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這個醫生是幹什麼的?也是大主任嗎?讓他留下。留下嘛!我不要讓那個容小榕給我爸爸做手術!」一旁的駱琦大抵也是看出了海風的與眾不同,輕晃著龍倩倩的胳膊。不住的央求。

「什麼?容醫生在裡面?!孫院長,什麼手術?!」海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這麼多的大主任,連孫院長都出動了……這是出了什麼大事?!

正想著,手術室的紅燈更換成了綠燈,看來手術是結束了……

所有的人悉數站了起來,視線統統望向手術室大門的方向。

龍倩倩的心啊,此刻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她雖然醫術不精,可畢竟也是個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然而此刻,她的心裡竟是巴望著手術失敗,然後看到容小榕一臉慘兮兮的低頭走出來……

儘管,那裡面躺著的是她龍氏家族的親戚……

門開了,果真是容小榕率先走了出來,一臉的疲憊,簡直是像在地獄中走了一圈……她太累了,整整一夜的手術……

「容醫生,情況怎麼樣?!」孫有禮第一個沖了上去。

「你這個白衣屠夫!臭不要臉的!你還我爸爸!」還未等容小榕開口,駱琦這邊早已迫不及待的沖了上去,揪住容小榕的衣領,就要動粗。

「吵什麼!這裡是醫院!」隨著一個男聲厲聲斥責著,華宇同樣是一臉疲憊不堪站在容小榕的身後,使勁的甩開了駱琦的手!

昨晚,他費勁心血,動用了超能力作為引導,終於協助容小榕完成了這台超難度的不可能的手術!

駱琦受到慣性的被甩到一旁,下意識的撐扶住牆壁,憤怒的扭回頭來看著容小榕的臉。

那眼神,彷彿是要把容小榕撕碎骨肉,然後抽筋喝血……

「手術很成功,病人成功治癒,目前已經移送icu,度過24小時觀察期,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了……」容小榕絲毫沒有理會駱琦的無理取鬧和虎視眈眈,只是淡淡的一字一句的說著目前駱明遠的實情。

「手術成功?已經治癒?!開什麼玩笑?!容小榕,你以為你是誰?那可是一個肺動脈高壓的病人!!!」龍倩倩踩著高跟鞋,幾個小步子沖了上去,一臉漠然的站在容小榕的面前。

「如果龍醫生不信的話,大可以自己去檢驗。我累了,回去休息了,霍主任這裡交給您了。」容小榕輕輕瞥了一道面前的龍倩倩,絲毫不理會她的盛氣凌人!

「龍小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是被停薪停職在家的嗎?你又有什麼權利和資格過問仁德醫院裡的事情!」華宇慢條斯理,卻是氣勢更甚的繞到了容小榕的身邊,單手輕輕攬起容小榕,攙扶住她早已透支的身體,卻是寒意十足的掃過龍倩倩的視線。

冷!

彷彿置身冰窖,龍倩倩頓時被冰封住了!

華宇!他!他怎麼能和容小榕這麼親近?!他居然當著大家的面,攬著她!!!

還有!這個手術……怎麼可能成功?!這分明就是不可能的嘛!!!

一時間,憤怒,發狂,憎恨一股腦的全襲上了龍倩倩的頭腦。

她的視線隨之胡亂的移動著,海風的身影被她掃視進了眼睛。

對了,一定是海風!

一定是他!

以容小榕的資歷和經驗,即便是在米國多讀了幾年書又如何?!

海風平日里潛心鑽研病例,不要說已經是在仁德的腦外科赫赫有名,即便是讓海風隨便去到任何一個科室,以海風的才華,都是能獨樹一幟的!

記得上次海風曾當著自己的面給了容小榕一本手術筆記!

對了,一定是那本筆記!

那本筆記上記載的,一定是一些疑難雜症的治療……

這一刻,龍倩倩崩潰了!

既然容小榕這麼信誓旦旦的說手術成功,那還有什麼必要去檢查?!

此刻,龍倩倩把容小榕的成功,悉數歸罪於海風的幫扶!

海風!你都幹了些什麼!!!枉我對你那麼好!

……………………

(求訂閱~求支持~)(未完待續。) 「容小榕!你這個臭不要臉的小賤人!仗著有男人的幫持!就站著說話不腰疼了!你以為就憑你,也能做得了這樣的手術!」龍倩倩徹底失去了理智!發瘋似的沖了上去,一把扯下容小榕的口罩和帽子,緊緊的揪住她的頭髮!

疼!

一陣幾欲要把頭皮都扯下來的疼痛感,痛的容小榕幾乎要哭出來了!

她本就是體力透支,又毫無防備!哪裡能受得了龍倩倩這吃飽睡好了的潑婦似的這般折騰!

「龍倩倩!你這個瘋女人!你放開她!」這次,沒等華宇說話,海風早已是挺身而出,一把揪過龍倩倩的頭髮,順勢拉了回來!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

海風一個巴掌擊打在龍倩倩的臉上!

疼!

同樣的疼痛感襲上龍倩倩的心頭!

她含恨冒火的眼睛迴轉視線,瞪向海風!

這個男人!她折騰了所有的青春和金錢來追捧的男人!今天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敢對自己大打出手?!

「你們!你們仗著人多欺負人!」駱琦昨晚上就吃了兩巴掌,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京都的有錢的靠山表姐!無奈,表姐此刻也被人扇了巴掌!駱琦緊緊的扶住站立不穩的龍倩倩,怒視海風以及在場的所有人!

「海風!你打我……你打我……你打我……」龍倩倩捂著火辣辣的臉,嘴角抽動到全身顫抖。

「對!我就打你了怎麼著!你有什麼火沖著我來!犯不著一次次的和容醫生過不去!容醫生可是救了病人的英雄!是你們一家人的恩人!!!」海風氣得呼吸不穩。面色發紅!

「恩人?!就她?你騙傻子呢?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以為就憑她的本事,也能做得了這樣的手術?!還不是你給她的手術筆記!才讓她捷足先登!若是換了別人。任誰讀了你的手術筆記!都會登峰造極的!」龍倩倩幾乎是用吼的!

「你想手術筆記想瘋了吧!自己能力不夠,就把別人的成就都推到捷徑上!我告訴你,別說我給容醫生的手術筆記里沒有涉及到這部分內容,就是有,給你看,你也做不成這樣的手術!」海風也是實在忍無可忍龍倩倩的瘋狂行為,一改往日的彬彬有禮。溫文爾雅,一夜的手術,早已讓他疲憊不堪。他嘶啞著聲音和龍倩倩對吼!

「騙誰?!手術筆記如今你早已給了她,任你怎麼說都可以啊!我們又看不到!」龍倩倩此時也是撕破了臉了,反正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所幸就一撕到底吧!

「是!我是把手術筆記給了容醫生!龍倩倩!我知道你惦記我的手術筆記已經很久了!你不是想看嗎?好啊!我給了容醫生原本。可是我手裡還保留這影印本。你不是想找肺動脈高壓的治療方法嗎?!好!我拿給你看!」海風情緒激動的說著,一整夜的疲憊,加之此刻的情緒衝動,讓他的面色由白到紅,再由紅轉白,甚是讓人擔心。

海風有些走路不穩的奔向五樓腦外科,又搖搖晃晃的從腦外科一路小跑,帶著一個厚厚的本子。直奔急診而來。

「你不是要看嗎?今天的專家、大主任們都在,你就在這給我一章一章的看清楚了!我到底是在哪裡寫著肺動脈高壓的治療方法?!這裡面除了腦部手術的治療方案。還有什麼是我能教給容醫生的!」從來都沒有看到過海風這麼生氣!隨著他的一聲大喝!整個厚厚的本子被從中間一撕兩半,然後一張一張的紙在海風的手裡,隨之扯下,像漫天雪花一樣的向龍倩倩砸了過來!

「海風!你發什麼神經!我到底有哪裡對不住你的!我放下龍氏千金名媛的身份,從學校一路追你、保你到現在,你竟然是為了一個野丫頭!如此對我!!!」漫天的紙花當中,龍倩倩像潑婦一樣的發瘋了!

「龍倩倩!我醒醒吧!我海風從來就沒有對你承諾過什麼!也沒有答應過你什麼!我不是小白臉,不會吃軟飯!我海風憑本事吃飯!用不著你保!你以為就憑你那點伎倆,別人不知,我還不知道你嗎?當初要不是你們龍氏用錢買通了考務,容醫生又為何第一次就被你冒名頂替的取代了去哈佛的名額!」撕開就撕開,誰怕誰,海風就一個人!更是無後顧之憂!再說這仁德又不是你龍氏的產業!即便是華總裁不讓我在這幹了!我海風大不了轉身走人!一技在手,還怕找不到吃飯的地方!!!

「你!你怎麼知道?!」龍倩倩花容失色!

「你還記得當時公布在校園貼吧上的你那不及格的考卷嗎?如果我不是親眼所見,我真是想不到,像你們這樣的有錢人,面子上是那麼的光鮮亮麗,裡子里全是見不得人的黑暗骯髒!」海風厲斥叱道!

「是你……當初的試卷是你貼上去的?!」龍倩倩的聲音隨著她的身子在顫抖!小臉白的像一張紙!

「對!就是我!人在做,天在看!你以為以你那不及格的成績,還想去到哈佛精修!別丟咱們大華夏的人了!」海風怒目以視!

「對!是我!就是我做的又如何!海風我告訴你!我龍倩倩想做的事情!除非是我做不到!只要是我想的,還沒有人敢阻攔!」事到如今,龍倩倩像只發了瘋的母狗,眼睛血紅著,沖著海風一陣狂吠!

「你這個沒臉沒皮的瘋女人!」海風大喝一聲。

「對!我是沒臉沒皮!可我也不會未婚先育!還在讀大學就已經被人搞大了肚子,生下的孩子恐怕連孩子父親叫什麼都不知道!」龍倩倩一頭長發早已在漫天的紙花中,凌亂瘋狂!

「你!你說什麼!!!」明知道她說的是什麼!她指的是什麼!容小榕!那個海風愛了一生,愛到骨髓血液中的女孩子……她有一個孩子的事實,自打那日山間會所的大屏幕上投射出來時,海風就已然知曉!即便一次又一次的說服著自己,可這根刺,還是像梗在喉嚨中一樣,上下不得,刺痛得厲害,每次想起,都會痛不欲生,新痛欲裂!如今,龍倩倩居然當著眾人的面,又一次的說起這件事情來!無論如何,海風都是不允許的!

她龍倩倩不要臉!人家容小榕還要臉呢!

海風大吼一聲,「你這個瘋女人!!給我閉嘴!」說罷,直接衝到龍倩倩的面前!抓起她的長發,狠狠的就往電梯里拖!

這裡實在不是說話的地方!這個瘋女人今天真的是瘋了!她失去理智了!保不齊下面還會說出,或者作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

(求訂閱~求支持~)(未完待續。) 「哈哈哈哈~海風!你怕了吧!我就是要說!就是要說!你想知道容小榕的過去嗎?想知道她十八歲時,那個孩子是哪個男人的種嗎?……」龍倩倩的聲音凄厲的在電梯里回蕩!

天吶!這都是些什麼!

怎麼?容醫生不是跟華總裁有的那個孩子嗎?

昨天晚上……昨晚華總裁不是說……容醫生是他的太太嗎?

怎麼?難道,在華總裁之前……容醫生就已經和別人……還有了一個孩子?!!!

剛才,龍醫生說什麼?容醫生在十八歲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別人的孩子!!!

天吶!十八歲!還真是在讀大學的年紀!

一時,這麼大的信息量,充斥著眾人的大腦!

儘管這個時候,那個肺動脈高壓的病人的神奇康復的事情,很是刺激的吸引著眾人!可是,比起容醫生的私生活這件事情來說,一切都是那麼的灰白無吸引力了!

而且,從龍醫生的口吻來揣測!好像這一切,龍醫生都是知道實情的啊!!!

一時間,雖說看著海風把龍倩倩拖進了電梯,可大家還是一股腦的都跟了上去!

「他們往樓頂平台去了!」有人看著電梯上不斷閃動的數字,推測道!

「走!上樓頂平台!」

一股腦的,眾人!

擁擠上另外的幾部電梯!

電梯數字閃動直上樓頂平台……

十八歲……男人……

華宇站在容小榕的身後……他的心此刻糾結又生疼……

面前這個纖瘦美好的女孩子,早已是他合法的妻子!

他雖然不在意她的過去。甚至可以心無旁騖,毫無芥蒂的去愛她,去愛錢寶……

可是。一想起那個讓她懷孕,又置她於不顧的花澤宇……

那個男人!他到底是誰?!!!

好像龍倩倩真的知道什麼?!

一時間,華宇給了容小榕一個難忘莫名的眼神!

那眼神溫暖、有力!

充滿著鼓勵和支持!

彷彿在說:「別怕,一切有我!」

隨即,緊緊的拉起容小榕的小手,直奔手術專用電梯而去!

即便是華宇不拉著自己,依著容小榕的脾氣。她也是會不管不顧的衝上去的!

難道她的推測,一切都是真的嗎?!

七年前……那個酒吧之夜……

自己只是喝下了一杯威士忌……

然後就不省人事的被一個男人帶上了床……之後便是有了那一夜的恥辱……更是有了錢寶……

自重生之後,那日里借給華宇送行。再次偶然的去了那間酒吧……

又是喝下了一瓶酒後……

便是遇到了三個明擺著是有備而來的男人……

呵呵。

上一次是一個……這一次是三個……夠狠啊!

若是真的得逞了!這一世,又該是如何的生不如死!!!!

容小榕曾經推測,這種巧合,龍倩倩的嫌疑最大!

今日。她既然敢這麼說……莫不是這一切都和她有著莫大的關聯?!!!

一想到此……之前的種種……

什麼山間會所的曝光!

什麼莫名其妙的被綁架!

還有那三個有備而來的男人……

一切的一切……

讓容小榕彷彿置身於水深火熱之中。一種幾欲衝破想要窺探一切的衝動,讓她也緊緊的拉著華宇的手!

華宇握著她的手,她抓著華宇的手。

華宇的手溫暖有力,而她的手,冰涼,冰涼,冰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