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頭獅子就卧在趙府外面,說來也奇怪,也不咬人,也不吃食,就卧在那裏不動,像是在等待什麼,小姐,它難成不是在等你嗎?」

「嗯……算了,不管它了,你先下去吧,我想再單獨陪會無憂。」

「是……」

房門關上了。

趙明月不知道,趙無憂已經醒了過來,只是他靠在趙明月的胸懷當中,那軟軟的感覺十分美好,不願意醒來,一時就裝睡了一會兒。

「小茶,為什麼我二姐是准真命女主,我記得之前沒這回事啊?」

「嘀!由於趙明月個人際遇原因,命運發生重大改變,本系統特意為趙明月證名,特批她為準真命女主。」

「什麼際遇?」

「嘀!請宿主不要八卦,此秘密不能提前公開,否則會嚴重影響劇情走勢!」

「哦,好吧,小茶,但是,你發佈的任務有點難為人啊啊啊!她是我姐,我怎麼能對她干出綠茶婊的事情?」

「嘀!經綠茶系統反覆掃描確認,趙明月與宿主沒有血緣關係,你們之間可以交配,綠茶系統不會憑白無故做出危害宿主及宿主子孫後代的事情。」

「噗………」

關於自己不是趙海棠親生的這件事情,趙無憂其實也有猜想。

趙無憂聽趙海棠說,他是趙海棠和他爹在外地時生產後帶回家的,但是卻無法解釋為什麼自己天生不能修練。

只是說他小時候受過傷,不適合練武,但經過綠茶系統的檢驗,他發現自己的體質為受損的六脈靈體,到底受過什麼傷才能導致一個人經脈受損,丹田歇菜。

他心中不可能沒思考過真實身份。

何況趙無憂與趙家的任何人都長的不像,顏值高過太多了,就像鶴立雞群一樣。

「不,我不信,你肯定搞錯了,你別說了。」

腦海中的趙無憂使勁搖搖頭,他十幾年來生長在趙家,是不是親生的又有何關係,他永遠都是趙家的人。

「嘀!綠茶系統不會做出欺騙宿主的事情!」

「閉嘴,我就是不信!我不信,別和我說話!」

「嘀!」

「等等,先別走,你先給我介紹下氣血丹是什麼玩意?」

「嘀!氣血丹,迅速補充人的氣血,癒合傷口不留疤,實乃養顏美容必備,綠茶系統檢測到宿主受傷,壽命縮短兩年,而且經分析傷口癒合後會留下疤痕,特意大發慈悲,將氣血丹作為任務獎勵,服用之後可迅速恢復傷勢,並增加五年壽命!」

「好傢夥,你趁機誘導消費者消費是吧,卑鄙無恥!那好,我用綠茶值單獨購買氣血丹,需要多少綠茶值?」

「嘀!此商品為限定增品,暫不上架綠茶商城!」

「****!」

……

一直到傍晚,趙明月就這樣抱着趙無憂,不時梳理下他的流海,也不管他聽到聽不到,小聲的講訴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

「無憂,你知道嗎,那次我差點就死掉了,我剛突破後天武者中期,以為自己很厲害了,沒想到那個長相怪異的薩滿,僅僅念了個咒語,就把我定在了原地……」

「她提刀沖向我的那一刻,我想起了娘,想起了你,我很後悔,我不該大意的追上來的,我好怕,再也見不到你們,我再也見不到陪伴我的那些姐妹們,我死後她們該怎麼辦?」

「唉,要不是…要不是……我根本不明白為什麼選擇我!我差點就回不來了……」趙明月欲言又止。

趙無憂聽的一陣無語,他最煩講故事講到中場斷片了,心中嘀咕道:

「拜託,你說啊!要不是,要不是啥啊……」

「無憂,你以後別怪我好不好,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傷害你的,你是我最疼愛的人……」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話到情深之處,趙明月竟然輕聲啜泣起來,然後她將頭靠在趙無憂左耳處。

「無憂……我們還和以前一樣…」

過了一會兒,趙無憂聽到趙明月輕微的鼾聲,原來是睡著了。

心中也是心疼不已,二姐在外打仗守衛邊疆,吃了不少苦頭。

「活着回來就好,活着回來就好……」此時此刻,趙無憂很想拍拍她的肩膀,將她攬入懷中,像老媽子一般撫慰她脆弱的心靈。

「我不求你大福大貴,只求你在外別惹事生非,好好照顧好自己…」

………

「嗯……」

不知什麼時候,睡着的趙明月突然翻身騎到了他的身上,一下牽動了趙無憂的傷口。

「發生了什麼事情?」

「二姐,我快死了……」

「啊,對不起,姐不是有意的,我剛才還以為要起馬打仗了,無憂,你別嚇我啊……」趙明月連忙起身。

「幫我把書桌上的筆墨拿來……」趙無憂掙扎的說道。

「???」

「我先寫好遺書再死……」 禮笑言疑惑地問道:「你是說七神相互間猜忌仇恨起來。」

「沒錯,」哲虞千笑道,「他們相互間能夠維持上百萬年的良好關係已經是非常難得了。自古以來人類就是爾虞我詐你爭我奪,即使是做了神也無法擺脫人的這種貪慾,希望掌控一切的貪婪。」

「那麼,」禮笑言皺了皺眉,「我們是七神中的失敗者嗎?」

「不,」哲虞千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但故事並不是這樣的。」

……

我們並不是七神。

七神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們還沒有和遊戲公司簽署合同。

是的,我們三人都是後來者。

連線的時候正好趕上七神準備退出世界。

因為奇怪的bug,我們卡了。

是的就像很多遊戲bug一樣,我們卡在登陸條上。

嗯,你現在相信我就是秋綰了吧。

我沒有必要騙你,你應該更相信我一些。

好了,我們繼續說故事。

七神的戰爭持續了很就很久的時間,久到沒有人去記錄這個時間。是的,我們也是後來翻閱了某一位神的工作日誌才了解過去上百萬年發生的故事,可真正的七神戰爭爆發后,我們能了解的就不是很多了。

只知道七神不斷地創造部落文明,作為他們攻擊和防禦的利器,甚至為了找到擊敗對方的辦法,他們不惜打破之前的同盟約定,對自己掌握的文明進行了加速進化。

是的,文明開始加速進化。

這是一種較為畸形的文明狀態,七神所掌握的文明國度,漸漸形成了國家,相互間的戰爭力量也逐步接近現代,甚至超越了現代,達到我們難以想象的高度。

不用懷疑,我們曾親眼見過那些殘破的高樓大廈,可以想象那裡曾經存在高度文明的城市圈。只是這種文明完全是為了七神的戰爭服務,並不是為了古代人自己。

古代人終究覺醒了,但他們無力對抗他們的主人,神對他們來說是無比強大的存在。直到七神中有人將人工智慧釋放到了古代人社會裡,世界的均衡被徹底打破了。

連原子彈都不能摧毀的神,在人工智慧的瘋狂計算下,終於找到了擊敗他們的辦法。於是七神的戰爭被終結了,七神也從這個世界里消失了。

但是很遺憾,我們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因為我們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時候,七神戰爭已經結束了。

當我們剛來到這個這個世界的時候,看到的是滿目瘡痍的廢墟。

在廢墟之外,我們遇到一些還停留在原始社會的部落。或許是被七神遺棄,又或者是在戰爭中死裡逃生,總之他們在遠離古代文明的世界邊緣頑強的活著。

他們完全不敢靠近已經那些廢墟,戰爭的陰影讓他們見到我們時也感到十分的害怕。

我們在探索廢墟的時候見面的,雖然我們沒有七神那種改造世界的本領,因為他們的無敵是來自調試時的設計。而我們沒有,但是好在設計師給我們預設了強大的生命力。

我們可以無節制的奔跑,甚至是飛行,我們可以輕易的摧毀一塊大石頭,是這個世界不折不扣的超級冒險家。

我們在這個世界里玩的不亦樂乎,有時會和一些孱弱的部落建立友好關係,免費幫他們造房子。有時又會屠殺那些對我們有敵意的野蠻部落,雖然他們對我們造成的傷害幾乎為零。

你說什麼?

是的,我們也遇到了和七神一樣的問題——無法退出。

所以我們只能在這個世界里繼續快樂的遊玩。

當然最讓我們好奇的就是那些古代文明的廢墟。最早我們以為這是遊戲設計的一部分,是供我們解密的任務。

我記得你還說過:「有些遊戲不完成特定的任務是不能保存退出的。」

當然,這是不存在的,因為你忘了我們根本就找不到退出選項。除非調試工程師的操作,我們根本就無法主動與這個世界斷開連接。

當我們在七神所創造的古代文明廢墟里一步步探尋時,一群人正在暗中觀察我們。

最終我們找到了七神的留言,明白了這個世界曾經發生的過去,這個時候,我們都很沮喪。

七神是最早的遊戲測試員,他們被困在這裡上百萬年甚至更久。

「我們只有三個人,那是不是意味著要花費更久的時間?」我記得凜風那個小子就是這麼說的。

上百萬年會讓我們三個從陌生變得友好熟悉,乃至親密無間,可最後終究會如七神一般變得隔閡如山,信任如紙。

「我們永遠不要各搞各的部落,好不好?我們要團結,只有團結才能生存!」我當時就是這麼對你們倆說的。

「好!」你當時這麼對我回答,並且信誓旦旦的說道,「我們不需要上百萬年的時間,因為這七位前輩已經為我們做了很多事情,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站在他們的肩膀上前進。」

凜風當時就愣了:「站在七神的肩膀上,你是說繼續發動七神戰爭?」

你笑了:「怎麼可能,你知道七神為什麼會爆發戰爭嗎?」

「為什麼?」我和凜風都不能理解你的意思。

「很簡單,」你接著說道,「七神這些前輩本身是不願意離開這個世界的,畢竟這個世界對他們來說太過美好,可是當有人研究出來智能AI后就不同了。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凜風和我都搖搖頭,畢竟當時的我們倆對科技的理解還遠不如你這個淺薄的科幻迷。

於是你慢條斯理的開始解釋:「智能AI是計算機的一場巨大革命,他也許會步履蹣跚,但最終會帶領科技闖過人類科研的天花板。這個世界原本是遊戲伺服器里的一個虛擬世界,或許是因為加速的緣故,導致我們陷入了時間流的錯誤之中。而七神所創造的智能AI是絕對有機會打破伺服器的封鎖,徹底解除我們與遊戲的關聯。」

「上百萬年的時間,或許很長,可這個世界曾經加速數十億年的時間,換句話說,上百萬年對於遊戲的加速機制來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

「你是說我們進入遊戲世界到現在雖然過去了好幾個月,但實際上在真實世界里連一秒可能都沒有。」凜風是這樣理解的。

你表示贊同,並接著說道:「所以我們要找到七神遺留下來的智能AI,這樣我們就不用被困在這裡很久很久了,畢竟幾十億年的時間真的會讓我們崩潰的。」

「其實活幾十億年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呢。」凜風是這麼說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