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靠,我都不再學校混跡泡妞很多年了,還有個屁緋聞啊。」羿鋒十分不滿的說道、

「你要是不信,自己上論壇看去。整個論壇都差點爆了,都討論著你和高琳琳韓菲的三角戀。整個學院的男生,都恨不得宰了你了。

「嗯?」羿鋒這才打起一點精神。

「和高琳琳緋聞我知道,韓菲是什麼?」羿鋒疑惑的問道。

「草!你小子還不知道?你丫的都又抱又親人家了,媽的,真讓人羨慕。」許木很嫉妒的說道。

「又抱又親?」羿鋒皺眉,突然從床上猛的彈起來,「你是說論壇上有我和韓菲的相片了?」

許木嘿然一笑道:「你小子終於想起來了。丫的,你還真牲口,看著碗裡面的,居然連鍋里的也下手。果然是一個大禍害。」

羿鋒沒心思和許木解釋,不由跑到許木的電腦旁,羿鋒似乎就在著這帖子,電腦頁面顯示的就是羿鋒和韓菲或摟或親的相片。就是昨晚拍攝的那些。

我是趙一腳 「草!這小妞想做什麼?」羿鋒感覺頭疼萬分,向著下面回復的帖子看過去,居然有著上千條回復,這才短短一兩個時辰而已。而這些恢復的內容,無疑都是人面獸心,社會敗類等評價。當然還有些男人更是說道,為了讓學校的兩朵花不被禍害,他們決定拯救這兩女。

羿鋒越看越感覺膽戰心驚。不知道韓菲這女人到底想幹嘛。不過,羿鋒馬上就發現一條叫『小木木』人的評價。

直接對羿鋒用了:無恥敗類,衣冠禽獸,卑鄙下流,齷齪噁心等等上百個詞語評價。羿鋒望著這個馬甲,不由皺了皺眉頭,他感覺十分的熟悉。

很快羿鋒就想起了,對著許木怒聲道:「許木,你丫的混蛋居然馬甲罵我?」

…… 許木見羿鋒發現,嘿然一笑道:「反正罵你的人那麼多,多我一個也不多。」

「靠!」羿鋒罵了一聲,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和這個齷齪的人計較,看著屏幕上一句句觸目驚心的話語,心中膽戰心驚的,這一回羿鋒還真惹了眾怒。

不過羿鋒在這些帖子的回復後面,同樣見到不少他那些狐朋狗友的回復,而就屬他們這群人罵的最凶,而且言辭最為犀利。

對於這些人的舉動,羿鋒鄙視到骨子裡面。別的沒學校,落井下石一個個倒是學的淋漓盡致,羿鋒心底把這些人就記下來,心想總有一天都會報復回來的。

羿鋒那些朋友要是知道他們被羿鋒記住,打死他們都不會用自己的馬甲去罵羿鋒,怎麼也會申請一個羿鋒不知道的馬甲去罵,被羿鋒惦記,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羿鋒看著這篇『世間禽獸,禍害兩大校花的敗類』的帖子,羿鋒大感頭疼,不知道這女人到底要玩什麼東西。

很顯然,這帖子的的點擊不斷上升,而後面的回復罵聲也無限增加。

」這女人,還真想把我名聲搞臭不成?」羿鋒笑了笑,倒不擔心他的名聲。

「羿鋒,你丫的還笑得出來?」許木嘿然笑道,「你難道不擔心被人路上丟石頭?」

羿鋒瞪了許木一眼道:「我本來就少在學校混跡,估計沒幾個人能認得我。名聲這東西太虛幻,本公子不在乎。」

許木聽著羿鋒的話,感覺十分無趣,心底倒是不懷疑羿鋒這句話裝.逼,當年的羿鋒校領導都許諾給他做學生會主席他都想也不想就拒絕,就能清楚羿鋒對於名聲這東西確實不怎麼在乎。

不過,許木看著屏幕上和韓菲擁抱親吻,又和高琳琳談笑風生的照片,又忍不住羨慕道:「你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能讓兩大校花同時被你騙了,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羿鋒白了許木一眼,想了想還是掏出手機找韓菲的電話,不過很快羿鋒就發現沒有韓菲的電話,這讓羿鋒剛準備打電話高琳琳要來的時候。卻發現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了進來、

羿鋒剛剛接通,就聽到其中妖孽般的格格笑聲,聽到這格格笑聲,羿鋒就忍不住一陣發麻,這正是那個妖女的電話。

「羿鋒!帖子你看了沒有?」韓菲在電話另一頭說道。

「什麼帖子?」羿鋒淡然自若的說道,好像真不知道怎麼回事似地。

「你沒看?」韓菲聲音打了幾分?

「你說的是關於空老師技術的那幾篇帖子嗎?我看了啊,難道是你寫的?我靠,評價的太入木三分了。」羿鋒讚歎道。

「羿鋒!你怎麼不去死。」韓菲在電話那一頭怒喝一聲,隨即就掛斷了電話。

羿鋒嘿然一笑,握著手機等待著這個暴走的女人繼續打電話進來。

果然,在並沒有等多久,韓菲的電話再次打進來:「你真的沒看那帖子嗎?那你趕快去看?學校論壇,精品置頂的那一篇。」 許木見羿鋒發現,嘿然一笑道:「反正罵你的人那麼多,多我一個也不多。」

「靠!」羿鋒罵了一聲,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和這個齷齪的人計較,看著屏幕上一句句觸目驚心的話語,心中膽戰心驚的,這一回羿鋒還真惹了眾怒。

不過羿鋒在這些帖子的回復後面,同樣見到不少他那些狐朋狗友的回復,而就屬他們這群人罵的最凶,而且言辭最為犀利。

對於這些人的舉動,羿鋒鄙視到骨子裡面。別的沒學校,落井下石一個個倒是學的淋漓盡致,羿鋒心底把這些人就記下來,心想總有一天都會報復回來的。

羿鋒那些朋友要是知道他們被羿鋒記住,打死他們都不會用自己的馬甲去罵羿鋒,怎麼也會申請一個羿鋒不知道的馬甲去罵,被羿鋒惦記,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羿鋒看著這篇『世間禽獸,禍害兩大校花的敗類』的帖子,羿鋒大感頭疼,不知道這女人到底要玩什麼東西。

很顯然,這帖子的的點擊不斷上升,而後面的回復罵聲也無限增加。

」這女人,還真想把我名聲搞臭不成?」羿鋒笑了笑,倒不擔心他的名聲。

「羿鋒,你丫的還笑得出來?」許木嘿然笑道,「你難道不擔心被人路上丟石頭?」

羿鋒瞪了許木一眼道:「我本來就少在學校混跡,估計沒幾個人能認得我。名聲這東西太虛幻,本公子不在乎。」

許木聽著羿鋒的話,感覺十分無趣,心底倒是不懷疑羿鋒這句話裝.逼,當年的羿鋒校領導都許諾給他做學生會主席他都想也不想就拒絕,就能清楚羿鋒對於名聲這東西確實不怎麼在乎。

不過,許木看著屏幕上和韓菲擁抱親吻,又和高琳琳談笑風生的照片,又忍不住羨慕道:「你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能讓兩大校花同時被你騙了,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羿鋒白了許木一眼,想了想還是掏出手機找韓菲的電話,不過很快羿鋒就發現沒有韓菲的電話,這讓羿鋒剛準備打電話高琳琳要來的時候。卻發現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了進來、

羿鋒剛剛接通,就聽到其中妖孽般的格格笑聲,聽到這格格笑聲,羿鋒就忍不住一陣發麻,這正是那個妖女的電話。

「羿鋒!帖子你看了沒有?」韓菲在電話另一頭說道。

「什麼帖子?」羿鋒淡然自若的說道,好像真不知道怎麼回事似地。

「你沒看?」韓菲聲音打了幾分?

「你說的是關於空老師技術的那幾篇帖子嗎?我看了啊,難道是你寫的?我靠,評價的太入木三分了。」羿鋒讚歎道。

「羿鋒!你怎麼不去死。」韓菲在電話那一頭怒喝一聲,隨即就掛斷了電話。

羿鋒嘿然一笑,握著手機等待著這個暴走的女人繼續打電話進來。

果然,在並沒有等多久,韓菲的電話再次打進來:「你真的沒看那帖子嗎?那你趕快去看?學校論壇,精品置頂的那一篇。」 「不看!」羿鋒想也不想的拒絕,哪裡能讓這個女人得意。

「……」韓菲在電話那一端無奈至極,沒有想到自己設計的沸沸揚揚的事情這小子居然不去看一眼,那不是代表她白白設計了。

「羿鋒!你去看一下,我保證會讓你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韓菲說道。

「我們宿舍沒電腦。」羿鋒信口胡說。

韓菲在另一邊有砸電話的慾望,誰不知道男生宿舍必備的東西是煙,火機,電腦。抽煙玩魔獸,是每個男生宿舍必備的功課,他居然說沒有,韓菲覺得很想掐死這小子。

「你去看了,大不了我以後在琳琳面前多說說你好話。」韓菲在另一邊誘惑道。

「真的?」羿鋒嘿然一笑,心底卻懷疑不已。

韓菲見羿鋒語氣中帶著懷疑,她哼了一聲道:「我會不會說你好話我不知道,不過你不去看我絕對會說您壞話。你自己選吧!」

「……」羿鋒錯愕,不過也不願意一直玩下去,就隨意說道,「說吧,大清早的寫那麼一篇帖子,貼幾張那麼香艷的相片,你到底要做什麼?」

「你看了?」韓菲有種掐死這混蛋的想法,明明都看了,居然還說沒看。害的自己浪費那麼多口舌。

「那麼轟動的事情,雖然我不想看,但是擋不住別人想讓我看。說吧,搞這麼大動靜你想幹什麼?」羿鋒無奈的對著韓菲說道,搞不清楚這女人想做什麼。

「咯咯!你看了就好!在學院不只是勾引琳琳,而且還和我有一腿。嘿嘿,怕是你名聲瞬間就臭了。」韓菲得意的說道。

羿鋒撇了撇嘴,十分不屑。心想要是這樣的小手段就讓他怕了的話,他就真的白活了。至於名聲不名聲的,他還真不在乎。,他已經不在學校混好多年了。名聲不名聲的他還真不在乎。

至於帖子這樣的小手段,不過就是輿論而已,羿鋒要是願意,完全能在外面朋友開的網路水軍工作室中找來大把的人,然後站在他這邊支援,輿論很快就能轉過來,只不過羿鋒覺得沒必要而已。

「姐姐!你說話能不能低調一點,誰和你有一腿啊。不明白的人,還真以為外面發生什麼。當然,對於這樣的事情我還是很樂意發生的,只要你不要我負責就行。」羿鋒信口說道。

「羿鋒!你怎麼不去死!」韓菲氣炸了,什麼叫不要他負責就可以。自己就這麼差嗎?

「限你半個小時趕到我們樓下,要不然後果自負。」說完,韓菲就掛了電話。

羿鋒聽著這小妞的話,無所謂的聳聳肩。他不會傻的現在跑出宿舍,要不然真有可能被人丟石子的危險。

羿鋒把手機丟到一旁,感覺有些缺睡的他,繼續躺倒了床上,開始呼呼的繼續睡起來,至於韓菲的話,羿鋒自動拋到了腦外。

同宿舍的舍友看著羿鋒如此,一個個無語的同時,不由同情的看著電腦上的韓菲。心想你招惹這禍害,吃虧的還是你自己啊。

==推薦我的新書《一等家丁》,個人感覺比魅影成熟一些,大家應該會喜歡的== 韓菲氣炸了,她在宿舍整整等了羿鋒一個小時多,可是一個多小時也不見羿鋒前來他們宿舍樓下,無奈的韓菲只能再撥電話,傳來的卻是嘟嘟的關機聲音。

韓菲拐彎抹角的叫人查詢羿鋒在幹嘛,可是得到的消息卻是羿鋒在睡覺。這個消息,讓韓菲有種滅了羿鋒的慾望。這混蛋,帖子已經這麼火爆了,他已經出名了,他居然還能睡的這麼死,難道他不怕名聲臭掉嗎?

韓菲無奈,覺得太小看這傢伙了。無奈下的韓菲,只能主動的前往找羿鋒。

到樓下的韓菲,站在男生宿舍樓下大喊道:「羿鋒!你給我滾下來,吃乾淨就想抹嘴。沒門……」

韓菲的一句話,讓男生宿舍一片嘩然,望著樓下性感撩人至極的韓菲,聽著韓菲語氣中透露的意思。一個個把韓菲視為夢中情人的男人都想死了。

羿鋒這混蛋,他怎麼能下手!

就在眾人瞪大羿鋒下樓的時候,卻發現根本沒有羿鋒的影子,只有韓菲孤零零的站在哪裡。眾人見如此,忍不住大罵道:「禽.獸啊,敗類啊。居然真的想吃乾淨抹嘴。」

一些膽大的男子,看著韓菲怒急沖沖的臉,一些膽大的男生想接著這個機會和韓菲套近乎,更是幻想韓菲因為受到羿鋒的拋棄,他們趁著韓菲心底脆弱闖進韓菲心理。

「韓菲同學,天涯何處無帥哥,像羿鋒那樣的敗類。我……」其中一個感覺良好的男子走到韓菲的面前,張口還沒說完。就被韓菲喝道,「滾!他敗類也比你強。」

男子被嗆的臉色通紅,剛想說什麼,卻聽到韓菲突然爆出一句:「老娘就喜歡敗類怎麼了。都給我滾一邊去,想來追老娘,等你們都成為禽.獸敗類再說。」

一句話,讓一些自認感覺良好的男子差點沒有吐血,一個個瞪眼看著韓菲,感覺這世界瘋掉了。

「媽的。難道女人都怎麼犯賤嘛!怎麼就喜歡羿鋒那樣的敗類?被拋棄后還喜歡。」

就在一個個大罵羿鋒的時候,韓菲依舊在樓下喊羿鋒,大有不把羿鋒喊下不罷休的樣子。這種彪悍,瞬間被人攝影傳到學校論壇。

羿鋒的名聲再次上升,玩完吃乾淨抹嘴的敗類名聲落在他身上,下面大罵他敗類禽.獸的回復一大片。看一眼全是。

羿鋒宿舍的舍友看到這一幕不由咂舌,沒有想到快臨近畢業的羿鋒,還能玩出這樣轟動的一幕。他媽的,這小子這回算是臭名遠揚了。

現時代陳世美的名聲,怕要落在這混蛋的身上了。

不過,看著韓菲在下面喊的那麼大聲,幾個牲口一把把羿鋒從睡眠中拖起來。他們知道,羿鋒睡下去就如同豬一樣,韓菲叫根本沒用。可是,他們不在乎羿鋒這敗類,心痛的可是韓菲這大美人。

被幾個牲口拉醒來的羿鋒,聽到韓菲在下面大叫也嚇了一跳,無奈的他只得穿雙拖鞋走下樓。

……

推薦我的新書,一等家丁。 韓菲望著羿鋒穿著一雙拖鞋,打著哈欠下來,險些沒有氣炸。這混蛋居然真的才睡醒?完全無視自己在下面的辛苦等待。

「混蛋!」韓菲咬牙切齒的嘀咕,心想要不是有著事情拜託他,真想用牙齒咬死他去。

「什麼事情?」羿鋒打了一個哈欠,看著面前的女人問道,顯然是還沒有睡醒。

「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現在關於你,我,琳琳的三角緋聞傳的到處都是,哼,你可是學院的男生的公敵了,你看看你身後的宿舍,他們怕是一個個都恨不得吃了你。」韓菲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帶著幾分得意。餘光看到羿鋒身後的宿舍男生,這些男生都恨不得流露的目光,可是恨不得把羿鋒殺了。

羿鋒白了韓菲一眼道:「屁大點事情。還有事情嗎?沒事我繼續回去睡了?昨天鬧到那麼晚,我還得回去補睡!」

「屁大點事情?」韓菲睜眼看著羿鋒,眼睛瞪的老大。那相片引起的風波可是在學校鬧瘋掉了,他還說屁大點事情?

韓菲覺得面前這個男人腦袋是火星材料做的,她完全跟不上對方思想。這都算屁事,那什麼才不算屁事情?

「你就一點感想都沒有?」韓菲問著羿鋒。

「有!」

韓菲聽到這句話,總算心理好受了一些,心想自己發這麼多經歷策劃這件事情,總算還是有點效果的。

不過,羿鋒下面的一句話,讓韓菲暴走,瞪眼看著羿鋒。

「我的感想就是,昨天沒有假戲真做,把你真的吻了。這樣也算罪名屬實。」

韓菲感覺自己瘋掉了,自己不惜名聲鬧下這麼大動靜。給予這傢伙的居然只是這樣的感想。這混蛋還想假戲真做,他怎麼不去死?

韓菲努力的平息著心頭的情緒,在良久之後,這才緩緩的說道:「你幫我一個忙。我申明那張相片是技術角度問題。如何?」

羿鋒翻了翻白眼道:「沒有興趣,你愛怎麼樣就怎麼?你還真當我在乎這點小名聲。呵呵,小妞,你應該忘記了吧,我早就不在學校混了。學校這點名聲對我有個屁用。」

韓菲聽到羿鋒這麼說,心底苦笑不已。

「那你要怎麼樣才能幫我?」韓菲無奈至極,咬牙切齒。

「看你表現了!」羿鋒也不知道這女人要他幫什麼,打了一個哈欠說道。沒興趣和這個女人再繼續下去。女人如虎,這個女人更是虎中戰鬥機。羿鋒可不願意和她有太大交集,在羿鋒看來,高琳琳才是他想要的。

「你……」韓菲氣炸了,看著羿鋒的模樣,又生生的忍下來了,她知道除去高琳琳,好像自己沒什麼能威脅到他的。

「幫我一個忙而已。我給你報酬!」韓菲輕呼了一口氣道。

「你自己送給我做報酬我考慮下,別的免談。」羿鋒邊說邊回宿舍,很顯然不願意再扯下去。

==求大家支持一下我的一等家丁。新書《一等家丁》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你……」韓菲氣炸了,看著羿鋒的模樣,又生生的忍下來了,她知道除去高琳琳,好像自己沒什麼能威脅到他的。

「幫我一個忙而已。我給你報酬!」韓菲輕呼了一口氣道。

「你自己送給我做報酬我考慮下,別的免談。」羿鋒邊說邊回宿舍,很顯然不願意再扯下去。

「我敢給你,可是你敢要嗎?」韓菲咬著牙齒說道。

羿鋒步子猛的停下來,瞪眼看著韓菲笑道:「你要是敢給,我自然敢要。難不成還怕了你不成?」

「好!你今晚跟著我來,我就給你。」韓菲說出的一句話,讓羿鋒險些沒有把持的住摔倒在地,這個女人居然真的說出這樣彪悍的一句話。

「怎麼?不敢了?」韓菲眯著眼睛看著羿鋒,眼中帶著一分不屑。

羿鋒笑了笑說道:「倒不是不敢,我只是在想,應該到哪裡去開個房間,總不能在草坪吧。這樣就太唐突佳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