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訂下契約吧。」何凡沉聲道。

「以聖火之名,借媧祖之力……」老者神色冷厲,發出一股低沉之音,四周火焰震動,凝聚出一道道火焰符文,逼出兩滴血,將火焰符文打入血內:「到你了,兩滴血。」

何凡彈指射出兩滴血,也不怕對方拿了血能拿他怎麼樣。

四滴血匯聚,交融成兩滴,隨後飛到窟窿出,一股奇妙氣息散發,一股恐怖的危險感覺席捲而來,何凡和炎神道身形暴退。

轟隆

天上兩道雷霆劈落,直接劈在兩滴血上,奇妙氣息消散,兩滴血好似變成了普通的血,一滴飛入老者手中,一滴飛向何凡。

「這就完成了。」雷霆消散,何凡看著恢復平常的血,心中依舊警惕,小心地將那滴血接下。

「契約已成,若是違反,將遭受媧祖禁制滅殺,特殊空間也無法救命。」老者直接將那滴血吞入口中,揮手取出一塊石板:「你要的至高進化法。」

何凡接過石板,掃了一眼,是南方進化法,最後是天人篇。

「好,本座會帶著炎神道和炎小倩離開。」何凡出聲道:「在此之前,你身上有什麼好東西,拿出來我看看。」

「本座沒有什麼東西,到了本座這個程度,一切無用。」老者淡淡地道。

「那和本座講講,你們南方的歷史。」何凡又道:「你身為天人,對於當初神話時代,了解多少?媧祖為何要布下禁制?你們與風族,為何要偷襲天庭?」

「神話時代,本座不清楚,南方傳承,來源於神碑,聖火明先祖,先祖僅留下一絲神智用以傳承,其餘的,並未傳下。」老者搖頭道。

「你是不是覺得,訂下契約,我就不敢拆了這裡了?」何凡冷聲威脅道。

「你可以試試。」老者這次不怕了,陰冷地看著他:「看看我們誰先死。」

話音剛落,何凡體內,那滴血浮現奇妙氣息,恐怖危險感再度襲來。

「你贏了。」何凡心中暗罵,居然被坑了。

「你可以帶炎神道離開了。」老者擺手道:「南方,不歡迎你。」

「放心,我會離開。」何凡面色微變,道:「我只是想再問下,關於風族的消息。」

「北方。」老者冷聲道。



雷霆再次落下,何凡和炎神道快速閃躲。

「告辭。」何凡御空而去,順便將火尊和炎神道帶上,不敢再留下。

噗嗤

何凡離開沒多久,老者卻是一口血水噴出,面色陰寒無比:「總算唬住了何凡,但這不是長久之計,至高進化法,就算你拿了,又能如何?後續篇章,你無法知道!」

「可惡的媧祖,總有一日,禁制解開,萬族再臨,地球將無一活口!」

「現在就看炎無生能否滅殺何凡了,若是不能,只能藉助這滴血,與何凡體內之血起感應,借媧祖禁制滅殺,何凡實力很強,僅憑本座催動這滴血還無法殺他,必須以東方之血澆灌,催化此血。」

老者陰沉低語,傳出一道密令。

放炎小倩?不可能的,準備了這麼久,不可能就這麼放了。 「廚神,我們還打洞嗎?」

一片密林內,炎神道問道。

「打,這次看清楚點,別又挖到別處去了。」何凡說道,面色冷了下來:「那老傢伙,顯然不想放炎小倩,也不提了,還是要我們去救,龍蛋應該可以用了。」

何凡心中思索,龍蛋也不能亂用,畢竟炎小倩安危要保證,否則炎神道這貨真會瘋,這傢伙雖然不正常,但確實是個好打手。

而且,他還想針對炎神道研究一下,這貨是怎麼辦到的,居然將自我基因和聖火族基因,完美結合了,超出了釋靈九級。

當然,比起他這個十級還是不如。

繼續打洞,火尊已經蘇醒,第一時間叫道:「老祖,快滅殺……」

「滅殺誰?」何凡面無表情地看著火尊。

「沒,沒誰。」火尊面色一變,老祖呢?這又跑去哪了?

「本神看你是想配種了。」何凡冷哼一聲,道:「什麼老祖,就是那個天人老廢物?不堪一擊。」

「何凡,你別想欺騙我,天人老祖,壽元無盡,實力通天徹地……」

「我把他房子拆了。」何凡幽幽道。

火尊:「……」

尼瑪,拆房子?那房子的防禦……媽的,以他們兩人的實力,還真能拆掉?

「炎神道為何不懼聖火道符?」火尊冷靜下來,想到這件事。

若是聖火道符,能夠爆發,別說何凡,天人去了也未必能打破那特殊空間,可是,那聖火道符,在炎神道面前,直接就慫了。

「火神之前,一切臣服。」何凡淡淡地道。

「廚神說的對。」炎神道面上浮現一抹傲然。

你特么能不能換句話?火尊很蛋疼,這炎神道,怎麼就死聽何凡的?

繼續挖洞,這次炎神道沒有挖錯地方,準確來到禁地山谷之下,這裡同樣充斥著聖火符文。

兩人完全無視了聖火符文,找到底下空間,三頭風神獸。

「風神獸?」火尊瞳孔一縮。

「對啊,炎無生儀器內的視頻。」何凡打開視頻,淡定地道:「不然你以為我讓炎神道到處打洞幹什麼?」

「火神,三頭,吃兩頭,我一頭當坐騎。」炎神道激動地道,這肥嘟嘟的風神獸,廚神都說漂亮,那就漂亮。

「我先收著,先去救小倩。」何凡收了兩頭,順便切了一點存起來,另一頭同樣掌控,讓炎神道騎著:「我們駕馭坐騎,去救小倩。」

「好。」炎神道站在風神獸上,握住血刀:「敢動火神的後人,只有死路一條。」

「你們……」

「你繼續睡著吧。」何凡一揮手,再次迷惑火尊,這個菜雞,等本廚神拿到了神碑,就不和你們玩了。

倒是體內那滴血,居然無法逼出來,最強神器拿著,扛幾下禁制攻擊應該沒問題,增強自己生命保障。

將火尊找個地方埋了,反正死不了,以後再挖出來就是了。

「廚神,加速吧,本神要駕馭神獸,滅殺叛神餘孽!」炎神道站在風神獸背上,沖向禁地。

「本神要保持力量,調整狀態,穩著點,這叫穩紮穩打。」何凡低聲道,讓風神獸開始爬。

他還要想想,進去后該怎麼打,直接扔龍蛋是行不通的,扛著龍蛋進去,最後自己不死也殘,要不,賣一具身體?

龍蛋一旦爆發,可不會管他是誰,不分敵我,無差別攻擊。

若是掉出十級,拿到神碑還好,拿不到,那就虧大了。

風神獸爬行速度很慢,何凡故意操縱的,待會要不要用風神獸,賣給風族,反正自己還剩下兩頭。

想到此,何凡看向炎神道:「火神,先把坐騎換一下,換兩頭弱的。」

這兩頭都是第三變後期,若是要給,也要給最差的。

「為什麼?騎著這兩頭,才更彰顯神之威嚴。」炎神道不高興地道。

「你想救小倩就聽本神的。」何凡淡淡地道:「而且,我們是要去大戰的,你的坐騎若是不小心戰死了,那就沒坐騎了,這兩頭食物,死了也不在乎。」

「聽你的。」炎神道點頭,看著他換下兩頭坐騎,然後繼續爬行。

「你趕緊恢復傷勢,你的傷,還沒好。」何凡提醒道,剛才天人打傷,炎神道還沒這麼快恢復。

「沒事,已經能動用八成力量了。」炎神道不在乎地道。

「這是救小倩,你現在能恢復多少恢復多少。」何凡冷聲道:「還是說,你想絕後?」

炎神道不說話了,連忙專心恢復。

何凡陷入沉思,自己體內那滴血還在,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老傢伙搞的鬼,但卻不得不防,等拿到最強神器,再好好研究一下。

兩頭風神獸馱著兩人前行,很快來到禁地山谷之前,這次沒有看見看守者,只看見兩個熟人,一個跪著,一個站著。

「煉陽炎,你在幹啥?」何凡騎著風神獸過去,疑惑地看著跪拜的煉陽炎。

「何凡?」煉陽炎抬頭,驚愕地看著何凡,又看向炎神道:「我在求他們,放過小倩。」

「呵,天真。」何凡輕輕搖頭,若會放,早就放了。

「風神獸?你們在哪弄的風神獸?」一旁站著的炎真陽直接懵了,你們騎著風神獸過來?

「偷你們的啊。」何凡回道,還拍了拍風神獸頭顱:「駕。」

「不是只有一頭么?」 我心蕩漾 炎真陽獃滯,說好的一頭,這特么怎麼有兩頭?而且,這兩頭都和那頭不一樣啊。

「你們禁地下面還有,你不知道嗎?」何凡沒有隱瞞,淡定地打開腕錶:「你看,我有視頻當證據,這就是偷你們的。」

炎真陽:「……」

炎無生,你特么還藏了三頭?全被何凡偷了?你偷就偷,你特么還騎著過來?

「廚神,我們趕快去救小倩,駕。」炎神道同樣拍了下風神獸頭顱,驅趕著風神獸加速:「小倩,本神來了,誰敢動本神後人?」

「來了?有本事你們進……握草,別進來,別進來。」一聲冷喝傳來,只是話剛說到一般就改口了,而且還很慌張。

我們布下了無數殺陣,你特么騎著風神獸進來?你一進來,你們不會死,風神獸絕對死定了。

「裡面的人聽著,本神帶著火神來了,開啟你們的絕世殺陣吧。」何梵谷喝一聲,大喝道:「駕!」

「駕你大爺,別進來,你特么別進來!」風族的人直接就炸了,你進來,我們的風神獸死定了啊。 「愚蠢的凡人,現在知道恐懼神了?」炎神道坐在風神獸上,高傲昂頭:「敢對本神後人下手,你們必死無疑,本神這就來殺了你們。」

我恐懼你大爺!

「炎神道,你敢進來,我們就殺了炎小倩!」風族之人連忙出聲,你特么一進來,風神獸就死定了。

「卑微的螻蟻,廚神已經留下防禦,你們殺不了小倩。」炎神道不屑地道,繼續催動風神獸:「駕。」

「嗯?」 風華天下之攝政狂妃 何凡眉頭一皺,風神獸的速度變慢了,扭頭看向後方:「煉陽炎,你有病?」

後方,煉陽炎兩手抓住兩條腿,進化之力催動,死死地拖住兩頭風神獸,但他太弱了,被風神獸帶著滑行。

「你們不要進去,他們真會殺了小倩。」煉陽炎哀求地道。

「凡人,放手,本神要駕馭神獸,去救下小倩,耽擱不得。」炎神道冷聲道。

「何凡,你快阻止他啊。」煉陽炎急聲道,這個瘋子就聽你的。

「火神,先等等。」何凡擺手,兩頭風神獸停下:「風族的人,交出炎小倩,否則,我們就進去。」

「你們先退後。」風莫的聲音傳來,禁地之內,一群風族成員很緊張,生怕這兩個傢伙直接衝進來了。

「炎無生,先救下風神族,再殺何凡和炎神道。」風莫轉頭看向炎無生。

「不行,炎小倩若是放走,他們絕對不可能再進來了。」炎無生臉色難看地道。

「你不是說炎神道肯定會來么,現在放了炎小倩,炎神道早晚會進來。」風莫沉聲道。

「那是以前,現在炎神道這麼聽何凡的,何凡開口,肯定不會再來了。」炎無生陰沉著臉道。

「可是,現在陣法已經布下,若是他們進來,兩頭風神族絕對會死。」風莫神色焦急:「下次,下次我們再殺,風族全力配合。」

「風莫!」炎無生面色陰寒,寒聲道:「我南方聖火族全滅,這個仇不能不報,兩頭風神族,以後南方找到其餘風神族,不收任何好處,直接給你們。」

「炎無生,聖火族的事情,風族深感悲痛,但是,風神族同樣是我們先祖,我們怎能讓先祖犧牲?」一群風族成員不幹了,你們聖火族死了就死了,現在還想拉著風神族死?

「炎無生,你說只有一頭,現在卻出現兩頭,這是怎麼回事?你說是第三變後期,這兩頭也不是,你作何解釋!」風莫冷聲道。

「裡面的人,本神進來了哦?」何凡的身影傳來,風神獸肥嘟嘟的身子散發著青光:「不回答,就是同意了,我們真的進來了哦。」

「別進來,你特么別進來!」風莫嘶吼著回道。

「你有本事進來!」炎無生的聲音傳來。

「炎無生!」風族的直接炸了,風族現在已經快體會到炎無生等人的心情了,若是風神族死亡,他們回去,絕對沒有好下場。

「炎無生,你等著,本神這就駕馭兩頭神獸進來。」何凡一揮手,兩頭聖火獸出現:「火神,你也多來一頭。」

「叛神獸?你不是說吃完了么?」炎神道看著圖騰獸,傷心地道:「你騙我。」

「本神只是想留著配種,產崽,以後就有無窮無盡的叛神獸吃了,你也說過,叛神獸好吃。」何凡忽悠道,不等他開口,繼續道:「趕快進去,救出小倩。」

「盟主,他們有圖騰獸,活的。」炎真陽高聲道。

「你們別進來……」這次是炎無生的聲音。

「到底讓不讓我們進?」何凡嘟囔道:「我們還要救人。」

南方,風族:「……」

你不是吃光了么?別進來了,留個種行么?

「何凡,將你手中的圖騰獸,風神獸全部交出來,我們將炎小倩還給炎神道。」炎無生乾澀地道。

「本神有四頭風神獸,四頭圖騰獸,你不覺得,本神虧本了么?」何凡冷笑,虧本的生意,從來不做。

「你想要什麼?」炎無生的聲音傳來。

「南方至高進化法,神器。」何凡淡淡地道:「好東西,我都想要。」

「我給你至高進化法,神器不可能,我南方已經沒神器了。」炎無生沉聲道。

「那一些好東西,神話遺留。」何凡再次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