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還是不要的好,我更喜歡自己一步一步寫好,你全站給我打賞,那就是給我添麻煩呀。」

沈益點點頭,也知道了,她寫就是想要掙點成就感。

「好吧,你這樣也可以,希望你能把這本書寫到這個網站第一。」

沈益一手抱着女兒,另一隻手拿着手機看着這個站的評論,好像關窈寫的這本書真的還挺受歡迎的。

畢竟是迎合了女頻市場,而且擁有爽文打臉的套路,更主要的是她的文字能力非常強大,語言表達十分清晰。

這是前些年她為沈益寫那些軟文寫出來的,那個時候沈益就教導她,文字邏輯一定要清晰。

胖頭魚人公主:

【姐妹這本書寫的不錯,無論是從人物上還是劇情上,我都感受到了和現在那些排行榜上的書不同的感覺,好好寫,你一定可以封神。】

愛吃魔鬼椒的喵醬:

【哇,好像是在寫沈益的同人呢,他問鼎國內首富的時候,也不過是二十五六歲的樣子,英俊瀟灑有才華,身體強壯肌肉明顯,更重要的是他多才多億。

與之相比,那些小鮮肉簡直弱爆了,以後沈益就是我唯一的愛豆。】

追月亮的女孩:

【這本書一反常態,我覺得能夠達到現在這個榜單的榜首,還是有些實力的,作者是一個標題黨,說好的什麼我的男友是首富,但是在這篇裏面好像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啊?】

暴風吸入芋泥絕絕子:

【看着這個男主的前期經歷,好像寫的是沈益的同人,我不少次看過他的採訪。他前期的確是自己在學校裏面租了一個小破屋子來做工作室,而且還聘請了一個他們學校的學姐。

不過現實好像沒這麼誇張吧,當時那個陪着沈益在小破屋子裏面奮鬥的,好像是叫關窈吧,最近不知道她的情況怎麼樣,畢竟是陪着國內首富創業的,現在應該不會混的太差。

這個女主角應該是編造出來的。】

事實上他們對關窈信息的所知是非常少的,因為官窯從事的工作一般都很少拋頭露面,除了當初沈益接受採訪的時候,順便提到了關窈。

第二次是在央視拍個廣告,因為想要省點錢,所以選擇讓關窈來露個面。

其他時間她基本上就沒有出現在大眾的面前,那些普通人們自然也不知道關窈的現狀究竟如何了。

但是還是有不少的傳聞傳了出來,說什麼關窈一直都在和沈益同居,但是這些傳言很少有人會信。

沈益在看到拐角的這些粉絲評論的時候,也看到了她在下面的回復:

【是啊,我就是在寫沈益的同人,這個男人簡直完美,我已經喜歡他很多年了,可惜是我永遠得不到的男人!

所以就只能寫一寫他的同人來YY一下了,謝謝姐妹的支持,我會越寫越好的!】

她回復的下面還有很多層樓。

【求求作者能不能寫快點!我的1000晉河幣已經打賞了。】

【作者更新的速度太慢了!能不能再快一點呀?】

沈益將這一段回復給關窈看。

對方卻回了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同時並沒有說什麼話。

見到關窈無動於衷,所以沈益就先開口了:

「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還能這麼誇,誇的我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還是多誇幾句吧。」

關窈繼續帶着她那種微笑,在那些書評下面繼續寫回復。

【感謝支持,感謝支持,真希望沈益是我的老公啊,在裏面簡直是身臨其境,所以我也想寫的快一點,接下來我會加快我寫作的速度,所以把你們的推薦票都給我吧!】

【謝謝親的支持,作者寫的這個女主角的原型就是那個關窈,但是在我查資料的時候卻發現,她的資料比較少,而且很多信息都打聽不到,所以就只能胡亂編了!希望大家不要見怪!】

奶茶粉:

【作者該不會就是關窈本人吧,這些細節好像都挺真實的樣子,處理的也覺得非常好。】

關窈回復:

【誰是關窈啊,我就是一個在校的大學生,學業都完成了,閑得無聊,所以才寫。】

……

這種忽悠的能力已經到了頂級,甚至光看評論的話,沈益都覺得這並不是關窈寫的。

然而關窈的這些讀者也都信以為真,沒有任何人懷疑她的真實身份。

小瑤光已經趴在沈益的胳膊上睡著了。

沈益轉頭看了一眼,並且用手捏了捏女兒的小臉蛋,非常有彈性。

看着這個可愛而安靜的小傢伙,沈益的心都要化了。

「瑤光怎麼這樣都能睡着呀?」

關窈也站了起來,從沈益手裏輕輕抱過女兒,小傢伙並沒有驚醒:「她挺安靜的,這個樣子不好么?」

「可惜很難一直保持下去。」 葉曉作為被鍾曉陽殺的人,自然是需要去警察局一趟錄口供的。

葉曉就一口咬定,上次他發現了鍾曉陽和鍾曉芹的姦情,告訴了他的朋友陳嶼。

鍾曉陽對他懷恨在心,於是找人殺他。

這已經夠鍾曉陽吃一壺的了。

葉曉錄完口供準備離開,卻發現了另外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同一個警局裡,許幻山和顧佳也在。

許幻山和他的好兄弟沈傑穿著球服,被人打得鼻子臉腫,抱頭蹲在地上。

另外一邊的人同樣穿著球服,同樣抱頭蹲在地上,不過他們比較年輕,應該是某個大學的學生。

葉曉知道這個劇情,一幫學生和許幻山爭奪足球場,雙方就打了起來了,最終一起進了局子。

見顧佳來,許幻山還笑出來了:「老婆,我們在踢足球,都還沒到點。

這幫小子硬是要搶我們的球場,我們一時衝動就跟他們打了一架。」

說起這件事情許幻山是一點兒都不覺得丟人,反而有點沾沾自喜。

跟顧佳說起這件事的時候,頗有幾分得意。

顧佳本來就已經夠生氣了,看見許幻山這個弔兒郎當的樣子就更加生氣了。

「你都多大的人了?能不能長點心?都三十的人了還跟一幫小孩子打架,像話嗎?

別忘了你還要見客戶,你就打算以這副鬼樣子去見客戶?」

顧佳就跟罵兒子似的,對許幻山就是一段數落。

許幻山被罵的很不是滋味!臉色立馬就變了,也不說話了。

葉曉見了朝許幻山和顧佳那邊走了過去,被一名警察同志攔住。

「我是那個學生的家屬。」

葉曉對警察同志說了一句。

警察隨即放葉曉過來。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葉曉這一波是明知故問。

他明明都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偏偏選擇再問一遍。

「幻山為了球場跟那些學生打了一架,現在那些學生一口咬定就是不打算私了。

幻山沈傑這些人都是成年人,和未成年人打架,不私了的話會很加吃虧!」

顧佳不知道葉曉為什麼會出現在警局裡。

她現在只想解決問題,也沒有心思多問葉曉為什麼會在這裡這種無聊的問題。

既然葉曉出現在這裡,問了她發生什麼事,她就和葉曉說了一遍。

許幻山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他的老婆居然把他和一幫學生打架的事情跟外人說的。

就像顧佳剛才說的,這件事情不丟人嗎?

既然丟人的話,為什麼還要跟一個外人說呢?

這讓許幻山覺得很沒面子,就算顧佳要教訓他,也不用當著一個外人的面教訓吧?

其實許幻山想多了,顧佳對葉曉說這些事,並不是要教訓許幻山,她只是想問問葉曉有沒有解決的辦法。

畢竟葉曉的能量挺大的,許幻山因為這事被拘留了可不划算,京城那邊的業務等著許幻山去處理。

聽完顧佳的話,葉曉點了點頭,笑看著許幻山說道:「看來許先生的脾氣跟青少年一樣暴躁啊!一言不合就開打。」

許幻山聽了葉曉的話就更加不爽了。

在他聽來,那是葉曉對他的嘲笑。

當看一個人不太順眼事,就算他是在干好事,你也會認為他是在幹壞事,許幻山就處於現在這種情況。

「我去當個說客,跟他們談談,看看能不能私了。」

葉曉對顧佳說了一句,就走到了那幫學生的身邊,在他們的面前蹲下。

「你們都是哪個學校的學……」

「你就別白費力氣了,我們是絕對不會接受私了的。」

「除非他們給我們辦卡,給我們每人買一雙足球鞋,否則這件事情沒完。」

「我們當中可是有不少未成年人,他們一幫成年人和我們打架,只要我們不私了,他們就要被拘留。」

葉曉都沒有把問題問出來,這些人就堅決表示絕對不接受私了了。

私了的話,就得給他們足夠多的好處,他們這裡這麼多個人,給他們辦張踢球的卡,一人一雙不錯的足球鞋,十幾萬是肯定跑不掉的。

這不是碰瓷嗎?

這幫小子根本就是不佔理的,許幻山沈傑他們都沒有到鍾,這幫學生跑去搶人家的足球場本身就是不對的。

換句話說,這幫學生就丫的欠收拾。

他們做了錯事在先,好意思張口就要價值十幾萬的賠償?

葉曉都被他們這些人給逗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