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趙大都督他去巡邊了。」

祁淵腦門上青筋一蹦,巡邊?尼瑪這個詞怎麼這麼耳熟?

謝長風心裡咯噔一下,開始努力回憶最近軍中傳言,趙明趙大屠夫剛平了吐火羅,難道他又不幹好事了?

「報——!!!緊急軍情!!」

「速速報來!」

「陛下大喜啊!趙大都督率領五千兵馬,李太監督軍,於三日前衝過邊境線,直殺入伊斯蘭堡,斬獲敵軍一千人!」

祁淵的臉色陡然黑如鍋底,他豁然起身,抬手拎起龍案上的硯台,劈頭砸向謝長風,「你開的好頭!」

謝長風狼狽不已,轉身就跑,「別啊~趙大屠夫多聰明!這次他沒佔據領土,而是劫掠……」

祁淵怒極,「滾回來!朕要宰了你!」

謝長風足下生風,遠遠喊道,「先讓我滾遠點,別急哈~」

他暢快的大笑著,只覺今日陽光無比燦爛。

從此以後,天高海闊,海晏河清。 長平七年,以皇后和齊王為首的宮變落下了帷幕。

宣明帝身死,齊王夫婦身死,皇後身死,太子在百官的請求下登基為帝,稱重景帝,並未改元,依舊延續著宣明帝的年號。

重景帝登基后,太后成為了太皇太后,傅氏成為皇后,祈昭自然成為了太子,而他的女兒榮華郡主成為了榮華長公主。

說起榮華郡主,一開始祁淵其實並不太喜歡她,因為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上輩子,榮華的性子都有些霸道傲慢,作為一個女子,這種性格實在不討喜。

可在宮變當日,榮華敢登上城門親自鼓舞禁軍戰鬥,並作出機智的應對,已算難得,最讓祁淵看重的,是那份敢於承擔和皇族身份相應對的責任與榮耀。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冊封女兒為當朝長公主。

祁淵的後宮異常簡單,除了傅氏,只有兩個當初皇后強行塞進來的良媛,祁淵隨意封了個嬪位,只當養個閑人。

德太妃依舊幽居皇家寺廟,淑妃孟氏死於宮變,大公主雖未降罪,卻和祁淵不親近,日子過的戰戰兢兢。

靜嬪於宮變中立功,太皇太后親自下旨,冊封她為靜太妃,獨居一宮,和宜貴人共同撫養三公主,至於害得太后重病的柔貴人,直接悄無聲息的消失了在了宮變中。

處理完後宮事宜,自然開始冊封前朝。

首先就是此次宮變中最大的功臣謝長風。

祁淵一開始是想給謝長風封王的,反正謝長風這輩子都無子,過個幾十年兩人都掛了,朝廷也好處理王位。

不過祈昭提醒了他。

「師父功績的確可封王,兒臣並無異議,只是……」祈昭吞吞吐吐的道,「以師父的能力,未來還會為我楚朝開疆拓土,到那時就將面臨封無可封的局面……」

祁淵表情一僵,他想起還在西域到處打草谷的趙明,面色難看起來。

是啊,依照謝長風的尿性,這廝將來出去打仗,肯定不幹好事,若是再弄回來國土,他是賞還是不賞?

祈昭建議道,「父皇不妨親自問問師父,也許師父對這些都不在意呢?」

祁淵深以為然,晚上謝長風又爬牆的時候,他特意問起此事。

謝長風的反應很淡定,「你賞賜什麼都行,如果擔心沒什麼東西能賞給我,那你不妨直接將皇位給祈昭,隨我浪跡天涯,就是最好的賞賜了。」

祁淵神色頓時柔和下來,「……我可以給你一個未來的承諾,但現階段我無法離開。」

胸中抱負尚未施展,祁淵怎可能離開?

謝長風聳肩,「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既然如此你看著賞賜吧。」

他笑嘻嘻的道,「等我出征前,我會想辦法干點欺男霸女的糟心事,到時候御史上點摺子,你順勢將我的爵位擼下去,等我打贏回朝,你再給我弄回去就行。」

「……欺男霸女?」祁淵冷笑,面對這麼厚顏無恥又犯賤的男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將對方踹下床。

第二天上朝,祁淵金口玉言,冊封謝長風為鎮國公。

以鎮國為封號,可見新任的重景帝是多麼信任鎮國公。

新出爐的鎮國公大人對爵位興趣不大,他如今最大的夢想是將先帝給的兵部尚書一職辭掉,祁淵心中冷笑三聲,他將兵部尚書丟給了雲錚。

滿朝嘩然。

雲錚的父親跟著齊王謀反,而雲錚竟然還能當兵部尚書?陛下是怎麼想的?

結果還沒等群臣反應過來,韓國公這個爵位就被擼了。

祁淵給出的解釋是,雲錚迷途知返,撥亂反正,韓國公涉嫌謀逆,罪當致死,爵位收回,所以雲錚不再是韓國公世子,而雲錚本質工作是安西都護府的大都督,既然這小子自己跑回來了,那也別回安西了,就老老實實呆在朝中,去暫代兵部尚書吧!

記住了,是暫代,也就是說等級降低半格,領兵部尚書的職位。

安西都護府的職位空了出來,祁淵直接將吳鵬丟到了西域,提拔當初謝長風的好基友王壯成為了北疆都護府的大都督。

朝臣們都以為鎮國公會生氣,哪知道謝長風歡天喜地的將職位交給了雲錚,然後抱著皇帝的大腿,求了一個皇宮禁衛統領的職位,光明正大的宿進了皇宮==

傅皇后氣的摔碎了好幾個花瓶。

同樣獲得封賞的還有嚴統領。

嚴統領從最初就跟著祁淵,一直兢兢業業,即便沒什麼特彆強的能力,卻足夠忠心,對於一個帝王來說,這就足夠了,所以祁淵就將京郊大營統領之位交給了嚴統領,並且給了嚴統領一個伯爵之位。

嚴統領接到聖旨后痛哭流涕,感動的一塌糊塗。

而葉寧被打發回南疆,繼續做他的安南都護府大都督,至於他的弟弟葉安,則被祁淵封為左金吾衛。

祁淵已然知曉當日宮變時傅氏和葉寧之間的對話,他徹底厭惡了曾經的妻子,在傅氏身上打了叉。

他開始有意識的隔絕傅氏和祈昭之間的聯繫,以祈昭已經長大,要開始接觸朝堂為由,將祈昭安置在了他所居住的泰安殿。

這樣做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在於,謝長風半夜來爬床時被祈昭發現的幾率大大增加了。

祁淵本以為謝長風會心有顧忌,哪想到謝長風這毫無節操的傢伙竟直接點了祈昭的睡穴,還惡意的抱著他站在祈昭房間窗外,想要啪啪啪!!

尼瑪太羞恥太掉節操了啊!!

祁淵憤怒的以守孝為由拒絕了謝長風的不要臉行為,並為此氣的三天沒搭理謝長風。

該封的功臣封了,自然也要處理那些謀逆之徒。

宮變里死了的諸葛震就不說了,魯王和祈昭的供詞證明了左家暗中參與謀反,祁淵二話不說將左家處理了。

經過仔細探查,祁淵才弄明白事情的經過。

淑妃本是原先左皇后的陪嫁,父兄皆在左家,在皇后以齊王無子,未來兄傳弟位為誘惑,讓淑妃上賊船后,上官氏派人聯絡淑妃,說左家願意推魯王為帝,只求事成后左家為攝政王,治理朝綱。

上官氏的理由很簡單,她並非祁淵的親祖母,太子多年來也並不親近左家,所以才選擇下注在魯王身上,淑妃的野心被上官氏點燃,最終同意了上官氏的謀算。

皇后利用淑妃,反過來卻被上官氏利用,若非最後謝長風救回祈昭,獲悉了真相,恐怕即便宮變后徹查,也很難發現端倪,或許上官氏還真能以皇帝外祖母的身份,繼續享受尊榮。

祁淵極其憤怒。

他真的沒想到外祖父左清秋的繼妻竟然是前朝公主,即便是個沒入宮的私生女,卻也憑藉著左家的權勢,收攏了不少前朝餘孽。

皇帝一怒,伏屍百萬,流血漂櫓。

上官氏雖然事敗自盡,但祁淵並未解恨,而是將其鞭屍,暴於街頭,同時上官氏嫡長子左懷遠直接被斬首,從上到下,只要是上官氏所出,全部殺的一乾二淨。

祁淵決不允許前朝血脈繼續流傳下去!

與此同時,端午節當天入宮做法的和尚們也都被丟進詔獄,昭遠寺被查抄,頓時滿朝牛鬼神蛇之輩銷聲匿跡。

昭遠寺在前朝就為勛貴常去祭拜的寺廟,上官氏就是憑藉昭遠寺,籠絡了一大批前朝餘孽,並繼續在楚朝興風作浪的。

順著這根線,祁淵處理了不少有問題的官員,頓時朝堂為之一清。

至於和祈諶一起死去的雲氏……

祁淵對這個女人的感覺極其複雜,上輩子這女人和林氏斗的昏天黑地,最後林氏技高一籌,雲氏慘死,這輩子云氏依舊蛇精,竟拉著祈諶一起死了,祁淵倒是省事不少。

鑒於雲氏的兄長雲陽還在雁門關守邊,祁淵並未降罪於雲家,也算是德政了,倒是讓不少官員遞上了歌功頌德的摺子。

宰相依舊是長孫榮,各部尚書也不變,祁淵只不過調回了不少中等官員,比如他將謝平川調回來塞進了戶部,同時將原本的太子詹事官員紛紛提拔進六部,祁淵之前在宣明帝的默許下收服了不少人,是以很快就控制了朝堂。

宮變五天後,朝堂運轉正常,同時勛貴和官員開始輪流來給宣明帝哭靈。

禮部送上來的謚號是武帝,考慮到謝長風、吳鵬以及趙明開疆拓土先圈地再彙報的坑爹行為,這個武也算符合宣明帝一生功績。

祁淵感慨萬千,宣明帝的性格其實有些文弱,心軟耳朵軟,好在大方向站得穩,行的踏實,才最終登上皇位,用武字來做謚號,倒是有些名不副實。

不過人都死了,想到宣明帝臨死前依舊試圖保護身後的他,祁淵鼻子一酸,將廟號改成了聖祖。

於是宣明帝就成了聖祖武皇帝。

聽上去各種高大上。

滿朝文武知曉此事後,心中都萌生出吐槽的衝動。

說實話,真的……名不副實啊! 長平七年,以皇后和齊王為首的宮變落下了帷幕。

宣明帝身死,齊王夫婦身死,皇後身死,太子在百官的請求下登基為帝,稱重景帝,並未改元,依舊延續著宣明帝的年號。

重景帝登基后,太后成為了太皇太后,傅氏成為皇后,祈昭自然成為了太子,而他的女兒榮華郡主成為了榮華長公主。

說起榮華郡主,一開始祁淵其實並不太喜歡她,因為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上輩子,榮華的性子都有些霸道傲慢,作為一個女子,這種性格實在不討喜。

可在宮變當日,榮華敢登上城門親自鼓舞禁軍戰鬥,並作出機智的應對,已算難得,最讓祁淵看重的,是那份敢於承擔和皇族身份相應對的責任與榮耀。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冊封女兒為當朝長公主。

祁淵的後宮異常簡單,除了傅氏,只有兩個當初皇后強行塞進來的良媛,祁淵隨意封了個嬪位,只當養個閑人。

德太妃依舊幽居皇家寺廟,淑妃孟氏死於宮變,大公主雖未降罪,卻和祁淵不親近,日子過的戰戰兢兢。

靜嬪於宮變中立功,太皇太后親自下旨,冊封她為靜太妃,獨居一宮,和宜貴人共同撫養三公主,至於害得太后重病的柔貴人,直接悄無聲息的消失了在了宮變中。

處理完後宮事宜,自然開始冊封前朝。

首先就是此次宮變中最大的功臣謝長風。

祁淵一開始是想給謝長風封王的,反正謝長風這輩子都無子,過個幾十年兩人都掛了,朝廷也好處理王位。

不過祈昭提醒了他。

「師父功績的確可封王,兒臣並無異議,只是……」祈昭吞吞吐吐的道,「以師父的能力,未來還會為我楚朝開疆拓土,到那時就將面臨封無可封的局面……」

祁淵表情一僵,他想起還在西域到處打草谷的趙明,面色難看起來。

是啊,依照謝長風的尿性,這廝將來出去打仗,肯定不幹好事,若是再弄回來國土,他是賞還是不賞?

祈昭建議道,「父皇不妨親自問問師父,也許師父對這些都不在意呢?」

祁淵深以為然,晚上謝長風又爬牆的時候,他特意問起此事。

謝長風的反應很淡定,「你賞賜什麼都行,如果擔心沒什麼東西能賞給我,那你不妨直接將皇位給祈昭,隨我浪跡天涯,就是最好的賞賜了。」

祁淵神色頓時柔和下來,「……我可以給你一個未來的承諾,但現階段我無法離開。」

胸中抱負尚未施展,祁淵怎可能離開?

謝長風聳肩,「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既然如此你看著賞賜吧。」

他笑嘻嘻的道,「等我出征前,我會想辦法干點欺男霸女的糟心事,到時候御史上點摺子,你順勢將我的爵位擼下去,等我打贏回朝,你再給我弄回去就行。」

「……欺男霸女?」祁淵冷笑,面對這麼厚顏無恥又犯賤的男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將對方踹下床。

第二天上朝,祁淵金口玉言,冊封謝長風為鎮國公。

以鎮國為封號,可見新任的重景帝是多麼信任鎮國公。

新出爐的鎮國公大人對爵位興趣不大,他如今最大的夢想是將先帝給的兵部尚書一職辭掉,祁淵心中冷笑三聲,他將兵部尚書丟給了雲錚。

滿朝嘩然。

雲錚的父親跟著齊王謀反,而雲錚竟然還能當兵部尚書?陛下是怎麼想的?

結果還沒等群臣反應過來,韓國公這個爵位就被擼了。

祁淵給出的解釋是,雲錚迷途知返,撥亂反正,韓國公涉嫌謀逆,罪當致死,爵位收回,所以雲錚不再是韓國公世子,而雲錚本質工作是安西都護府的大都督,既然這小子自己跑回來了,那也別回安西了,就老老實實呆在朝中,去暫代兵部尚書吧!

記住了,是暫代,也就是說等級降低半格,領兵部尚書的職位。

安西都護府的職位空了出來,祁淵直接將吳鵬丟到了西域,提拔當初謝長風的好基友王壯成為了北疆都護府的大都督。

朝臣們都以為鎮國公會生氣,哪知道謝長風歡天喜地的將職位交給了雲錚,然後抱著皇帝的大腿,求了一個皇宮禁衛統領的職位,光明正大的宿進了皇宮==

傅皇后氣的摔碎了好幾個花瓶。

同樣獲得封賞的還有嚴統領。

嚴統領從最初就跟著祁淵,一直兢兢業業,即便沒什麼特彆強的能力,卻足夠忠心,對於一個帝王來說,這就足夠了,所以祁淵就將京郊大營統領之位交給了嚴統領,並且給了嚴統領一個伯爵之位。

嚴統領接到聖旨后痛哭流涕,感動的一塌糊塗。

而葉寧被打發回南疆,繼續做他的安南都護府大都督,至於他的弟弟葉安,則被祁淵封為左金吾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