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息凝神,這個比較容易,胎息納氣,也不太,觀風雲變化?這又是什麼?」

楊玄真一邊看鍊氣功法,一邊用心琢磨,修行,要先看懂功法中記載的修行道理,然後,再依照功法上面記載的方法練習,方能入門。

「觀風雲變化?」楊玄真思考了一下,眼睛一亮,「我明白了,這不就是觀想之法嗎?」

開始時,楊玄真走入了一個誤區,因為他在盤龍世界參悟過風系法則,所以,他一直想用心神去觀察天地間的法則玄奧,可是,這怎麼可能?以楊玄真現在的精神力,還無法察微天地,又如何觀察天地間的法則玄奧?

觀想,這也是最高深的修行之法,又是最基本的修行之法,萬法之源。

楊玄真知道紀寧修練了女媧觀想圖,所以,在萬象境界就能凝神出神識,由此可見,觀想之法有多麼玄妙。

除了女媧觀想圖,三界的其他大能者也創造了很多觀想之法,如佛門觀想阿彌陀佛,赤明老祖觀日月,三清道人觀盤古開天,這些都是極為高明的觀想之法。

觀想,說難不難,說易也不易。

在神鵰世界中,也有觀想之法,很多人都知道少林易經筋,還知道少林洗髓經,卻不知,真正的少林洗髓經只是一部觀想之法,稱之為白骨觀。

呼吸法,一數,二隨,三止,四觀,這也是觀想之法,修練到第四步,就需要觀呼吸之中的生滅之法,生滅之道,理解不生不滅的終極奧義。

楊玄真已入胎息,風翼刀法的鍊氣篇很快就入門,之後,楊玄真又開始參悟赤明九天圖。

「說起來,這赤明九天圖,也屬於觀想之法,觀看太陰、太陽兩顆遠古星辰。」

觀想,是用心觀,而不是用眼睛觀看,這一點非常重要,如果沒有悟透修練之理,就很難入門。

「太陰星,太陽星。」

楊玄真在心裡念了一下,想到平日里觀看到的太陰星和太陽星,把兩顆星辰的影像深深的印入心底。

這一點,有些像畫畫,若能做到胸有成竹,就能輕鬆的畫出竹子,畫得栩栩如生。

同樣,觀想太陰太陽星時,也要把太陰太陽星的形象印入心底,即使閉上眼睛,腦海中也能呈現出太陰太陽星。

普通人剛開始修行時,想觀想出太陰太陽星,非常難,只因普通人的雜念太多。

所以,凡人剛開始修行時,就需要靜坐冥想,調息凝神,把注意力集中到一點,排除所有的雜念,然後,腦海中才會慢慢的呈現出一個影像。

當腦海中呈現出影像后,心神要更加專註,心念要完全集中到一點,用心去觀想太陰太陽星,讓太陰太陽星的形象越來越真實,就好像用天眼看到一般。

當一個人的心念完全集中到一點后,再修練觀想之法,就能引動天地間的神秘力量,緩慢的改變身體,這就是煉體,稱之為神魔煉體之法。

說到底,就是用心去改變自己的身體,強化自己的身體。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非常難,普通人的雜念太多了,剛開始靜坐冥想時,那一剎那沒有雜念,坐了幾分鐘后,雜念又會不由自主的冒出來。

此時,就需要修意志力,意志力也稱之為定力,專註力,一個人的意志越強,法力也越高,能調動的法則之力也越多。

一般情況下,普通人很難靜下心,專註的去做一件事情,普通人很容易走神。

楊玄真苦修了數千年,意志力已經非常強,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腦海中呈現出一顆太陰星,一顆太陽星。

隱約間,夏燕和楊飛虎感受到了兩道奇異的力量從浩瀚的天地間彙集過來,兩人看著楊玄真,露出驚訝的神情。 「觀想?」

楊玄真開始思考觀想的深層次問題。

「閉上眼睛之後,腦海中為什麼能浮現出一個觀想出來的影像?這個影像是怎麼形成了?」

凡人盯著太陽看了一眼,而後,閉上眼睛,眼前就會出現一個太陽的影像,之後,太陽的影像會慢慢的淡化。

當一個人閑暇的時候,閉上眼睛思考問題,腦海中也會出現一個個的影像,不過,這些影像會非常模糊。

當一個人做夢的時候,也會出現一個個的影像,甚至,有些影像非常真實,在夢中也能看到色彩。

「影像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是想像出來的嗎?」

修行之人,需要追本求源,返本歸真,尋找事情的源頭,把修行的道理弄明白。

「五識,眼耳鼻舌身,產生五感,能觀看到有色的世界,假如說,沒有五識,失去五感,就無法看到這個世界了,這個世界還真實存在嗎?」

「真?」這一剎那,楊玄真明白了一絲真意,「這就是道之真意嗎?」

「影像是第六識造作而成,也可以說,是第六識想像出來的,所以,觀想出來的東西是假的,而身外的物質世界才是真的。」

「這就是借假修真。」

楊玄真明白了何為『借假修真』后,心念越發堅定,精神越發集中,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

「觀想出太陰、太陽兩顆星辰。」

心有所想,意志堅定,慢慢的,楊玄真的『心』開始影響身體,甚至,影響物質世界。

「看到了,看到了!」楊玄真感覺自己看到了太陰星、太陽星,但是,他明白,他沒有看到,那只是第六識想像出來的影像,只是腦海中想像出來的東西。

如果想真正看到太陰太陽兩顆星辰的真實景象,需要開啟天眼,而且,還要把天眼修練到極高的境界,才能看到太陰、太陽兩顆星辰上的景物。

雖然看不到太陰太陽兩顆星辰的真實景象,但是,當楊玄真用『心』觀想太陰太陽兩顆星辰時,又好像看到了太陰、太陽兩顆星辰,甚至,能看到太陰星上的桂樹,看到玉兔,還能看到太陽星上的宮殿。

「心力?」楊玄真又想到了莽荒世界的心力修行者。

心力,這是最高明的一種力量,非常虛城,普通修行者很難領悟心力。

在莽荒世界,修練心力法門的人非常少,只有紀寧,覺明,后羿,源老人,如來,菩提等等少數大神通者。

「如果我能參悟出心力,就能同階無敵。」

楊玄真很想參悟出心力,奈何,心力太高級了,也太難參悟。

這會兒,楊玄真雖然無法參悟出心力,卻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或許,觀想和心力有關,心裡觀想出來的東西,其實是心力的一種表現,也是一種心靈力量。』

大概過了十分鐘,楊玄真的心神一松,腦海中觀想出來的影像也消失了,太陰太陽兩種玄奧的力量也隨之消散。

楊玄真感受了一下身體上的變化,發現自己的細胞多了一絲活力,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第一次修練赤明九天圖,就有此效果,還不錯。」

此後,楊玄真一邊修練風翼刀法,一邊修練赤明九天圖,休息的時候,會用靈魂之力和小龍女聊天。

「姐姐,你知道自己在哪個部族嗎?」

「姬氏部族!」

「這可是一個古老的部族啊,在古老的時代,姬氏也統一個大夏世界。」

「現在,姬氏沒落了。」

「沒落了?」楊玄真問,「姐姐,一個強大的家族,即使沒落了,也有底蘊吧?」

「嗯!」小龍女應了一聲,她的話不多,即使和楊玄真聊天,話也不多,很多時候,她喜歡靜靜的聽。

「姐姐,姬氏還有仙人嗎?」

「有!」小龍女說,「我聽說,姬氏有純陽真仙。」

「我去!」楊玄真下意識的罵了一句,開玩笑道,「姐姐,你的姬氏這麼強大,以後,我去姬氏提親,他們會不會把我趕出來?」

「不用提親,等我長大些,就來找你。」

「唔!」楊玄真無語,他明白,小龍女沒有幽默細胞,她心靈純凈,做事直來直往,沒有一絲心機。

當然,這不代表小龍女的智慧低,她知道世俗人情,也知道自己要和楊玄真在一起,就要得到姬氏的同意,不過,她不在意。

「姐姐,你們姬氏部族在哪個方位?」

「姬水湖畔!」

「唔?」楊玄真感覺自己白問了,他明白,小龍女和他一樣,剛剛轉生,對整個世界都不太了解。

大夏王朝建立后,分封諸侯,整個大夏王朝有八百諸侯,各自鎮守一方,連大夏皇族也不敢過於得罪這些諸候,只能安撫,分化,打壓。

楊玄真說,「你們姬氏一族有純陽真仙,應該是八百諸候之一吧?」

「這個!」小龍女說,「我也不太清楚,我要長大些,才能去部族的藏經閣。」

搗蛋丫頭戀上帥帥殿下 轉眼間,過去六年,楊玄真在院子中修練了一下刀法,走到夏燕身邊,問,「母親,你聽說過紀氏一族嗎?」

「聽說過!」夏燕說,「當年,我從紀氏部落經過,還討了一口水喝。」

「哦?」楊玄真有些欣喜,他想,『那小冊子還真是神秘,每次都會把我安排在主角附近。』

當然,小冊子也會坑人,這不,把鴻蒙坑了,又把楊玄真和小龍女也坑了。

說到鴻蒙,楊玄真仰天輕嘆,『鴻蒙老大,真不是我想害你啊,希望你不要碰到大能者,被人殺了。』

能修練到世界神的境界,又曾經創造了一個宇宙,鴻蒙的智慧當然不低,他只要不遇到絕境,都能生存下去。

楊玄真心想,『如果鴻蒙還在三界,應該能找到我,既然不在三界,那就只有等我晉級世界神,再去尋找鴻蒙了。』

楊玄真又想,『女媧流落到遙遠的熾陽域界,鴻蒙不會跑那麼遠吧?如果真跑那麼遠,不到主宰境界,都別想找到鴻蒙了。』

尋找鴻蒙的事情,暫時放到一邊,楊玄真再次尋問紀氏部落的事情,「母親,紀氏離我們部族遠嗎?」

楊玄真知道,紀寧才是天地主角,整個大混沌中第一個掌控終極之道的修行者。 「嗯?」夏燕沉吟了一下,說,「大概兩到三萬里吧。」她說到這裡,腦海中閃過一段往事,微微一嘆。

「咦?」楊玄真心裡疑惑,『看來,母親也是有故事的人,她是皇族公主?還是郡主?』

「兩到三萬里?」 農門丑婦 楊玄真心想,『到也不遠!』

不過,楊玄真的年齡太小,修為也太弱了,還不適合出遠門,隨後,楊玄真又和夏燕閑聊了一會。

夏燕的談吐和見識又讓楊玄真微微吃驚,他想,『看來,母親的出生很是不凡。』

隨著修為提升,楊玄真也會去部族的修練場修練,武鬥場有很多修練器材,還有一些妖獸當陪練,比自己單獨在院子里練習好很多。

「玄真哥哥!」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喊了一聲,歡快的向楊玄真跑過來,楊玄真露出一絲笑容,「楊雪,你來練劍嗎?」

「嗯!」楊玄點點頭,一雙寶石般的大眼睛看著楊玄真,「玄真哥哥,你教我練劍吧。」

「好!」楊玄真應道。

楊玄真練過武功,又參悟過法則,意志堅定,再加上原來的境界就非常高,在楊玄真七歲那年就進入了天人合一之境。

在楊玄真看來,天人合一之境也沒什麼了不起,有些類似於盤龍世界的聖域境界,都能引動周圍的天地之力,與天地產生一絲共鳴。

然而,當楊玄真進入天人合一境界時,楊飛虎和夏燕非常震驚,同時,還慎重的告誡楊玄真,不會把自己的實力展現出去。

有時候,天賦好是一件好事,如果天賦過於妖孽,就會引來大禍。

楊玄真準備教楊雪劍法時,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緩緩的走過來,雙眼盯著楊雪,「雪兒,你過來,我來教你劍法吧。」

「不要!」楊雪微微皺眉,她不太喜歡剛來的少年。

重生之嫡出鳳女 這少年是部族中的天才,今年剛滿十一歲,劍法已經非常高明,很多老輩人都說他十六歲就能晉級先天境界,成為先天生靈。

因此,這少年也非常高傲,無論走到哪,都給人一種鋒芒畢露的感,就好像一柄釋放著劍氣的利劍,光劍氣就能刺傷人。

楊一劍向楊玄真看了一眼,「你就是楊飛虎的兒子,聽說,你修練的是風翼刀法,不如,我們切磋一下。」

楊雪聞言,有些生氣,用稚嫩而輕脆的聲音說,「喂,楊一劍,你還要臉嗎?你比玄真哥哥大兩歲,而且,離火劍法已經練到第五層,這不是欺負人嗎?」

楊一劍臉色淡然的道,「我們是同族,這只是同族之間切磋武藝而已,怎麼能算欺負人?」他說到這裡,用挑釁的目光看著楊玄真。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他雖然是小孩子樣貌,卻是活了數千年的修行者,又豈會在意小孩子的挑釁,他淡淡的說,「我的功夫不如你,還是算了吧。」

「沒膽的傢伙!」楊一劍用輕蔑的眼神看著楊玄真,「你父親楊飛虎是我們楊氏部族的長老,斬殺過大妖,沒想到,他的兒子竟然如此膽小。」

楊玄真連話都懶得回,完全當他不存在,轉而對楊雪說,「小雪妹妹,走,我們到旁邊去練劍。」

楊一劍還想挑釁,就在這時,天空中傳來陣陣吼聲。

「吼,吼,吼!」

楊玄真往天上看了一眼,暗道,『這個世界和盤龍世界一樣啊,即使住在城池之中也不太安全,經常遇到妖獸攻擊。』

在盤龍世界,住在魔獸山脈邊緣的人經常遇到魔獸襲擊;在莽荒世界,人族部落經常遇到妖獸攻擊。

楊玄真在莽荒世界呆了九年,已經遇到過四次妖獸襲擊,每一次妖獸襲擊,部族中都會死很多人。

當然了,楊氏部族也有一座屬於自己的城池,城池布置了防禦仙陣,相對來說,安全很多,不過,只有少數人能住到城池之中。

楊雪看著空中的妖獸,臉上閃過一絲驚慌,「玄真哥哥,妖獸來了,我們先躲起來。」

「好!」楊玄真應了一聲,眼睛看著空中,暗道,『這方世界的妖獸真是龐大,論體形,已經堪比盤龍世界的聖域魔獸了。』

妖獸天生就能運用五行之力,可御風,可噴火,可噴水,且身體堅韌,實力極為強大。

甚至,還有一些妖獸擁有遠古巫族和魔族的血脈,可以噴出黑煙和毒霧。

這會兒,兩條飛天黑環蛇噴出陣陣毒霧,瞬間就籠罩了方圓數千米,一些奴隸被毒霧侵蝕,紛紛倒地。

「咻咻咻!」

又有上百道冰槍從天而降,其中,有數十道冰槍攻擊修練場。

部族東方,夏燕站在院子中,臉色焦急,「飛虎,你快去修練場,真兒還在修練場。」她的話音剛落,就看到數十道冰槍落下修練場,讓她心神一緊。

「畜生!」楊飛虎大罵一聲,身形一閃,施展追星趕月步法,直奔修練場。

「真兒!」夏燕輕聲念頭,暗中祈禱,『希望真兒沒事。』

「玄真哥哥!」楊雪看著虛空中的冰槍,眼睛里露出一絲驚恐,面對這種大面積的法術攻擊,她完全不知道防禦,也無法防禦,只能下意識的揮動手上的長劍。

楊玄真拉住楊雪的手,「別揮劍,跟我走!」

「哦!」楊雪下意識的應了一聲,感覺手上傳來一絲曖意,心裡也安定了一些,緊接著,她發現自己以奇異的步法遊走,有幾支冰槍擦肩而過。

「這?」楊雪眼睛一亮,有些激動的道,「玄真哥哥,原來,你已經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