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終究只是摸底測試而已,難道乾明遠還有能耐指使學院的老師對你下手嗎?就算他真的有這個本事,就不怕學院事後的追究嗎?」

葉依然沒有注意到陳光遠的反應,而是繼續問道。

「小心點總是沒錯的,如果沒有學院老師的幫忙,乾明遠也不可能一夜之間拿得出那麼多榮譽點。一個為了留在學院里,甚至願意付出這麼多榮譽點作為代價的傢伙,我覺得他什麼瘋狂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你說是吧,袁程。」

夏凡一邊回答著葉依然的詢問,最後卻是忽然將話題轉到了袁程的身上。

「啊?什麼?關我什麼事啊。」

袁程對於這話題突然落在了自己的頭上,著實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

「沒什麼,只是覺得和你有點像而已。那乾明遠固然來神武學院求學的念頭不單純,但你也是有著別的目地吧?否則摸底測試開始之前,我在廣場上那般對你,你不應該繼續留下來才對。」

夏凡回頭看了袁程一眼,笑眯眯的說道。

這番話頓時嚇了袁程一條,正緊緊的墜在夏凡身後的腳步直接一個踉蹌,險些讓袁程在這種高速的疾馳中摔個狗啃泥。

好不容易重新平衡好了身子,袁程看起來卻依舊頗為狼狽,尷尬的說道:「夏凡老師,原來你之前在廣場上……是試探我來著。」

「當然,我這麼一個明面上只有一品武師實力的老師,除了依然以外,我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還會有別人主動選擇我的小組。尤其是你和光遠這種入學時就是精英的新生。你們選擇我,當真是好沒道理,所以我總得試試你。試探的結果和我預想的沒什麼差別,你確實別有目地。」

夏凡語氣平和,讓袁程完全聽不出來他此時的心情究竟是怎樣的。

「這個……夏凡老師,我真的只是出於好奇而已。之前看了你和那乾明遠之間的賭鬥,就來了興趣,所以……所以想看看能不能將你收歸己用。我發誓,我心思就是這麼單純的!況且你也說了,我和光遠都不應該選擇你才對,那你為什麼只是試探我,卻不試探光遠?」

袁程說話的前半部分還是在為自己解釋,到了後半部分卻是直接將陳光遠也拉了進來,聽起來很有些委屈的意思。

不過這也是因為數天的時間相處下來,幾人互相之間都已經有了一定的熟悉,彼此的距離在經過了這幾天的朝夕相處和各種交互之後,也近了許多,這才會說話如此的毫無顧忌。

「因為我老實。」

陳光遠疾馳在袁程的身旁,很是深沉的說道。

袁程頓時倒吸了口涼氣,扭頭看著陳光遠,驚道:「光遠!你這人的臉皮怎麼比城牆拐彎的地方還厚?」

「我試探你的原因,是因為覺得你的目地更加複雜,而至於光遠,他的目地應該是很單純的,至少肯定是比你單純。」

夏凡插話回答了袁程方才那委屈的問題。

「你看,我說是因為我比你老實吧。」

陳光遠一臉我沒騙你的表情看了袁程一眼。

「開什麼玩笑!我的目地已經足夠單純了好嗎!比我的目地還單純?能是什麼?總不能光遠跑來入組,單純只是為了看看你是男是女吧!」

袁程有些抓狂。

「這個我也只是猜測,所以就先不說了。若我沒猜錯的話,光遠的身份比較特殊,等他自己願意說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若他自己不願意說的話,那就先保持這樣的狀態比較好。」

夏凡一邊說著,一邊頗有深意的看了陳光遠一眼。

陳光遠的呼吸明顯突兀的慢了半拍,以至於和袁程之前一樣,疾馳的過程中身子一陣踉蹌。

「身份特殊?能怎麼特殊?」

袁程茫然的看了看夏凡,又看了看陳光遠,倒是一直有些小透明潛質的莫屈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夏凡正待繼續打趣袁程兩句,可話還沒出口,臉色卻是微微一變,同時猛然招手,大聲道:「停!」

這一聲喊過於突然,儘管袁程幾人第一時間便做出了反應,卻仍舊前衝出去了十幾米的距離,方才勉強止住了沖勢。

夏凡也沒有好到哪去,這種驟然間改變身體行動方向的做法,對於身體本身的負擔是極為巨大的。

「怎麼了?」

葉依然凝神問道。

「對方準備的極為充足,這次倒是我大意了。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神法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神法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被包圍了?」

袁程下意識的重複了一遍,同時四下里看了看,卻沒有看到任何陌生人出現。

「還有段距離,所以你們暫時看不到,不過對方的包圍陣型維持的極好,方才避讓的時候我也沒有進行過專門的躲避追蹤的準備,倒是把這件事情想的簡單了。」

夏凡搖了搖頭,一邊開口解釋著,一邊仔細的看著周圍的地形。

這一戰看來是不可避免了,既然如此,就只能在開戰之前,儘可能的讓己方佔據更多的優勢。

「既然我們看不到他們,那他們也應該同樣看不到我們才是,為什麼可以這麼準確的知道我們在什麼地方?」

葉依然皺眉問道。

「新生們自然沒有這樣的手段,但如果是老師們聯合起來,想要做到這一點的話,怕就不是什麼難事了。所以接下來的戰鬥會很危險,也會很艱難,說起來,倒是我拖累你們了。」

夏凡看著袁程、陳光遠以及莫屈說道。

「嗨,這說的是哪裡話,咱們可是一個小組的。況且對方只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就算帶隊的老師真的要動手,也不可能多麼光明正大吧?畢竟這摸底測試可是有裁判在的,學院不會允許老師們胡作非為。」

袁程大大咧咧的說道。

「他們的目標是我,所以你們應該相對來說會安全一點,但也不要大意,如果真的發生了過於劇烈的衝突,難保對方不會做出滅口的事情來。裁判確實會儘可能的保證摸底測試的正常進行,但摸底測試的範圍實在是太大,裁判也不可能每時每刻都盯著所有的小組,因此對方若是將事情做得隱蔽一些的話,我也吃不准他們敢做到什麼程度。總之,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

夏凡話音剛落,左前方的位置上就出現了一個小組。

而與此同時,在他的右後方以及正前方,也幾乎不分先後的走出來兩個小組。

再加上感知中馬上就要抵達的另外三個小組,六個小組加在一起,已經在他方才退讓的過程中,將包圍圈縮小到了一個讓他只能選擇正面迎敵的程度。

幸好被包圍住得這個地方是一個比較開闊的地帶,還算是適合自己小組的發揮,若是在密林之中被堵住的話,那才是真的麻煩。

三個小組次第出現之後,並沒有對夏凡小組發起攻擊,也沒有任何要攀談的意思,就這麼保持在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上,靜靜的注視著夏凡小組的組員。

夏凡則是趁著這個時間,繼續觀察起周圍的地形來。

這裡應該是摸底測試劃定區域的中心地帶,一個在山林之間出現的巨大空地。

只不過相比於路上遇到的其他空地,此時夏凡腳下的這片空地看起來卻是呈現的極為突兀。

上千平大小的空地就像是被人憑空清理出來的一般。空地上根本是寸草不生。

可在空地的周圍,山林內的那些樹木卻又非常正常且健康的成長著,引起夏凡注意的,卻是那些樹木在靠著空地這一邊的方向上,沒有任何突出來的分支。

如同刀削一樣,所有緊挨著空地的這一圈樹木,它們的枝葉都是朝著空地相反的方向在生長著,就彷彿有一堵看不到的、透明的牆,攔在了它們和空地之間,讓它們的枝葉無法朝著這邊延伸一般。

這個空地……肯定有問題!

就在夏凡默默觀察著的時候,另外三個小組的人也分別從三個不同的方向走入到了這片空地之中。

乾明遠所在的小組正是其中之一。

「夏凡,你何必跑的那麼急呢?不是說好了要給我點教訓的嗎?怎麼打都沒打,就直接選擇逃跑,你難道都不覺得丟人嗎?」

看著夏凡小組的人被包圍在了六個小組的中間,乾明遠鬆了口氣,這才面帶嘲諷的說道。

「事不可為,自然便不必勉強為之,你糾集了六個小組一起對我們小組發起圍攻,我當然會選擇避讓。 重生女學霸超凶噠 只不過……沒想到諸位帶隊老師也聯合在了一起,使得我這種避讓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夏凡說著話的同時,視線在六名帶隊老師的身上掃視了一遍。

六名帶隊老師面對著夏凡的目光都有些躲閃,畢竟嚴格來說,他們之前氣息串聯對夏凡的小組位置進行追蹤的做法,已經超出了摸底測試中、帶隊老師可以提供幫助的範疇。

這事情若是真的追究到學院之內,六人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哼,夏凡,你應該早就想到會有今天這種局面的出現。你帶給我的羞辱,我一定會千百倍的還給你!動手!」

乾明遠生怕再和方才那樣,又給夏凡找到逃離的機會,所以這次也不再多說廢話,毫不猶豫的便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六個小組,共二十四名新生,除了乾明遠和那程思遙以外,其他的二十二人頓時齊齊的朝著葉依然四人撲去。

六名帶隊老師並沒有任何動作,看起來就像是正常的帶隊老師一樣,只是安靜的站在一邊旁觀。

但夏凡的注意力卻全都在他們的身上。

儘管這六名老師都是武王,並沒有武皇存在,可雙方的差距依舊大的猶若鴻溝,對方若是想要隱蔽的做些什麼,夏凡實在是沒有把握抵擋下來。

動手的二十二名新生里,並沒有什麼特別出色的人物。

除了一名在測試中展現出了六品武師境界的新生以外,其他的二十一名新生都只有四五品武師的水準。

所以葉依然四人應付的相當輕鬆,即便是最弱的莫屈,都已經可以和對方的新生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不落下風了。

「夏凡,雖然說摸底測試的過程中,帶隊老師不允許插手新生之間的戰鬥。但是……如果新生主動對帶隊老師發起挑戰,卻還是符合規定的。怎麼樣,可有膽子接受我的挑戰?」

乾明遠完全沒有去關注其他人的戰鬥,而是在空地上陷入到了混戰之後,便徑直朝著夏凡走來。

夏凡心裡的警惕越發提升,臉上卻是掛著微笑的表情,開口道:「看來昨天還沒有把你打疼,才一個晚上的時間而已,就讓你忘了和我之間的差距了。」

「哼!昨天我只是大意了,這才被你趁機偷襲!若非如此,我又怎麼可能輸給你!接拳!」

乾明遠已經走到了夏凡身前不足數米的距離上,聽著夏凡提起了昨天的賭鬥,頓時大為光火,直接一拳朝著夏凡當胸打來!<

。 「被包圍了?」

袁程下意識的重複了一遍,同時四下里看了看,卻沒有看到任何陌生人出現。

「還有段距離,所以你們暫時看不到,不過對方的包圍陣型維持的極好,方才避讓的時候我也沒有進行過專門的躲避追蹤的準備,倒是把這件事情想的簡單了。」

夏凡搖了搖頭,一邊開口解釋著,一邊仔細的看著周圍的地形。

這一戰看來是不可避免了,既然如此,就只能在開戰之前,儘可能的讓己方佔據更多的優勢。

「既然我們看不到他們,那他們也應該同樣看不到我們才是,為什麼可以這麼準確的知道我們在什麼地方?」

葉依然皺眉問道。

「新生們自然沒有這樣的手段,但如果是老師們聯合起來,想要做到這一點的話,怕就不是什麼難事了。所以接下來的戰鬥會很危險,也會很艱難,說起來,倒是我拖累你們了。」

夏凡看著袁程、陳光遠以及莫屈說道。

「嗨,這說的是哪裡話,咱們可是一個小組的。況且對方只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就算帶隊的老師真的要動手,也不可能多麼光明正大吧?畢竟這摸底測試可是有裁判在的,學院不會允許老師們胡作非為。」

袁程大大咧咧的說道。

「他們的目標是我,所以你們應該相對來說會安全一點,但也不要大意,如果真的發生了過於劇烈的衝突,難保對方不會做出滅口的事情來。裁判確實會儘可能的保證摸底測試的正常進行,但摸底測試的範圍實在是太大,裁判也不可能每時每刻都盯著所有的小組,因此對方若是將事情做得隱蔽一些的話,我也吃不准他們敢做到什麼程度。總之,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

夏凡話音剛落,左前方的位置上就出現了一個小組。

而與此同時,在他的右後方以及正前方,也幾乎不分先後的走出來兩個小組。

再加上感知中馬上就要抵達的另外三個小組,六個小組加在一起,已經在他方才退讓的過程中,將包圍圈縮小到了一個讓他只能選擇正面迎敵的程度。

幸好被包圍住得這個地方是一個比較開闊的地帶,還算是適合自己小組的發揮,若是在密林之中被堵住的話,那才是真的麻煩。

三個小組次第出現之後,並沒有對夏凡小組發起攻擊,也沒有任何要攀談的意思,就這麼保持在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上,靜靜的注視著夏凡小組的組員。

夏凡則是趁著這個時間,繼續觀察起周圍的地形來。

這裡應該是摸底測試劃定區域的中心地帶,一個在山林之間出現的巨大空地。

只不過相比於路上遇到的其他空地,此時夏凡腳下的這片空地看起來卻是呈現的極為突兀。

上千平大小的空地就像是被人憑空清理出來的一般。空地上根本是寸草不生。

可在空地的周圍,山林內的那些樹木卻又非常正常且健康的成長著,引起夏凡注意的,卻是那些樹木在靠著空地這一邊的方向上,沒有任何突出來的分支。

如同刀削一樣,所有緊挨著空地的這一圈樹木,它們的枝葉都是朝著空地相反的方向在生長著,就彷彿有一堵看不到的、透明的牆,攔在了它們和空地之間,讓它們的枝葉無法朝著這邊延伸一般。

這個空地……肯定有問題!

就在夏凡默默觀察著的時候,另外三個小組的人也分別從三個不同的方向走入到了這片空地之中。

乾明遠所在的小組正是其中之一。

「夏凡,你何必跑的那麼急呢?不是說好了要給我點教訓的嗎?怎麼打都沒打,就直接選擇逃跑,你難道都不覺得丟人嗎?」

看著夏凡小組的人被包圍在了六個小組的中間,乾明遠鬆了口氣,這才面帶嘲諷的說道。

「事不可為,自然便不必勉強為之,你糾集了六個小組一起對我們小組發起圍攻,我當然會選擇避讓。只不過……沒想到諸位帶隊老師也聯合在了一起,使得我這種避讓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夏凡說著話的同時,視線在六名帶隊老師的身上掃視了一遍。

六名帶隊老師面對著夏凡的目光都有些躲閃,畢竟嚴格來說,他們之前氣息串聯對夏凡的小組位置進行追蹤的做法,已經超出了摸底測試中、帶隊老師可以提供幫助的範疇。

這事情若是真的追究到學院之內,六人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哼,夏凡,你應該早就想到會有今天這種局面的出現。你帶給我的羞辱,我一定會千百倍的還給你!動手!」

乾明遠生怕再和方才那樣,又給夏凡找到逃離的機會,所以這次也不再多說廢話,毫不猶豫的便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六個小組,共二十四名新生,除了乾明遠和那程思遙以外,其他的二十二人頓時齊齊的朝著葉依然四人撲去。

六名帶隊老師並沒有任何動作,看起來就像是正常的帶隊老師一樣,只是安靜的站在一邊旁觀。

但夏凡的注意力卻全都在他們的身上。

儘管這六名老師都是武王,並沒有武皇存在,可雙方的差距依舊大的猶若鴻溝,對方若是想要隱蔽的做些什麼,夏凡實在是沒有把握抵擋下來。

動手的二十二名新生里,並沒有什麼特別出色的人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