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還有什麼疑慮嗎?」楊一刀笑問道。

見無人回應,楊一刀便道:「那就開始吧!」

「十一億!」

最先舉手的是譚德凱,這小子年輕氣盛,對這千年的黑玉靈芝更是志在必得。

「譚少爺一出手便是八方雷動,果然不同凡響啊!諸位還有出價更高的嗎?」

「十一億五千萬!」

又有一名富商舉起了手。

「十二億!」

魏神醫又把競拍的價格提高到了一個更高點。

幾輪加價之後,競拍的價格已經到了二十億。在這幾輪競拍的過程中,凌宇完全如同一個局外人一般,他根本就沒有開口說一句話,壓根就沒有參與競價。

他的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今晚發生的一切,有太多的違背常理。

楊一刀竟然親自來主持拍賣會,難道他不知道現在雲城市有多少人想要抓他嗎?

古雲飛也受到了邀請,為什麼他沒有露面,難道他不想要得到這千年的黑玉靈芝嗎?

還有那鐵盒子裡面裝的,難道真的是那千年的黑玉靈芝嗎?楊一刀怎麼如此大膽,就不怕有人黑吃黑,搶了那黑玉靈芝嗎?

剛才那碎片,凌宇也分到了一片,確定那碎片的確是從那千年的黑玉靈芝上取下來的,但鐵盒子裡面裝的到底是不是黑玉靈芝,他卻不敢肯定。

就在眾人競價之時,凌宇卻閉上了眼睛,並且強行切換了腦海之中的畫面。

畫風突變,他已經聽不到耳邊競價的聲音,只聽得到一陣陣銀鈴般的歡笑聲,腦海之中出現了巾幗武道社的那幫娘子軍在學校後山的溫泉里泡葯浴的情景。

眾女不著片縷,赤條條地泡在溫泉之中,氤氳繚繞,水霧蒸騰,一個個玉人兒在水中撩水嬉鬧……

不一會兒,凌宇的腦海之中又浮現出了另外一幕情景。

他躺在鍾欣柔的床上,與他的美女班主任相擁而眠,鼻尖縈繞著鍾欣柔淡淡怡人的體香……

突然間,凌宇睜開了雙眸,雙目之中精光一閃,與此同時,腦海之中的那些綺麗畫面也都煙消雲散,一掃而空。

凌宇已經成功開啟了他的天眼,想要穿透那鐵盒子,看清裡面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的天眼透視功能仍然處於初級階段,穿透衣物倒是不在話下,可要想穿透這鐵盒子,已不屬於他的能力範疇之內。

天眼開啟,每時每刻都會消耗掉巨大的精神力,凌宇原本內傷未愈,此刻強行開啟天眼,消耗精神力,很快便有力竭不支之感。

天眼感覺到凌宇的精神力已經無以為繼的時候,便自動閉合了。

凌宇暗自調整呼吸,幾分鐘后,疲憊感才漸漸消失。

競價依然在繼續,此時的價格已經超過了三十億,這個價格已經遠遠超過了那千年黑玉靈芝本身應有的價格。

看著這群人為這黑玉靈芝而瘋狂,凌宇忽然想到了什麼,這一切都是楊一刀計算好的,他膽敢親自現身,必然有所圖謀,只有搗亂他的部署,才能逼他露出真面目。

心念及此,凌宇已經有了他的計劃。

「砰!」

一聲巨響,中斷了拍賣,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都集中到了凌宇的身上。

楊一刀面帶微笑,道:「小兄弟,你拍桌子,難不成是準備報個天價?」

凌宇冷哼一聲,「我拍桌子是為了提醒這群蠢貨,不要被個贗品給騙了!」

「某些窮鬼,你沒錢裝什麼大尾巴狼?來了又不出價,趕緊滾出去吧,不要妨礙我們競拍!」譚德凱揶揄道。

「凌宇,你憑什麼說鐵盒子裡面是假的?」魏神醫倒是沒有激動。

「因為我看見了。」凌宇道。

「你看見了?」

楊一刀一笑,其他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

「那東西裝在鐵盒子裡面,你跟我說你看見了?這位兄弟,我看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該去精神病院找個大夫給你看看去。」

「我們這兒就有個現成的啊,」譚德凱得意大笑,「魏神醫,要不您老受累,給這小子治治病?」

魏神醫捋須一笑,擺了擺手,「老夫可不會治療精神病。」

「魏神醫,你的胸前有個痦子,在你的心口第三根肋骨那個位置,我沒說錯吧?」

眾人譏笑聲中,凌宇突然開口,魏神醫臉上的笑容立馬僵硬在了臉上。

他的心口的確是有顆痦子,只有與他非常親近的人才知道,凌宇斷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你……你怎麼知道的?」

凌宇冷冷一笑,「小爺剛才說過什麼,你就那麼健忘嗎?」

「魏神醫,你胸口真有痦子啊?」

剛才還在笑話凌宇的人,現在全都半信半疑了。

「凌宇,你少在這裡裝神弄鬼,有種你就看看我身上有什麼!」

譚德凱不信邪,他絕不會相信凌宇真有那種特異功能。 凌宇只是瞄了一眼譚德凱,便道:「在你的肚臍下邊約莫三寸的地方是不是有一條兩寸長的傷疤?」

此言一出,譚德凱的臉上立馬露出了駭然之色,他沒想到還真是讓凌宇給猜出來了。

「譚少,你的肚臍下面真的有道疤嗎?」

其他人的目光全都齊刷刷地落在了譚德凱的身上,一個個都盯著譚德凱的小腹。

「看什麼看!小爺肚臍下面有道疤,這又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很多人都知道,這個不作數!」

譚德凱算是承認了自己肚臍下面有道疤。

「凌宇,你有本事就再說出一個來。」

凌宇嘆了口氣,道:「譚德凱,這可是你要我說的啊,你可別後悔。」

語罷,凌宇面泛一笑,隨後目光掃過眾人,最終落在了譚德凱的襠部,沉聲道:「諸位,譚德凱的小老二上鑲嵌了珠子了,鑲嵌了好幾顆珍珠!」

入珠這種情況說來也並不稀奇,不過一般做這種事的都是夜店裡的鴨子,為了取悅女人而為之,而譚德凱作為譚家的少東家,並沒有必要這般糟踐自己。

在眾人嘩然的聲音之中,譚德凱的麵皮變得滾燙,頓時便覺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魏神醫站起身來,走到譚德凱的身旁,在他耳邊輕聲地道:「德凱,那小子說的可是真的?」

譚德凱漲紅了麵皮,一言不發,實在是沒有顏面開口。

看他這樣,魏神醫心裡也就有數了。

回到座位上,魏神醫便道:「老夫剛才的開價全部都作廢!」

凌宇準確無誤地報出了他和譚德凱身上隱秘部位的特徵,這讓魏神醫不得不相信凌宇的話,他可不想花了幾十個億,最後買了個一文不值的假貨回去。

「我也撤回之前的報價!」

其他幾個人紛紛附和,他們相信魏神醫的判斷。

楊一刀有些慌了,在凌宇沒有搗亂之前,事情一直按照他的計劃在進行著,而現在已經有些失控,偏離了軌道。

楊一刀的目光落在了譚德凱的身上,現在只有譚德凱還沒有撤回先前的報價,而凌宇壓根就沒有開過價。

「譚少爺,他們都撤出了,只要您點頭,這千年的黑玉靈芝就是您的囊中之物了。」

譚德凱迎上楊一刀的目光,冷冷地笑了笑。

他不是傻子,明顯感覺到楊一刀有些急著甩貨,這樣更令他對那鐵盒子里的東西的真假性產生了懷疑。

「楊一刀,事到如今,如果你想讓這個拍賣會繼續下去,那就打開鐵盒子,讓我們這些人驗一驗裡面東西的真假。如果東西不假,那麼這個拍賣會繼續。如果你拿個傢伙糊弄咱們,怕是你今天休想活著走出這裡!」

譚德凱的提議立馬得到了其他幾人的贊同,所有人一致要求打開鐵盒子驗貨。

楊一刀的手心裡已經出了汗,鐵盒子裡面的是個什麼東西,他自然清楚,真要打開,那就完了。

「諸位,諸位暫且冷靜一下,請聽我楊某一言!」

楊一刀提高了音量,暫且把眾人的聲音給壓了下去。

「楊一刀,你還有什麼可說的?」魏神醫質問道。

楊一刀道:「諸位都知道那千年黑玉靈芝的價值,在沒有成交之前,楊某斷然不敢打開盒子,否則的話,若是有人心懷不軌,動手強搶,那當如何是好?」

「屁話!」

魏神醫怒道:「你要是不敢打開,老夫便斷定鐵盒子裡面的東西是假的!裡面的若真是真的千年黑玉靈芝,你打開便可以自證清白嗎,怕什麼?咱們這麼多人在這裡,誰敢明搶?」

「我們不會明搶的。」

眾人紛紛表態。

凌宇一直默不作聲,在一旁看熱鬧,必要的時候煽風點火,就夠楊一刀喝一壺的了。

「諸位,不要聽楊一刀的。諸位不要忘了他的身份,此人可是個大盜,有什麼人品可言?他的話你們也敢信?我早已經運用我的天眼看過了,鐵盒子裡面的是個假貨。」

一石激起千層浪,凌宇這番話說完,其餘幾個人已經全部都是面帶怒容,拍桌子罵娘,紛紛站了起來,大聲要求楊一刀打開鐵盒子。

形勢已經到了失控的邊緣,在場所有人除了凌宇之外,全都變得很不冷靜。

「楊一刀,你到底有沒有膽子打開鐵盒子讓我們驗驗貨?」譚德凱厲聲問道。

楊一刀道:「拍賣開始之前,不是已經給了你們碎片了嘛,你們也說了是真的啊。」

「哼,現在都知道你把那千年的黑玉靈芝給偷了去,真東西就在你的手上,你弄幾塊碎片下來,有什麼難的?」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魏神醫道:「楊一刀,速速將鐵盒子打開,否則我們就視你戲耍我們,今日你怕是難以活著離開此地!」

魏神醫等人已經離開了座位,朝著楊一刀圍了過去,將這廝圍在了中央。

「你、你們要幹什麼?」

楊一刀的心已經徹底慌了,偷盜是他擅長的事,應付這樣的場面可不是他擅長的。

「打開鐵盒子,打開鐵盒子……」

眾人齊聲怒吼。

見楊一刀已經亂了方寸,一直坐在那裡的凌宇終於站了起來,悄無聲息地繞到了楊一刀的身後。

楊一刀正在應付魏神醫這幫難纏的傢伙,根本沒有提防著身後,只覺後腦勺一痛,隨後便是眼前一黑,委頓倒地。

眾人一下子全都安靜了下來。

「跟他廢什麼話!撂倒了再說啊!」凌宇道。

魏神醫捋須一笑,「小子,還是你夠魄力!」

凌宇蹲下身來,從楊一刀的身上搜出了鑰匙,準備打開那鐵盒子。

所有人都圍在他身旁,凌宇環顧四周,笑道:「諸位就不怕裡面是個炸彈、毒氣什麼的嗎?」

聽了這話,眾人紛紛後退,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驚恐之色。

凌宇淡然一笑,將鑰匙插入鎖孔,輕輕扭動。

鎖一打開,鐵盒子的蓋子自動彈起,裡面的確是有一個黑玉靈芝,不過卻是個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假貨,應該是來不及認真仿製,倉促趕工做出來的低劣贗品。 「艹他niang的!我們都被耍了!」

憤怒沖昏了頭腦,這些平日里在外面都是社會名流的傢伙一個個全都爆了粗口,衣著光鮮亮麗的他們粗鄙起來一點也不比市井之徒好多少。

「好險好險,要不是凌宇開了天眼,咱們可就要倒霉了。」

想想都是后怕,一旦讓楊一刀得手了,被騙的就是幾十個億啊,那可不是個小數目。

譚德凱和魏神醫默不作聲,他們可不想感謝凌宇。

「哈哈,你們還真相信我有天眼啊,那不過是說出來哄騙你們的罷了。」

「小子,你要是沒有天眼,那你怎麼看出我和譚少身體上不為人知的秘密的呢?」魏神醫問道。

凌宇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凡是和我打過交道的人,我都會做深入的了解。我了解你們,遠比你們想象的要深。」

魏神醫和譚德凱背後都嚇出了一身冷汗,沒想到凌宇對他們的了解那麼深,這可比會特異功能要更嚇人。

「把楊一刀弄醒,逼他交出真正的千年黑玉靈芝!到手之後,我們這些人平分,如何?」

有人提議。

凌宇冷聲道:「哼,你們這幫傢伙是在做夢吧,知不知道那黑玉靈芝是從我那裡偷的。 嬌妻在上:璽少,高調寵! 楊一刀我會帶走,至於你們這夥人,我看還是散了吧。」

「憑什麼讓你一個人帶走楊一刀?」

眾人圍住了凌宇,一個個怒容滿面。剛才還對他感激涕零,這一眨眼的功夫已經要拔刀相向了。

「你們當中怕是有人還不知道我的厲害吧。」

凌宇的目光冷冷地掃過他們,最後落在了譚德凱受傷的那條腿上。

「你們可以問問譚大少的腿是怎麼斷的。」

眾人紛紛打聽,被揭開了傷疤的譚德凱咬牙切齒地瞪著凌宇,恨不得把凌宇給千刀萬剮了。

恨之入骨的仇人就在眼前,但譚德凱卻沒有和凌宇動手的勇氣,上次被暴揍的情景還歷歷在目,他清楚自己與凌宇之間的差距有多大,貿然動手只會是自取其辱。

「走吧走吧,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