜託妙閑兄一件事?」

「出家人以助人為樂,辰兄不妨直說。」 「你敢!我不要回去,」聽到雨辰的話,小魔女瞬間爆了!雖然小魔女在經歷了被人綁架后的恐懼,但是天生膽大包天的她在被雨辰他二人救下之後,居然對雨辰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充滿了好奇!直覺告訴她,雨辰接下來的路會充滿刺激和新奇,這對小魔女來說卻是充滿了誘惑與新鮮,早在皇宮大院的時候,小魔女就以伶俐整人的方法而聞名於整個皇宮,而從另一個方面來講,這個公主乃是個不折不扣的膽大包天之人,再加上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所以,雨辰的「旅行」對她來說乃是*裸的誘惑,絕不帶摻水的…

胡鬧!聽到小魔女比乾脆面還要乾脆的拒絕了自己,雨辰急了!自己要去做的事充滿了危險,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還是兩可的事,若是在帶個小尾巴,估計到時連自己都沒有把握全身而退,這樣會連累自己不說,若是把她也給賠進去,那麼皇帝老兒絕對會在第一時間揮軍將自己的家給圍個水泄不通,然後….

雨辰想罷便斬釘截鐵的說道:「不行!你不能跟著我!你還是回去比較好!」

「評什麼?評什麼我就不能跟著你?」聽到雨辰的話,小魔女兩眼一瞪,小手一叉腰,瞪著雨辰問道。

雨辰聽了這話,當場便急了,這一著急腦袋裡便顧不得許多脫口而出道:「就憑你是公主,乃是千金之軀。我擔待不起!」

「你!你!你是怕我打攪了你的好事吧?」聽到雨辰的話,小魔女銀牙一咬,瞥了一眼灰色蠶繭般的包裹瞪著雨辰滿臉吃味地說道。雖然對雨辰的拒絕心中有些打鼓,可是一想起那些新鮮又刺激的事情,小魔女心有卻有不甘的跺了跺腳。

「你這是強詞奪理!不讓去,就是不讓去,我管你怎麼想….」

小魔女聽了雨辰的話,兩眼經不住一紅,忍不住淚水在眼中打圈:「父皇不陪我,母后也不陪我,你也不陪我,嗚嗚嗚…杜雨辰我恨你….我恨你….」小魔女說完便不再理會雨辰,轉過身哭著跑了出去….(雨辰不知道的是,就當小魔女轉身跑出去的時候,一絲邪氣順著小魔女的腳底進入了她的身體中)

額!看到小魔女如此傷心,雨辰心中猛然一揪,直覺告訴他,或許自己做錯了什麼,可是一想起前面的道路充滿了危機,雨辰咬了咬牙將想要追去的想法打消在了心裡…

阿彌陀佛:「辰兄既然想要追出去,為何不去追呢?」看到雨辰生生地止住了腳步,妙閑疑惑的問道!

聽到妙閑疑惑的話,雨辰無奈的擺了擺手道:「不瞞妙閑兄,我此去的路上充滿了危機,就連我都沒有把握會活著回來,若是在帶著她一同前去…」

「既然辰兄知道此去充滿了危機,為何不打算放棄呢?要知道,螻蟻尚且偷生,辰兄又何必….」

」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再者說,我輩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若是連這點危機都會害怕,那麼又怎能修鍊得道呢?」

「呵呵!是啊!辰兄向道之心令我所敬佩,既然如此,我就不便阻攔,辰兄放心,公主那裡我保證將她安全送回,辰兄一路小心…」

有勞妙閑兄了。

呵呵!應人之事怎會有勞呢?辰兄,我先…

妙閑未說完便抬頭看了一眼還在氣繭的小陰魂,猶豫一番后對著雨辰說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辰兄小心為妙…」

雨辰轉身看了一眼妙閑,臉上漏出玩味的笑容…

「既然如此,辰兄保重…」

妙閑說完便轉身追尋著小魔女的腳步而去….

雨辰一動不動的看著灰色氣繭,頭也不回嘴角邊呢喃道:「我相信她….」

「咯咯咯,忽然,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氣繭里傳了出來,」雨辰聽到笑聲身體一震。只見面前的灰色氣繭應聲而裂,一名渾身*的長發美女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猛然間幡然悔悟,雨辰急忙轉過身去,說實話,雨辰雖然在皇宮裡「調戲過」公主,可那個時候公主身體上畢竟還穿著衣物,此刻一個渾身*的美女呈現在自己的眼前,這可讓他如何受得了???

一股溫熱的水流順著雨辰的鼻孔流了下來…

強忍住回頭去看,雨辰心中忍不住感嘆,天下間居然有如此美麗的身軀,雖然自己已經努力地控制自己,但是面對這樣*裸的嬌軀,自己的身軀居然會忍不住想要轉過去…

「多謝小哥哥幫我護法,奴家雲玲不勝感激…」

雨辰聽到小陰魂的話渾身一陣哆嗦,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頗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似乎想起了什麼,猛然間身體一震,心中狂吃一驚!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雲玲???」

哎!聽到雨辰脫口而出的話,小陰魂心中一喜,向著雨辰「走」來…

等等!聽到腳步聲雨辰一愣,顧不得自己剛才的無理窺視急忙開口道:「你,你先把衣服穿好….」

「奴家有衣服呀,咯咯咯,奴家還要謝謝小哥的成全,奴家自己終於可以幻化衣服了呢….」

雨辰聞言心中一陣苦笑,轉過身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這是怎麼了?身為二十一世紀的新新人類,幹警察那會自己什麼沒有見過?怎麼就在這異世里陰溝翻了船呢?

抬起頭看了一眼化為實體的小陰魂,雨辰終於發現,自己「沉」的還是有些淺了…

她是上天派來的妖精!此刻雨辰心中只有這個詞來表達自己對小陰魂的面貌,鼻血再一次忍不住流了下來…

雲玲看到雨辰猶如豬哥般的模樣,心中居然頭一次對他沒有生氣,或許是雨辰在那場對自己來說猶如夢幻般的場景里挺身而出所感染,雲玲發現自己居然還有些暗暗自喜…

好不容易驅趕走了心中的邪念,雨辰這才定下了心問道:你恢復記憶了?

聽到雨辰的話,雲玲臉上瞬間掛滿了魅惑的微笑:「這還要多謝哥哥呢!」

哦?謝我??

「對呀!在那場夢境里哥哥挺身而出…」雲玲說到一半突然間便滿臉羞澀的緊閉住了自己的小嘴,自己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額!聽到雲玲的話,雨辰臉上瞬間掛滿了尷尬…

強忍著尷尬雨辰結結巴巴的問道:「那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我?聽到雨辰的話雲玲心中忍不住一暗,說起來自己乃是青玄大陸六大宗派之一紫雲宗的入世修鍊弟子,可如今自己成了這般模樣,這讓自己今後何去何從?

雲玲茫然的看著雨辰,此刻她似乎已經開始明白,像自己這樣陰魂化靈只有兩種下場,一種就是依附他人繼續修鍊下去,另一種就是魂魄兵解永墮輪迴。

雖然還有一種選擇,可那選擇對於自己來說無疑比登天還難,所以雲玲並沒有去想那般可能…

看到雲玲茫然的望著自己,雨辰心中忍不住深深嘆息!修仙者如果喪失了身軀,竟然是如此的悲慘,不管你是神通徹地的大能還是肉體凡胎的凡人,沒有了肉身,也只能受人擺布。雨辰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的那句名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雨辰忍不住一陣心痛正要開口安慰雲玲幾句,突然一股灰色的氣息憑空出現,跟著氣息瞬間包裹了雲玲的身軀,未等雨辰有所反應,雲玲的身軀逐漸的消失在了雨辰的面前…

不!看到雲玲的身軀逐漸消散,不知為何雨辰心中一痛,大吼一聲便沖向雲玲剛才所立的位置…可是此時早已經來不及了…

為甚麼?這是為什麼?望著空空無也的山洞,雨辰痛心疾首的坐在地上,雖然兩人認識的時間沒有那麼長,可是那場夢,對雨辰來說那是真實的存在… 望著眼前城門上雕刻的三個大字雨辰的臉上漏出了微笑….

自從離開那個山洞以後已經過去了三天,在這三天里,雨辰逐漸的改變了自己的心態!雖然心裡還是弄不明白當時所發生的事情,但是雨辰知道,或許對於雲玲來說此事並不見得就是壞事!人有人道,妖有妖道,鬼有鬼道,平白無故的消失,或許是她的下一個機緣….

「你,過來…」

一個聲音打斷了雨辰的思路…

「說你呢!還在那裡愣著幹嘛?不想進城了是不是?」

額!聽到這個聲音,雨辰下意識的抬起頭看去,只見眼前一名守城的侍衛手拿一柄怪異的,類似於古代長矛般的兵器,指著自己極其囂張的呵罵道。

看到這裡,雨辰眉頭一皺,說實話,不管是自己的前身還是自己的現在,都沒有像今天一樣出過遠門,若不是自己沿路詢問,或許眼前的這座城市自己根本就來不到這裡。三天了,整整三天自己沒有遇見過一個村落,這三天以來,自己是餓著肚子一路前行的,這也說明了這個大陸跟自己前世生活的地方完全不同。或許下一次出行,自己應該準備好食物與遠行的必需品吧!

守城的侍衛名叫候輕德,經常出入湘潭城的商人們都叫他猴六,大家都知道,此人雖尖酸刻薄,但此人圓滑至極,憑著拍馬屁的功夫升到了隊長之位。若是不及時孝敬,難免會被此人刁難一番。

嗯?看到雨辰聽到自己的話還在那裡聞所不動的樣子,猴六直接被氣笑了!雖然自己只是個守城的小侍衛,可自己的身後乃是青玄帝國的皇家!除了那些高官達貴,不管是富商巨賈還是平民百姓,都得給自己三分薄面,乖乖的交錢走人,哪像今天這個愣頭青250,聽到自己的話還站在那裡聞所不動。這種人自己見得多了,只要自己裝作發怒的樣子直接上恐嚇一番,他還不乖乖的交錢走人?看他那長相,一看就是有錢人,也就是自己眼中的「肥羊」若是不好好敲詐一眼,都對不起自己的這份差事。

「媽的,我說你是不是…」

未等猴六說完,雨辰一個閃身來到猴六的面前,掄起胳膊,朝著猴六的臉上啪啪就是兩巴掌…

「哎呦,敢打我?我看你是找死,…」

嗯?聽到猴六的叫喊,雨辰笑了!敢當面說自己找死的,這猴六算是第一個!別說給他兩巴掌,就算是自己當街將他斬殺,湘潭城的城守也不敢放個屁。要知道,這破名聲也有破名聲的好處,就像現在,即使把此人殺掉,皇帝也是見怪不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更別說此地的城守了!誰會為一個小小的守衛而得罪自己這個超級家族的紈絝?那不是廁所里點燈找「屎」嗎?

額!氣急敗壞的猴六眼見雨辰臉上露出了微笑,當場便清醒了三分,難道自己今天出門沒有看黃曆,惹到了不該惹的不成?若是那樣的話….

想到這裡,猴六下意識的摸了摸被打的左臉,藉此機會再次偷偷的打量了雨辰一番!稚嫩的面孔,薄薄的嘴唇,細眉斜飛入鬢,再加上一身綾羅綢緞,這他娘的活脫脫的一個標準的富豪公子哥嗎?雖然此人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但充其量也就是個富商巨賈家的少爺!自己還真是差點被他給唬住!正所謂民不與官斗,就算他家再有錢那又有什麼了不起?先抓起來再說….

哼!想到這般,猴六膽子不禁大了起來,直起了身子,扯著嗓子大喊起來:「快來人啊,這個人是姦細…」

待猴六扯著嗓子喊完,城門之上,一陣騷亂,只見一隊士兵突然間從城門上冒出了頭,一張張弓箭瞬間對準了雨辰…

城下,另一隊手拿長矛的士兵快速的從城門內沖了出來,保圍了雨辰。

眼見自己這方人馬將雨辰包圍的水泄不通,猴六瞬間變得小人得意起來,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雨辰喊道:「這個人是姦細…」

望著周圍將自己圍得水泄不通的士兵,雨辰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也就是想進城吃個飯好好地睡上一覺,哪知道會遇到這種情況!也罷,既然這些人有眼不識泰山,自己不妨給他一點教訓,讓他知道什麼人該得罪,什麼人不該得罪。

雨辰想罷便伸手從腰間摘下一塊金色的令牌,自己既然不想惹是生非,那麼此物絕對是解決這件麻煩事最好的憑證!

猴六想要阻止雨辰的動作,可當雨辰從腰間摘出令牌的時候,猴六心中便再一次忐忑不堪,待猴六看到令牌上的那個「杜」字的時候,當場便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任誰都知道那個杜字代表的是什麼!

兩眼一翻,猴六徹底的被嚇暈了過去…

圍在雨辰周圍的士兵,眼見自己的隊長被嚇暈了過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瞬間便跪倒了一片…

看著跪在自己不遠處的士兵,雨辰微微一笑道:「既然你們都認得這塊令牌,那麼我也就不在多說什麼了,都起來吧!我只是路過這裡…」

眾士兵聽到雨辰的話,便全部領命起身,這時一個身穿常服的中年男子,一臉激動地站在城門內大聲喊道:「不知雨辰公子駕到,還請公子恕罪…」

雨辰滿臉疑惑的望著此人說道:「你怎麼認識我?」

呵呵!聽到雨辰的話男子滿臉的苦笑:「下官乃是追隨杜克將軍多年的將領,將軍的令牌我怎能忘記?只是今生再也沒有機會能夠跟將軍一同征戰他國,若是能夠跟將軍再次征戰沙場,就算是馬革裹屍又有何妨呢?」

哦?聽到男子的話,雨辰眼中一亮:「不知您….」

未等雨辰說完,肚子中一聲咕咕叫的聲音傳進了男子的耳中!聽到聲音,雨辰一陣尷尬…

呵呵!男子聽到雨辰肚子中的響聲心神領會微微一笑道:「若是公子不嫌棄,可否到咱家,此刻正是午飯之際,不知公子是否可以賞臉….」

男子的話另雨辰眉頭一揚,說實話自己還真的是餓的有些前胸貼後背了,雖然修仙者是可以辟穀幾天不用吃東西,可不知道為甚麼,自從自己學會聖靈決以來,自己非但沒有辟穀,反而飯量有增大的模式,為此自己還曾疑惑過,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方向,練錯了功夫?怎麼感覺自己越來越有點向著飯桶的模式前進了。算了,當務之急還是先填飽肚子再說吧,至於別的先不考慮了!管它是不是飯桶呢,挨餓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啊!

雨辰想罷便輕輕地點了點頭:「既然大哥邀請,我怎有拒絕之理?不過還請大哥多做一些,我飯量比較大!」

哈哈!聽到雨辰如此坦白的話,男子對雨辰瞬間便產生了好感,同時心中的疑惑更加加重了,不是說杜將軍的兒子乃是一個紈絝之極的廢物么?怎麼今日一見???看來傳言不可當真啊!

男子說完轉過身向著城牆上方的軍士一揮手,軍士們便領命撤回了弓箭。

看到男子的動作,即使雨辰再傻也猜出了男子是誰。

再次轉身,男子面對著雨辰微微一笑道:「公子請吧….」 城內,繁華的街道旁一所看似比較恢宏的庭院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