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說我喜歡男孩,你也可能生女孩啊!」顧子臣氣急敗壞。

實在是三言兩語就會被這個女人逼瘋。

「顧子臣!你就不會說只要是我們的結晶你都喜歡嗎?!你怎麼這麼木頭這麼笨!」喬汐莞欲哭無淚。她笨啦就似乎想要撒嬌的,反而被顧子臣差點氣死。

這個一點都不懂風情的男人。

「我剛剛這麼說的時候,你不是不相信嗎?!」顧子臣真的不知道,女人為什麼會在這種小問題上,這麼糾結!

男孩女孩,還不都一樣。

豪門之賀總裁的剽悍嬌妻 儘管。

他眼眸微動,眼神往左上方飄了一秒。

女兒似乎真的更好……

「顧子臣,你居然在對我撒謊!」喬汐莞怒吼。

顧子臣被喬汐莞的聲音震得耳鳴。

「你剛剛那一秒眼神往左飄,心理學說這是在意識的逃避問題找借口撒謊,而往右飄這是在回憶事實。你老實說,你到底喜歡什麼?!」喬汐莞不爽透了。

顧子臣被喬汐莞搞得心煩,「女兒,女兒!我喜歡女兒!我就是在你想你肚子裡面我的小情人到底長什麼樣子,應該也會比你更漂亮。畢竟我覺得我的眼光一向很挑。」

「……」果然。實話比較打擊人。

喬汐莞明顯的被打擊過度。

顧子臣看著喬汐莞的模樣,忍不住一笑,「你還真的和你肚子裡面的孩子吃醋?」

「我一定要生一個帶把的,絕對不做變性手術。」喬汐莞一字一句。

顧子臣眼眸微動。

「哼。」喬汐莞小孩子氣的大步往前。

顧子臣嘴角一笑,眼眸往四周看了看,一個意味深長,他大步跟上了喬汐莞的腳步,喬汐莞依然氣呼呼的,不準備搭理他。

逛了一個上午,兩個人吃飯。

一間奢華的法式西餐廳。

兩個人對立而坐。

喬汐莞還一直處於一種氣呼呼的狀態,不搭理顧子臣。

顧子臣只是好笑的看著喬汐莞,他其實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會為這樣的事情生氣,但莫名的那一刻也不覺得反感,反而覺得喬汐莞難得這麼可愛。

他點了兩份情侶套餐。

等著上菜的時候,鄰座的幾個外國女孩子似乎對顧子臣表示了極度熱情的興趣。幾個女孩子拿起手機拍照,笑得特別的歡快。

喬汐莞眼眸一緊,狠狠的看著那幾個金髮碧眼的外國妞,身材火辣,活潑可愛。

似乎是商量了一番,鄰座的幾個女孩子中的其中一個,鼓起勇氣走向他們,對著顧子臣用英語說道,「先生,可以和你合影嗎?我們都覺得你長得太帥了。」

顧子臣本想拒絕的。

喬汐莞突然一口說著,「當然可以了。我幫你們拍吧。」

「可以嗎?」女孩興奮無比,單純得要命。

喬汐莞笑得無比的腹黑,「嗯,可以啊。我老公長得這麼帥,不能浪費了資源。」

「是老公嗎?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嗎?」女孩口無遮攔的說著,有些失望,嘴裡還嘀咕道,「我們還想讓他跟著我們一起玩,這裡晚上有特別棒的夜場……」

「即使如此,也可以去玩。我和我老公都是各玩各的。」喬汐莞說,說得那麼像。

「真的嗎?」女孩突然又喜笑顏開,「先生你給我留一個電話號碼行嗎?晚上我們約你一起喝酒?」

「你等等啊,我馬上給你。」喬汐莞說著,從包裡面拿出便簽和筆,熟練的寫下一串數字,「拿好,別丟了。」

「肯定不會丟的。」女孩將便簽紙放進超短的牛仔褲兜裡面,然後興緻沖沖的將手機給喬汐莞,「麻煩你幫我照一下。」

「好。」喬汐莞接過手機。

女孩已經非常熱情的纏上了顧子臣。

喬汐莞咬牙切齒,臉上卻還是表現出了非常可親的笑容,她拿起手機正準備拍的時候,「你不叫你們的朋友一起嗎?我看她們好像都在看著你。

「哦,對了。」女孩突然像是反應過來似的,她連忙招呼著那幾個女孩子,說明了情況后,幾個女孩子都瘋狂了,一瞬間就把顧子臣圍在了中心,幾個女孩擺出無比誇張的動作,等著拍照。

「三、二……」喬汐莞突然放下手機,對著其中一個女孩,「你手擋著我老公的臉頰了。」

「哦,對不起。」女孩立馬放下手。

「OK。三、二、一……笑一個。」喬汐莞按下卡門前一秒,又突然說道,「你靠得太近了,我老公的臉都扭曲了。」

「啊,是嗎?」女孩有些尷尬的抬了抬身體。

「三、二……」喬汐莞有些無奈,「你低得太下去,整個胸出來了三分之二,沒問題嗎?」

所有女孩都轉頭看著其中一個女孩。

女孩拉扯了一下衣服。

其他幾個女孩不爽的說著,「心機婊。」

「喂,你們……」那個女孩不爽。

「要拍照咯。」喬汐莞讓她們瞬間安靜,所有人看著她的方向,「三二一!OK!」

這次迅速而快捷。

幾乎讓人沒有反應過來。

「我剛剛照好了嗎?感覺太快了,能不能重新再多拍兩張。」其中一個女孩說著。

「放心吧,大家都美美的。不信你們自己看。」喬汐莞把手機遞給剛剛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急切的想要接過來,在她還未挨到手機的時候,喬汐莞的手突然一松。

手機直直的掉在了水杯裡面,完全淹沒在檸檬水裡面。

「哦!不!」女孩激動無比。

喬汐莞似乎也沒有想到會如此,驚叫道,「怎麼會這樣!」

她連忙手忙腳亂的從水杯裡面拿出來,手一滑,瞬間就掉在了地上,然後只聽到「啪」的一聲,屏幕碎掉的聲音。

女孩看著自己的手機,已經目瞪口呆。

喬汐莞表現得很無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的手機裡面好多好多相片,裡面好多好多美男……」女孩欲哭無淚。

「裡面還有我的相片呢!」另外一個女孩說著,忿忿不平。

「還有我的。」

「真是抱歉,我剛剛分明是放在她的手上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接住……」喬汐莞繼續裝無辜。

其他幾個女孩看著那個女孩,口吻都不太好,「你怎麼能夠這麼不小心,明知道我們這次出來就是來照相的,你居然讓手機進水,燒了主板什麼都沒有了……」

「我難道是故意的嗎?!這裡面我的相片最多。」女孩本來就不爽,現在這樣,更是氣急。

「誰知道你是不是嫉妒我胸比你大,裡面好幾張相片你都想要刪掉,你就是故意的!」

「心機婊,你說誰故意的!」女孩突然怒火衝天。

「難道不是嗎?!每次我們照相你都故意擋在我的前面,就是不想要我露胸,你就是嫉妒我胸長得比你好……」

「媽的,臭婊.子!我忍你很久了!」女孩突然衝過去抓住另外一個女孩的頭髮,兩個人就打了起來。

喬汐莞就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服務員連忙過去勸慰,到最後甚至是強行的把她們趕走的。

趕走之前,喬汐莞讓服務員把他們這頓飯錢算在了那幾個女孩的頭上,女孩付款的時候詫異多出來的費用,店員解釋說,那是拍照的小費。

幾個女孩回頭找喬汐莞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換進了包房。

在這個陌生的國度,也只有咬牙認栽,然後氣沖沖的離開,本想著還有電話號碼,撥打的時候,就是一個永遠都打不通的忙音……

……

少了大廳的繁雜。

喬汐莞和顧子臣正在無比優雅的享受法國最高級的料理。

兩個人吃得很香。

大大的落地窗面前,就是S特國這座繁華的城市。

「居然這對幾個小女孩!」顧子臣說。

喬汐莞眼眸一抬,「當然,也不看看招惹到了誰的老公。莫非,你還真的喜歡那種女人,看上去就一副只會賣肉的樣子。」

顧子臣沒有說話,低頭吃著牛排。

他甚至連他們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

「顧子臣,我剛剛還在生你的氣,你現在別以為給了吃了好吃的就讓我原諒你了,我可是一個記仇的人。」

「知道了,記仇小姐。」顧子臣無奈。

喬汐莞翻了翻白眼。

「吃完飯我們就回去了。」顧子臣說,看上去漫不經心。

「不逛街了嗎?」

「不逛了,有點累了。」

「是不是傷口的位置……」喬汐莞聲音很小。

「嗯,有點。」

「那吃完飯我們就回去吧。」

「不用緊張,不太嚴重。」顧子臣笑著說道。

喬汐莞點頭。

即使這麼說,她還是覺得顧子臣一直在忍耐。

兩個人吃完午餐后,坐著奢華的轎車回到7星級大酒店,回到他們的總統套房。

客廳中只有高嵩在。

高嵩在看電視,躺在沙發上,別提多放鬆了。

「你們回來了。」高嵩從沙發上坐正。

「嗯。」顧子臣點頭,然後坐在沙發邊上,捲起褲腳,將傷口漏了出來,傷口處似乎有點點血漬,並不是特別多,他對著高嵩說道,「幫我重新換一下藥。」

「好。」高嵩拿起醫藥箱,熟練的操作著。

「今天有什麼發現沒?」顧子臣隨口問道。

高嵩一邊包紮著,一邊說道,「通過監控,調查我們的人今天已經去了法國,應該是等待無獲后,想要自己親自出馬。監控器在他出國后就沒有了作用。不過之前我早就給情報局報備過,讓他們對我們進行支援,現在情報局的同事告訴我,他們正在暗中盯著這個人,但凡有一點點威脅他們就會想辦法幫我們除掉,不過為了不引起哈森。阿貝德的懷疑,暫時還在觀望階段。那邊還說讓我們放心處理手上的事情。」

顧子臣微點頭。

這就是有後盾的好處。

這就是為什麼他需要隱忍這麼多年的原因。

如果真的單憑他們幾個人,想要徹底的擺脫基地,天方夜譚。

上了葯,顧子臣讓自己的大腿放鬆,休息。

喬汐莞這個時候也自覺地回到房間清晰自己的身體,然後很有孕婦覺悟的,躺在床上睡覺。

顧子臣看了看大廳,「溫特森呢?」

「誰知道那個怪物是不是在房間裡面發霉。」高嵩有些不爽的說道。

「怎麼了?」顧子臣揚眉問道。

「今天早上你們前腳剛走,那瘟神就抱著電腦去了自己的房間,說不習慣有人在旁邊,也不習慣我去看他的屏幕。」高嵩癟嘴說道,「果然是科學怪人,比平常人的行為舉止都要奇怪。一個上午在房間,中午吃過午飯之後,下午繼續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不就是一個簡單的程序嘛,我都會,需要這麼花時間嗎?!」

顧子臣眼眸微動,沒有說話。

「我不就是覺得作為同伴,至少是這次任務的同伴,互幫互助才是中華名族的傳統美德,這蹲瘟神真是不好伺候!」高嵩繼續嘀咕著,很是不滿。

他這個人一向都比較喜歡扎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