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招。」

在其前方,一位男性導師面露讚賞,旋即開口而道。

對於瑤溫倩,他還是很滿意的,雖然其天賦很高,但是從之前的一招來看瑤溫倩的戰鬥經驗還是很不錯的,無論是敏銳程度還是判斷能力都是值得讚許的。

導師說完,雙腿猛地跺地而出,周身土褐色的靈力不停地涌動,雄厚的靈力蔓延而開,雙手緊握成拳,旋即右臂抬起,對著瑤溫倩所在之處猛然轟出。

瑤溫倩秀眉微蹙,在導師的拳頭之上那涌動的靈力令得瑤溫倩感受到了一絲的壓力,這第二招顯然比第一招要強上許多。

雖然瑤溫倩本身修為已經進入了先天之境,導師的這一拳並不能給她帶來什麼傷害,但是瑤溫倩還是選擇了躲閃,即便她能夠攔下這一拳,但是為了不惹人注意她還是放棄了。

步伐快速交錯,那交錯的蓮步令人感到極為的飄渺而優雅,猶如仙女在翩翩而舞,靈動而美艷。

唰!

一拳已至,可是就在導師的一拳就要打在瑤溫倩的身上時,瑤溫倩下方蓮步輕動,一道殘影倒退而去,涌動著雄厚靈力的拳頭打在空氣中的殘影落空了。

嗯?

導師眉頭微動,這是瑤溫倩第二次用身法躲過他的攻擊了,難道她除了身法之外就沒有別的武技了嗎?

他可不信瑤溫倩無法攔不下他這一拳,看其神色分明就是留有餘力嗎,那這又是為什麼呢?導師想不明白。

「竟然又被你給躲過去了,不過為什麼不把全部是實力展現出來呢?」

沒有繼續攻擊,導師停下腳步,看向瑤溫倩淡笑而道。

「什麼?躲過導師的第二招竟然沒有使用全力!這女子不會太可怕了一點吧?」

聽到那導師的話,有人坐不住了,躲過導師的第一招沒人會驚嘆,畢竟瑤溫倩可是擁有高等天賦的人,若是連導師的第一招都躲不過的話,那也太說不過去了。

可是連導師的第二招都沒有用全力,那這女子也太恐怖了一些吧。

除了聖武靈院的工作人員之外,其餘之人紛紛瞪大雙目看向瑤溫倩所在的方向,神情驚詫無比。

「不過接下來我可能會多加幾份力氣嘍,我倒想看看你真正的實力如何。」

見瑤溫倩不語,導師也沒生氣,反而激起了他濃濃的興緻,嘴角微揚,衣袍微鼓,身上的氣勢也微微發生了些變化,顯然他要增加幾份力氣將瑤溫倩的全部實力給試探出來,他可不信自己已經使出了與先天中期同等的實力還無法將瑤溫倩的實力給盡數逼出。

瑤溫倩還是不語,靜靜地看著導師,柳眉微蹙,沒有任何的動作。

嘭!

涌動的靈力隨著氣勢的變化再度雄厚了不少,導師聳了聳肩膀,看向瑤溫倩的位置開口說道。

「最後一招,我會用先天中期的實力來施展出來,可要小心了。」

導師話音落下,不再多說,只見其猛然爆射而出,一道殘影以極快的速度猛地朝瑤溫倩奔去。

再次抬起右臂,只是這次並沒有五指緊握,而是平平攤開,雄厚的靈力疾速涌動,將整隻手掌籠罩其中,一股強橫的波動漸漸的在其手掌之上蔓延開來,這等威能令得在遠處觀看的參選者和廣場之外的人群皆是猛然將心提到嗓門上去了,畢竟這一掌之威可是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測試範圍了。

「玄級中階武技《裂地掌》!」

導師輕聲喝道,只見那手掌之上的土褐色靈力嗡的一聲,旋即迅速擴張開來,瞬間變成了一隻巨大的手掌,靈力凝聚而成的巨掌瀰漫著強悍的氣勢,像是要崩山裂地一般。

「看你如何應對我這一掌。」

導師看著瑤溫倩笑著說道,眼神中充滿著期待之色。隨後右臂微動,那巨大的手掌也迅速地朝瑤溫倩快速施壓而去,巨掌之上散發著褐色的光芒將瑤溫倩籠罩其中,欲要封住其退路。

「導師這一掌,即便像這女子般高等天賦的天才應該也不能接下來吧。」

感應到巨掌之上瀰漫開來的威勢,眾人震驚地說道,不過他們看向瑤溫倩皆是露出了欽佩之意,這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享受得到的,也只有像這個女子般實力強的天才才能有這樣的待遇吧。

不過話說回來眾人也同樣期待著瑤溫倩給他們帶來更多的驚喜,即便知道瑤溫倩不可能完全接下這一招。

「要小心嘍,我這一掌威力可不小,尤其是對你們而言。」

這一掌的威力雖然強悍,但是導師還是能夠將其隨意掌控,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粗魯而讓這麼有天賦的學員受到重創。

被土褐色靈光籠罩的瑤溫倩看著那快速朝自己逼近的巨掌,也僅僅只是柳眉微微蹙動而已,但卻絲毫不懼。

「這女子不會是被這一招嚇得動不了了吧?」

見瑤溫倩還絲毫未動,眾人皺眉而道,不是應該在巨掌距離自己還不是很近的時候就應該想辦法脫離出去嗎?可是都這麼臨近了這女子為何還遲遲不動呢?難道真的是被嚇住了?

「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導師的這一招已經遠遠脫離了這次測試的範疇了,說白了被測試者本來就是以躲閃為主,就算這名女子天賦高等,但也是以躲閃為主的,所以面對這遠超出普通測試的一招,此女不可能接得下來,也未必躲得了。」

有人眯著雙目,分析而道。眾人並沒有因為瑤溫倩沒有絲毫動作而取笑她,反而都替她擔憂起來,畢竟導師的這一招可不是一個雷劫境可以躲閃得了的。

「你的小女友好像有些麻煩啊?」

另一旁,方怡琳也將目光投向瑤溫倩之處,笑著對謝傲雲說道。

「麻煩嗎?」

收回目光,謝傲雲眼帘微低,旋即,緩緩抬目看著方怡琳低聲說道。

「這可不一定!」

忽然間,謝傲雲嘴角翹起,神色極為自信的說道,那堅定的目光令得方怡琳都怔了怔。

「你就這麼有信心?」

方怡琳秀眉微微蹙動,看向謝傲雲那自信的臉龐,疑惑而道。

雖然瑤溫倩的天賦確實很高,但她所面對的導師也不是簡單的貨色,這名導師在他們所在的院內可是能排進前五的存在,即便實力被限制在兩層,也不是雷劫境能夠輕易躲閃的了的,何況現在的他已經將實力提升了不少,所以方怡琳可不相信瑤溫倩能夠輕易避開。

「我倒要看看她是如何躲過石武這一招的。」

或許是被謝傲雲的自信所感染,方怡琳也突然間對瑤溫倩好奇起來,饒有興緻的看向瑤溫倩所在之處。

對此,謝傲雲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太多,也將目光投向了瑤溫倩,作為瑤池帝國的掌上明珠,瑤溫倩從小就聚諸多光環於一身,雖然這位導師的實力很是不俗,但瑤溫倩也不是這麼簡單的,尤其是其修為突破到了先天之後更是了得。

呼!

巨大的土褐色手掌迅猛落下,帶動著周邊的空氣疾速朝著後方涌動而去,凌厲掌風呼嘯而下,站在下方的瑤溫倩猶如身處颶風當中,絲髮飄零,瘋狂的飄動著,衣裙甩動,將其那完美的身軀勾勒的淋漓盡致,令得廣場內外的男性全都一副豬哥模樣,口乾舌燥。

而就在巨掌距離瑤溫倩還有一臂之長時,這會兒的靜立的瑤溫倩終於有了動靜,只見得其身形在腳步的不斷移動之下變得越來越飄渺虛無起來,甚至實力低者更本就捕捉不到她的痕迹。

見狀,名為石武的導師瞳孔微縮,加大速度迅速拍下。

可是就算如此,瑤溫倩還是臨危不懼地移動著,幾個飄動之間,已是突破了土褐色的靈光,退至數十米之外而去了。

轟!

巨掌落下,石磚化作石礫四處飛濺,廣場內外猛然間掀起一陣激烈的抖動,廣場內,那巨掌落下之處一個大坑呈現在眾人眼前。

「這………」

眾人一片嘩然,瞪大雙目,難以自信,尤其是廣場內的那些聖武靈院的工作人員,當瑤溫倩施展身法脫離靈光之時,他們都感應到了這是一部十分強大的身法武技,他們沒想到在這天錦城內竟然有人會擁有這等玄妙而強大的身法武技。

頓時,瑤溫倩的神秘激起了眾人的好奇,眾人都為瑤溫倩的表現感到一陣驚奇,對於瑤溫倩的來歷好奇起來。

「你的小女友還真不賴,看來其來歷定然不簡單。」

震驚中的方怡琳緩緩回過神來,轉頭過來,看向謝傲雲微微說道。

「想知道她的來歷啊?」

謝傲雲也轉過頭來,看向方怡琳,嘴角微掀,輕聲說道。

見此,方怡琳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豪門逃嫁101次 「你自己去問唄。」

謝傲雲攤了攤手,故作無能為力地說道。

「你…………」

看謝傲雲如此,方怡琳知道謝傲雲是在故意氣她的,於是氣的不行。

不過,很快方怡琳恢復清冷的面容,帶著一絲冷意的聲音響徹在謝傲雲的耳邊。

「接下來就是你的測試了,我一定會手下留情的,讓你順利通過測試。」

……………………………………………………………! 「你把我想的太好了,我就是一個自私的人。」

「我在里眼裡是傻瓜嗎?我就這麼不了解你。世上沒有比我更了解你的人。」

我腦子「轟」的一聲,唐庸這句話把我嚇住了,我是有多粗心,自己以前不就是這樣的傻傻愛著一個人的狀態嘛,又怎麼不明白唐庸的苦心,可是我的心只有一個,他只屬於那個人。我不能分給它啊!

「唐庸,我和你說實話,但是你誰都不能說,也不能悄悄做什麼。如果你答應,我就告訴你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想也沒想脫口而出:「我答應,快說。」

我突然發現我一點也不了解唐庸。他比我強多了,不明白是什麼讓他可以一再堅持,這樣默默地去守護一個人。

「你還記得思君被人在校門口搶走到吧,搶她的不是別人正是吳娜,她要我離開方亮,離開那座城市,給我一筆錢可以學自己想學的設計,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為了這些你就答應了?」

我幾乎帶著哭腔說道:「我能怎麼辦,我不答應她,她就要傷害思君和方亮,還要搞垮方亮爺爺留下來的家業。我不能成為一個罪人。」

「你走的那麼乾脆有沒有想過方亮和孩子?」

「我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為了他們著想。」

「田心陽,你怎麼就這麼傻呢?為什麼班和方亮商量,找辦法解決。」

「我不能在害了他,既然上天這樣安排我和他邊不能在一起,我又怎麼能忤逆呢?一切都是天註定的……」

「人都不去掌握自己的命運,還說出這番可笑的話來,虧你還是個讀過書的人。」

「你想想看,我和方亮在一起沒有安安靜靜過,不是他爺爺去世就是他媽媽,我害怕孩子也遭遇不測,還有方亮。我只能離開。」

「吳娜她是神?能通天?」

「我不想任何人為了我在受到傷害,包括你。所以求求你知道這件事就好,其他就不要管了。」

唐庸冷哼一聲,沒有言語。聲音也開始漸漸地剛才的氣憤到現在的平穩。

「我不想任何人因為我而受到傷害。」

「你這是傻的無藥可救,你以為你走了,吳娜就不會對孩子和方亮下手?」

「既然我答應了她,她應該也不會食言。」

「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傻嗎?你當初為什麼不找個人商量?」

「我太害怕他傷害我的孩子,我的小思君。」

「想回去看看他嗎?」

「我不能回去,我答應的。」

「你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誰。」

我恍然大悟,對呀,我現在不是田心陽,我現在是趙芷琪呀!

可是,我回去該怎麼對付趙芷琪一家呢。聽說還有個未婚夫?

「不用擔心,趙芷琪家裡的情況我會詳細告訴你。」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你不是個設計師而是私家偵探嗎?」

「我不是什麼私家偵探,我是她的那個未婚夫!」

「啊,就是你啊……」

「多虧了是我。」

「什麼意思?」

「我可以幫你,如果換做別人,後果不堪設想。」

「那你和趙芷琪怎麼定的婚?」

「小時候的封建思想,老一輩定的娃娃親,他們自己張羅的訂婚宴,那時候我喜歡雲遊四海,哪裡管這些,隨他們去好了,後來就遇見了你。」

說完還抬起頭看了我一眼。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用手撓了撓頭。滑稽的真像一隻猴子。其實什麼也掩蓋不了。反而讓人看的很是緊張。

「想要回去就必須得下苦功,暫時其他的設計基本功還是很過硬的,你還比不上。如果你想回去的話,首先要把這一個城池攻破。」

「趙芷琪的英語那麼好,設計那麼優秀,我怎麼追的上她呢。」

「只有刻苦學習了,如果你那麼想回去的話。」

「如果回去,我的身體也要帶回去嗎?」

「當然,不然你以後怎麼回來呀?難道你打算在趙子琪的身體里過一輩子?」

「我還真有那個打算,至少別人是千金大小姐呀,這樣我就和某人門當戶對了,再也沒有人敢出來阻撓我們倆了。」

「你以為一個大家族會讓你輕輕鬆鬆的去選擇自己未來的另一半嗎?」

「那……」

「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提高自己的語言能力和設計能力。這些我都可以幫你。」

「老是欠你的人情,我要怎麼還啊。」

「我欠你一個,真相大白。」

「誤會都解除了,哪裡還有什麼真相大白?」

「可是在我心裡,那就是你人生的一個污點,我給你帶來的污點,我欠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