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院長大人!」韓正又忽然冒頭,想要說些什麼,卻是朝著張倉眨眼睛。

張倉聞言,頓時想起了,之前他嘲諷韓正,韓正反駁,兩人就立下了賭約。

只要韓正成為個人排名前十,那麼,他張倉,就要賠償韓正的名譽損失和精神損失。

分別是五千塊元石以及一個條件!

很無疑,張倉輸了!

「韓正,老夫好歹也是堂堂院長,給個面子,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了。 獨愛乖乖雪神萌寶貝 事後,老夫私下裡一定會補償你。」張倉居然動用暗中傳音,提醒韓正。

見到張倉急得嘴上都要長燎泡了,韓正也見好就收,閉嘴不再多說什麼。

張倉見狀,長吁了一口氣,暗道:「這個韓正,雖然有些皮,但關鍵時候,還是穩重。嗯,事後多給他一點補償。」

心中正開心著呢,張倉眼皮子忽然一跳,但見到韓正身後的那個猴子跳出來,大聲道:「哈哈哈,院長大人,之前你還嘲諷韓正是壓榨潛力的廢物,還立下了賭約呢,你不會不認賬吧!」

「哈哈!韓正,恭喜你啊!」

「嘿嘿,諸位,大家猜猜,韓正會提出什麼條件?」

「誒?韓正,你眨什麼眼睛?嗯?諸位,你們退後幹嘛?喂,溫大波,你別拉我袖子!喂喂喂……」

終於,猴子發現,四周安靜,依稀能聽到靈央山內山的鬼物嘶吼聲。

他忽然感覺,做錯了什麼。

這時候,狂風呼嘯,從耳畔過去,耳朵忽然有些疼。

不是風吹的。

而是,有人揪耳朵!

提起!

猴子就在半空中掙扎。

「你這個弟子,仗義執言,勇猛過人,老夫看好你。像你這樣勇敢而正義的弟子,老夫要好好栽培。」

張倉把猴子扔給牛不打,道:「這個弟子勇氣過剩,帶他去獵殺鬼物,給他找幾隻一品全技能九重鬼物練練手!」

「我膽小!我膽小!」猴子連忙喊道。

「不,老夫確認,你膽子大得很。」張倉冷冷道。

「我……」猴子欲哭無淚,連忙朝著韓正望去,希望韓正幫忙求情。

韓正則是抬手,揮舞,說再見,那似乎在說:自己作的死,再苦再累,也要扛。

溫柔和許歡同樣和猴子說再見。

「你們還記得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張倉忽然說道。

眾人一愣,旋即劉長安第一個站出來,說道:「院長大人,剛剛風太大,我們什麼也沒有聽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對啊,風太大,什麼也沒有聽到。」

「陽光太刺眼,什麼也沒有看到。」

……

眾弟子果斷選擇慫。

從心,是一種修養,是一種美德,是一種脫離低級趣味的人生態度。

「現在風不大,陽光也不刺眼,咱們回家。」張倉咧嘴一笑,這些弟子,都不錯,值得好好栽培。

當即,張倉帶著一干長老,各小隊的老師也領著各自的小隊,跟著張倉,一路下山。

只是,其他小隊的老師都過來了,唯獨,洛未央,沒來!

「洛老師呢?」許歡道。

「準備戰鬥!」身邊跟著一起走的白獨行,眼睛忽然一眯。

「小心!」韓正則是左右手分別抱住溫柔和許歡,瞬影步施展開來,出現在半丈之外。

他們原本所在的地面,驟然崩塌,八隻鬼爪,從地面伸出來,抓了個空。

撲空之後,鬼爪並沒有縮回去,而是就地猛拍,八隻黑色骷髏鬼物,一股腦的衝出來。

咻咻咻!

八隻骷髏鬼,三隻撲向白獨行,另外五隻則是撲向韓正三人。

韓正盯著為首撲來的骷髏鬼,精神力一掃,赫然發現,那骷髏鬼的精神力達到了神動十重,奔跑的速度達到了浪擊十重,防禦赫然是黑鐵十一重,至於力量——

一拳爆鳴!

重鼎十二重!

其餘四隻,也絲毫不差。

「斬!」

韓正不退反進,持著鋼刀,在五隻鬼物之間轉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了溫柔和許歡身邊。

咔咔咔……

五隻骷髏鬼四分五裂,變成一堆碎骨頭。

同一時刻,圍攻白獨行的三隻鬼物也是散架。

「馭鬼之術!」遠處,張倉忽然咆哮起來,「鬼族!你們居然敢違背人鬼兩族的約定,踏入我人族地盤,不死不休!」

「哼!老東西,去死吧!」遠處,一道黑色的影子,陰氣如同一個移動的磁場,所過之處,灰霧蒙蒙,直撲張倉。

與此同時,無數的鬼物從四面八方撲過來,那些鬼物之中,還夾雜著一道道灰色的影子,陰氣森森。

陰冥氣!

那是鬼族生靈所特有的氣息,他們的境界劃分也和人族一樣。

從那些灰色影子散發出來的元氣氣場的強大程度來看,都是抱元境層次。

「戰!」張倉嘶吼,身軀就直接膨脹,化作三丈巨人,扛著一把門板一樣的斧頭,劈開撲來的黑色影子,大開殺戒!

其餘長老、老師也是帶著弟子,衝殺過去。 第二天大一早劉夢璃就拖著旅行箱去了千璽他們的公寓。(芊茗:糾正一下,慕可和慕晨也在公寓。)「咚~咚~咚」「誰啊!等一下來了。」王源揉著朦朧的睡眼去開門。「唉,是瑩瑩啊。怎麼來這麼早啊~我都還沒睡醒呢。」然後一臉抱怨的看著劉夢璃彷彿是在說:就是你打擾了我的美夢,你要對我負責。

「呵呵。那不好意思了!慕可和慕晨也馬上過來,小凱和千璽呢?怎麼沒看見他們?」劉夢璃說著朝王源後面看了一下眼。「你怎麼可以這樣,一個大帥哥站在你面前,你卻在找另外兩個,果然有男朋友就是不一樣了。」王源說著轉身向沙發走去。劉夢璃拖著似笑非笑的看著王源。「你喜歡誰你可以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去追啊!」「算了吧!我堂堂一個大帥哥,追個女朋友都追不到的話那我顏面何存呢?」王源說著甩了一下頭髮。

「夢璃這麼早就來了。大哥去公司了,所以不在家。」千璽還是那副千年不變的表情。但是聲音比以前要成熟了很多。「啊?哦~我去隔壁叫她們兩個。」「我母親想見見你可以嗎?如果可以的話到北京就直接去我家。」千璽的話里沒有感情,可能是因為那只是轉告的話。「嗯。可以,那我先過去了。」說完劉夢璃就逃離了那個房間,也許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隔壁)「你們兩個快起來了,在不起來就要錯過去北京的飛機了。還有啊,去了新學校以後你們不許給我惹禍,聽到沒有。」劉夢璃一邊說一邊檢查著慕可和慕晨的行李。「哎呀,知道了,你現在跟以前就像兩個人,以前的你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冷血,現在嘛。嘻嘻!變化很大哦!」劉夢璃愣住了,隨後笑了笑:「變化再大隻要你們記得我就好了,而且必須認識我。慕可,你說我還有機會恢復以前的記憶嗎?

其實我聽不甘心的,不甘心就這樣和過去告別了,我記得的是都是關於你們呢,而那個男孩對他卻只有一個影子的記憶。呼~忘了也許有時候這不是什麼壞事啊。」「咚~咚~咚!」「來了來了,馬上。」劉夢璃從地上站起來向門口跑過來。

「夢璃,我們準備好了,那個~大哥會從公司直接去機場,千璽要去酒店找叔叔他們,所以我送你們去機場。」王源說著竟然臉紅了。「哦,那個我和千璽去接叔叔他們,因為還有楠楠要幫忙照顧,所以我去幫幫忙。對了,你一定要幫我把她們兩送到機場。」

說完跑下樓追千璽去了,「等等。」千璽剛想上車,就被劉夢璃叫住了,「夢璃?你有事嗎?」千璽比夢璃高很多,所以劉夢璃是仰視易烊千璽的,劉夢璃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我和你一起去接叔叔他們,另外我也想看看阿姨。」原來劉夢璃只是想先看看易母好不好相處。

「哦!那好吧。」說完就兩人就上了車,一路上都是安靜的走著可怕,「我不記得我十歲以前的事情。」劉夢璃突然開口了,「為什麼?」千璽有些吃驚,「因為十一歲那年我出車禍,選擇性失憶了。我記得的是都是慕可告訴我的,但是有些事她也說不明白,所以我也想知道那時候的我是什麼樣的人。」劉夢璃還是說了,她不確定千璽是不是那個人,但是她心裡卻希望他就是。

「哦,是這樣啊。」 強勢徵婚,女人,乖乖聽話! 聲音小的讓劉夢璃都沒聽清楚。「你說什麼?我沒聽見。」劉夢璃和千璽的視線對上了,千璽眼裡都是失望,劉夢璃眼裡的世界真的很單純,至少千璽是這樣認為的。「這次去北京讀書還有一個目的。」千璽看著別過臉的劉夢璃,「我想找一個人,他說見過一個和我長的很像的男孩,我想去問問他還能不能找到那個男孩,劉泉和夏穎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父母,但是我覺得他們不像。」

「怎麼會呢?他們明明對你很好啊,這次慕可和慕晨轉學的是不就證明了嗎?你還在擔心什麼?害怕失去嗎?」千璽也不解。「呼~沒事,什麼時候才能到叔叔他們住的地方?」「哦。快到了,我昨天給他們打電話的時候,我媽媽說夏默語不會回去,而且昨天的那群人應該是林璐找的。那天我聽到了有人給她打電話說,要不要把你弄死,林璐說給她個教訓就行了。你是怎麼惹到她的?」

「我就知道,惹到她是因為那時候我和葉軒吵架了,可我沒想到我才離開我們班一天,小凱就來了,後來那群無聊的女人一起聊八卦被我不小心聽見了,然後我反駁,所以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吧!」說到這裡劉夢璃就想起了千璽他們喝酒喝醉了的事,「你是不是不太會喝酒啊?」千璽笑了,但是沒有回答。

(芊茗:我想問問,你們都去北京了,就王大源一個人在重慶嗎?夢璃:對啊,不然還帶他一起去嗎?那他還讀不讀書了,在說了,就一年了,很快他就可以去北京了嘛。芊茗:也對哈,不過我想問千璽一個問題,給你找個女朋友要不要?千璽:女朋友?你有那麼好心嘛?我才不要,就不要。夢璃:大大,我覺得可以有,要不把我家慕可許配給他可好?芊茗,千璽:不好。夢璃:呵呵,你們還真有默契哈!芊茗:我也這樣覺得。)

「是嗎?我自己沒怎麼注意。到來,一起上去吧!」劉夢璃哦了一聲就跟了過去。他真的以為她只是想來幫忙嗎?不,他知道原因。他也知道剛才她是想試試自己是不是那個人,但是他不會說的,永遠都不會告訴她,既然忘記了那就沒必要在想起了。「咚~咚~」「媽媽,一定是哥哥來了,我去開門。」楠楠開心的跑了過去。

「哥哥。」說完直接撲倒了易烊千璽的懷裡,笑得那麼開心那麼單純。「哥哥,這個是俊凱哥哥的女朋友對不對,我在俊凱哥哥的微博里看到過她的照片。」「呵呵,楠楠好,我是來幫忙的。」劉夢璃不擅長和小朋友聊天。所以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哦!哥哥我們進去吧!」說完易烊千楠拉著易烊千璽走了進去。

「媽。可以出發了。俊凱和王源他們都已經出發了,我們也該走了。」說完走過去拿行李,劉夢璃也走了過去,不過沒有多餘的東西了,因為易烊千璽和易父已經搞定了,「你好阿姨,我是劉夢璃,千璽的朋友。」易母看著眼前的小姑娘又想起了夢雨。也許是因為那雙好看的眼睛吧!不過她記得夢雨的右肩膀上有一個紅色的痣。 「吱!」

兩隻鬼鷹從而降,還是全技能的鬼物,一品九重以上。

韓正和白獨行刀劍先後斬出去,撕碎了兩隻鬼鷹。

繼而,他們四人奔跑,跟著張倉所在的大隊伍而去。

現在這個時候,四周都是鬼物還有鬼族暗中偷襲。

只有跟著張倉他們,才能保命。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時候,那兩隻鬼鷹破碎之後,居然冒出兩團灰霧,灰霧凝聚,赫然顯化成青面獠牙的鬼族武者!

抱元境!

衝擊!

兩個抱元境鬼族武者的手臂化作黑色長刀,絞殺韓正四人!

這一瞬,韓正通體發寒,在抱元境強大元氣籠罩之下,強大的精神力覆蓋之下,整個人幾乎懵了。

溫柔和許歡更是癱倒在地上。

白獨行眼中白光閃爍,握緊了長劍。

這一瞬,韓正獲得大比第一的喜悅蕩然無存!

這一瞬,他真正意識到,武道世界危險重重!

這一瞬,他意識到,他還是弱者!一個抱元境鬼族武者,就能讓他感覺到死亡的降臨!

「武者,永無止境!我還太弱!我有什麼資格沾沾自喜?我又有什麼資格放鬆警惕?!不踏上武道巔峰,在這個世界,就永遠大意不得!」

掠情契約:馴服豪門老公 「這還只是抱元境武者,就讓我無法喘息!倘若是洞玄境武者呢?萬象境武者呢?」

這一瞬,電光火石之間,偏偏又經歷了很長,死亡之前的恐懼和思緒,最讓人煎熬。

黑刀臨近,刀芒滋滋作響,狂風撲面,皮膚生疼,韓正的思緒終於被拉了回來,麻麻批,剛剛穿越過來,還沒開始爽啊,就要死了嗎?

「都給老牛滾蛋!」

遠處,一人如同人形的凶獸,狂奔而來,撕碎一大片的鬼物,跳到了韓正面前,用背部抗住兩個鬼物武者的黑刀。

來人,正是牛不打!

他懷中,還抱著猴子。

猴子對著韓正眨眼睛。

「叮叮!」

兩道脆響,火花四濺。

「抱元境九層!」兩個鬼族武者驚呼,當即化作灰霧,就要逃逸。

「麻痹的!砍了老牛,還想跑?!」

牛不打扔掉猴子,反身跨步,雙手化作虎爪,猛地一抓,再狠狠的一捏。

碰!

碰!

鬼霧爆炸,其中的兩隻鬼族武者腦袋爆裂,躺在地上,軟趴趴的。

取下那兩個鬼物武者儲物袋,牛不打龍行虎步,走到韓正幾人面前,道:「嚇到了吧。」

韓正等人不語。

「鬼族武者,神神秘秘,鬼鬼道道,的確有些難纏,但,老牛管他什麼神秘,直接打爆!」

「其實鬼族也就那麼一回事兒,和我們人族都差不多,都只有一條命,殺死了就死了。」

「下面,你們跟著我,聽我指揮,鬼族武者有備而來,還駕馭這麼多鬼物來襲,怕是有一場硬戰!」

「你們運氣不錯,一般的武院弟子,只有進入大雲府城之後,才有機會和鬼族武者戰鬥,現在提前了!」

「跟我上!干、死他、娘、的!」

……

韓正四人開啟了戰陣,四人形成一個整體,這時候,韓正不敢大意,十八重神動之力,覆蓋四周,跟在牛不打身後,見到一品鬼物就殺。

牛不打負責二品鬼物和抱元境的鬼族。

白獨行和韓正各自佔據一個位置。

三方成品字形,衝擊。

……

幾個時辰之後。

韓正渾身浴血,許歡、猴子和溫柔三人身上挂彩,白獨行還是白衣飄飄,裝、逼如風。

這時候,四人還在對付四周的一品鬼物,牛不打孤身一人,單挑四個鬼族武者,以及兩頭二品八重的鬼物。

「虎撲!」

「虎爪!」

「虎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