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你不洗個澡直接換嗎?傻笨,這樣你一走出花房,那異種馬上就能聞『香』而來了!」

周晉無奈地控制著平衡,拍了拍她不安分亂動的小臀部,將她單手抱在懷裡,直接在他的衣衫櫥里,找出一條墨黑色七分的寬大夏褲,再找出一件白色長衫放在她懷裡,直接又來到內衣欄里,示意她自己挑。

喬媚眥瞪著眼看著近在眼前的衣服,再抬頭看著已經識趣地扭過頭去的周晉側臉,再暗地裡對比了一下兩人的實力,嚶嚶嚶,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她只得在內衣里,挑了適合自己的黑色胸罩和內褲,再欲蓋彌彰地包在他的衣服里!

「老婆,你這麼傻氣,真的太可愛了!」周晉抬高抱著她臀部的手臂,讓她的小臉抬在自己嘴下,輕啃著她白皙如玉脂的脖子,喃喃說道。

「魂蛋,放我下來啦!」

「老婆別亂動,再動我就幫你洗澡了!」

「……」被威脅的喬媚瞬間安份了。

幾步路他就抱著她來到浴室,將她放在洗漱台上,轉身幫她放著熱水,從洗漱台下的抽屜里拿出一條新的大浴巾,在她的提醒下又拿了條小的。

「老婆,毛巾都是消毒洗乾淨的,紅裝的是浴沐露,藍裝的洗頭水,都是天然成份攝取的,傷口有凝傷膠在,只要不是用手搓它,它是不會掉下來的,你別洗太久就行,知道嗎?」

「知道了。」喬媚乖乖地點頭。

「真要人難耐!」周晉捧著她的小臉,在她的小嘴裡狠狠地挑撩吸吮一通后,才粗著氣丟下話快步離開,順手關了浴室門。

被他吻得氣喘吁吁的喬媚:……壞蛋,小身板再小也是會有感覺的!

周晉低頭看了眼又雄起來的兄弟,對天翻了個白眼,他這算不算自作自受?呵,難受他也認了!再想到浴室里的風景,他幽暗的眼眸更為深邃了,在腦里下達了錄製『美人淋浴』的命令后,便出了房間。

再在房裡呆下去,他怕他會衝動地,直接將她的小身子壓在身下!

「璽,學校的事處理的怎麼樣了?」周晉接過璽遞來的熱茶淺抿了口,冷聲問道。

「晉主,已經處理好了。幸好媚主受傷的時間短,血液還在學校範圍內,七號、八號及時將血液都清洗吸納乾淨。」

「媚主是怎麼受傷的?」

「是被她的同學薛眉靈蓄意推傷的。」

「呵,誰?算了,不管是誰,讓涉事的都給我滾出一中。」

「是。」

「隼子呢?」

「晉主,顧隼少爺馬上到,同行的還有你的同學和媚主的同學。」

「可有發現異種?」

「有的。學校失控的異種有七個人,在三里內失控的異種有三人,而在十里內失控的只有一人,全部被下屬控制抓拿在地下室。」

「學校的幾個人,注意處理好,別引起社會動蕩。」

「晉主,已經晚,這事已經引起社會轟動了。當時因為媚主受傷是事出突然,直接引起幾個異種同時異變,直接聞香而去,七號便當機立斷使有幻霧劑,使他們幾個人做出爭吵的假象相互擊殺,那時因為是放學時段,太多人圍觀,警察已經將學校小樹林里封鎖了。」

「嗤哼,掃描一下昌王在哪。」

(未完待續。) 糟,她受傷了4

周晉命令完似有感應似的,轉過頭便看見喬媚就在他的房門處,頭髮還濕淋淋的滴著水珠,寬大的白色衣衫下,連她正穿著的黑色胸罩都能讓人一目了然,小小的腳丫是光著踩在木質地板上,顯得特別小巧惹人注目。

「老婆,這麼快就洗好了?怎麼不好好穿著拖鞋?地板冷!」周晉單手一撐借力沙發,身子便靈活的躍過沙發,幾個大步就來到喬媚身前,霎時就將她嬌小的身子橫抱入懷,對著璽說道:

「璽,去拿件厚外套過來,晚點將地板全鋪了。給媚主上杯紅棗茶。」

「是,晉主。」璽聽到命令轉身離開。

「晉哥哥!」喬媚被他自然快速的動作,弄得一愣一愣的,見璽管家離開了才略為回神,不自在地喚了他一句,話里有十足不滿!

「傻氣,璽他是我的中樞智腦,你怕他幹什麼?他只會保護你,根本就不會傷害你,別怕!」

「……」臉皮薄又內斂的喬媚,只得默默地勸自己將臉皮丟掉,跟周晉在一起,首先要鍛煉的便是自己那薄薄地臉皮!

「老婆,怎麼洗得這麼快?我聞聞看還有味道么!」周晉抱著人來到沙發上,掀起她的衣衫,細細地后腰上的透明膠還在,原來綠豆大的傷口已經如米粒般大小,恢復的情況真不錯。

「你、看好沒有!」她被他的動作弄得小臉更紅了,紅的次數多了。可她內心已經不如面上這麼害羞了,因此在他看了三四秒后,也反應過來的拉下被他掀起來的衣服。

「老婆,你這小臉嫣紅如玉脂,真的好誘人!總是引得我想咬一口又一口!」周晉將她置在自己的大腿上,雙手動氣如梳子似的,三兩下便給她濕氣地頭髮烘乾,薄嘴還貼在她耳邊低喃。

「壞蛋!你、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哼嗤,我倒是想。可我一見了你,滿腦子的邪、思、情、欲。只想將你摁倒好好疼愛一翻!」周晉當著她的面。鬱悶地對天翻一眼,明明說出的話非常引人亂想,可他又一臉清冷嚴峻。

可實際上,自他抱著喬媚坐下來后。就透過寬大的衣領。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小肉包。胯下的兄弟立馬就直接雄起,這麼明顯的變化,被抱著的喬媚當然也發現了。因此小臉更是紅潤誘人了。

「那、那你就別動手動腿的,我還沒有癱呢!」喬媚想離開他的鉗制,可難得兩個人相處,周晉便是繼續忍著難受,也是要抱著嬌人兒的。

「哼,別亂動!說了幾次,男人興奮時,別亂動!你這樣動,我會認為你在引誘我的!」

「你——璽,上茶!」喬媚被他一氣,可又真的怕刺激到他,只得轉頭對著廚房裡想當透明人的管家喊叫。連被周晉包在懷裡,這麼尷尬的事實都被她忽略了。

「是,媚主,你的紅棗茶。」璽將茶放在兩人身前的茶几上,又轉頭去了主人房裡,將主子要的大衣拿了出來,放在他們旁邊的沙發上。

「來,喝些紅棗茶,補補血。」周晉拿起紅棗茶放在她的手裡,轉頭繼續問管家:「查到了?」

「晉主,昌少目前在內京。」

「撥通他的手機。」

「是,請稍等。」

「我去小陽台避避?」喬媚見他要打電話,便想起身離開他,這麼好的理由怎麼能放過呢。

「不用。」周晉自然地鉗制她想起身的動作,擁著她窩進沙發里,在她嬌嫩玉脂般的小臉上嘬了口,聞著她身上與他一樣的浴沐露香味,他身心都舒暢極了。

「晉主,電話已經接通。」璽交電話傳遞給周晉手上。

「嗯,你準備晚餐,記得備上幾位客人的量。」

「是。璽先去準備了。」璽窺視了一眼不自然中的媚主大人,只得躬身退下。他這姿勢可是按照標準皇室管家來行禮的,因此就算他此時的臉是個萌萌的正太樣子,仍讓人覺得風儀卓越。

「晉王?」周昌正跟著朋友在會所里放鬆消遣,難得的是他弟弟,竟然會打電話給他,因此不過響了二下,他便接通了。

「嗯。昌王,跟你借幾個人,我有點私事,不方便出面。」

「呵,難得,你既然還會管閑事?怎麼,你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爸媽不是跟你在一起?」

「他們接觸不到。你那異安局差不多應該收到消息了,我這學校有幾個異種暴亂了,一下子全死了,只得通過官方插手。」

「你、你怎麼知道異種的?」周昌要說原來是懶散地,聽到他弟的話,瞬間就坐起身來,要不是他身體過人,又自小接觸古武界的事情,他也不會進入異安局。

「你現在過來,我去接機?」周晉見喬媚嘟著小嘴睨著他說話,便上前含了她嘟著的小嘴巴,這樣明顯的誘惑他,他客氣什麼。

「你、」喬媚罵了個字,才察覺到周晉還在跟人通話中,馬上捂著嘴巴怒瞪著他,嗔惱地在他的腰間擰了把。

「誰?誰在你旁邊!」周昌還沒從他弟弟說出的話中回過神,既然透過手機,聽到弟弟那邊有個嬌軟的女音,聽聲音不會超過十五歲!他弟弟還當著別人面前,說起異安局!

「呵,我老婆。你來了給我電話,掛了。」

周晉直接掛了電話,極速地抬起她的小臉,將她嘴上捂緊的雙手拉下,薄唇就覆了上去,大舌直接長驅直入地勾起她的小舌,在檀香小口兒戲追逐玩耍。

「嗚~~」喬媚被他激烈作派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反抗,可後腦勺被緊扣著,根本就沒有給她發揮地餘地……

直到她乖順的與他交纏相濡,深深地相互吮吻著,直到她憋不過氣,他才不舍地鬆了口——嘖,真美味!

「老婆,怎麼還沒有學會喚氣呢……」他微喘地還不捨得放開她誘人的唇,只大舌撬開她的唇,退出些距離讓她粗重喚氣。

靠,氣息既然因為他的情動,又要躁動亂竄起來!周晉只得放下仍嫣紅地小臉,眷戀地停在她唇上摩擦著,不舍地低喃:

「老婆,這味道這麼美,讓我怎麼捨得放手?!」

(未完待續。) 鞠躬感謝我是一隻披著狼皮的羊打賞的2張月票,么么噠~

弱弱地問一句,還有嗎?

————……

糟,她受傷了5

「老婆,這味道這麼美,讓我怎麼捨得放手?!」周晉貪戀地深吸一口從她身上發出來的麝香,攥緊她附在她耳邊喃喃呻、吟。

「嗯?」喬媚整個人嬌軟地癱在他腋下,此時她微張著紅腫的唇瓣,有些懵懵地回視著他,神智仍停留在他製造的熱吻風暴里。

「老婆,這裡都腫了,等一下隼子看到,又要跟我干架了。」周晉用拇指撫摸著她微紅腫的馥軟唇瓣,想放手,又捨不得這手感,最後反倒一手扣著她的後腦勺,讓她微抬起誘人的小臉,伸出舌頭在她的唇瓣上緩慢地描繪。

「咯、咯,好啦,癢!」喬媚被他舔得唇里發癢,推他又推不動,只是出聲打斷他的動作,嗔惱道:「這、這不是要怪你!你還來~~」

「嗯哼,明明這得怪你,都是你害的,整個妖精似的,勾得我失了心迷了智,就滿腦子想將你壓下。」周晉壓制體內有些亂竄的氣息,氣喘難耐地在她耳邊吐著情話,他最愛看她因為他,而滿臉羞澀不已的樣子了。

美得讓他欲罷不能……實在難耐。

「你、你讓我起來啦!」「晉主、媚主,顧少爺等人已經來到樓下,是否允許進來?」

喬媚被周晉逗得全身都粉紅了,她才想反抗他一下。耳邊卻聽到璽程序化的聲音,嚇得她一個哆嗦,她左顧右盼,沒見到璽的人影呀,可嘴裡卻是下意識的說道:

「嗯!」

「是,執行命令中。」

「老婆,你這樣子真讓你哥見呀?」周晉對於喬媚應了聲不置可否,只撿過旁邊的黑色大衣,親自動手幫她穿好。

「什麼樣子?好熱~~啦!」喬媚瀲灧的眼眸望向他,剛剛被他撩得氣喘不已。如今他還要她加件衣服。太熱了!本來她身上有武功內勁,根本就不怎麼怕寒,再加上這天氣不過十三度左右,在室內一件大衫就夠了啦!

「乖。穿著。不然我可就繼續吻你了!」之前只有他一個人在。這小人兒的全身上下都是他的,他想怎麼看都行,可要是露給別人看。那是絕對不可能!

在強勢的男生壓逼下,完全沒她用武之地,她只得任由他擺布。

「好了,你、你放我下來啦,等下我哥他們看到不好!」喬媚有些暴躁地動了動身子,她真的好不習慣在別人面前秀恩愛,何況她年紀這麼小,身體才剛發育了,要是被人知道了準會嘲諷,她肯定會沒臉見人了。

「嗯哼,叫我一聲老公,我馬上放你下來。」周晉實在不捨得放下手中的小人兒,可看她瀲灧地小臉,似是欲言又止,一臉的難為情,又似嗔疑惱地瞪大小眼神的萌樣,真的讓他心生歡喜。

「你、你再過分,我生氣了!」喬媚被他一噎,她哪有這麼厚的臉皮叫他這樣親昵的愛稱!

名不正言不順不說,最主要的是她年紀這麼小,要真叫他老公被人知道了,絕逼會燥死她的!至於他一直喚她『老婆』,這不是嘴長在他身上,她管不著就只好生受了么……

「老婆——唔!」周晉眼光余視了眼,牆上古老的時鐘,想提示她時間不多了!誰知道喬媚紅著臉堵了下他的嘴,又瞬間退下,隻眼眸羞幽幽地瞪了他一眼,低頭說道:「放我下來好不好~~」

「小狐狸,越來越會避凶趨吉!」周晉在她髮絲上留下一吻,這才心甘情願地將她放在沙發里躺好,「乖乖坐好別動,我給你再徹杯紅茶,臉色太差了。」

「嗯,謝謝小流氓!」喬媚翹著嘴角,笑眯眯地回了他一句,又趁著人還沒來,從空間里拿出一個在夢中被害前,她丟在空間的抱枕,舒服地靠躺在沙發里。

等顧隼一行人乘坐電梯進了客廳后,便發現喬媚小臉白白地窩躺在沙發里,一副『我見猶憐』的柔弱病狀,讓人瞅了會下意識放輕聲音,就怕一不小心驚悚了她似的。

「哥哥~~你們都來了,快過來坐。」喬媚原本想起來的,卻被她哥狠瞪了一眼,只是繼續躺靠在沙發里招呼他們眾人。

喬媚那嬌小的身量,窩在寬大的單人沙發里,顯得特別弱小無助,讓在場的希希、婉婉、沫沫、惠惠四個小女生,片刻眼眶都紅了。

幾個人緊跟在顧隼身後,對著她噓寒問暖。

「好啦,我真的沒事,就是被那尖刺劃破了皮,流了點血,已經上過葯了你們別擔心。」喬媚微笑著給大家看,可能是因為她剛出了血,臉色有點白所以才會嚇到哥哥她們?

「妹妹,以後小心點!」顧隼一臉心疼又懊悔,要是他早點發現妹妹的異樣,是不是就能更好的保護她呢?可他就只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再親眼見到小樹林那失控的少年們,他瞬間就想到了晉子說的那些血隱異種!

想不到一個小小縣城的學校,既然會有七八個異種怪物!要是沒有周晉在,他的妹妹肯定要受大罪!

此刻,堅定了他要練武變強大的決心。

「嗯,我沒事,哥哥。」喬媚看到哥哥一臉內疚地樣子,知道周晉肯定跟哥哥說過些什麼,見哥哥還接受良好,她只是抿了抿嘴,眼眉彎彎地對著他露出一個安慰地微笑。

「都坐好了,璽,給客人們上茶!」周晉端著紅棗茶出來時,看到的便是大家圍著他家老婆噓寒問暖,再看小人兒那淺淺淡淡的暖心微心,他就不爽了,怎麼這麼多人跟他搶她的注意力!

聽到清冷寒意的命令式嗓音,瞬間大家轉過頭後到在廚房門口的周晉,一臉冷凜清峻地瞧著他們,深邃的眼眸透著股不善。

「咯咯,希希,你們都坐下,咱們坐著聊天吧。」看大家都機靈地打了個冷顫,喬媚看得非常舒心,這才嬌著嗓子招呼忙坐下。

這大家一起怕周晉的感覺,總算不讓她再過度心塞了,起碼不只她一個人慫了……

「乖,多喝紅棗茶。」周晉見眾人都散了各自坐好,才抬腳來到喬媚沙發旁坐下,將手上熱呼呼的茶杯遞給她,「小心,燙、慢點喝。」

「嗯。」喬媚乖順地點頭,在周晉面前,她真的乖得不能再乖了,不乖的下場,基本都是將她自己給坑了,還是乖些吧。也不知道周晉穿越前是多大來著,簡直就是個腹黑大色狼!

這處處把她吃得死死的感覺,好心塞的……甜蜜。

(未完待續。) 糟,她受傷了6

「顧隼,你被標記了?」周晉抬頭一看,便看到顧隼身上若有若無的氣味,這種氣味,他在血隱族裡查探過,可以十里追蹤留有這種氣味的人!

再一掃其他人的氣息,發現只有顧隼被標記了。周晉冷眸一凝,對著喬媚安撫說道:

「寶貝兒,我帶你哥去洗洗,你別亂動,嗯?」

「你、嗯……」喬媚聽到周晉對著哥哥說的話,心裡就一緊,下意識的抓住他的手臂,想說什麼,可見大家都望著他們不解地眼神,手又一縮,只得按下心裡的擔憂,點點頭。

就連周晉喚著她的小名兒,她都沒有注意到,倒是圍觀的眾人,都倒牙一酸,生生地打了一個冷顫!同時心聲:窩靠,學霸這溫柔起來的聲音,也不是人人都受得住的——太驚悚了有沒有!

「別擔心,我讓璽在附近查探,不會有事的!」周晉摸了下她的髮絲,撫摸一下便示意顧隼跟上。

顧隼拍拍緊張握著他手的柳若惠,給她個安定的眼神,才跟上周晉。

見周晉和顧隼兩人,帶著管家走開了,何景沫才靠近喬媚,她一臉擔憂地看著喬媚說道:「媚媚,你到底傷在哪裡?很嚴重嗎?」

聽到沫沫的話,大家一致地看著喬媚,特別是柳若惠,緊張地半蹲在她面前,細細打量她的身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