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騙你幹啥!」

「不過,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古清風想了一會兒,說道:「正常情況下,只有前世的自己死了,才會有今生的自己,這就是所謂的因果輪迴,不過……無道時代是一個被詛咒的時代,也是一個因果混亂的時代,更是一個不該存在的時代,無道時代的一切因果都是混亂都是錯誤的,換言之,但凡與無道時代又因果的人,其因果也都混亂錯誤乃至被詛咒的,在這種情況下,前世沒有死,就出現了今生,也是理所應當。」

「啥意思?如果老夫的前世當真還活著,難不成老夫還得給他干一架?我們倆只能活一個?」

古清風聳聳肩道:「你剛才不是說了嘛,前世今生因果見,誰命由誰需看天。」

「哎呀!那老夫豈不是完了?老夫的前世那可是從無道時代活下來的主兒,就算十個老夫也不是他的對手啊。」

「那沒法子,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古小子!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老子我前半輩子渾渾噩噩過去了,現在好不容易有點小本事,剛嘗到甜頭,下半輩子準備轟轟烈烈的干一場,不說跟你小子一樣,干一些驚天動地的勾當,至少也得混出個人樣來吧,現在還沒怎麼著呢,老夫可不想就這麼死了啊。」

「還混出個人樣?」古清風笑道:「你至於嘛?怎麼著,你現在不是人樣兒?是狗樣兒?」

「咋不至於?你小子倒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天地之間的美女,該玩的不該玩的,你小子他娘的都玩過了,這天地之間的事兒,該乾的不該乾的事兒,你小子也都全乾了,你的人生倒是沒啥遺憾了,可老子的人生現在才剛開始,還沒走連兩步呢。」 「爺我自己這一身麻煩事兒都懶得去折騰,你叫我去幫你折騰?」

古清風坐累了,站起身,伸了一個攔腰,走至雅間的窗下,瞧著春滿樓里三三兩兩正在聽曲兒飲酒的眾人,說道:「更何況,以爺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幫你,非但幫不了,到時候可能還會害了你。」

「為啥?」

「你既然知道爺是原罪之身,難倒還不知道為啥?」

聽古清風這麼一說,火德仔細一想,頓時明白了。

是的。

他知道古清風是原罪之身,而且,很可能不止是原罪之身那麼簡單。

但也只是知道而已。

要說什麼是真正的原罪之身。

火德說不上來,目前來說,他也不是太懂。

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知道古清風的存在,現在就如同一個因果漩渦一樣。

但凡與他扯上因果的人,可能都會被捲入傳說中那個會引發今古浩劫的因果黑洞裡面。

猛然。

火德想起了與古清風有因果的那幾個女人。

大自然化身雲霓裳,邊荒女王風逐月,煙羅女帝唐姮姀,還有女宗葉天嵐,包括世尊娘娘君璇璣。

這些女人,一次又一次的輪迴,要麼葬魂重生,就是封印沉睡,還有的選擇迷失自我。

為了什麼?

就是為了斬斷與古清風的因果。

其他人火德或許不清楚。

但是大自然化身。

火德還是很了解的。

先是雲霓裳,再是紅袖,又是歐陽夜,一次又一次輪迴轉世,就是為斬斷與古清風的因果。

結果呢。

最後葬魂重生,也都未能斬斷。

想到這裡。

火德一陣后怕,還好古清風沒有干涉自己的因果,若是這個傢伙干涉了自己的因果,那自己豈不是也會被捲入因果黑洞?

本來自己擁有無道時代的因果,已經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甚至可能也已經被捲入了因果黑洞之中,但也只是被捲入其中,陷的還不是太深,至少,還有擺脫的希望。

可古清風就不同了,他是原罪之身,可以說已經徹徹底底的陷入了因果黑洞之中,而且陷的還是最深的那種,出都出不來,這輩子可能都無法擺脫。

「算了,你小子還是甭幫忙了,老夫跟前世火拚,儘管活下來的希望很小,可至少還有活下來的希望,若是被你小子拽入因果黑洞的話,不說這輩子,可能永生永世都陷進去出不來了,老夫這把老骨頭可經不起這麼折騰。」

以前火德不懂。

不懂那些無道時代的人為什麼一個個都迷失了自我,瘋瘋癲癲的,痛苦的想結束這一切。

後來他懂了。

因為那些無道時代的人因果早已混亂,人也墜入了苦海,墜入了原罪的詛咒當中。

歷經無數輪迴,也都無法擺脫。

所以。

他們一直都想結束這一切。

火德可不想自己以後和那些無道時代的人一樣,歷經一次又一次輪迴,去擺脫那勞什子的原罪。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寧願自己被前世抹殺。

瞧著此間趴在窗戶下望著春滿樓的古清風,火德沉吟片刻,問道:「這個……古小子,你能不能老老實實的告訴我。」

「告訴你什麼?」

「你小子現在到底在因果黑洞裡面陷入多深了?陷到了什麼程度?算了,我就不拐彎抹角直說了吧,你現在到底算是什麼存在?」

「你不是對無道時代的原罪之身挺了解的嘛,瞧不出來爺現在是什麼存在?」

「老夫琢磨著你恐怕不僅僅是原罪之身那麼簡單吧?你若只是原罪之身的話,老夫一眼就能瞧的出來,老夫知道比原罪之身陷的更深的是原罪報身,而比原罪報身陷的更深的是原罪應身……你現在是原罪的報身?還是應身?」

古清風搖搖頭,輕描淡寫的說道:「爺我現在既不是原罪的報身,也不是原罪的應身。」

火德驚喜的站起身,問道:「難倒你小子當年點燃原罪業火之後,擺脫了原罪?」

「我倒是想擺脫。」

「什麼意思?你既然沒有擺脫原罪,卻不是原罪之身,也不是原罪報身,更不是原罪應身,那你是什麼?」

猛然。

火德似若意識到了什麼,內心不由咯噔一下,駭然說道:「難不成你小子現在已經是……已經是原罪法身了不成?」

古清風沒有回應,就如同沒有聽見一樣,只是微微閉著眼,像似在欣賞著春滿樓高台上那位樂師小姑娘正在彈奏的小曲兒。

儘管古清風沒有回應,不過,火德心裡卻已經有了答案。

只是這個答案對他來說,堪比五雷轟頂,一點也不弱於先前在神秘空間知道古清風身份后所帶來的震驚。

他愣在那裡,足足很長時間,而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恍惚,呢喃道:「當年,你在無道山點燃原罪業火之後,原罪就漸漸從沉睡中蘇醒了過來,儘管老夫當時沒有在場,但我在前世的夢境中感覺得出來,起初,老夫一直不懂,不懂你為什麼能夠點燃原罪業火,也不懂為什麼你點燃原罪業火之後,原罪就蘇醒了……」

「現在老夫終於懂了,你小子是原罪法身,而原罪化身,報身,應身皆源自原罪法身,也只有原罪法身才能點燃原罪業火,也只有原罪法身才能令原罪蘇醒……」

閉上眼,火德深吸一口氣,搖搖頭,又唉聲嘆口氣。

他知道古清風可能在因果黑洞中已經陷的很深很深,當他第一次詢問古清風是什麼存在的時候,古清風沒有回答,他就已經有所感覺,他只是沒有想到古清風竟然陷的這麼深。

不是原罪化身,也不是原罪報身,更不是原罪應身,而是……原罪法身。

若是再陷的話,那就是原罪真身了。

而一旦成了原罪真身,也就成了真正的原罪之主。

火德聽說過一句話。

據說命運之書中記載著,當原罪尋得真主,浩劫將會降臨,大道將會墜落,天地將會重生,無道時代將會開啟……

換言之,如果古清風最後真的成了原罪尋找的真主,那他就是引發浩劫,終結今古,開啟無道時代的那個人。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火德沉默了半晌,開口問道:「古……小子,你……打算怎麼辦?」

古清風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依舊在閉著眼,聆聽著小曲兒。

直至一曲終了,他才睜開眼眸,轉身走來,端起一杯小酒兒,仰頭灌下,不咸不淡的說了兩個字。

「涼拌。」 「古小子,老夫這是在問你正事兒呢,你小子能不能別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

「沒開玩笑,那還說什麼涼拌?涼拌是幾個意思,你小子倒是說說。」

「涼拌的意思就是瞧著辦唄,還能是幾個意思。」

「這麼大的事兒,你小子就準備瞧著辦?心裡難倒就沒有個譜?」

「爺心裡的譜就是瞧著辦。」

「好吧,瞧著辦就瞧著辦吧。」

火德想了一會兒,又問道:「不過,古小子,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萬一最後你真的成了原罪尋找的真主,那怎麼辦啊?你小子還真打算引起浩劫,終結今古,開啟無道時代嗎?如若真是這樣的話,你小子可就成了今古的罪人,世世代代都會遭人唾罵的。」

「罪人就罪人吧,爺這輩子都是頂著罪人倆字一路走過來的,不是仙道罪人,就是魔道罪人,還有大道罪人,天地罪人,再多一個引發浩劫,終結時代的今古罪人,倒也不錯。」

「什麼什麼?敢情你小子還真有這個打算啊?」

瞧著火德吹鬍子瞪眼的樣子,古清風擺擺手,笑道:「開個玩笑而已,再則說了,你以為成為原罪真主那麼容易啊?」

「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不容易,可對你小子來說不難吧,你現在都他娘已經是原罪法身了,再陷的深一點那他娘的就是原罪真身了啊!」

「火德啊,這麼跟你說吧。」古清風提著酒壺,為火德倒了一杯酒,說道:「暫且不談爺想不想成為原罪真主,就算爺想成為原罪真主,有些人也不會讓爺得逞的。」

「廢話!」

火德喝道:「你小子現在活過來的消息還沒有傳開,一旦傳開,三千大道若是知道你小子還活著,一定會往死裡面招呼你小子!上古時代,三千大道的本源都在重衍,而今古時代三千大道的本源都差不多已經重衍完成了,大道的老祖也都紛紛歸來了,到時候絕對夠你小子喝一壺。」

「你以為三千大道現在不知道爺已經活過來了嗎?」

「難倒三千大道已經知道了?」

「應該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他們怎麼對你小子動手呢?」

「嘿!」古清風笑罵道:「我說你個老小子是不是希望三千大道弄死我啊?」

「你小子說的哪的話,老夫這不是好奇嘛,按理來說,三千大道若是知道你小子還活著,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弄死你啊,可怎麼沒有任何動靜呢?是不是在布希么局,玩什麼陰謀啊!」

「布局肯定是要布的,陰謀也肯定是少不了的,只不過現在的局勢這麼亂,三千大道也不敢輕舉妄動。」

「局勢亂?哪亂了?老夫好歹在大荒闖蕩了這麼多年,也沒見局勢有多亂啊?仙道現在號稱大道之首,制霸天地,諸天萬界看起來也都是一片祥和。」

「也只是看起來而已,仙道的老祖紛紛復甦了不假,妖道、魔道、鬼道的老祖也都紛紛復甦歸來了,仙道這個大道之首的位子,爺琢磨著也坐不了多久了。」

古清風一邊喝著小酒兒,一邊說道:「況且,這天地之間也並非爺一個原罪之人,究竟有多少,爺也不清楚,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歸墟那幫大爺已經出世了,單單是歸墟的那幫大爺就夠仙道忙活了,他們哪還顧得上我。」

火德仔細想了想,點點頭,道:「倒也是,老夫怎麼把歸墟那幫大爺給忘了,那幫大爺他娘的各個都是毀天滅地的時代霸主啊,比起他們,你小子對天地的威脅算是小的了,有歸墟那幫大爺在前面幫你頂雷,你小子倒也不用太擔憂。」

「所以說嘛,瞧著辦吧。」

「話是這麼說沒有錯,可是……」火德撓撓頭,有些頭疼的說道:「就這麼坐以待斃,總不是個長久之計吧?」

太初魔主 「不然咧,你指點指點爺?」

「算了吧,老夫哪有資格指點你!」火德撇撇嘴,嚴肅的問道:「原罪這玩意兒真的沒有辦法擺脫嗎?」

「火德啊。」

古清風瞧著火德,說道:「自古以來,不知有多少原罪之人,你可聽說過有誰能擺脫原罪的?沒有吧,歸墟裡面的大爺都他娘的是原罪之人,你以為他們不想擺脫原罪?你覺得爺是比蚩尤尿的高,還是比刑天尿的遠?他們都沒有法子擺脫,我憑什麼?」

「你!」

火德實在是無語至極,道:「那你小子至少也得試試吧?試試至少還有希望,不試的話,一丁點希望都沒有。」

「我說火德,你個老小子差不多是看著爺長大的,爺是什麼人,你應該清楚,你覺得爺是個好人嗎?」

「你小子若是好人的話,那這天地之間就沒有什麼壞人了。」

「你覺得爺我會為了這天地大道,這芸芸眾生,捨身取義嗎?」

「古小子,不是老夫瞧不起你,這種賠本賺吆喝的勾當,你小子是無論如何也干不出來的。」

「這不就得了,你以為爺當年在無道山點燃原罪業火是為了什麼?真是他娘的為了這天地大道芸芸眾生的安危嗎?這大道眾生的安危,跟爺有關係嗎?」

「我就說你小子也干不出來這麼偉大又這麼叫人敬佩的事兒,果然,你小子點燃原罪業火,他娘的就是為了擺脫原罪,壓根不是為了那勞什子的眾生安危,他娘的,大荒不少人都說,你小子雖是上古不可一世的傳奇霸主,卻是今古捨身取義的蓋世英雄!我呸!」

「哈哈哈哈!」

瞧著笑的極其喪心病狂的古清風,火德很是鄙視了他一眼,說道:「我說你小子真是辜負了人家聖女娘娘的一片心意啊。」

「這跟蘇嫿有什麼關係?」

「你以為你當年在無道山捨身取義的英雄事迹是怎麼傳開的?都是人家聖女娘娘在諸天萬界教化眾生的時候幫你揚名的。」

「真的假的?」

「老夫騙你幹啥?」火德白了古清風一眼,道:「你小子的名氣雖然在大荒很響亮,無人不知也無人不曉,可你的名氣都他娘的是惡名,什麼不可一世的霸主,什麼無法無天的幽帝,亂七八糟的,今古時代,人家聖女娘娘幫你揚名,就是想改變你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啊。」

「這事兒倒是稀罕啊。」古清風揉著下巴,說道:「蘇嫿這娘們兒這是唱的哪一出?」 「古小子,會不會是你想多了?聖女娘娘雖然是今古時代上承真命的應劫之人,而你小子又是原罪之身,將來可能引發浩劫,終結今古,你們說起來算是命中注定的死對頭,可我覺得聖女娘娘對你的心意是真的,而且人家也不像是會玩什麼手段的人。」

古清風仰躺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搭在桌子上,閉著眼睛,沒有說話。

火德繼續說道:「若是人家聖女娘娘故意針對你的話,幹嘛還要在諸天萬界幫你小子揚名?留著你的惡名,到時候殺了你,豈不是更好?」

「我琢磨著,聖女娘娘幫你揚名,改變大家對你的印象,非但不是害你,反而是在幫你,你想啊,現在諸天萬界的人都知道你小子當年是為了天地大道,也為芸芸眾生的安危,才點燃原罪業火,這種捨身取義的精神,絕對是當之無愧的英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