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竟然打開了紅色寶箱!」

「媽的,這個紅色寶箱原本是我看好的,竟然被他捷足先登了!」

不少雲殿弟子眼中流露出羨慕嫉妒的神色,更多的雲殿弟子則是破口大罵,也難怪他們的感覺會眼紅了。

雖說這些雲殿弟子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夠得到這紅色寶箱,但是這就好比自己看中了某位高高在上的美女,雖然明知道追求到那美女的希望渺茫,但心中總是總有一絲希望,可是自己還沒來得及出手,就被人追走了,這時候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在哪紅色寶箱打開之後,從那紅色寶箱之中彈出一枚黑乎乎的東西,那東西似乎還在不斷的變幻著形狀,那東西出現之後就朝著斗篷小子的眉心鑽進去,斗篷小子就站立在高台上一動不動。

「聽說第一層紅色寶箱之中的東西,乃是能夠讓靈魂變強的絕世珍寶,看樣子傳言是不錯了,」趙小花暗暗的點點頭,其實他並不著急,崖壁上的寶箱還有不少,每一個顏色的寶箱只能夠帶走一個,趙小花遲早能夠進入,帶走屬於自己的寶箱。

百里紅楓站在原地呆了一會兒后,隨即就朝著崖壁攀登起來,他竟然還想拿走藍色寶箱!

「人心不足蛇吞象,紅色寶箱的難度就已經這麼高了,藍色寶箱?做夢!」

「大家準備,他恐怕剛剛上去就要摔下來……」

雲殿弟子又開始大聲叫嚷道。

之間百里紅楓在岩壁上如同一隻靈活的猴子,以極快的身影盪出去,迅速的攀上了第二層的石台。

就在百里紅楓剛剛攀上第二層石台的瞬間,從石台後面的洞穴之中驟然噴發出一道烈火!

「轟!」

巨大的火焰幾乎覆蓋了整個石台,吞吐出長長的火舌,那些火舌的長達四五丈,整個山谷之中都能夠感受到其中恐怖的熱量。

即使是山谷下方的雲殿弟子,也感覺到溫度急劇上升,可以想象一下這火舌的威力。

「太,太變態了……這箱子怎麼拿?」有些膽子小的雲殿弟子忍不住說道,雲殿弟子之中除了趙小花之外,不乏一些很有野心的武者,他們不僅瞄準了紅色寶箱,同樣也看中了藍色寶箱。

但是他們看到那條長長的火舌,一個個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拿到,若是強行攀登上去,丟臉事小,丟命才事大了。

大仙救命啊 百里紅楓整個人緊緊的貼在高台上,在他的身體表面出現了一道青色的護體真元,這一層護體真元似乎是某種特殊的秘術,竟然能夠擋住那恐怖火舌恐怖的熱力。

不過這也是百里紅楓躺在地上,並沒有正面面對這條粗壯的火舌,他只需要抵擋這火舌的餘威。

憑藉著那一層護體真元,百里紅楓在高台之上慢慢的匍匐前進,一點點的朝著藍色寶箱挪過去……

「要被他拿到了!羨慕死我了,紅色寶箱之中的獎勵就如此好了,居然能增強人的靈魂,不知道這藍色寶箱裡面的東西,到底是啥?」

「羨慕又用?就算給你上去,你敢上去拿?這火舌的威力我們站在下面都能感受到,你若是上去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把你融了!」

無論是羅征,還是眾多雲殿弟子,又或者是試煉者之路外面的宗主們,都目不轉睛的看著百里紅楓一點點的挪過去。

淺淺遇,深深纏 這可是藍色寶箱啊!

當年雲殿的殿主,也只是取到比藍色寶箱高一級的銀色寶箱,這小子年紀輕輕就能夠取走藍色寶箱,這些宗主們不羨慕才怪!

然而,就在百里紅楓距離這藍色寶箱還有數尺的距離的時候,那條火舌驟然停歇下來了……

百里紅楓也是特別機靈,他知道只需要打開藍色寶箱,這機關就會停止運行,而結合剛剛第一層取走紅色寶箱的情況,這裡面的機關似乎都是兩段式的攻擊。

例如第一層中的狂風機關,第一段是狂風,而第二段就是夾雜著風刃的狂風。

第二層中的這烈火機關,第一段是噴吐火舌,第二段保不準會出現什麼玩意,但肯定要比這火舌更恐怖。

百里紅楓想要抵擋火舌就已經如此艱難了,不得不趴著前進,他估計自己抵擋不住第二段進攻,所以再火舌停止的瞬間沖向了藍色寶箱。

如此近的距離,百里紅楓幾乎是眨眼之間就能夠跨越,他一伸手想要觸摸到藍色寶箱,然而就在他伸手過去距離藍色寶箱還有兩三寸距離的瞬間……

「嘭!」

百里紅楓臉色赫然大變,整個人敏捷的像是一隻兔子,朝著後面急退! 血神族大皇子在洛神族中受辱離去,無疑讓得洛神族人感到大快人心,同樣對於那殺伐果斷的蕭寒洛神族人也是感到了由衷的敬畏。

因此在洛神族中遇到蕭寒,即便是一些老一輩也是心甘情願稱呼一聲蕭寒先生,雖說蕭寒很年輕,但是實力為尊,達者為師,無論在哪裡,這都是亘古不變的法則。

血無痕的到來,只是一個小插曲,蕭寒依舊在洛神別院中過著他紅袖添香的隱士生活,其中趣味,自是難與君說。

夜幕降臨,洛神別院中一片靜謐,淡淡的星輝灑落,使得別院彷彿披上了一層神秘的紗衣。

在月下飲了半晌酒後,蕭寒回到了房間,推門而去,走到床前,蕭寒不覺怔了怔,隨即臉龐上不覺浮現一抹苦笑。

「紅袖啊,你怎麼又來了?」蕭寒將被子給掀起,一道嬌軀隨即映入眼帘,自然是紅袖。

「奴婢在替蕭寒先生暖床。」紅袖明眸含笑看向蕭寒,認真說道。

「真是怕了你了,快起來吧。」蕭寒搖了搖頭,隨即一把將紅袖拉了起來,這女人可真是耿直的性子,之前他一句暖床戲言,後者卻是當真的,每天晚上都偷偷跑到被子里暖床,這也還好是蕭寒定力不凡,若是換做旁人,每晚面對床上躺著的嬌艷美人,保不準得做出什麼事兒來。

「以後不要晚上進來了,我要是控制不住自己,你就慘了。」蕭寒道。

「哦。」紅袖點了點頭,隨即朝著門口走出,在門口處,她又停了停,轉過身,美眸在蕭寒下身掃了掃,認真道:「蕭寒先生,不要老是憋著,對身體不好哦。」

聞言,蕭寒臉龐微微抽搐了一下,差點兒沒一個踉蹌摔倒。

紅袖走後,蕭寒在床榻上盤膝而坐了,要準備一下離開的事情了,蕭炎的靈力轉化想必就在這一兩天了吧,到時候他們肯定是不會再留在洛神族了,畢竟他們是來闖蕩大千世界的,沒四處看看,叫什麼闖蕩?

「進入大千世界后,絕世功法神通《帝凈訣》已經到了第二層陽境,絕世聖物天帝劍的威力也可以完全爆發,雖說極為消耗靈力,但也可以動用,算是一記相當強大的底牌了,不過我底牌,似乎還遠遠不夠了……」

蕭寒坐在床頭,目光閃爍,心中也是在暗暗打算著,來到大千世界后,以往在鬥氣大陸的什麼天階鬥技似乎已經遠遠不夠看了,這裡有更高級的靈訣,威力比鬥技更加強大,只可惜,他一部強大的防身靈訣都沒有。

「這樣不行啊,即便搞不到什麼強大的神通,但怎麼招兒,也得想辦法去弄兩部神術吧,不然以後遇到厲害一點的對手,不好對付啊!」

蕭寒自然也是意識到了自己如今底蘊的薄弱,除了功法帝凈訣與聖物天帝劍外,如今的他可是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了,要知道這裡可是大千世界,萬族林立,強者如雲,並不乏擁有絕世神通以及聖物的強者,因此他還是得多搞點厲害手段防身啊。

「唉,怎麼感覺自己一窮二白啊……」蕭寒攤了攤手,不覺苦笑了笑,真的是窮的叮噹響啊,大千世界交易的貨幣,至尊靈液,蕭寒一滴沒有;攻擊類的靈訣,一部沒有;趁手的兵器吧,他有天帝劍,不過那絕世聖物,恐怕只有達到天至尊境界方才能夠隨心所欲的使用吧。

說到底,他很窮。

「小柔啊,真的不能免費贈送兩部靈訣啊,不說神通,送兩部稍微強一點的攻擊類神術也行啊。」想到這些,蕭寒不覺有些鬱悶,隨即向系統訴苦,太窮了,窮的只剩下系統了。

「以如今主人的實力,在大千世界生存根本不成問題。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神術神通什麼的,還是得要靠主人自己去獲取,若什麼都要靠別人饋贈給予,那又有什麼意義?自助者天助,最能夠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系統道。

得了。

不出意料,系統又給自己上了一堂思想課。

蕭寒苦笑了笑,就知道會是這樣,這升級之後的系統,真的很有當思想老師的潛力啊,這簡直就是人生導師。

大叔不可以 心裡腹誹了一通這摳門的系統后,蕭寒也是不再指望系統能夠免費贈送了,還是做點任務來得實在。

「小柔,有沒有什麼獎勵神術之類的系統任務。」蕭寒眉尖挑了挑,問道。

「有,在洛神族中便存在著這樣的任務。」小柔說道,隨即只見一道光幕出現在蕭寒面前。

【系統小任務:洛河之畔,有一無字碑,參悟無字碑,自可獲得一部神術獎勵。】

「洛河之畔,無字碑?」蕭寒目光閃爍,眼中浮現一抹興趣之色,這任務感覺挺有意思。

蕭寒一笑,伸手將面前的光幕隨手抹去,在去參悟無字碑之前,他還有一件事要做,隨即說道:「小柔,開啟地至尊幸運抽獎吧,總感覺今晚運氣應該挺好。」

「好!」系統回應一聲,隨即一方虛幻的轉盤出現在蕭寒面前。

蕭寒的目光當即好奇地朝著那虛幻轉盤之上的物品欄掃去。

「嘖嘖,神通,聖品丹藥,聖物……」

看到那物品欄上的靈丹寶物之後,蕭寒的眼睛當即是亮了起來,那上面隨便哪一件寶物放在外界都足以引起一場腥風血雨,

「算了,不看了,不看了,開始抽獎吧!」蕭寒不舍地收回目光,不忍再看,可望不可得,這簡直是誘人犯罪。

隨即蕭寒閉上眼睛,上前轉動轉盤,隨緣吧,不過他心中也是在暗暗祈禱著,希望抽到點好東西吧,畢竟現在的他可是真的窮啊。

唰唰……

轉盤飛速旋轉著,聽著呼嘯的轉盤聲,蕭寒的心也是莫名緊張起來,面對都是令人心動的大寶貝抽獎,的確讓人難以保持平靜。

許久,幸運轉盤終究是停了下來。

這時,只聽得系統的祝賀聲音響起了:

「恭喜主人,抽取到了陣道天賦獎勵!」 在這洞穴之中竟然噴射出一個碩大的火球!

逍遙醫少在都市 這個圓形的火球有一人多高,彷彿天上掉落的隕石,又像是被大炮發射的炮彈,朝著洞外的百里紅楓激射而來。

儘管百里紅楓覺得十分可惜,自己僅僅只差了那麼一點點距離就能打開藍色寶箱,結果卻被這火球給逼退!

他不得不退!否則自己的命恐怕都會交代在這裡。

百里紅楓避開了這火球,但他已經從高台之上掉了下來……

「哎喲,可惜!就差一點了!」拱門之下,祥雲宗的那位白衣老者一拍大腿,懊惱的說道。

費晗也是搖了搖頭,「的確是很可惜,再往前面探出一點點,甚至說他的手再長一點,恐怕這藍色寶箱都被百里紅楓得到了。」

至於其他的宗主,有的幸災樂禍,有的則覺得比較可惜……

「準備好,收拾掉這小子!」有雲殿弟子已經順備好了。

「收拾你妹啊!還不快跑!」旁邊有人將他一扯,十幾位雲殿弟子四散而逃,原來那大火球根本就是一塊被燒紅的巨石,其中的溫度不知道有多高,就這麼砸下來,便如同一顆隕石從天上下來了。

下面的這些雲殿弟子原本盤算好了,利用十二地支陣對付斗篷小子,沒想到這個計劃卻被這顆火球給粉碎了,為了躲避火球,不得不解散十二地支陣。

趙小花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可偏偏他又無可奈何,不甘心之下,他也不打算依靠十二地支陣了,他自身的實力乃是雲殿普通弟子的頂尖存在!於是他便要親自對付斗篷小子。

然而這斗篷小子在跌落崖壁的瞬間,在空中猛然一踩,他那斗篷展開就如同一對大鳥的翅膀,滑翔了一陣后,直接沒入叢林中去了,趙小花再想追趕卻是很難了。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試煉者之路沒有那麼快完結,我們遲早會再見面了!」望著斗篷小子逃走的方向,趙小花冷聲說道。@^^$

然而,讓趙小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混亂之際,就在他惡狠狠詛咒那斗篷小子的時候,從峽谷的側面又有一道身影衝進了山谷的光幕之中……

「那個先天三重的小子!」有眼尖的雲殿弟子大喊道。

「知道了!老子看到了!」趙小花冷聲吼道。

其他雲殿弟子都用驚訝的表情看著趙小花,在他們眼中,趙小花的實力永遠是深不可測,而他的氣度也一直是淡雅如風,彷彿對周圍所有的事情都不感興趣。

他們從來沒有聽趙小花罵過髒話……!$*!

可是現在……

顯然,趙小花是氣的不輕了。

他雙目之中蘊藏著無盡的怒意,死死的盯著光幕之中的羅征,牙齒都快要咬碎了。

羅征在光幕之中大約是感受到了趙小花洶洶氣勢,沒想要他說了一句讓趙小花快要吐血的話,「有本事你咬我啊?」

這先天三重的小子根本就不知死活,竟然還敢挑釁自己?

剛剛那個斗篷小子,顯然還是有些顧忌雲殿的人,用斗篷蒙臉,鑽入光幕後也沒有任何挑釁的舉動,趙小花就已經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甚至有一點氣急敗壞的感覺。

可是現在,這羅征不僅大搖大擺的沖入了光幕之中,還赤裸裸的挑釁自己。

趙小花感覺自己要崩潰了,他甚至產生了一絲錯覺,自己這麼多年取得的成就,成為雲殿普通弟子中的頂尖,是否在這些二品宗門弟子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這些傢伙壓根就沒把自己放在眼中?

趙小花顫巍巍的舉起一隻手,食指崩的筆直,一字一頓,用力說道:「你,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們的宗主是誰,你必死!」

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微微一笑,似乎對趙小花的威脅毫不在意,轉身就開始攀爬起來了,若不是真怕把雲殿那小子氣死,他都想哼哼歌……

通過信圭,聽到趙小花的話,石驚天有些不高興了,「這趙小花說話也太狂妄了!」

費晗倒是全然不在意,「趙小花心高氣傲,今天被百里紅楓耍了一遍,又被羅征耍了一遍,不高興肯定是必然的,不過羅征通過試煉者之路,成為雲殿精英的話,恐怕還是要小心一二,這趙小花乃是南王趙家的人。」

「南王趙家!」聽到這四個字,石驚天心中一凜,難怪這小子這麼狂。

南王趙家其實是兩個大家族合併的一個家族,王趙兩家都是中域南部鼎鼎有名的家族,這兩個家族互通往來合二為一后,已經能夠頂得上一個三品宗門的勢力,所以可以算是一個三品家族。

就像東域之中的七大士族,這些士族按照品階來劃分,其實只能夠歸到一品勢力,青雲宗則是屬於二品勢力。

三品勢力,雖然比雲殿相差一品,但就算是中域之中也是不可小看的存在。

「我清楚了,等羅征出了試煉者之路,我會叮囑他注意,」石驚天點點頭。

這些寶箱必須一層一層的取,羅征第一步固然就是最下面的紅色寶箱。

剛剛已經有兩人攀上了第一層的石台,羅征對第一層的石台已經有了準備,應付起來自然有把握很多,紅色寶箱可以說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

「呼呼呼呼……」

烈烈狂風朝著羅征席捲而來。

第一個上石台的雲殿弟子,在這狂風之下並沒有堅持多久,就被這陣狂風吹了下去。

面對這凌厲的狂風,羅征便與那斗篷小子一樣,肉身的力量施展出來,身體前傾於此對抗。

如此凜冽的狂風,卻拿羅征無可奈何。

「這小子,太輕鬆了吧,比剛剛那斗篷小子還輕鬆……」

「估計他也能夠取到這紅色寶箱了……」

雲殿弟子有些無語了,這些二品宗門的弟子在雲殿弟子面前一直都抬不起頭來,因為這些二品宗門與雲殿差距太大,他們受到了指點,修鍊的環境,輔助修鍊的丹藥都與雲殿弟子天差地別,所以實力差距自然也很大。

但是今天,隨著那個斗篷小子和羅征的出現,算是徹底顛覆的這個看法。

「呼呼呼……咻咻咻……」

很快,洞穴之中的機關對羅征展開了第二階段的攻擊。

「風刃?」

「天魔魅影!」

羅征並不打算一開始就耗費全力。

他的目標是儘可能的拿到上面的寶箱,紅色寶箱,藍色寶箱,銀色寶箱……

也可以說羅征的野心很大,但是這試煉者之路既然進來了一趟,自然就要把握住每一個機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