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鄭欣古雷等人則是面上帶著為難的看著洛天和孫克念,想要羅田自己選擇。

「這些四聖星域的人為什麼如此護著這兩人,而且眼下,竟然拿主意都要看向孫克念和司馬拓?不是說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被四聖星域的人追殺的無處藏身了么!」幾人都是何等的聰明,很快便是發現了洛天兩人的不同。

「我沒意見!」下一刻,不等眾人反應過來,洛天便是學著司馬拓的聲音大聲開口,因為他已經發現了人們眼中的疑惑,若是再繼續給眾人思考的時間,那麼這些人精說不定會想出什麼東西來。

「哈,還真是好大的賊膽,先說好了,不可以選四聖星域的人啊,到時候放水可不好!」諸葛皇朝眼中露出不屑之色,沖著洛天和孫克念開口。

其他幾人也是沒想到,洛天竟然答應的如此之快,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要知道他們這些人都是什麼人,哪一個不是域主級別的強者,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雖然有名氣,但是這麼多年,只有當年神魔古洞外,靠著陽魚滅殺了許多修士,才有的名氣。

所有人都是很不看好孫克念和洛天會獲勝,畢竟若是真的勝了,那可就真的聲名大噪了。

「我就選這個王八蛋!」下一刻,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孫克念的臉上便是露出一絲玩味,伸手指在了諸葛皇朝的臉上。

「什麼?」諸葛皇朝連忙跳了起來,眼中露出陣陣的憤怒之色,孫克念這明顯是將自己當成了最弱的一個了。

「別跳了,就選你了!」孫克念臉上帶著玩味,看著站在那裡的諸葛皇朝,輕聲開口。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後悔!」諸葛皇朝口中喘著粗氣,目光看向孫克念。

看到孫克念的選擇,眾人心中點了點頭,諸葛皇朝的實力,在幾人之中算是最弱的了。

但是那也是想比於他們而言,但是,諸葛皇朝當年的實力便是數一數二的,代替自己的哥哥,掃平了無數的敵手,雖然最後敗給洛天,但是卻也不是誰都能夠壓制下來的。

「誰後悔,還不一定呢!」孫克念眼中帶著一絲不屑,沖著諸葛皇朝,鄙視的看了一眼。

「既然如此,眾位可以去遠古天宮之中比斗!」江難軒開口,伸手一揮,華光籠罩在眾人的身軀之上。

龍傑和諸葛傑兩人也是收起了妖皇鏡和混沌鍾,任憑遠古天宮的光芒籠罩,消失在了天元大陸之外。

「嗡……」早就準備好的了孟雲霄四個器靈,為眾人開闢出了一處擂台,隨後便是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好了,孫克念,過來受死吧!」諸葛皇朝猙獰開口,飛身落在了擂台之上,眼中帶著一絲不屑。

「哈哈,看我今天如何把你鎮壓!」孫克念大吼一聲,身上的氣勢也是滔天而起,很快便是站到了擂台之上。

洛天眉頭一松,在這遠古天宮之中,他還真的沒什麼顧忌的,在孫滅辰和諸葛傑兩人的身上掃了一眼,洛天心中思索著,要不要在這遠古天宮之中,將兩人給幹掉。

不過,洛天也僅僅是想一下而已,諸葛傑和孫滅辰兩人不傻,沒有特殊的手段保命,他們兩人是不會進入到遠古天宮之中來的。

「混沌育青雷!」就在洛天思考間,低沉的聲音在那早就準備好的擂台之上升起,整個擂台都是變成了一片灰色,彷彿天地初開一般,一道道青色的閃電,帶著天道之力,在灰色的氣息之中遊盪著,正是諸葛皇朝的成名絕技。

「切,會點武技,就了不起了,老子一手就將你鎮壓了!」孫克念大聲呵斥,口中雖然不服,但是卻是感覺到了那一道道青色雷霆之中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去死吧!」一道道青色的雷霆,化成青色的雷蛇,朝著孫克念席捲而去,彷彿要將孫克念徹底毀滅一般。

「我說一個手將你鎮壓,就一個手將你鎮壓!」孫克念冷哼一聲,飛身而起,隨後伸手一揮,下一刻,潔白的光芒便是將整個遠古天宮的第一重點亮起來。

「嗡……」威壓橫掃,極道的光華之中一條潔白的小魚,彷彿在光芒之中遊動一般,吞吐中,朝著諸葛傑吐出一道潔白的河流。

在河流沖向諸葛皇朝的一瞬間,眾人的臉色便是變化起來,看著天空之上那潔白的小魚。

「這不算作弊么!」龍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看著天空之上的陽魚,輕聲開口。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再戰諸葛皇朝

遠古天宮第一重,潔白的陽魚散發著強烈的極道光芒,朝著諸葛皇朝鎮壓而去,讓周圍的人們臉上一陣怪異。

「草,你這特么的是作弊!」諸葛皇朝心神顫抖,在那極道威壓之下,身軀都是開始晃動起來,彷彿整個人都要被煉化了一般。

「怎麼作弊了,只說是不能動用紀元之寶,我這是紀元之寶么?這不算是吧!」孫克念站在天空之上,居高臨下的看著諸葛皇朝,輕輕的撇了撇嘴。

「真是不要臉啊,比小狗子還不要臉!」鄭欣忍不住輕聲開口,眼中露出感嘆之色。

「你說誰?」貂得助頓時就有些不願意了,朝著鄭欣撲了過去。

「你再說老子是狗,我就跟你拼了,不過,這個孫克念也的確是有我幾分真傳,我看他越來越順眼了,哈哈!」貂得助看著天空之上,風騷無比的孫克念,輕聲嘆息。

「來啊,不是要殺我嗎,你上來啊!」孫克念猖狂的大叫著,催動著陽魚,緩緩的朝著諸葛皇朝鎮壓而去。

「該死!」諸葛皇朝臉上冷汗直流,肉身發出陣陣的脆響,目光中帶著陰沉看向天空中的孫克念,恨不得將孫克念給拽下來,在那張欠踹的臉上狠狠的踩上兩腳。

但是陽魚雖然不是紀元之寶,但是卻是紀元之寶三個部件中的一件,在孫克念的催動之下,根本就不差於以紀元中期催動的紀元之寶的威力,讓他根本就無法反抗。

「我們認輸!」諸葛傑冷哼一聲,身上灰氣閃動,衝進了陽魚籠罩的範圍,一把將諸葛皇朝給抓了回來。

傾世將軍,獨孤貴妃傳 「嗯?」看到諸葛傑的做法,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露出詫異之色,沒想到諸葛傑竟然這麼強大,竟然在那種威壓之下,將諸葛皇朝給提了出來。

不只是洛天詫異,孫滅辰,閆洪濤等人也是目光一變,看著諸葛傑的目光也是變的有些不一樣起來。

「不愧是神秘無比的混元聖體!」眾人臉上露出凝重之意,看向諸葛傑,能夠在陽魚之下從容走出,足以說明諸葛傑的強大。

「好了吧!」孫克念將陽魚收了起來,飛身落到了眾人的身前,臉上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剩下你了,司馬拓!」人們不由的將目光放到了化身成司馬拓的洛天的身上。

「好!」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諸葛皇朝:「我也選他吧!」

「這……」聽到洛天的話,再看看司馬拓那猥瑣的身形,孫滅辰等人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真當我是軟柿子了!」諸葛皇朝肺子都氣炸了,看向洛天的目光變的狠辣起來。

「來吧,來吧!」諸葛皇朝原本就沒受到什麼傷勢,看到洛天又挑了自己,身上的氣息再次澎湃而起。

「嗡……」但是還不等諸葛皇朝的話音落下,洛天也是同樣伸手一揮,魔氣滔天,黑色的陰魚轟然而去,彷彿能夠吞噬萬物一般,出現在了洛天的頭頂之上。

「草!」看到洛天頭頂之上的陰魚,諸葛皇朝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了起來。

「你們能不能要點臉!就不敢用真正的實力一決高下嗎!」諸葛皇朝臉上露出憋屈之色。

自己明明強大無比,先是被孫克念的陽魚鎮壓,讓他憋屈無比,本來還想在洛天這裡,找回些顏面,卻沒想到洛天也是如此不要臉,將陰魚祭了出來。

「陰魚,不是洛天的東西么,怎麼會在這司馬拓的手中!」孫滅辰等人眼中露出陣陣的疑惑。

「借給我了,你們也沒說不能用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譏諷之色,配合司馬拓的嘴臉,比起孫克念來,更加讓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抽上一下。

「你要是個男人,就跟我真正的一戰!」諸葛皇朝臉色通紅,眼中露出不甘心之色,沖著洛天嘶吼,整個人身上泛起強大的氣勢。

「已經讓你們一次了,不許再出現第二次!」諸葛傑的臉色也是陰沉了下來,洛天這樣的明目張胆的取巧,讓他心中有些不爽。

孫滅辰臉色也是露出難看的神色,看著天空之上的陰魚龜甲,目光看向江難軒。

「好!那我就成全你!」洛天冷笑一聲,伸手將陰魚收了起來,天道雷霆劍落在了洛天的手中,目光看向諸葛皇朝,依然還是那副讓諸葛皇朝氣憤無比的模樣。

「沒有了陰魚龜甲,我一樣還是能將你鎮壓!」洛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屑之色。

「做夢!沒有了寶物,在我眼裡你什麼都不是!」諸葛皇朝冷笑一聲,看著站在那裡手持天道雷霆劍的洛天,飛身而動,化成一道灰光,朝著洛天殺去。

轟鳴之中,諸葛皇朝揮拳,朝著洛天打了過去,澎湃的灰氣在諸葛皇朝的拳頭之上閃動而出,化成一道道灰色的符文,沒入到諸葛皇朝的拳頭之中。

「滾……」化成司馬拓那乾瘦無比身軀的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精光,一拳轟出。

「咔嚓……」道道的雷霆在兩人的碰撞之下,轟然升起,無形的波動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下一刻,洛天倒退了一步,而諸葛皇朝的身形,則是硬生生的被洛天一拳震的倒飛了出去,口中噴血,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怎麼回事!」看著倒飛出的諸葛皇朝,人們臉上露出震撼之色,看著站在那裡的乾瘦無比的洛天,想不出這麼乾瘦的身軀,竟然蘊含著這樣恐怖的力量。

「司馬拓,竟然這麼強!」周維,閆洪濤兩人看著洛天,失聲開口。

諸葛皇朝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當年就連閆洪濤正面與諸葛皇朝對戰都不見得占上多少便宜,雖然這些年諸葛皇朝的實力被他們拉下了一些,但是卻也絕對是九域頂尖。

而司馬拓,在他們的眼中無非就是一個小賊而已,偷偷摸摸,根本上不了什麼大的檯面,眼下卻是一拳就將諸葛皇朝震飛,這樣的場面太過駭人,能做到這種地步,足以說明司馬拓這瘦小的身軀單單肉身之力,便是恐怖異常。

「難道這司馬拓也是九大體質之一不成!」孫滅辰眼中露出一絲凝重之意,震飛諸葛皇朝,自己也能做到,但是現在自己是紀元中期,而司馬拓卻是紀元初期,這就說明司馬拓更加可怕。

「去死!」諸葛皇朝,雙眼爆發出陣陣的寒芒,雙手舞動,混沌的氣息再次澎湃而出,一道道青色的雷霆,交織而起,隨後瘋狂的朝著諸葛皇朝匯聚而去。

「混沌劍!」一道道青色的雷霆在諸葛皇朝的手中匯聚,最終匯聚成一把青色的雷霆之劍,四周的灰氣,緩緩的融入到青色的雷劍之中,恐怖的氣息在雷劍之上散發而出,青色的雷劍之中,混沌之氣遊盪。

青光閃動,將諸葛皇朝的臉色照的有些猙獰,揮手間,青色的雷劍,彷彿將整個遠古天宮的第一重劃破,朝著洛天狠狠的落去。

「道無涯!」洛天面對諸葛皇朝的那驚世的一劍,眼中露出一絲凝重,但是隨後便是戰意瀰漫,手握天道雷霆劍,如同絕代戰神一般,一道道青色的雷霆在天道雷霆劍之上迸發而出。

三千大道之力,衝進迸發而出的雷光之中,散發出驚人的氣息,隨後匯聚,化成一條恐怖的雷霆風暴,發出陣陣的刺耳的嗡鳴之聲,朝著混沌之劍席捲而去。

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之下,劈天的混沌之劍,與蘊含了三千大道的雷霆風暴碰撞在了一起,使得整個天空都是點亮起來,整個遠古天宮之中,都是傳遞著陣陣的狂暴之意。

「劍無涯!」但是還沒等人們反映過來,低沉的聲音,便是在狂暴的波動之中升起,一道雷光閃動,瞬間出現在了眼中露出驚駭的諸葛皇朝的身前。

洛天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在紀元初期,洛天自信自己無敵,即使是諸葛皇朝也沒反應過來。

「噗……」血光四濺,天道雷霆劍,瞬間便是刺進了諸葛皇朝的身體之中,讓諸葛皇朝的臉色瞬間蒼白下來。

如同一道雷霆一般,貫穿諸葛皇朝的胸口,讓人們不由得倒吸了口涼氣。

「不簡單!這個司馬拓絕對不簡單!」孫滅辰雙眼神光掃動,看向洛天的目光變的凝重起來。

「找死!」諸葛傑臉上露出一道冷芒,身形滔天而起,強大的氣血,瞬間讓那些狂暴的雷霆安靜下來,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一掌拍出,朝著洛天的後背狠狠的拍了過去。

「堂堂混沌域主竟然也會偷襲!」江難軒眼中冷光閃動,身體之中黑白二氣,閃動而出,凝聚成一隻黑白大手,朝著諸葛傑拍了過去。

「滾!」洛天猛然轉身,一拳轟出,洞穿虛空,整個空間都是隨之震動起來,轟擊在了諸葛傑的手掌之上。

轟鳴之聲滔天,諸葛傑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身形倒退了幾步,手掌之上布滿了裂痕,看向站在那裡的洛天。

「連諸葛傑的攻勢都能夠擋住!」孫滅辰更加肯定,洛天化成的司馬拓絕對不簡單。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欺人太甚

雖然洛天擋住了諸葛傑的攻勢,但是洛天也沒好到哪裡去,身形倒飛,心中凝重無比,看著站在那裡的諸葛傑,手掌有些發麻。

「強大,跟這樣的紀元中期的天驕,終究還是有著一些差距啊!」洛天心中感嘆。

剛才那一下,自己完全就是憑藉著強大的肉身硬捍,但是諸葛傑的體質也是驚人無比,自然無懼自己的肉身。

平復了一下震蕩的氣血,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結束了吧?你們敗了!」

「咳咳……」諸葛皇朝臉色蒼白的回到了諸葛傑的身前,目光看向洛天,心中憤怒不以。

在諸葛皇朝看來,應該是自己將這個乾瘦無比的小賊強勢鎮壓,但是沒想到,事情反過來了,僅僅兩招,自己便是被那青色的雷劍給洞穿了心臟,受到了重創,直到此刻,那恐怖的雷霆之力,還在自己的身體之中遊盪著。

「原來是繡花枕頭,就這樣還想強勢鎮壓別人?」鄭欣,貂得助等人眼中帶著不屑看向諸葛皇朝,對於結果,他們早就已經猜測到了。

二十年前,洛天能夠將諸葛皇朝鎮壓,二十年後,洛天雖然沒有進入紀元中期,但是他們一樣相信,洛天依然是無敵的存在,縱然是諸葛傑,在洛天面前,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這就是他們對洛天的信心,因為洛天,從來沒有讓他們失望過。

「沒想到,司馬兄竟然如此戰力,還真是看走眼了!」諸葛傑手上灰氣閃動,瞬間便是恢復了正常,臉上帶著笑意看向洛天,一步一步朝著洛天走去。

「哪裡,哪裡,亂打而已!既然我贏了,那麼事情就一筆勾銷了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眾人開口。

「咳咳……」聽到洛天的話,再看看洛天的表情,諸葛皇朝再次噴出了兩口鮮血。

「亂打兩下,就將自己打成了重創,要是你正常發揮,你還不上天了!」諸葛皇朝心中破口大罵,恨不得將洛天給拍死,但是自己若是罵出來,那麼丟人的還是自己。

「不知道司馬兄,有沒有興趣,和我來比試比試,好久沒有遇到新對手了,有些手癢啊!」諸葛傑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洛天,眼中卻是露出威脅的光芒。

「諸葛傑,你太過分了!這裡四聖星域,你剛才出手已經違反了約定,現在又咄咄逼人,真以為我們不敢鎮壓你么?」

「我也有些手癢,好久沒出手了,我來領教領教!」江難軒身上散發出驚人的氣息,紫色的長琴落在了江難軒的身前,目光看向諸葛傑。

「強者為尊!」諸葛傑只是說出四個字,目光看向洛天等人,眼中露出一笑意,繼續朝著洛天一步一步走去。

琴音掃蕩,江難軒看到諸葛傑依然還是沒有停手的意思,眼中露出冷芒,手指在紫色的長琴之上撥動起來,黑白二氣環繞在指間,無形的波動,朝著諸葛傑衝擊而去。

「嘩啦啦……」無形的波動拍打在諸葛傑的身上,諸葛傑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腳下之只是頓了一頓,依然朝著洛天走去。

「真是不要臉的東西!」龍傑冷哼一聲,張口一吐,皇道龍氣嘶吼而出,化成五爪金龍,朝著諸葛傑嘶吼而去。

「要群戰么?」諸葛傑眼中閃過陣陣的冷芒,氣勢滔天,站在江難軒布滿殺意的琴音之中,一拳轟出,轟擊在了金色的長龍之上。

諸天萬界之帝國崛起 「嘭……」下一刻,轟鳴之聲再次回蕩起來,諸葛傑停下了身軀,絕世的殺伐之音也是隨之停止,那金色的長龍也是隨之潰散,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諸葛傑停下了身軀,攥了攥拳頭,鮮血順著拳頭流淌下來,目光之中帶著凝重。

「諸葛傑,你是不是太多管閑事了,這裡有你們混沌域什麼事?」貂得助等人大叫一聲,目光之中帶著憤怒之色。

激情,老公要扶正 「大家好久沒有動手了,不如今天就徹底比上一比,看看誰才是真的九域第一人,如何!」諸葛傑在孫滅辰,周維三人的身上掃了一眼,隨後輕聲開口。

「邀戰!若是退避,便是間接的承認不如其他人!」眾人心中一沉,看著站在那裡的諸葛傑,雙眼變的有些冰冷起來。

「怕你不成?」孫滅辰雙眼寒芒閃動,目光也是戰意瀰漫,目光在幾人的身上掃動了一翻。

「你們要打,別在我們四聖星域打!」江難軒輕聲呵斥,聲音之中帶著冷漠。

「給臉不要臉的東西,真以為我怕了你了!」洛天眼中露出冷漠之色,心中的火氣終於被激發了出來。

從開始,四聖星域便是一直隱忍,但是這些人不但沒有絲毫見好就收的趨勢,反而更加蹬鼻子上臉。

「看來,對於有些人來說,就必須將他踩在腳下,踩一次不行,就踩兩次!」洛天心中呢喃,隨後站到了江難軒的身前。

「大家不要傷了和氣,你的挑戰我接了就是,不過,話說回來,我要是出了全力,我自己都害怕,到時候把諸葛兄你傷到,就別怪我了!」洛天輕聲開口,彷彿回到了那個鎮壓同代的洛天。

「哈哈……」聽到洛天的話,諸葛皇朝大笑一聲,眼中露出不屑之色,開口譏諷「勝了我,就以為自己無敵了?我哥隨手就能夠鎮壓你!」

「這不是司馬拓!」看到洛天身上的氣質轉變,孫滅辰,閆洪濤,周維三人感覺到有些熟悉,瞬間便是猜測這個司馬拓,也不是真身。

「他到底是誰,為什麼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非常熟悉!」閆洪濤看到氣息衝天的洛天,身體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彷彿出自本能一般。

孫滅辰身體之中彷彿某些東西被點燃了一般,緩緩的復甦著,彷彿神體之間的感應,讓孫滅辰看向洛天的目光更加凝重起來。

「果然是他!」周維雙眼之中露出一絲笑意,眼中閃過道道複雜的符文,自從一進入遠古天宮,周維便是開始推演,此時終於推演了出來一個讓他心神震動的結果。

「九域又要亂套了!」周維心中自語,目光看向已經站在一起,彼此對視的洛天和諸葛傑。

「正好,看看如今他們這些人到底是什麼實力!」洛天眼中戰意涌動,手持天道雷霆劍,目光看向諸葛傑。

「好!」諸葛傑朗笑一聲,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飛行中,灰色的大手再次凝聚而出,朝著洛天狠狠的拍了下去。

「滾……」面對諸葛傑這樣的當世天驕,洛天心中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兩種大術加持,一拳轟出。

一拳一掌眨眼之間便是碰撞在了一起,狂暴的氣浪在兩人的碰撞之下,轟然升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