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當然,她也是水州這一代最耀眼的十大美女之一,排名第九。」

「什麼,美到這種程度才只能排到第九?」

「那是當然,像這種層次的美女,不但要看長相,更重要的還是氣質還有武道天份。」

「真是無法想像,水州竟然還有八個比她更要動人的美女。」

人群轟動,楚浩也順著眾人的目光看了過去,只見一名丰姿動人的美女踩著蓮步曼步而來,每一步落下,小屁股便左右扭動,將美好動人的身段完全展露出來,勾魂撩人。

這確實是一個十分出色的美女,只從容貌上來說,與秦雨憐可說是不分高低,但她比之秦雨憐顯然更加充滿了自信,也因此讓她的魅力更增。

如此自信的美女會百倍激發男人的征服**,若是可以將她變成身邊聽話的小女人,那種成就感是無法形容的。

楚浩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至今為止,他還沒有見到一個比蘇挽月更加出色的美女。他不由地生起了想念,如今這位古族貴女又在何方呢?

許菱身邊還有四個丰神俊朗的年輕男子,一副護花保鏢的模樣,讓其他人根本連搭訕的機會都沒有。

這四人都很強,雖然看上去也只是八脈巔峰,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霸道無比,每個人都有一股睥睨天下的無敵自信。(未完待續。。)

ps:(感謝乏空流昨天的打賞) 許菱一路走過,所有人莫不紛紛讓開,這女子不但美得驚人,本身實力更是強橫,而來頭也是大得離譜。

她出身於寒冰宗,這是一個帝級勢力,雖然水州有戰神坐鎮,可也只有一尊這樣的無上強者而已,帝級勢力依然霸氣無比。

那四名男子都是在分站她的左右,一副平坐平坐的模樣,個個頭角崢嶸,如人中之龍。

他們顯然在找好點的位置,一直在走著,很快就來到了楚浩附近。

餘人紛紛退讓,就只有楚浩負手而立,擋住了許菱五人的去路。

「沒長眼的小崽子,還不趕緊滾開。」一名紫衣年輕人說道,雙眼一瞪,赫人的氣勢壓迫而出,那壓力遠遠超過了一般的八脈武宗。

「那該不會是納蘭宇風吧?」

「沒錯,水州最近炙手可熱的年輕天才,據說實力在武宗境內可以排進前十!」

「前十?嘿嘿,只怕是吹出來的吧,現在這年頭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了。」

「不過,能夠與許菱並列,他的實力定然不凡,否則根本沒有這個資格。」

「這倒是。」

「那擋路的傢伙是誰呀,居然還不讓開?」

「只有一脈啊。」

「難道是哪個超級勢力的少爺,這膽子可真是夠肥的。」

眾人交頭接耳,已是揭開了那紫衣年輕人的身份。

楚浩向著納蘭宇風看了眼,隨口道:「會不會說人話?」

嘶!

附近的人都是倒抽一口涼氣,只覺楚浩真是亂來。居然敢主動向納蘭宇風挑釁。要知道納蘭宇風雖然是最近才崛起的,可出道沒半年就戰勝了許多聲名卓著的天才。實力絕非一般得強。

這可是真是一尊少年王者,有橫掃天下的霸氣。更有這樣的潛力。

「嗯?」納蘭宇風掃了楚浩一眼,眼神中滿是鄙夷之色,區區一脈武宗也敢在他面前如此說話?他根本沒有動怒,要是在這樣的小人物面前他都要控制不住情緒,那他還有什麼資格稱為少年王者?

「跪下道歉,再乖乖讓開,我可以賜你不死。」他淡淡說道。

「哈哈,我還真沒有見過這麼不知好歹的小子。」許菱身邊又一名年輕人大笑,他一身青衣。身材修長,十分帥氣,與眾不同的是,他的眼珠子居然是金色的,散發出一種妖異的魅力。

他看著楚浩,道:「喂,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楚浩嘆了口氣,道:「你們這些傢伙都是欠收拾嗎?惹火了我。男的鎮壓了做下人,女的做丫環。」

我勒了個去,這小子怎地那麼囂張?

眾人見楚浩不但敢向納蘭宇風挑釁,現在居然還將戰火燒到了許菱等四人的身上。不由地都是瞪目,這傢伙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許菱在水州可是有仙子之稱,被不知道多少年輕俊傑愛慕。要是讓他們知道楚浩居然敢調戲他們的女神,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將他給淹死。

聽到楚浩這話。許菱五人也都是露出了怒容,他們不會將一脈武宗放在眼裡。可並不代表他們會大度被對方辱罵了也不計較。

「哈哈哈哈,這小子還真是有意思!」納蘭宇風反倒笑了起來,轉過頭道,「好久沒有遇到這麼膽大包天的小子了,真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跟這種狂傲小子有什麼好啰嗦的,快點將他轟走!」一名綠衣年輕人說道,他是四名男子中神情最傲的。

納蘭宇風擺了擺手,道:「難得遇上這麼一個愣頭青,為什麼不好好玩下?」他重又看向楚浩,笑道:「小子,我站在這讓你打,你要能夠讓我退後一步,我就做你的下人。」

「哈哈哈哈。」四周圍的人都是笑了起來,納蘭宇風可是巔峰武宗,九成九是九脈的可怕存在,區區一脈武宗就是拼了命地轟擊,又豈能讓他退後一步?

這顯然是在玩人了。

楚浩也跟著笑了起來,有些憨憨地道:「真的?」

真是個白痴,四周的人都是在心中說道。而肥貓則是在心中一嘆:這臭小子要開始陰人了,不過本座喜歡。

「自然!」納蘭宇風點了點頭,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這麼好玩的人,反正拍賣會還沒有開始,自然要拿這個傻瓜來取一下樂了。

許菱也沒有阻止,在她看來一脈武宗自然沒有讓她多看一眼的資格。

楚浩伸出拳頭比劃起來,似乎在做著熱身。一會之後,他作勢欲打,右拳已是高高揚起,卻是頓了一下,自言自語道:「先得找個靶子來試試力量。」

聽他這麼一說,眾人都是大笑起來,只覺楚浩真是傻得好玩。

「我這裡有塊虎血金剛石,借你試力。」一人故意道,從芥子戒中取出一塊足有人高的金剛石,上面有一道道血色的紋路。

虎血金剛石不能算是寶料,因為無法鑄練成兵器,但本身卻是異常堅固,堪比六品珍料,是非常好的建築材料,防禦力驚人。

四周圍的人都是雙手抱胸,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而納蘭宇風倒也沒有催促,同樣嘴角帶著微笑,這年頭居然還能遇到如此傻冒的人,真是少見。

「謝謝。」楚浩憨然說道,看得不少人已經暗中搖頭,這小子究竟要出醜出到什麼程度,才能反應過來是在被人耍呢?

楚浩站在那金剛石前面,深深地吸了口氣,右拳鼓起,卻是遲遲沒有出拳。

「喂,你到底打不打啊?」

「就是,試一下力而已,用得著這麼認真嗎?」

「快點快點。」

邊上的人都是笑著催促道。

就在這時,楚浩閃電般出拳,嘭,一拳打在虎血金剛石上,可怕的一幕出現,這塊金剛石居然被生生打成了兩截。

四周圍,一下子變得靜悄悄的,只剩下粗重的呼吸聲。

那可是血虎金剛石,堪比六品珍料的堅固石料,通常是用來做為寶庫的基石,可現在居然被一拳就打爆了,這是什麼概念?

扮豬吃虎,絕對的扮豬吃虎。

一脈武宗要真有這樣恐怖的力量,那叫其他人怎麼活?

想到這裡,眾人不由都是向納蘭宇風看了過去,他可是要硬吃楚浩一擊的。連虎血金剛石都被一拳轟斷了,你還要站著不動讓人打,這不是找死嗎?

納蘭宇風的臉皮急速抽搐著,他又哪裡知道楚浩的力量居然會強大到這份上?哪怕他用星力護體,這防禦力也絕對不可能超過虎血金剛石。

打到頭,腦袋肯定爆了。要被打到胸,那心臟也肯定也得支離破碎。

看他這副表情,眾人都是露出同情之色,這換了誰都遭不住啊。

「行了,我試好了。」楚浩揮舞著拳頭,然後將目光看向納蘭宇風。

納蘭宇風的臉皮抽動得更加厲害,這一拳他當然是絕不想挨,可他當眾說要承受楚浩一拳,這時若要反悔的話,他又怎麼落得下面子?

極品萌妻限量版 對於他這樣心高氣傲的人來說,那面子絕對比生命更加重要。

他緊緊地咬著牙,不發一言。

「這位兄台,差不多可以適可而止了吧?」許菱開口,替同伴解圍。

楚浩看了她一眼,道:「咦,莫非你也要和我訂下一招之約?輸了的話,你可要當我的丫環。」

許菱頓時氣得俏臉一變,實力太低的人即使當著她的面罵她也不可能讓她生氣,因為對方根本沒有這個資格,她只需要隨手一掌將那人轟殺就行了。

可楚浩不同,他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絕對能夠與她平起平坐。

她冷然道:「閣下,你過份了!」

「廢話少說,不服就放馬過來,我將你們一個個鎮壓。」楚浩霸氣十足地說道。

「我來戰你!」之前那綠衣年輕人跳了出來。

楚浩撣了撣手,好像在揮走一隻蚊子似的,道:「你又是誰?我可不與無名之輩交手。」

「無名之輩?」綠衣年輕人差點氣炸,大聲道,「我是白雲野,水州這一代中最強天驕之一,你居然敢小看於我。」

「哦,原來還是有名的天驕,不錯,可以給我做個下人了。」楚浩點頭道。

白雲野氣得哇哇大叫,難道他這麼赫赫有名就是為了成為楚浩的下人?他哼了一聲,道:「我不與你耍什麼嘴皮子。來,讓我見識一下你有什麼能耐。」

力量強,並不代表戰力也一定強大。

楚浩淡淡一笑,道:「算了,我不想欺負你。」

欺、欺負?

白雲野的臉皮直哆嗦,他難道成了小字輩,需要對方讓他?他哼了一聲,道:「儘管放馬一戰,我若輸了,若是輸了……」

他本想下個賭注,可剛才楚浩那一拳的威力還歷歷在目,讓他戛然止口,因為他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贏。

「輸了就做我小弟?」楚浩擠兌道。

「哼,你先贏了我再說。」白雲野擺開了進攻的架勢。

「快退,快退。」眾人都是說道,這兩人若是打起來的話,便是八脈武宗被波及到都要遭殃。

很快,兩人周圍就空出了一大塊地方。

「呵呵,兩位小友,要切磋的話可以去鎮子外面,這裡可不歡迎打架生事的人。」這時,一名老者走上了中間的檯子,向著楚浩和白雲野說道。(未完待續。。) 老者看上去有70來歲,滿頭白髮,可精神勁頭卻是好得嚇人,滿臉紅光。

「沒想到今天是玄老親自主持拍賣。」

「規矩一點,玄老可是戰將,而且據說達到了八階巔峰,是有機會成為戰王的存在。」

立刻有人道出了老者的身份,全場頓時變得安靜下來。不管在場之人的師門、家族超越了戰將多少倍,可本身只要沒有跨上這個台階的,在戰將面前就必須恭恭敬敬。

這是武道的規矩。

楚浩和白雲野自然也打不起來了,戰將都開了口,他們要是還不知好歹,就算人家看在他們的師門份上不下殺手,可狠狠地教訓一頓,保證強如戰神級勢力也不會說什麼。

楚浩並沒有放在心上,他只是看許菱他們太過囂張,這才想要煞煞他們的煞氣,本來大家就無怨無仇的,自然犯不著死抓著不放。

白雲野倒是有些躍躍欲試,但被許菱安撫了幾句之後,便也安靜了下來。

他們可是來買好東西的,並不是專程來打架的。

那位玄老見場面恢復了平靜,便微微一笑,道:「那麼,就開始今天的拍賣吧。」

一件件拍賣品拿到台上,在玄老的主持下陸續賣了出去,有些異常珍貴,有些則是大路貨,因此價格也是差別極大。

「各位,這是一件古物,至少有將近百萬年的歷史。」玄老拿著一枚石球,差不多有核桃般大小,「據我們凌霄閣的研究。這是一枚天地自然形成的石眼,最大的妙處是可以看透一個人的身體。」

全場一片嘩然。這算什麼寶物,偷窺神器?

玄老將這隻石眼交給了最前排的幾個人。讓他們可以親自體驗一下「偷窺」的效果,而那些人用過之後雙眼都是露出狂熱之色,甚至還包括了一名女性。

在這些人用石眼掃來掃去的時候,被瞄到的人莫不將雙腿夾緊,以兩隻手分護上下,就是五大三粗的漢子也不例外,引出了一片笑聲。

還好,並沒有太多人有機會親手試用這隻石眼,很快便被玄老收了回去。放在了桌子的玉盤之中。

玄老這才說出了石眼的詳細作用:在這隻石眼中注入一些靈魂之力,便能激活這隻天地石眼,從而將生靈看得通透——這個通透可不是透視的通透,而是將血肉具化,哪裡強大、哪裡有弱點,一目了然。

聽到這話,眾人都是紛紛倒抽涼氣,這石眼的作用也太可怕了吧,對敵只要朝對方這麼一照。不是任何弱點都盡收眼點,打起來至少能夠平添三分勝算。

難怪之前拿到石眼試用的人會那麼激動,這絕對是一件至寶。

可這樣的至寶怎麼會在這種地方拍賣的?

確實,這裡匯聚了整個天武星要突破戰兵的人。每個人都有不菲的身份,可跟這隻石眼的價值一比那完全不夠看。

這樣的寶物,至少也得在中三境這個層次中拍賣。才能將它的價值體現出來。

武宗的身家有限,就算是肯豁出去全部拿出來。又能有多少?

玄老看出了眾人的疑惑,解釋道:「這隻石眼受過重創。有一道劍傷直入眼球深處,隨時可能碎裂崩壞,也不知道究竟可以使用幾次。」

原來如此。

這自然讓石眼的價值直線下跌,可在楚浩等人看來,這依然具有極高的價值,畢竟還沒有壞嘛——當然,這也得看石眼最終的價格會被拍到什麼地步,太高的話肯定不值了。

一時之間,眾人都是躍躍欲試,已是準備血拚了。

「全力拍下這件東西。」肥貓在楚浩的肩頭低聲道。

「為什麼?」楚浩奇怪地道,這隻石眼確實有很大的作用,可問題是用不了幾次就要壞了,那幹嘛還要全力競爭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