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是渡過了。」李瀟笑道,屹立在原地,宛若一顆蒼勁的古樹,任由雷霆轟擊,不動分毫。

聖龍靈體,如磐石一般,全身金光璀璨,龍息蕩漾。

一道道悶響,從李瀟全身各處傳來,雷霆在其體內肆虐,更如火焰一般,在焚燒他的肉身。

但是,被削弱多次的血色雷霆,終究是弱了太多,雖然將李瀟劈的渾身漆黑,骨骼爆裂了無數,但李瀟還是堅持了下來。

直到最後,血色雷霆消失,劫雲消散,天空恢復清明!

「終於……渡過了……」李瀟輕語,緊繃的心神,終於是鬆了下來。

隨後,只見其雙眼一黑,暈了過去。

雖然沒死,但氣血,骨骼,精華,乃至靈力,都被消耗一空,李瀟是徹底虛脫了。

「還活著!」

「快!救他!」

……

三大宮主沖了過來,急忙扶起李瀟,隨後三人沖著李瀟灌輸靈力,幫其療傷,更是派人去七絕峰藏寶閣,帶來了一大堆天材異寶,供李瀟服下,化解傷勢,補充精華。

(本章完) 俞木其實是不想再冒風險叫價的。

因為百寶樓有規定,凡是拍價成功者,必須在三小時內付清錢,否則,餘下的錢將每日都算利息。

百寶樓的利息絕對是高的嚇人。

凡是拍價成功者,就是賣房賣車,變得一無所有,也要把錢全部給完。

不然,那些翻滾的利息可能會比你欠下的錢還要多!

會長作為誅妖師聯盟的首領,若是真的被百寶樓追著要債,傳出去,不說被人恥笑,就是聯盟里的那些老傢伙們,肯定又要藉此機會擠掉會長的職位。

「俞木,我自己還存有些余錢,你繼續叫價!」會長這次的態度很強硬,完全不像他以往的性子。

他緩了緩又說:「這種異獸百年難得一見,既然老天讓我有生之年遇見,那也是緣分。俞木,我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風輕雲淡,我不想死。」

「會長……對不起。」他不應該多心的。

他跟會長從小一起長大,對他是在了解不過的。

是啊,誰想死?

更何況他這麼一個胸懷大志且又有能力的人,怎麼會甘心認命呢?

他不應該就這麼沉寂到離開這個世界,他還沒有完成自己的心愿,他不能死!

俞木開口:「十億一千萬。」

這次,輪到對面沒接聲了。

男人露出虛弱的笑容,「俞木,他們大概也是跟我們一樣,底線就是十億。現在,就看誰能咬牙堅持下來,誰更有定力。」

對面的不出聲,也讓俞木心理上放鬆了許多。

會長說得對。

十億已經是天價,就連他們誅妖師聯盟都不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除了他們,能有這財力的,一隻手都數的過來。

可是那些人都不會來跟誅妖師聯盟的人爭,所以,對面那人到底是誰?

俞木瞬間一驚。

這麼長時間,他竟然沒有絲毫想過對面的人會是誰!

而且,有能力的不會跟誅妖師聯盟的人爭,沒能力的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能一下拿出這麼多錢的人,不簡單!

俞木黑色的瞳眸開始變得淡棕。

虛空中,無形的法術在施展……

路瑾手頓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動手,燁岑就出手了。

他沒有要傷人的意思,只是布下了結界,阻擋了對面的探查。

「對面的人都已經按奈不住了,你再不讓我叫價,這異獸,恐怕就要歸對面的了。」

剛才在俞木叫出十億一千萬的時候,燁岑就想再給他來個十一億,但是卻被路瑾制止了。

她已經知道對面坐的就是害死原主的那個誅妖師聯盟的會長大人。

雖然任務沒說替原主報仇,但是她現在既然用了人家的身體,那報仇的事自然也要做了。

「十億五千萬。」路瑾叫價。

這次只是加了四千萬,相比之前,氣勢上確實弱了很多。

燁岑不高興了:「你為什麼不叫十一億?!」

對面那個人底線就是十億,她要是叫十一億,異獸絕對是他們的。

路瑾不想跟這個大齡智障說話。

我自己的錢,你管我怎麼加價! 李瀟的肉身雖強,但畢竟境界太低,哪怕步步圓滿,以這個境界對抗天劫,也是差了太多。

「本皇又不是天地境修士,你給我來天劫作甚!」李瀟怒吼,恨不得撕裂這蒼天。

然而,第五道天劫落下后,空中的劫雲並沒有消失,而是散發著一縷血紅之色。

「還有第六道!?」李瀟臉色一黑,感覺自己的半條命已經沒了。

天劫一道比一道猛,這是常識。

前五道天劫,李瀟動用了一切手段,龍脈之力更是被召喚到了至極。

現在的李瀟,已經沒任何手段來抵抗天劫了。

「怎麼還有天劫!?這恐怕擋不住了吧?」

「這……要想個辦法幫幫他,要不然真的要死!」

……

三大宮主的臉色終於是變了,不再沒心沒肺的調侃李瀟,而是皺著眉頭,替李瀟想辦法。

可惜,天劫之力,除了渡劫人,其餘人根本就插不上!

「本皇不會死!」

這一刻,李瀟凝神,將儲存著的幾桶龍血全部拿了出來,合併在了一起。

一個用靈力凝聚的大浴缸顯化,黑色的龍血在其中沉浮,散發著驚人的龍息。

噗通!

隨著一道悶響,李瀟跳入了龍血之中,以龍血沐浴全身,想要在這最後時刻,提升肉身強度,更是要以龍血,快速修復傷勢。

「聖龍靈體,若是再次進化,成為聖龍聖體,本皇還能怕了你這天劫!?」李瀟暗道。

可是,聖龍寶體剛進化到靈體沒多久,想要再次進化,並非靠龍血就能成功的。

這需要時間的積累,需要磨練自身。

李瀟是沒辦法了,饒是他掌握著諸多功法,絕世武技,現在也被這天劫劈的毫無脾氣,只能硬拼一把。

「這……你有沒有搞錯!?血煞劫!?」

當第六道天劫凝聚時,李瀟當即爆了粗口,心更是沉入了谷底,甚至絕望。

血煞劫,這可是針對天地境修士的最強天劫!

莫說是如今的李瀟,就算是進入天地境的李瀟,在經歷這血煞劫時,恐怕都要掉層皮!

「完蛋……這回是真沒救了。」

「他到底做什麼什麼事,怎麼引來了血煞劫!?」

……

三大宮主動容,血煞劫一般情況下根本就不會降臨。

哪怕是天地境修士,也很少能引來血煞劫。

「血煞劫,針對滿身罪孽,惡貫滿盈的天地境修士,李瀟這是什麼情況?」凌霄皺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轟!

就在此刻,血色雷霆落下,宛若一道血龍,劈開了空氣,扭曲了虛空,讓這一方天地都為之失色。

李瀟徹底絕望,他從血色雷霆中,感覺到了一股毀滅的氣息。

在這天劫下了,李瀟感概,在蒼天之下,他是如此的渺小。

本以放棄,但在血色雷霆還未徹底落下時,一枚如六芒星的黑色物質出現在了李瀟的頭頂。

仔細看去,這……竟然是孽龍的逆鱗!

轟!

這一刻,血色雷霆落下,轟擊在了逆鱗之上。

在一道爆響下,逆鱗劇烈的震動了起來,龍息狂暴,更有一道道龍力精華在燃燒。

龍族的一身精華,都凝聚在龍角和逆鱗之中。

孽龍雖然境界不高,但逆鱗非凡物,防禦力絕非一般之物可以比擬。

更何況,以逆鱗抵抗天劫,等於是用孽龍全身精華,在和天劫做對抗!

「本龍……命苦啊!」

小孽在遠處哭喪著臉,感覺自身精華在短短瞬間,就消失了一大半。

其原本肥胖的身軀,此刻暴瘦,幾乎是皮包骨頭了。

不過,小孽沒有收回逆鱗,他可是想的很清楚,若是李瀟被天劫劈死了,他也要跟著死。

與其如此,不如拼一把,幫李瀟擋住部分天劫,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草!本龍堅持不住了!」

十幾息后,天劫還沒消失,血色雷霆還在暴動,但小孽堅持不住了。

再這樣下去,李瀟沒死,他就要先死了。

無奈之下,小孽只能收回逆鱗,隨後仰面一躺,直接暈了過去。

「有機會!」

這一刻,李瀟激動,天劫經過逆鱗這麼一擋,威力已經弱了很多!

「凝!」

李瀟長嘯,龍脈之力化作屏障,又召喚出了浮屠塔身,凝聚了不動天蠶勁,全身氣血更是在澎湃,更有金色龍息,從其體內爆發而出。

他這是動用了全身最後的力量,要硬抗下這一道天劫。

轟!

轟!

……

在接連爆響下,血色雷霆轟擊在了李瀟的身上。

其護體靈力僅僅是支撐了三息,便被雷霆擊破。

隨後,血色雷霆又轟擊在了浮屠塔身上。

十息后,浮屠塔身劇烈晃動,最終也被震回了體內。

三十息后,龍脈之力被震成了虛無,後續的龍脈之力補接補上,頓時空虛了下來。

轟!

這一刻,血色雷霆轟擊,落在了不動天蠶勁化作的金色蠶繭上。

十幾息后,金色蠶繭崩碎,化作漫天光雨,李瀟最後一道防線也被攻破。

報告,逃妻來襲 至此,這血色雷霆,真真切切的轟擊在了李瀟的肉身上。

然而,此刻的血色雷霆,已經削弱了一大截,威力遠不如之前。

李瀟的臉上,終於是出現了一絲笑容。

「終於是渡過了。」李瀟笑道,屹立在原地,宛若一顆蒼勁的古樹,任由雷霆轟擊,不動分毫。

聖龍靈體,如磐石一般,全身金光璀璨,龍息蕩漾。

一道道悶響,從李瀟全身各處傳來,雷霆在其體內肆虐,更如火焰一般,在焚燒他的肉身。

但是,被削弱多次的血色雷霆,終究是弱了太多,雖然將李瀟劈的渾身漆黑,骨骼爆裂了無數,但李瀟還是堅持了下來。

直到最後,血色雷霆消失,劫雲消散,天空恢復清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