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病!」

秦少穹搖頭,只覺她的脾氣來的莫名其妙,心道:古人誠不欺我,女人都是不講道理的!

。 聽說這裏發生了命案,沒過多久警車就呼嘯而來。

張林第一時間讓人封鎖了現場,所有人被全部都轉移到了另一棟樓休息,而且還找人專門守在了樓梯口,所以現在整個二樓都空蕩蕩的。

「出事人在二樓哪個房間?誰是第一個發現他的人?」

站在張林身後的老苟站了出來。

老苟和死者老吳一樣,都是跟着張林四處奔波了這麼多年的老人了。本想着再攢幾年錢就回老家給兒子把房子給買了,卻沒想到突然就遭遇了這種事情。

倆個人都是場務人員,工作上分工明確,彼此之間合作愉快而且默契,是劇組這麼多年公認的好搭檔。

「是我報的警!也是我第一個發現他倒在了淋浴間的人!」

老苟開始回想起半個小時以前發生的事情。

「走,我們上去看看。」

袁俊收起了手中的文件夾,一行人朝着二樓走去。

最裏面的一盞燈時不時的會熄,然後自己亮起來,凌亂的腳步聲在不大的空間里迴響,若有若無的血腥味在空氣中刺激著所有人的鼻腔,還真有幾分拍恐怖片的感覺。

204。

房門保持着打開的形狀。

老苟打電話叫來的120選擇也只有一個人站在浴室門口,房間裏面早就已經被封鎖了起來,無關緊要的人不能進出,這是為了不破壞物證。

「如何?」

袁俊見眼前的人搖了搖頭,彼此之間心知肚明最後的結果。

「我們到的時候人就已經僵硬了,很抱歉,我們沒能把人給救回來!」

雖然這已經是意料之中的結果,但是從別人嘴巴里說出來,老苟還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張林也是,透過酒店的磨砂玻璃,他是怎麼也不會想到,就這麼短短的幾個小時,白天還在一起工作的人轉瞬之間就上了黃泉路。

張林滿臉悲痛的朝着袁俊說道,「警察同志,麻煩你一定要將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這,這個消息讓我們都十分的悲痛,老吳他,我們也都認識了這麼多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的人說沒就沒了呢!!!」

袁俊見過無數的生死別離的場景,自然能夠明白他們此時心裏是如何的悲痛。調查完了現場之後,現在就等法醫的一個鑒定結果。

而結果,也很快就出來了。

死者,吳森,男,40歲,死亡時間應為22:00~23:00之間,死亡原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但很奇怪的一點是,在吳森身上,並沒有看到十分大的傷口,只有在他的小腿內側有一個長約3cm、深約2cm的小傷口,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讓人失血過多而亡的傷口,案件一下子陷入了困境。

同時,酒店的監控也全部都被調了出來。

這一棟樓入住的全部都是劇組的工作人員,而且為了避免尷尬,二樓、三樓住的是男性,四樓住的是女性。因為有前車之鑒,這也是為了避免在劇組裏面發生某些不必要的事情。

根據酒店的監控顯示,吳森在外面吃過宵夜以後就回到了酒店,而且整個人看起來狀態都很不錯,並沒有什麼發病的情況,這期間並沒有出過204的大門。

緊接着時間走到了22:35分,這期間也沒有人進過204號房間。從外面回來的老苟進了二樓的電梯,然後3分鐘以後就從204傳來了老苟的呼叫聲,就已經發現吳森倒在了淋浴間的地上。

而且據老苟說,當時他還以為吳森是暈厥了,連忙將人翻了過來,卻發現吳森整個人是臉色慘白,怎麼喊都喊不答應,他這才手抖得去探了探鼻息,結果嚇的人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連忙是撥打了120和110。這期間還給吳森做了心肺復甦術,只是吳森是沒有一點反應。

至於其他的,淋浴間並沒有窗子,只有一個排氣扇進行換氣。外面卧室的窗戶也都是鎖死了的,只留下了幾指頭寬的通風口,他們也都仔細檢查過了,上面並沒有什麼破損的痕迹。如果真的有人是從二樓的窗子上翻進來,勢必要先砸碎玻璃,肯定是會有響聲的,也就是說懷疑是外面的人進來害死了吳森這個說法暫時也不成立。

那麼,吳森究竟是被誰所害呢?

還是說其實早就有人進了204的房間,然後早早的就埋伏在了204裏面伺機殺人。那事發之後殺人兇手又是從哪裏逃出去的呢,沒有逃脫的話房間裏面也全都被地毯似的進行了排查,監控裏面並沒有留下誰出入204房間的信息。

事情一下子陷入了僵局,所有人都感覺前方就是一團黑霧,怎麼都找不着方向。

***

經過了晚上兵荒馬亂的一陣折騰,喻玖和簡兮兩個人回房間已經過了凌晨。

今天光是她們兩個人睡不着覺,估計今天劇組裏的很多人都會睡不着。

這白天還好端端在一起工作的人晚上突然就沒了,擱在誰身上誰心裏都不好受。

「哎,也不知道這是造了什麼孽,怎麼突然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今天早上我還見到他在準備明天的道具,還和他打了招呼,他還笑着跟我說張導雖然嚴厲,但是在張導的劇組還是很能學到東西的。可一晃眼,這人就沒了,人命呀!」

簡兮感嘆著。

雖然和吳森不熟,但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人說沒就沒了,到現在也沒有給出一個具體的結果,心底肯定也還是同情的。

至於喻玖,今天在靠近吳森出事的那棟樓的時候,她就敏感的察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只是一時半會兒還想不出究竟是什麼原因。

按照道理來說,一般情況如果說有惡鬼作祟,再怎麼樣都是會留下痕迹的,那肯定是逃不過她的法眼。但今天,她並沒有察覺到有鬼氣的存在,難不成這件事情就是一件普通的兇殺案或者說是意外身亡?

只是她現在也進不了案發的地方,還是先等到明天警察調查的結果出來再行打算。

。 叮叮叮。

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白雲飛拿起來手機一看,是老夥計孫亮打來的。

白雲飛接通電話,

「喂,亮子。」

電話里傳來孫亮的大嗓門,「雲飛,你丫的要火啊!」

白雲飛一聽就知道這小子也跟電視前面蹲著看自己的節目呢,「哈哈,當然得火,我可是要當大明星的,不過,低調低調。」

孫亮呸了一聲,「低調個屁啊,我剛才看了一下朋友圈,四五個都是在說你呢,你看咱們班企鵝群了嗎?要炸群啊!」

白雲飛聽了一愣,他最近比較習慣用微-信,企鵝倒是好長時間沒登過了,「沒看啊,怎麼了?出事了?」

孫亮呵呵道:「你小子明知故問,畢業之後咱們那個群里就炸過三次,都特么和你有關。」

白雲飛眨了眨眼,笑道:「是嗎?等會兒我去潛一下水,看看大家都怎麼說我?」

孫亮酸溜溜道:「還能怎麼說?羨慕嫉妒唄,你現在可是領先咱們班絕大部分同學一大截了,像劉洋那幾個班幹部,人家是從大一甚至高中就開始接活了,四五年下來才掙扎著進了五線藝人中上游,你倒好,兩個星期不到,就追上了人家四五年的腳步,人家能不酸嘛!」

這段時間太忙,白雲飛倒是把劉洋、吳珊妮之類的人給甩到腦後跟去了。

白雲飛笑道:「咋地,他們酸不酸我不知道,但我聽某些人的口氣是酸的要死。」

孫亮哼了一聲,「行了,不跟你說了,我要自我安慰一下我這受傷的小心臟。」

白雲飛道:「走好。」

剛把孫亮的電話掛了,突然又有人來電,白雲飛一看,是家裡打來的。

「喂,芊芊。」

「哥,你在幹嘛?現在忙嗎?」

「不忙,在酒店躺著呢。」

「那就好,咱爸媽想跟你說話。」

說完,電話那邊,傳來老媽興奮的聲音,「兒子,今天晚上唱的那首《成都》真好,哈哈,給你媽我漲臉了!」

白雲飛笑道:「哈哈,給您漲臉那是我的榮幸。」

電話那邊又傳來老爸的聲音,「雲飛,這次表現的很好,但千萬不要大意,要切記,只有時刻保持謙虛,才能不斷的保持進步。」

白雲飛哈哈道:「是,謙虛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嘛。」

老爸笑道:「嘿,你小子,什麼時候這麼能說了。」

接下來,那邊好像是為了誰接電話吵了幾句,最後傳來妹妹白芊芊的聲音,「哥,咱爸媽都想跟你說話,又怕耽誤你事情,哈哈,現在兩人還吵著呢。」

白雲飛道:「等過段時間不忙了,你和爸媽一起京城找我,好好玩一玩。」

白芊芊高興道:「那太好了,剛才咱大姨就打過來電話了,把你好一頓誇,要不你看咱媽樂成什麼樣了。」

白雲飛一聽,頓時明白了,剛才他還想著老媽怎麼異常高興,原來是這麼回事。

聊了一會兒,老媽接過電話讓白雲飛在外注意身體云云,說完才掛了電話。

白雲飛喝了口水,打開企鵝,好久沒登錄,許多未讀消息,其中自己那個大學表演三班的班級群顯示著99+。

白雲飛點開看了看,同學們正說得熱烈呢。

「我又聽了一遍《成都》,可真好聽啊!」

「哎呦我去,以前怎麼沒發現,白雲飛居然這麼有才?我靠,感覺老娘損失了十個億!」

「你早發現有什麼用?你又不是系花,切。」

「哈哈哈,這就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嗚嗚嗚,我這才剛剛成為五線藝人,還在八千七百名徘徊,人家都要衝進前七千了!」

「白雲飛怎麼不說話啊?我還想抱大腿呢。」

「加我一個,我也要抱。」

「太恐怖了,平均分9.6,直接打破啄木鳥音樂節的記錄!」

「真特么奇怪,咱們班這是出了一個什麼怪物啊?」

白雲飛正饒有興趣的看著,大家在一個班級生活了四年,關係都不錯,聊得也很開,當然,也可能和剛畢業有原因,時間久了會不會生分誰知道。

突然,白雲飛看到音樂課代表的話差點一口鹽汽水沒噴出來。

音樂課代表:「剛才和音樂老師聊天,她說咱們表演三班出了一個叛徒。。。」

白雲飛張嘴要反駁,但想想也是這麼回事,他一個表演班的學生,還沒開始演戲呢,倒是先沾上音樂比賽了。

……….

江浙,橫店。

劉洋這段時間一直在埋頭拍戲,作為京城電影學院的高材生,他演戲很有天分,被劇組導演很看重,當然,劉洋自己也很努力,除了前段時間請假去參加畢業典禮,他一直泡在劇組裡,哪也沒去。

今天拍的很順,沒怎麼叫停,倒是早早的收工了。

劉洋坐在躺椅上,翻了翻劇本,劇本已經被他翻爛了,心裡對明天的拍攝有了把握之後,劉洋才放下劇本,摸出手機,打開企鵝聊天軟體看了看。

最近他忙著拍戲,很少看手機,今天打開聊天軟體一看,頓時發現班級群好像挺熱鬧的。

劉洋有些好奇大家都聊什麼呢,點進去一看,立馬傻眼了。

大家都在討論白雲飛?

《成都》唱的好聽?《成都》是什麼鬼?

還要抱白雲飛的大腿?白雲飛算什麼東西?為什麼要抱他的大腿?

突然,群里一個同學:「這兩天白雲飛應該能進入五線藝人前七千吧?畢竟這是啄木鳥音樂節的半決賽。」

下面一群同學跟著附和。

劉洋看了臉色一呆,進入五線藝人前七千?怎麼可能?

白雲飛進入娛樂圈才多久?兩個周還不到吧?就能提高將近三千的排名?

但看著同學們信誓旦旦的發言,劉洋皺起眉頭,難道是自己這段時間錯過了什麼?

趕緊退出聊天工具,打開瀏覽器,登上華國文化總局的官方網站,搜索白雲飛。

很快,白雲飛的資料出現。

評級:五線藝人。

排名:7899。

當看到白雲飛排名的時候,劉洋嚇了一跳,這傢伙進步神速啊!

不過,劉洋驚訝之後,又鬆了一口氣,剛才看群里有人胡說,白雲飛會進入前七千,這明明還差得遠呢。

點擊白雲飛,手機頁面變化,白雲飛過往的作品出現。

《你的答案》。

《夜空中最亮的星》。

《年少有為》。

咦?不是說還有個《成都》嗎?怎麼沒顯示?難道還沒上傳?

退出官網,劉洋在搜索框里搜索白雲飛。

很快,一大列關於白雲飛的新聞或者視頻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