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品不出什麼,但是喝到肚子里,就能感覺到血液的流轉在加快。好爽啊。」

君元本就不愛喝酒,不過這酒喝下去就是感覺非常的不錯。

沐清風搖了搖扇子,「嗯,這酒確實比燒刀子好點。清狸酒么?好名字,真是想不到是誰研究出來的。」

聞言,帝天這才滿意的一笑。

ps:三更繼續送到,求花花,求支持了!~ 五人胡吃海喝一頓,結了賬,就朝著太初門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回到了太初門之中,三人不急著去找趙安,而是先回到了西林三閣之中。

其實他們去考核一下,就可以提升至功傳弟子的,這樣的話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師傅了。有人輔導自己總比一個人慢慢琢磨來的好。

不過帝天沒有這個想法,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了。

回到了大廳里,沐清風現在就喜歡靠在椅子上,現在也是一樣。「帝天,你說說,我們把那個光碟交給趙安,他會是什麼反應呢?」

「我想啊,他肯定是嚇得尿褲子了。要是我們在太初門也來這麼一下的話,他肯定會痛哭流涕的。」

君重滿臉笑意的說了起來。

「不對,不對。他肯定是跪在地上,求我們不要在他們宗門上大開殺戒的」君元說出來自己的想法。

帝天無奈的一笑,「你們想的太多了吧。我們去望月門他們是沒有絲毫防備的,我們要是在太初門動手,人家肯定會有所防備的。」

「我想,得到消息的趙安,估計還不知道是我們乾的,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等著我們去殺過去呢。」

…………….「啪!」

李煜直接拍碎了身邊的桌子。指著跪在地上的人怒罵道:「你說說你們,一群飯桶。讓你們這麼多人去抓那五個人都沒抓到,你們還有臉回來見我?」

跪在地上的一人,臉色一變,連忙解釋道:「掌門,不是我們抓不到。是他們太狡猾了,一直在變著方向的跑著,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去哪裡啊。」

「那你們不會繼續追啊?跑回來吃屎啊?」

「掌門,是他們最後直接消失不見了,我等無從下手啊。」

李煜轉過身子,指著那人喝到:「你是不是吃屎吃多了?不見了?你跟我說不見了?難道他能憑空消失不成?」

「你說我吃屎,你吃的是啥。。」男子心裡這麼說著,嘴上卻說道:「屬下該死,還請掌門饒命啊。」

「你確實該死。」說著李煜一個閃身就來到了男子面前,伸出了一隻手。

男子嚇得瞬間臉色蒼白,屁都不敢放了。

「掌門,手下留情。」座位上的大長老站了出來,繼續說道:「我們殺了他也無濟於事啊,現在只能另想辦法了。」

「哼!」甩了甩衣袖,「滾啊,還跪在這裡幹什麼?想讓我看著噁心嗎?」

「是是是。 首富小村醫 我等告退。。」

三人連忙站起身子,朝著外面飛快的退去了。

轉過身子,看著大長老王牧問道:「王大長老,那你跟我說說你有什麼辦法呢?」

暗暗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拱著手說道:「掌門,昨夜我們都看到了幾人的面貌。我們可以將他們畫出來,張貼告示,設置巨賞。只要看到他們行蹤的人,經查實消息準確的話就給一千玄石。知道他們所在地的人,消息准去的話,就給一萬玄石。」

「我想這麼巨大的獎勵,應該會有人說出來的吧?」

點了點頭,「那你就去辦吧,盡量辦好點。」辦不好也沒辦法了,總不可能把大長老殺死把?那豈不是讓天下人恥笑了。

告退了之後,就去著手辦理了。

扭過頭,看著二長老問道:「我聽人說那小子是不是回來了?」

「是的,我的線人跟我說,他進入到了大長老的房間了。」李雲站起身子,恭敬的回了起來。

眉頭一挑,「看來你在監視他啊?」

「我想我房子的周圍也有人吧?」

微微一笑,李煜的身子就消失在了房間里。

……………「都已經過去一天了,我們什麼時候去啊?」君元坐在椅子上把玩著桌上的杯子。

帝天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桌子,「別急,有人會請我們去的。」

「別鬧了,我們回來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有人請我們過去啊?」

君重是一萬個不相信帝天所說的話。

沐清風笑著搖了搖扇子,靠在了椅子上,嘆了口氣,「放心吧,絕對會有人請我們去的。雖然說不是八抬大轎抬我們過去,不過我相信肯定要比八抬大轎應該還要端莊一些。」

無奈,兩人乖乖的閉上了嘴巴。一個是老大,一個是二哥。都這麼說了,他們一個四弟,一個五弟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帝天的手指停了下來,眉頭一挑,看著外面笑道:「來了,我們出去吧。」

站起身子,就在前面帶起了頭。君元兩人是十分的不相信,直接跟了上去。

五人站起了門外,看著遠處天際飛來的人群,趙安自然是在其中了。

只見趙安的身後就是那玉頂火龍駒拉著的五彩錦鸞,帶著五彩的光芒朝著這裡飛了過來。

「哈哈,想必望月門出的那件事情就是你們做的了吧?」

趙安飛了下來,豪氣的朝著幾人說了起來。

帝天欠了下身子,拱手說道:「掌門說笑了,我們怎麼能做出那麼偉大的壯舉啊。五十多玄皇境的強者,我們是萬萬做不到的。」

「何止五十,明明就是八十六人,他們往外說的是這麼多。我們在望月門的眼線說是八十人。」

帝天心裡一突,眼線。。那豈不是看到他們了,無奈,「沒想到掌門的眼前如此之廣泛,弟子佩服,佩服。」

「終於承認了吧?」趙安臉上的都能笑出一朵花了。

淡淡的點了點頭,「不知道掌門要給我們什麼樣的獎勵呢?」

「獎勵?哦,我倒是說過給你們的獎勵的,那你們想要什麼獎勵呢?」

「我們什麼獎勵都不要,不過望月門的找上門來,還望掌門不要把我們供出來才好啊。」

帝天現在就怕這個老東西過河拆橋,倒打一耙,到時候兩邊都要得罪了。

趙安臉色一變,恢復了笑容,擺擺手說道:「你這是哪裡話啊,你們是我太初門的人,而且又立了這麼大的一功,我怎麼會把你們交給外人呢?」

「但願真的如此吧。」帝天呵呵一笑。

ps:四更完畢,求花花,求支持!~ 趙安的臉色有些難看。他沒想到帝天說話如此的直接,「放心好了,我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保證。如果望月門的人,前來要人,我是絕對不會出賣你們的。」

淡淡的點了點頭,「那不知道掌門還有別的事情嗎?」

「呃。。」趙安一愣,這才想起了來這裡的事情。「是這樣的,我想請你們去外門廣場發表一下感言,我想這一定會很激勵我們太初門弟子的。」

「依我看,不必了吧?」

帝天擺了擺手。他可不想打腫臉充胖子,傻啦吧唧的站在這裡說什麼感想。

看了看身後的幾人。皺著眉頭說道,「你要知道你們如果去的話,在太初門的地位一定會水漲船高的。」

「我想整個星極洲的人都知道是我們所做了吧?」摸著下顎,眼睛里泛著光。

趙安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他很想讓帝天幾人過去,不過人家不願意去,總不可能硬拉著人家去吧。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強求了。」

就在這時,身後的古桐走了上來,附在趙安的耳邊小聲嘀咕了起來。

「嗯,你先退下吧。」示意古桐退下,抬起頭,看著帝天說道:「是這樣的,反正你們也不願意去我也沒辦法。不過這件事情,你們是一定要去的了。」

「哦?不知是什麼事情呢?」帝天就想看看這趙安到底有什麼手段。

走到了帝天的面前,「是這樣的,我們宗門馬上就要展開一年一次的比武了。你們之前出去了,所以就不知道了。」看了看身後的君文言,「不信你問他,他肯定知道了。」

扭過了頭。似乎感受到帝天的目光,點了點頭。「是的,太初門裡每一年都有一場比武的。不過我猜的不錯的話,應該不是在今日吧?應該是在下周的吧?」

趙安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帝天。「的卻如你所說是在下周的,不過因為各種原因,就在今日開始了。」

看來這趙安為了請我們過去是不擇手段了。想到這裡,「掌門如此的盛情,我們如果不承情的話,豈不是失禮了,那我們就隨掌門一同前往吧。」

「好,好。」趙安笑著轉過了頭,喝到:「給幾位功臣讓路。」

帝天在前面帶起了路,其餘四人則是跟在他的身後。

路過柳允的時候,五人都是齊齊的瞟了一眼。沐清風更是口無遮攔的說道:「好一個天生麗質,星極第一美女。美哉,美哉!!」

古桐一臉笑意的臉瞬間僵住了,不過看到他們只是誇獎一下,沒有實質性的動手。再看到柳允並沒有生氣的樣子。這才勉強的擠出了笑容。

瞥了一眼古桐,搖著扇子就坐上了五彩錦鸞。

趙安朝著空中飛去,「走,前往外門廣場。」

說著身子就化作了一道流星,朝著外門廣場所在的地方飛去。

五人坐在五彩錦鸞上,那感覺不知道是有多爽。雖說趙安在前面飛著,但是後面的幾人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旁邊的古桐看到這一幕,臉上閃過一絲寒芒。附在柳允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只見柳允的表情時而高興,時而憂愁。

在看到了他點了點頭,柳允這才看著幾人的方向點了下頭。

「帝天,看來古桐那小子不懷好意啊,我們要小心了。」

沐清風早就發現了那邊的不對勁,用神識警告著帝天。

「放心吧,他們掀不起多大的風浪的,頂多去告訴望月門的人是我們做的。不過嘛。。」說到這裡,帝天摸著下巴,眼睛放著精光。

「不過什麼?」

「不過我想望月門內已經有人發現是我們了。」

被帝天說的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不過按照他的性格,再問也都是廢話。

沒多久,就聽到了下面的一陣嘈雜聲。探出目光,便看到已經來到了外門廣場。這個時候的人比上次更多了,上次是緊急突發的,這一次卻是早就準備好了的。

「哇,他們就是殺到望月門內的五個人啊?」

「我聽說可是死了五十多個玄皇境的高手啊!」

「是啊,沒想到他們居然逃出來了。難道那望月門的護山大陣是用來看的么?」

「什麼呀,我聽說他的護山大陣先是支撐了一會兒,然後又被人殺了十幾個玄皇境的高手。最後還被人破開了。」

趙安聽到下面的議論聲,心裡不知道有多高興。要知道這可是他的宗門的人這麼做的。簡直是太解氣了。

雙手伸出,朝下微微一壓,示意眾人安靜。

「想必大家已經知道了,就是這五位功臣,在望月門裡殺掉了五十多名玄皇境的強者。」

「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