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穎,你聽見沒有,本郡主叫你救我們。」上官淑琴見百里穎不理會自己,繼續大聲吼道。她自然知道百里穎沒那個實力,但是她身邊的寧無雙和納蘭卿卿肯定可以抵擋片刻,她們也好逃跑。

不得不說,她的想法空前絕後的無恥。別說百里穎跟她只有仇沒有交情,就算是普通認識的人,她也不會為了救她而犧牲寧無雙和納蘭卿卿吧?

「百里師妹,你們快點離開,這裡危險!」一個正在和烈焰魔獅打鬥的男子開口說道,他的話倒是中聽了些許。

「子車師兄,你怎麼可以讓她們離開?寧無雙和納蘭卿卿怎麼也可以抵擋一陣子,若是她們離開了,我們不是只有等死嗎?」上官淑琴不可置信的看向子車易,大聲的咆哮道。

她們本來是出來歷練,並不知道百里穎也報名參加。只是這次運氣不佳,竟然遇到了後山最強悍的烈焰魔獅,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到神獸的高級巔峰幻獸。

「上官師妹,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就算是紫階巔峰的人對上這幻獸,怕也是有來無回!」子車易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她明顯是想讓寧無雙和納蘭卿卿送死,這是那個溫柔善良的師妹么?

兩人爭執間,烈焰魔獅似乎感受到這群人類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愈發的加大攻擊力度。子車易本就筋疲力盡,如今更是難以抵擋,直接飛了出去。

「公主殿下,我們還是離開吧。」看著這樣強悍的高級幻獸,寧無雙不覺得自己三人有戰勝的把握,於是開口說道。她們不覺得自己有必要去救那上官淑琴,自討沒趣。

烈焰魔獅見最強大的人類已經被自己打敗,戰意更是十足,準備繼續攻擊剩餘的人類。上官淑琴瞬間躲到其他弟子身後,避免自己遭殃,同時目光憤憤的瞪向百里穎。

子車易雖然身受重傷,看到烈焰魔獅攻擊自己同伴,仍舊意志力堅強的對了上去。

「子車易是誰?」百里穎並未離去,只是開口問身邊的納蘭卿卿。

「子車師兄是學院高手排行榜第二十名的弟子,目前等級是紫階二品玄神。他一向受學院弟子歡迎,性格爽朗,樂於助人,是個很好的人。」納蘭卿卿目光擔憂的看向子車易,雙拳緊握,似乎想出手,但是又害怕連累了百里穎與寧無雙,有些紅了眼眶。

「一路走來,我們也沒什麼好東西練手,不如就這個如何?」百里穎看向烈焰魔獅,淡淡開口說道。

「穎兒姐姐?」驚喜的聲音。

「公主殿下?」有些擔憂的聲音。

「可願一起?」百里穎並未看向兩人,只是看向再次被烈焰魔獅揮出去的子車易,再來一次,怕是要殞命於此了吧。

「自然是一起。」寧無雙勾出一個風華絕代的笑容。

「穎兒姐姐,謝謝你。」

三人迅速沖向烈焰魔獅,快的幾乎讓人反應不過來。那些體力耗盡的弟子,看到百里穎三人加入戰局,都往後撤開。

上官淑琴眼底閃過一抹惡毒,讓她們死在這裡才好,隨後消無聲息的轉身離開,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子車易堅持著坐了起來,有些擔憂的看向三人。若是她們不敵,就算殞命,他也要再次戰鬥。

烈焰魔獅看到竟然有人挑釁自己,出手絲毫都不手軟。它仰天長嘯,噴出一大口火焰,迅速包圍了在它正面的百里穎,周圍溫度不斷升高。小小的人類,竟然敢不自量力!

「穎兒姐姐!」

「公主殿下!」

寧無雙和納蘭卿卿瘋狂的攻擊烈焰魔獅,眾人都以為百里穎被燒成了灰燼,畢竟她實力低微。

突然,周圍溫度陡然升高,烈焰魔獅眼底閃過一絲懼意。

「浴火之靈!」百里穎將寧無雙和納蘭卿卿拉開,一直火紅的鳳凰自身上飛出,直接打在了烈焰魔獅身上,讓它脖子周圍的皮毛消失殆盡。

周圍的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烈焰魔獅,他們似乎聞到了烤獅子的味道?

百里穎落地,目光冰冷的看向烈焰魔獅。「臣服或死亡?」

烈焰魔獅眼底閃過一絲驚懼,這人身上恐怖的氣息竟然又加重了一分,而且她發出的火焰竟然能夠抵禦自己的本命之火!

沒錯,在戰鬥過程中,百里穎終於突破,進入混元九天三層。由於之前累積了不少玄氣,百里穎直接竄了三層三級,全身的氣息發生了質的變化,讓烈焰魔獅驚懼的就是她不自覺釋放出的威壓。

因著修鍊了混元九天,對於玄獸有天生的親和力,烈焰魔獅也一樣。

它挪步到百里穎身前,努力蹲下身子蹭蹭百里穎的腰,卻因為少了一圈獅子毛而顯得有些滑稽。

「你的主人是她。」百里穎並不理會烈焰魔獅的賣萌,指了指身邊的納蘭卿卿。

烈焰魔獅眼底閃過一絲懊惱,似乎不願,但是看見百里穎說一不二的眼神,它只能勉強同意。

「契約吧。」百里穎看向納蘭卿卿,她是火系和木系的雙靈根修鍊者,這玄獸也能用得上。

「穎兒姐姐。」納蘭卿卿無聲的表示感謝,隨後放出靈魂契約,這是平等契約。因為烈焰魔獅未曾抵抗,契約進行的十分順利。

話說烤獅子很誘人呢,有木有吶? 第943章943:這場婚禮,取消了

殷凱看著屏幕上喬輕雪奮力奔跑的背影。

雖然視頻只有短暫的幾秒,還是看得出來,喬輕雪正在逃命。

有人在追她!

視頻中,看得出來,喬輕雪很害怕。

那個女人……

膽子那麼大,能讓她害怕的事,一定是十分可怕的事。

殷凱整個人都緊張起來,恨不得自己現在就出現在視頻中,喬輕雪的身邊,保護她,不讓她那麼害怕。

眾多賓客嘩然,大家對視頻中出現的畫面議論紛紛。

殷媽媽的臉色瞬時慘白一片,惱喝一聲,「是誰這麼大膽!婚禮現場放這種東西!」

殷媽媽趕緊命人去後台的播放室,將視頻換下來。

這才發現,後台播放室的門,被人從裡面緊緊鎖住。

殷凱看出來自己母親的緊張,凝眸瞪向她,「怎麼回事!」

「一定是有人想破壞這場婚禮,才放這種東西!」殷媽媽惱道。

「我不是說這個!」殷凱惱喝一聲。

「你到底想說什麼!」殷媽媽眸色一沉,不想在賓客前和自己的兒子鬧不愉快,讓人看了笑話,壓低聲音對殷凱說。

「一切正常進行,婚禮結束后,有什麼話,回去說!」

「不,我現在就要問清楚!」

「你想問什麼?」

「她為什麼逃跑!是誰在追她!」

「我怎麼會知道!」殷媽媽即便目光堅定地瞪著殷凱,殷凱還是從母親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瞬間的閃避。

「你知道,你一定知道!從你剛才的緊張,我就知道,你什麼都知道!」殷凱斷定,喬輕雪出現在視頻上,緊張又害怕的樣子,一定和自己的母親脫不了關係。

即便母親矢口否認,因為了解自己的母親,才更肯定。

「你在胡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殷媽媽更加憤怒地惱喝一聲,但聲音還是壓得很低很低,她不想自己和兒子爭吵,被人當成談資。

「殷凱,不要在這裡出醜!有話回去說!不要耽擱了婚禮!」

「媽咪,這件事,你不跟我說清楚,我是不會正常舉行婚禮的!」殷凱轉頭看向屏幕上,已經播放完畢定格住的畫面。

不難分辨出來,那一條長長的走廊,正是機場的一條通道。

而且,視頻也正是監控錄像,上面還標註著時間。

殷凱仔細辨認了一下,當即想起來,那個時間正是失去喬輕雪聯繫的那一天。

殷凱整個人都震撼了。

底下的賓客也都在竊竊私語,對屏幕上的那個女人指指點點。

殷凱很不喜歡,那群人總是用異樣的眼光看待喬輕雪,橫掃一眼眾人,惱喝一聲。

「誰都不許再說這個女人一個字!否則……」

殷凱豁然指向大門,「不送!」

大家瞬間都安靜了下來。

「阿凱,你到底要做什麼!」殷媽媽又低聲喝了一聲。

殷凱一邊脫掉身上的白色西裝,一邊往外走,殷媽媽趕緊追上來。

「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你要去哪裡!」

「媽咪不肯對我說實話,我只好去找她,親自問她!」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前一刻,還決定再不理會那個女人,那個和別的男人轉身就走,連一點留戀的餘地都不肯留的女人,他也沒有必要再強留。

可在這一刻,他忽然好想好想見到那個女人,想到幾乎發瘋的地步。

想到連晚上一秒,都是一個世紀的漫長。

「她已經走了!你還去問什麼!不要胡鬧!所有的賓客都在這裡,不要讓殷家丟人!」殷媽媽的臉色已經不好到極點,呼吸也不平穩,似隨時都會爆發一般。

蘇婷婷穿著潔白的高貴婚紗,就站在不遠處,手裡還捧著一束粉色的玫瑰。

她安靜的好像一幅畫,靜靜地看著殷凱丟掉手裡的西裝,靜靜地看著殷媽媽和殷凱在不遠處低聲爭執。

蘇婷婷提起婚紗,緩緩走過去,臉上帶著恬靜的笑容。

「伯母。」她輕輕呼喚一聲。

殷媽媽趕緊對蘇婷婷說,「你勸勸他!這麼重要的日子,怎麼能任性胡為!」

蘇婷婷緩緩看向殷凱,臉上依舊不驚不變,帶著淡淡的笑,「你把我丟在這裡的話,我就成為這個圈子裡最大的笑柄了。」

殷凱皺眉睨了蘇婷婷一眼,她繼續道。

「說結婚的人是你,說取消婚禮的人,也要是你嗎?」

蘇婷婷淡淡的一問,帶著無盡的委屈和無可奈何。

殷媽媽都覺得愧對蘇婷婷了,還以為蘇婷婷會發難,沒想到,她還是安靜笑著,平緩開口。

「你要走也可以,婚禮取消也可以!我蘇婷婷今天站在這裡,是以你殷凱妻子的身份,如果沒了這場婚禮……」

蘇婷婷的聲音,滯了一下,「我便不是你殷家的人,那麼殷家答應我蘇家的條件,我可不會如數奉還,因為是你對我的補償。」

殷媽媽的眸子張了一下,頓然明白了,蘇婷婷哪裡是在勸殷凱繼續婚禮,而是在說,婚禮取消,必須依舊按照先前談判的那樣,殷家幫蘇家度過危機。

殷凱正在氣頭上,又急不可耐想去找喬輕雪,自然蘇婷婷說什麼是什麼。

「抱歉,這場婚禮,取消了。」殷凱煩亂地扯開襯衫領口,直接沖了出去。

殷媽媽想要阻攔,已是來不及,門口的保鏢也被殷凱一把推開,跑的極快,幾秒就沒了影子。

殷媽媽瞪向身側的蘇婷婷,「好狡猾的丫頭!」

蘇婷婷緩緩放下手中的捧花,笑著說,「我是女人,在婚禮當天,被人退婚,丟了這麼大的臉面,殷家是名門望族,不給我補償的話,豈不是更丟伯母的臉。」

「你也料定了,這場婚禮不能順利舉行是不是!」殷媽媽惱怒得身體幾乎站立不穩。

蘇婷婷搖搖頭,悲傷地低下頭,「我是真心本著能成為您兒媳婦的心態,站在這裡的。」

轉身,在一片嘩然的議論聲中,蘇婷婷提著婚紗,隨著工作人員去後面的休息室換衣服。

卻在經過錄像播放室的時候,蘇婷婷若有似無地勾了一下唇角。

她確實沒有料到這場婚禮不能順利舉行,但是那個想要放這段錄像的人,是她幫忙送入錄像室內,之後丟了打開錄像室的鑰匙。

仰頭,看向上方璀璨輝煌的水晶燈。

不知不覺,腦海中,又浮現了祁少瑾的臉,那個總是一臉緊繃,目光陰鬱的男人。

在蘇婷婷的認知里,祁少瑾真的好冷好冷,冷到讓人認為他完全沒有任何感情。

可在那個男人的心裡,卻那麼深那麼深地愛著一個女人。

殷媽媽已經沒有心情和那些詢問為何取消婚禮的賓客打一聲招呼,一步一步強撐著走出大廳。

「夫人!」保鏢擔心地呼喚她一聲。

殷媽媽的眸子收緊了一下,「人攔下沒有!」

「已經打點好,出了電梯就將人攔下。」

「好好,務必不能讓他們再見面!」

殷媽媽不適地捂住心口,臉色更加蒼白,強喘了一下,被傭人攙扶著去休息室休息。

……

喬輕雪剛剛和董天磊出了電梯,就被好幾個黑衣人給攔住了。

「我已經走了,你們還攔著我做什麼!」喬輕雪沙啞著嗓子,怒聲呵斥那一群人。

那幾個男人,根本不說話,上來就要抓人。

這一次,那幾個男人,連董天磊的面子都不肯給了。

就在這時候,顧宇軒快步奔上來,「你們這些人,再強行抓人,我就報警了!」

隨後便是跟著顧宇軒一起奔來的董佳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