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中央那隻拳頭大小,帶著一絲紫芒的蟲子嗎?它就是蟲王了。」小白道,她在這空間通道中的感覺要自在得多。

楚南想起當初她中的虛空綠蘿之毒,難不成小白能隨意進出虛空? 你來一下子,我念一輩子 那個時候,她也才七級吧。

「看到了,小白,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楚南對小白道。

「我能殺死這些普通的虛空噬靈蟲,但是殺不死蟲王,待我將所有的虛空噬靈蟲消滅,這飛船早就散架了。」小白道。

「殺不死?」楚南疑惑的問。

「但你能殺死,你的靈火品級極高,只要圍困住它,就能生生煉化了它。」小白道。 ?這隻虛空噬靈蟲王對危險極其敏銳,不斷的變換著位置,它永遠躲在一大片一大片的普通虛空噬靈蟲後面。

「有辦法困住它嗎?」無錯不跳字。楚南問小白。

「若在外面沒有問題,但在這空間通道里,很難。」小白道。

楚南皺了皺眉頭,而就在這時,姚紅娘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了出來:「楚南,你還不快點動手,我這裡快要撐不下去了。」

大明之雄霸海外 楚南自是知道,這些虛空噬靈蟲簡直就是將飛船上的防護玄陣當成了食物,飛船的基礎玄陣開始搖搖欲墜,能撐到現在,都是姚紅娘的功勞,要不然早崩了,沒了玄陣,這裡的空里之力直接就將飛船絞碎。

但是,楚南若不能一擊就中,那就是徒勞,反而浪費機會。

要圍困住這虛空噬靈蟲王,恐怕只有靠玄陣了,他雖可一念成陣,但靈魂之力成的陣即使是天陣,沒有天地之力的支撐,也只是曇花一現,不可能困住這虛空噬靈蟲王的。

「楚南,只有一分鐘了。」姚紅娘咬牙切齒的聲音傳來,這傢伙收了她的遮天果,竟然不辦事。

而就在這時,楚南開始攻擊身邊的虛空噬靈蟲。

小白一怔,這有用呢?普通的虛空噬靈蟲無數,早已將這飛船圍得水泄不通,除非一分鐘內能將所有虛空噬靈蟲殺死,到時只剩下蟲王這光桿司令自然也就沒有威脅了。

「完了,被這臭小子陰了。」姚紅娘氣得渾身發顫。

「師傅,他簡直就是對我們整個遮天宗的挑釁。」諸葛研兒也是氣得直跳腳。

「哼,敢這麼做,還真欺我遮天宗無人嗎?」無錯不跳字。姚紅娘冰冷哼道。

玄陣艙里的一個玄陣法臉色慘白道:「只能撐最後十息了。」

絕望在整艘飛船上瀰漫,有人憤怒,有人獃滯,有人上竄下跳的準備逃命。

但就在這時,詭異的情況發生了。

那隻躲在一大片虛空噬靈蟲后的蟲王突然被一個刺目的玄陣包圍起來,任由它如何都不得逃身。

楚南瞬間出現在旁邊,雙手印了上去,玄陣之內頓時燃起了銀色的火焰。

只瞬間,這隻虛空噬靈蟲王便被銀焰吞噬。

而隨即,那無數只虛空噬靈蟲在同時感應到了蟲王的隕落,頓時朝著四周散去,眨眼間消失得一乾二淨。

此時,這飛船上的玄陣只能撐最後一息了。

楚南收起了靈火,掌心裡多出了一塊半個巴掌大的碎片,隨即收入了空間里。

這碎片是那虛空噬靈蟲王被焚化后留下的,不知道材質,但在銀焰下依然入手冰涼,楚南就知道這絕非凡物。

飛船的玄陣艙里,姚紅娘震驚的張著嘴,半晌才閉上。

「師傅,他怎麼做到的?」諸葛研兒問。

「不知道。」姚紅娘怔怔道,她也是一個天陣師,但竟然沒有看出來楚南是如何布下的天陣,這可是虛空布陣,沒有天地之力的支撐,哪來這麼強的效果?

此時,飛船里的人由絕望到希望,有些人情緒崩潰的直接大哭。

楚南與小白回到了飛船里,姚紅娘與諸葛研兒師徒正等著他們。

「幸不辱命,沒有白拿你三顆遮天果吧。」楚南笑道。

「你怎麼做到的?」姚紅娘知道楚南不太可能會告訴她,但心裡太好奇了,一個天陣師竟然沒有看懂,這答案不解開,簡直就是要命。

「想知道啊,再給我一顆遮天果我就告訴你。」楚南道。

「你太過份了,師傅已經給你三顆遮天果了……我都一顆都沒有……」諸葛研兒叫道,最後一句是嘀咕的,心裡說實話是十分不平衡的。

「那三顆只是擊殺虛空噬靈蟲王的交易,一碼歸一碼。」楚南聳聳肩,分毫不讓。

「給你。」姚紅娘拿出了最後一顆遮天果。

楚南急忙接過,翻手收入了空間,這才嘿嘿笑道:「其實很簡單,陣法在這空間通道中很難發揮出正常的威力,第一是沒有天地之力,第二是玄陣線條在虛空中沒有載體,沒有天地之力的支撐沒關係,我並需要它支撐很久,只要它在短時間發揮出正常的威力即可,所以,你們看我攻擊那些普通的虛空噬靈蟲,大部份是沒有死的。」

就在這時,姚紅娘似乎是想到了,驚聲道:「你……你竟然是以虛空噬靈蟲為玄陣線條的載體,但這怎麼可能?」

也無怪乎姚紅娘吃驚了,因為如果是她,就算想到了這個辦法,也絕對不可能做得到。

虛空噬靈蟲是一個獨立的整體,一根玄陣線條可能要用到數十隻上百隻虛空噬靈蟲來承載,如何保證這些虛空噬靈蟲不出一點差錯呢?這根本無法想像。

「哈哈哈,姚長老,你想得太複雜了,你不會認為我是一隻一隻去刻畫線條的吧,那我累死也辦不到了,你想那虛空噬靈蟲密密麻麻一片,就與平時布陣一樣,這些承載著線條的虛空噬靈蟲全部能被我感應,再驅使它們飛往蟲王身邊,即使它們亂了,也能在瞬間凝陣。」楚南大笑道。

姚紅娘呆了,眸中瞬間綻放出光芒,如此簡單,竟然如此簡單,可是如此簡單的解決方法,為我就偏偏沒有想到呢。

待姚紅娘回過神,楚南與小白已經進入了房間里。

其實這就是思維定式的問題,姚紅娘的思維早已固定成形,難免就少了創造性。

「師傅,你怎麼了?」諸葛研兒看著師傅突然落寞的表情,不由心疼問道。

「唉,我不如他,不,雖然我們都是天陣師,但他才算是真正的天陣師。」姚紅娘嘆息道。

飛船經過了這驚險的一幕,再也沒有出現其它的問題,兩天後,飛船抵達了靈虛大陸的靈虛帝國帝都飛船基地。

靈虛大陸在這個世界有著一個很特殊的地位,因為破虛領能通往浮玉煌界,所以儘管它很偏僻,但卻一直平穩發展,實力強盛,強者眾多。

據說,靈虛帝國這一脈是得到了浮玉煌界某位大能的指點,是浮玉煌界在這世界的代表。

但具體情況,怕是只有局中人才了解了。

此時,靈虛帝國人滿為患,各路強者雲集。

「前往破虛領了,前往破虛領了,一個人只要一千星辰幣,就能乘坐奢華專線車,直破破虛領。」

楚南一出飛船基地,就聽到了外面許多人在招攬生意。

「我要去破虛領。」

「我也要去。」

從飛船基地出來的各地飛船的乘客有不少紛紛表示要去破虛領,上了所謂的專線車。

楚南與小白對視一眼,臉色有些古怪,這麼會有如此多的人去破虛領,看這些人也不像是各宗派要去浮玉煌界參加論天大會的天才。

就在這時,姚紅娘與諸葛研兒也出來了,楚南見得她們財大氣粗的包了一輛專車,心念一動,就與小白跟著擠了上去。

「不介意一起坐吧,反正順路。」楚南笑道。

「你倒是佔便宜的行家裡手。」諸葛研兒譏諷道。

「多謝誇獎。」楚南臉色極厚,一點也不在意。

那司機見得姚紅娘沒有趕人,便直接開動了。

「姚長老,我有些奇怪,為如此多的人趕往破虛領?」楚南問。

「能去浮玉煌界的都是各大勢力的天才人物,你說為呢?」姚紅娘道。

楚南恍然,這是名人效應啊,敢情是追星去的,當然大部份人也是奔著尋求機緣去的。

「不過,我在飛船基地好像沒有感應到要去浮玉煌界參加論天大會的人。」楚南道。

「我說你是真傻還是裝不懂啊,你們紫月書院來參加論天大會還會這麼麻煩輾轉嗎?」無錯不跳字。諸葛研兒哼道。

「是哦,我土鱉行吧。」楚南笑道。

馭獸狂女:邪王獨寵小懶妃 破虛領離靈虛帝都並不算遠,也就半天時間,就到達了破虛領邊緣。

破虛領是一座漆黑的石山,上面寸草不生,人們的目光也頂多能望到半山腰,再往上就設有了禁制,只有參加論天大會的各勢力的人以及一些大人物能進出。

在破虛領下,竟然熱鬧得像一座中型城市,起碼有百萬人聚集在這裡,有人來求機緣,有人來做生意。

這裡聚集的人有許多強者,買賣的東西都不是凡品。

「你們不能上去的,否則死無全屍。」司機好心的提醒道,他自是不知道楚南等人的身份,他們交談時都屏蔽了聲音。

既然來到了破虛領,楚南也不急了,真正進入浮玉煌界還要好幾天呢,他與小白倒是有閑心四處逛了起來。

姚紅娘師徒倆沒有停留,直接就上了破虛領,臨走時,諸葛研兒還在心中咒楚南,說這小子蹭了車連點表示都沒有。

楚南饒有興趣的逛了一圈,倒是沒有發現好寶貝。

前方,是一家烤玄獸肉的攤子,肉香撲鼻,倒是勾起了楚南的饞蟲。

「聞起來不錯啊,好久沒有遇到能勾起我食慾的食物了。」楚南道,這烤肉攤倒是有許多人駐足流口水,但客人並不算太多。

楚南走到跟前一看,才知道為真正買的客人不算多,那是因為這定價相對於一般的烤玄獸肉貴得有些離譜,完全像個黑攤。

一般的烤五級玄獸肉也就數十個星辰幣一串,但這裡要價一千星辰幣一串,直接翻了幾十倍,難怪客人不多了。

不過這價格雖黑,卻是明碼標價。

楚南不在乎這點錢,這與從不同的香味,也值得他付這個錢。

楚南直接要了各種烤肉數十串,價格數萬星辰幣。

咬上一口,楚南眸中流露出驚喜的光芒,這味道果真沒有令他失望。

頓時,數十串肉就進了楚南與小白的腹中。

「老闆,再來一百串。」楚南道。

「好咧。」攤主是一個漢子,一身的彪悍之氣。

「老闆,我也要一百串。」這時,一個帶著傲氣的男聲緊接著響起。

楚南望了過去,這是一個身著一身紅衣的男子,長得還算英俊,但那目光卻是令人很不舒服,那是一種冷傲,似乎別人在他眼裡就是螻蟻般的人物。

「不好意思,這位客人,最後一百串已被這位客人點了,所以今天沒有了。」攤主看了這紅衣男一眼,客氣道。

「我金天和想要的東西,不會有人跟我搶,你說是不是?」這紅衣男目光如隼,盯著楚南道。

「小白,這不男不女的傢伙是在跟我說話嗎?」無錯不跳字。楚南訝聲問。

「是的,主人。」小白來到了這破虛領,對楚南的稱呼也變了。

「看來你是敬酒不喝喝罰酒。」這紅衣男一步踏出,空氣突然凝成狂潮朝著楚南湧來。

楚南眸子微微一眯,閃過一絲冷芒。

就在這時,攤主輕哼一聲,那狂潮瞬間被震散。

「我的攤位前誰是禁止動武的。」攤主淡淡道。

紅衣男臉色一變,目光掃過這攤主,轉身就走。

楚南挑了挑眉,這破虛領還真是龍蛇匯聚,這紅衣男實力極強,這攤主也不弱。

很快,一百串烤肉就上來了,三五下進入了楚南與小白的肚子。

「你們若是來參加論天大會的,還是儘快上破虛領吧,這娘娘腔來頭不小。」攤主突然道。

楚南心中一驚,臉上卻不動聲色,道:「老闆,我看你也不簡單啊。」

「呵呵。」攤主只是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那娘娘腔來頭,可否告之一二?」楚南問。

「或許你等會兒自己就知道了,你要求援就儘快。」攤主道。

楚南和小白看到一群青年男女開始在這攤位外清場,一個個囂張得很,但被清場的人卻也敢怒不敢言,似乎很是畏懼。

「境界都不低,都是些帝境後期的傢伙。」小白輕聲道。

「我擦,吃個烤肉就吃出這麼大陣仗,有點意思啊。」楚南罵了一聲,又笑了起來。

「主人要活動活動筋骨還是想讓我去解決?」小白道。

「就當熱個身吧,我紫月書院沉寂了這麼久,就從這裡讓人重新仰望吧。」楚南笑道,眸里蒙上了一層戾氣。

紅衣男帶著人包圍了楚南與小白,目光看著兩人,想從兩人眼裡看到恐懼,但是他失望了。 ?楚南此時心裡有些警覺,這是破虛領下,而那攤主明顯猜到自己是要去破虛領的,卻是勸自己趕緊上破虛領,難道他認為一個要前往浮玉煌界的大勢力天才弟子還會吃虧?

楚南再度掃了一圈,這一群人之中沒有聖境強者,要對付起來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但是,如果說紅衣男也猜到他是要上破虛領的,卻非得來招惹他,是不是不太正常?

這時,楚南注意到了攤主的神情,他是在看熱鬧,似乎想看看楚南該怎麼處理,與此同時,他的目光中似乎還帶著一絲同情。

楚南心中剎那間閃過百個念頭,這裡面看來有些貓膩。

但是,那又如何,楚南可不是軟柿子,就算有貓膩,這麼多人來挑釁,那就要承受他的怒火。

楚南身形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剎那間,玄陣光芒亮起,所有人在剎那間被束縛。

而緊接著,楚南的破殺刀直接斬了過來,空氣「嘶」的一聲冒出輕煙,而後,就見得這些人身上的防護光芒不停的閃爍。

「轟」

除了那紅衣男見狀不對,用一種詭異的身法閃出攻擊範圍外,其餘人身上的防護光芒齊齊破碎,噴血倒飛,重重摔在地上后渾身抽搐,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紅衣男眼睛流露出恐懼,他看著楚南那冰冷的目光,心尖直發顫,這怎麼可能,就算是那些要進入浮玉煌界的精英弟子,怎麼會有這樣的戰鬥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