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在銷售部,雖說這背靠大樹好乘涼但是咱們公司注重人才,很少見誰是靠後門進來吃閑飯的,沒點本事想在這混下去也不是容易的事」田筱葉分析到

「可人家是親戚誒,誰知道呢」唐可馨咬着筆盯着門口望眼欲穿

「除非是後台特別硬的親戚,弄進來給個閑職,不過那樣的人對咱們沒什麼威脅,畢竟草包是構不成威脅的」田筱葉今天有點反常的也跟着八卦起來

午飯的時候藍沁才在食堂看見了眾人口中的新同事,劉暢,因為不在一個部門而且銷售部在隔壁辦公室所以藍沁沒有見到劉暢,本來不屬於同一個辦公區的新同事大家是很少八卦的,但是劉暢不一樣,頂着親戚的頭銜進來的,大家就顯得很好奇,想要看一看這位親戚

「看見沒,那個天藍色襯衫的就是新來的那個親戚,據說是老總外甥女的男朋友,長的真帥」唐可馨指著劉暢花痴的說

「人家作為外甥女的後宮當然是顏值了得才進來的」藍沁不屑的轉身走開了

劉暢看見藍沁進來的時候本想去打招呼的,但是她身邊跟着幾個同事他就沒去,想必藍沁是不想見到他,之前藍沁能進這家高門檻的公司劉暢着實鬱悶了幾天,藍沁當時輕描淡寫的說被選上是因為運氣好,但是他為了進這家公司可是下了不少功夫,沈蓉蓉讓他來的時候他有過一絲猶豫,藍沁在這上班見着總會尷尬,雖然有着沈蓉蓉的關係才進來的,但是他在之前的公司業務能力不錯,所以還是信心百倍的來了,他相信能靠自己的能力在這站穩腳跟

藍沁真是打心眼裏佩服沈蓉蓉的新機,為了一個懵懂時的初戀竟然要這麼喪心病狂的報復,難不成汪洋真是她的真愛么?對於沈蓉蓉這種思想藍沁真是理解無能,她想讓劉暢在這天天噁心自己,那她就配合一下演個被嫌貧愛富的鳳凰男拋棄的可憐女,看來她還真沒把劉暢放在眼裏不然怎麼可能讓劉暢來這,以劉暢的性格如果知道沈蓉蓉的舅舅是她藍沁的親爹估計立馬就跪地求她複合了,既然沈蓉蓉想玩那她就奉陪到底了,剛想到沈蓉蓉呢就在食堂門口見到她了

「我怕劉暢吃不慣食堂的飯菜所以做好了送過來」沈蓉蓉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看的藍沁一身雞皮疙瘩

「你可真是賢妻良母,不但工作給安排好了連吃喝拉撒都管」

「哦,對了,劉暢不知道咱倆的關係,我沒打算告訴他」

「放心好了,我是不會告訴他的,我怕到時候甩不掉這塊牛皮糖,你自己留着慢慢享用吧」藍沁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沈蓉蓉看着她的背影氣的把飯盒扔進垃圾桶里

「蓉蓉,你怎麼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我去接你」

「有什麼好接的,這是我舅舅的公司我來這就跟回家一樣」

藍沁回到辦公室給雲君簡單說了下情況,雲君也覺得最好不要讓劉暢知道她身份,畢竟這種嫌貧愛富的人誰知道他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噁心人

程諾今天有點忙,從早上叫他起床到現在回的信息也很少,藍沁本來想趁著吃飯的時候跟他多聊幾句呢,上班時間馬上就到了他信息還沒回,百無聊賴的拿着手機刷朋友圈,今天的心情真是萬里霧霾,陰沉沉

沈蓉蓉挎著劉暢的胳膊高調來到辦公區,藍沁看的頭皮發麻,把劉暢送進辦公室沈蓉蓉徑直走向藍爸爸的辦公室,經過藍沁身邊的時候連看都不看藍沁一眼,高傲的抬着頭踩着恨天高走了,留下一陣香風和竊竊私語的同事

「藍沁,你說你也姓藍會不會也是老總的親戚啊,皇親國戚呢吧」唐可馨來着藍沁問

「對啊對啊,八百年前是一家」藍沁心虛的扯到,要是老爸聽見她這樣說會是怎樣的表情呢

「人家沈蓉蓉生的好有這麼一個舅舅,現在還是公司股東,這都是命啊」張華感慨

「要不然你去追沈蓉蓉,跟新來的組一個後宮團以後就吃香喝辣衣食無憂了」藍沁調戲到

「我倒是想呢人家可看不上我」

「能進咱這公司的都是人中龍鳳,不要妄自菲薄嘛」唐可馨故作老練的接話

「我家藍妹妹有沒有想我呢」藍沁看着程諾發來的信息飛快的回了一句「吃飯了沒

「我吃飽了,今天太忙叫的外賣,你今天吃的好不好?按時吃飯沒有?可不要像我一樣忙的沒辦法叫外賣」

「食堂飯菜很很好的,營養均衡著呢,你今天好忙的樣子」

「嗯很忙但是好想藍妹妹怎麼辦」

「好好工作不要胡思亂想」藍沁臉紅紅的回了一條

「這怎麼是胡思亂想呢,是想你好不好,發一張自拍來給我解相思之苦」程諾這種命令式口吻看的藍沁想掐他

「我可不欠你自拍」藍沁順便加了個白眼的表情

「哎呀呀,就一張好不好嘛」程諾臉皮厚的討要

藍沁翻遍了整個相冊找了一張搞怪的表情發了出去,程諾看到做鬼臉的照片忍不住笑出聲來

「藍妹妹真聽話,這張可愛的自拍我就拿來做屏保和背景了」

「不行不行,你看看就得了不要做屏保」藍沁後悔的趕緊撤回了,可是沒想到程諾動作比她快已經保存了,藍沁腦補了一下程諾壞笑的表情腸子都悔青了

「你要敢做屏保我就掐死你」

「謀殺親夫啊好怕怕」

「反正就是不準拿這張做屏保」

「那要不這樣吧一會我去接你下班,我給你個建議,然後我不用這張做屏保怎麼樣?」

「只要條件不苛刻在我能接受的範圍內我可以考慮考慮」

「現在是你有求於我好吧,還這麼理直氣壯的考慮考慮,想什麼呢」

「要上班了,不跟你說了」藍沁怕他再提無理要求不敢再聊下去了

程諾想像著藍沁慌亂的小模樣忍不住笑了,一會見着她一定要好好訛她一番 唐三對此倒是沒有生氣,畢竟除了妹妹治療術的特殊性,也沒有其他不能對同伴說的,畢竟以後在一起組隊,還是會知道的。

他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和他們解釋,畢竟妹妹的魂技還挺多的,想了想,唐三斟酌道:「我沒有生氣,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要不問小微自己吧,或者等一起組隊了,你就慢慢了解了。」

正在這時時候,戴沐白的聲音突然傳來,「小舞,你的一對一斗魂要開始了,趕快過來。」

唐輕微正好回來了,好奇的問了一句,「小舞姐和誰打吖?」

胖子苦著臉,喪氣的說道:「和我!」

唐輕微臉上流露出幸災樂禍之色,憋笑道:「祝你好運,加油!」

胖子更是喪氣了,強攻系,那可是他這隻不會飛的鳳凰的剋星啊。

可是不管結果如何,他們都要上場了。

比賽的節奏進行的很快,或許是因為唐輕微和羅亮一戰展現出了短暫的精彩,看台上的觀眾們此時也來了興趣。

如今見又是兩個生面孔,而且還有一個容貌不遜色唐輕微的漂亮小姑娘參賽,斗魂尚未開始,看台上已經響起了一陣歡呼。

主持人朗聲說道:「下面出場的,是兩位生面孔的大魂師,他們分別是,擁有獸武魂玉兔的戰魂大師小舞,擁有獸武魂鳳凰的戰魂大師馬紅俊。」

「兩人都是初來乍到,讓我們拭目以待,下面,有請兩位大魂師上場。」

台下頓時響起一陣掌鳴聲。

「今天居然能看到鳳凰!真是賺大了!」

畢竟鳳凰可是在獸武魂中,可是稀有強大的存在。

兩人也沒廢話,直接喚出了武魂。

馬紅俊低喝一聲,「鳳凰附體。」

只見紫紅色的光芒從他體內奔涌而出,頭上短髮驟然變長,並且朝中央聚攏,變成了一種莫西乾式的發行。

翅膀並沒出現,但那紫紅色的光芒一透出體外,立刻就釋放出強烈的熱量。

兩圈黃色魂環同時從他腳下升起,裸露在外的粗壯手臂上延伸出長長的翎毛。雙手也變成了爪形。

看台上嘈雜聲一片。

「這是鳳凰?!」

「我看是土雞差不多!鳳凰!」

由於之前看到馬紅俊武魂時的驚訝,看台一片寂靜,此時零星幾個聲音,全然被馬紅俊盡收耳底。

馬紅俊臉憋的漲紅,像是點燃的炮仗,沖著看台吼道,「有本事你上台來!看我不把你的狗嘴打穿!」

主持人急忙出聲阻止,「警告一次!不得出現辱罵觀眾!好了,你們趕緊開始比賽吧!」

馬紅俊不再說話,雙手抬起,身上第一魂環驟然亮了起來,猛的張開嘴,一股細細的紫紅色火焰就朝著小舞的方向噴吐而出。

高熱令空氣一陣扭曲,紫色火焰看上去並不劇烈,在空中像一條延伸的火線噴射而出。

小舞早就防著他這手了,一個彈跳便躲了過去。

但馬紅俊顯然沒有就這麼放過小舞的意思,口中火焰保持在五米的燃燒長度並不熄滅,追著小舞的身體橫向甩了過來,就像是一件五米長的火焰兵器一般。

馬紅俊此時一點都不害怕自己活著小舞受傷,他可是聽說了,唐輕微會治療術呢,有她在,自己只要留口氣在就行。 「仙子怎麼稱呼?」

奚淺看了他一眼,不動聲色,「明奚淺」

「明道友的名字和人一樣,清冷絕世呢!」原漠然開口讚賞,似乎帶着幾分真心。

「多謝!」

「在下原漠然,能和明道友交個朋友嗎?」見對方不問,原漠然只得自我介紹。

反正他厚臉皮習慣了。

奚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沒說話,這朋友不朋友的,難說啊!

「靈膳樓到了,多謝帶路」在原漠然喋喋不休中,兩人到了東街。

「哈哈,和明道友一起都忘了時間,要不我做東,請道友吃一頓如何?」原漠然自動忽略奚淺話里的深意。

「不用了,我不習慣和陌生人一起吃東西。」奚淺直接開口拒絕。

她想,她大概知道對方是誰了。

隨後,奚淺直接進了靈膳樓。

原漠然看着她的背影,眼裏閃過不快,他還沒被人如此拒絕過呢!

不過,更有挑戰性不是嗎?

深深的看了一眼奚淺的背影后,原漠然轉身離去。

這邊,奚淺讓掌柜的開了一間上房后,就在大廳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小二送靈食過來時,奚淺叫住了他,「小哥,最近蓮城有什麼新鮮事沒?」

小二惦着手裏的一塊低品靈石,「有,明晚玉華閣有一場拍賣會,據說壓軸物品是天階低品功法。」

「哦?那拍賣會怎麼樣才能進去?」來都來了,順便見識一下。

「只要交得起入場費就可以參加,不過僅限於大廳的位置,聽說啊,包廂都被預訂完了,很多家族對這部功法勢在必得!」反正這些都是人盡皆知的事,說出來他一點負擔也沒有。

「這樣啊!好了,我知道了,多謝你!」奚淺又給了一塊低品靈石。

小二開心的拿着小費下去了。

吃完東西后,奚淺就回了房間。

她得打算一下,接下來該怎麼做,原漠然明顯就是沖她來的。

她的記憶一向不差,這個原漠然和幾個月前遇到的元嬰修士有幾分相像。

怕是她的行蹤暴露了。

可這不應該啊,當時赤血和小天隨便選了個方向,也沒留下什麼痕迹,怎麼會暴露?

奚淺不知道,是她點背,直接送上門來了。

她知道蓮城的隔壁是林城,卻不知道就是那個元嬰修士就是林城的城主——林奇。

「看來可以從玉華閣着手」突然奚淺靈光一閃。

玉華閣遍佈神武大陸五域,幾乎無人敢招惹。

如果她是玉華閣的貴賓,就可以使用玉華閣的特殊傳送陣。

到時候就可以甩了對方。

不過,要怎麼樣才能成為玉華閣的坐上賓呢!

奚淺決定親自去看看。

城中禁止打鬥,諒他們也不敢出手。

其實要是原漠然一個人,她倒不懼,但那個元嬰修士肯定也來了,只是不知道到了沒有。

豎日一早。

奚淺從手鐲里取出一件隔絕法袍穿上后,就去了玉華閣。

隔絕法袍可以隔絕別人的神識,隱藏自己。

當然,這對元嬰期以上的修士幾乎無用。

除非有高階隔絕陣。

「這位客人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玉華閣里,管事看到有客上門,立即迎上來。

「我想拍賣東西。」奚淺言簡意賅。

「客人是為了今晚的拍賣會嗎?」管事恭敬了幾分。

「對,還可以加拍賣品嗎?」她知道,拍賣會的物品都是提前規定好的,不知還能不能加。

。 「小張,要不我們就算了吧。」

王萍也是尷尬的說道,她從鄉下來,總是感覺自己好像是低人一等一樣,因此今天面對那個趾高氣揚的園長,反而是失去了往日的威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