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您不愛吃甜,所以對甜食一概不碰,端王不愛吃苦的東西,所以寧願病著也不願喝苦藥,這不就和您很像了?」

「你這刁奴,今日倒是編排起朕來了。」

「奴才不敢。」何承志往地上就要跪下去。

「滾起來,請雲少主去端王府一趟。」昭文帝踹了何承志一腳。

「喳。」

端王府中,端王確實病了,但其實並不嚴重,嚴重都是裝給外人看的,當然了他也確實不喝葯。

「雲少主。」端王虛弱地躺在床上。

「別給我裝。」雲拂衣睨了他一眼。

端王嘿嘿起身,長臂一伸就要去勾雲拂衣的肩膀,「兄弟好久不見了啊。」

雲拂衣嫌棄地避開,「滾開點,幾日沒洗澡了你,臭死了。」

「還是這龜毛的性子,真是一點都不討喜。」

「說吧,你怎麼突然過來了?」

「你父皇讓我來給你看診,順便……盯著你喝葯。」

「我才不喝你開的葯。」以前年少不懂事的事情,曾讓雲拂衣給看過一次病,自此之後……他寧願病死都不要再和雲拂衣開的葯了。

兩刻鐘之後……

「喝不喝?」雲拂衣端著一碗黑乎乎的湯藥。

「不!」端王不斷往後退。

兩人都是高個子,但端王塊頭顯然更大點,但此時被逼到牆角的他渾身上下都寫滿了「弱小無助可憐」幾個大字。

「呵!」雲拂衣冷笑一聲,上前死死鉗住端王,一碗湯藥直接灌了下去。 喝完葯的端王生無可戀的躺在床上。

「你說我是不是要死了?」他問道。

「準備後事吧。」雲拂衣冷淡地回道。

端王:「……」

「差不多就是這幾天了,到時候別掉鏈子,要是我還不了人情,就拿你祭天。」雲拂衣說道。

「知道了。」端王有氣無力地回道。

雲拂衣回宮交差,「葯我已經開了。」

「喝了?」昭文帝問道。

「喝了一碗。」雲拂衣回道,「只是端王情況有點嚴重,怕是沒有個三五日好不了,如果他之後還是不喝葯的話,這病估計會拖得更久。」

昭文帝皺眉,「辛苦雲少主了。」

雲拂衣搖頭,「我只是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交差結束之後,雲拂衣繼續回自己府上呆著,而這樣風平浪靜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五天之後。

這日遠在長青村的聞冬暖收到了一封特殊的來信。

來信不同於以往的只是薄薄的一封,反而是厚厚地一疊,聞冬暖將信封打開,發現裡面是個大信封裝著一疊小信封。

最上面那封信正是葉凜寒所寫的,信上內容千言萬語化作一句相思。

聞冬暖看完了之後,仔細將信件收好,打算待會就回信。

而第二封信信封上的字跡很陌生,然而信封上面的內容卻是——

吾妻心兒親啟。

聞冬暖心頭狠狠地跳了一下。

心兒,她娘名柳言心。

「砰!」聞冬暖猛地站起來,還差點將椅子掀翻在地。

「小姐,怎麼了?」彤雲等人連忙上前詢問。

「我娘呢?」她著急問道。

「夫人在學堂。」最近柳言心身子已經基本好了,便打算找點事情來做,聞冬暖便和她提議了教習女子醫術的事情。

女子學醫的本身就好,加上很多醫術還有傳男不傳女的說法,以至於就算有女子學醫,醫術都不會太好,然而這裡又不必現代,病人沒有性別之分,所以很多女子生病了都會羞於看大夫。

柳言心因為身子緣故,並不會每日都去學堂,但隔日或者隔兩日就會去一趟,每次就會在哪裡呆上一日才會回來。

「遷馬給我。」聞冬暖說道。

這段時日她的馬術已經好多了。

「奴婢帶您去吧。」不過文穎依舊不是很放心。

聞冬暖想了想,讓文穎帶會比較快,便也點頭同意了。

當聞冬暖帶著信件來找柳言心的時候,柳言心還在上課中。

平時聞冬暖都會在外頭等著,但今日她坐不住了。

「娘!」

柳言心聞聲往外看,見聞冬暖一臉的著急,忙轉頭對學生說了一句稍等片刻,便匆忙走到外面。

「暖兒,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柳言心忙問道。

「娘,你看!」聞冬暖將那封寫著「吾妻心兒親啟」遞給柳言心。

柳言心低頭一看,瞳孔猛地一縮。

「娘,這信是不是……」

「是你爹爹的字。」聞冬暖話還沒說完,柳言心便回道,並手微微顫抖地將信接了過來。

她小心將信封拆開,這一封信於她而言份量太重,以至於她連信封都不捨得破壞分毫。 顏洳鈺的通訊令牌瞬間振動個不停

「師父!你終於回復我啦!你沒事吧?」

「你今天去哪裡了?」

「你有沒有吃飯啊?」

顏洳鈺嘴角微抽,無奈的回了一句

「你一下子問這麼多,讓我先回哪個?」

「呃。好吧!那你什麼時候跟我們匯合啊?」

顏洳鈺斟酌一下,還是覺得自己一個人出發比較好,一路上不知名的危險到處都是。

「你們先去火域森林,我們在火域森林匯合」說完不等龍小翰回復直接掐斷了通訊令的聯繫。

顏洳鈺換了身衣服,依舊與之前毫無半分差別,心念一動出了空間,隨後炎滅與炎純也跟著出來了。

「小純,你還不知道我的身份吧?」說完解除對炎純的單方面封閉

炎純瞬間睜大雙眼,什麼?這個氣度翩翩的公子哥!是女的?我滴狸狐娘親啊!

炎滅鄙視的看了炎純一眼道:「沒見識,大驚小怪!」

「好了,你們以後沒事就不用進空間了,就跟著我吧,在人前叫我炎凰就可以」

說完扇了扇不知何時拿在手上的扇子,看上去氣度翩翩。

炎滅隨即委屈道:「主人~我想進入空間戒指里,我還要修鍊。」

顏洳鈺默勒,她可不可以說,她只是忘記這茬了?

「你要進去就進去唄,反正還是老話,沒有進步,一天一千兩銀子。」

「……」炎滅二話不說直接進入空間內,他怕他再說下去就得漲價了。

顏洳鈺看向炎純道「你呢?要不要進去?」

回神的炎純聽顏洳鈺叫她,焦急道「主人,那你別趕我啊!我想陪著你。」

「……」顏洳鈺又默勒,她什麼時候趕她了?合著收了兩奇葩靈寵啊!

顏洳鈺搖了搖頭向前方走去,炎純則無辜的跟在身後。

夕陽西下,白日的艷陽天早已暗了下來。

此時顏洳鈺才發覺自己一天未進食了,那個餓啊!

「咕嚕~」顏洳鈺的肚子叫的一聲比一聲響

尷尬的看向炎純「小純你去給我獵兩隻兔子過來」

「好的,您等會哦,小純很快回來。」說完就閃身離去。

顏洳鈺找個一處有水源的地方,剛剛坐下,就發現水裡有些不對勁。顏洳鈺還來不及多想,水裡就蠕動了起來。

顏洳鈺默念低級御草樹,只見顏洳鈺周圍的小草,瘋狂地長了起來,拰成能夠支撐住顏洳鈺大小方才停止。

水裡的動靜越來越大,捲成一個漩渦,漸漸地、中間顯現出一隻笨重的烏龜。

這時顏洳鈺的王者至尊滴的一聲響了。

「滴。附近出現可使王者至尊增長積分的物質,獨角龜,獨角具有強化作用。屬性為水,在水中稱霸,此物以獨角的長短分辨等級,並且難以對付,持有者慎選」

顏洳鈺眉頭猛地一跳,之前她就有跟王者至尊溝通過,問它什麼是積分,它說如果積分夠多,可以使空間更大,開啟更多王者至尊里的東西,但是積分難得。還有一種方法就是提高修為,迫使王者至尊提高內部已達到配合持有者的需求。顏洳鈺這才從此得知,原來王者至尊現在開啟的並不過是冰山一角。

這時獨角龜居然說話了

「爾等小輩,休要在此擾我清修。」

還未等顏洳鈺回答便接著道

「還不速速離去,否則休怪老龜不給面子。」說完釋放出威壓逼向顏洳鈺

顏洳鈺的精神力還不錯,又加上之前跟老者對抗過,對於獨角龜釋放出的威壓還是稍稍有點能適應的。

在說顏洳鈺聽說獨角獸的特質,原本就在考慮是離開還是留下,還未決定之下,就被警告了,心裡不禁有點冒火!什麼玩意啊?小爺還不走了。

不爽的譏諷道:「哦?怎麼個不給面子法?你確定縮頭烏龜有臉?」

一聲震怒傳來「爾等小兒,休要放肆。」 拆開信封,掏出裡面的信件——

吾妻心兒,近況如何?念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