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還不知道究竟什麼人在尋找劉語嫣,不過我只會將劉語嫣帶去紫微閣交給劉智盈!」趙寶鏗鏘有力道「趙寶哥哥,娘親說神龍城是她的家,我們是來這裡投奔親人的,可能是娘親的家人在找語嫣……」劉語嫣在虎皮下小聲說道「劉語嫣,我答應你娘親將你交給紫微閣的劉智盈,其他人無論跟你是什麼關係,我都不會交!」趙寶聽到劉語嫣的話,他冷酷道「劉智盈是語嫣的哥哥……」劉語嫣有些委屈的說道趙琳聽到趙寶這句話不解道「小寶,如果真是語嫣的親人在找她,我們可以尋求他們幫忙,這樣就算那些蒙面人追上來,我們也會多些幫手。」

「這些蒙面人明知道劉語嫣的親人在神龍城,他們都敢在外面劫殺,你覺得劉語嫣在神龍城的親人對我們能有幾分幫助?」趙寶冷聲說了這句話之後,他加快步伐的向出城口走去。

趙琳抱著劉語嫣快步跟隨,在趙寶與趙琳離開新月客棧兩柱香的時間之後,店小兒帶來一個身穿捕快官服的中年壯漢,這壯漢是主管新月客棧這條街的秦捕快,他踏入客棧之後就大聲喊道「歹徒在什麼地方?」

「秦捕快你來遲一步,那歹徒已經離開小店,不知去向了。」掌柜子嘆息著說道,其實掌柜子心中非常開心,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客棧裡面,發生官匪大戰,官府的人追擊匪徒之後的損失,向來都是不予賠償的。

秦捕快看著昏迷不醒,牙齒與鮮血混合一地的兩個斯文人例行公事道「將歹徒的模樣形容一下,本捕快好去追拿。」

「小牛,你給秦捕快說一說那歹徒的模樣。」掌柜子對店小二說道「是,掌柜子。」店小二恭敬的對掌柜子點頭之後,他正要轉頭對秦捕快形容趙寶的長相,在轉頭的時候,他無意間看到了掌柜子貼在櫃檯上的畫像,店小二不由脫口而出道「掌柜子誰要找這小女孩,我剛才還見過她……」

掌柜子聞言隨口說道「神龍客棧的人要找她……」掌柜子說到這裡,他豁然抬起頭瞪向店小二說道「小牛,你說什麼?你剛才看見過這小女孩?你在什麼地方看見她的?」

「這小女孩就在咱們客棧啊,她跟打傷這兩個客官的人住在一個房間。」店小二如實回答后疑惑道「掌柜子,神龍客棧不是胡家開的么?他們要找這小姑娘做什麼?」

「哎呀!小牛啊,我們錯過了一個千載難逢的發財機會啊!」掌柜子聞言不由捶胸頓足道「這小女孩,神龍客棧的人懸賞萬兩黃金尋找線索,這小女孩本來在我們客棧裡面,我們本可以獲得這萬兩黃金的賞錢……」

店小二聞言目瞪口呆道「萬兩黃金……這小女孩是什麼人,她值這麼多錢么……」

「走,我們馬上去神龍客棧!」秦捕快一把抓住店小二的胳膊,將其向外拽。

瘦弱的店小二被秦捕快拉得狼狽前行,店小二慌亂道「秦捕快,要我去神龍客棧做什麼……」

「小子,你真傻還是假傻?胡家人要的是線索,我們現在去告訴他們線索,萬兩黃金的賞錢還能跑得了么?」秦捕快將店小二提到身前低沉道店小二聞言愣愣的看著秦捕快,秦捕快趁店小二發愣,他直接將其抄起扛在肩膀上向神龍客棧的方向飛奔過去。

「對啊,神龍客棧的人只是要這小女孩的線索,我們都是知情人,我們都可以去領賞錢啊……」新月客棧中有食客醒悟過來,他誇張大叫的飛奔而出。

「剛才那野蠻 踏踏踏……

神龍城外,第三批十人一組的騎士飛奔而去,他們在離開神龍城之後,就按照原定方向四散而去。胡金鑫已經得到了秦捕快的消息,他也從新月客棧店小二的口中知曉了趙寶與趙琳的相貌特徵。

這一次離開神龍城的騎士都帶著三張畫像,第一張是劉語嫣的,第二張是趙寶的,第三張是趙琳的。同時神龍城已經全城戒嚴,胡家出動大量人力開始滿城尋找趙寶三人的蹤跡。

在搜索同時,胡家人喊出要尋出真兇給胡鳳兒報仇雪恨,要全力保護好劉語嫣的話語,同時他們希望救下劉語嫣的英雄,可以將劉語嫣送到神龍客棧,胡家將送萬兩黃金與上等法訣來報答。

胡家如此喊話,讓整個神龍城的人都開始議論紛紛。胡家揮金如土要尋找侄女下落,要用重金與上等法訣來報答恩人的做法,讓人們都不由對胡家人豎起了大拇指。

甚至有人說,神龍城有胡家人坐鎮,是一件大幸事。

面對如此仁義的胡家人,神龍城中善良的人們都自發的幫忙尋找胡家落難的侄女劉語嫣幾人。

三個時辰之後,正午的陽光烘烤著神龍城鱗次櫛比的屋宇,建築在神龍城最繁華街道的神龍客棧中,一襲黑色勁衣的胡金鑫正把玩著一枚玉扳指。

胡金鑫將玉扳指對準正午的陽光,這玉扳指周圍頓時散發出層層五行火力,而它最終散發出的火色是那妖異無比的綠色。在這綠色火焰成行的瞬間,這玉扳指遽然變成了一隻渾身綠油油的鷹!

「火鷹?!」秦捕快看見這綠油油的鷹不由驚呼出聲,同時他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

跟秦捕快站在一起的店小二並不知道什麼是火鷹,不過見秦捕快都後退了,他也跟著後退了兩步。在新月客棧做店小二,小牛知道不少神龍城中的小道消息。他知道眼前這個冷峻少年,就是神龍城第一家族胡家的少主,而且他還聽說這胡家的少主非常的狠辣。

聽見秦捕快驚呼話語,胡金鑫的目光第一次落在了秦捕快與店小二小牛的身上。他的眼睛很狹長,他的眼神更加深邃的讓人不可揣摩。

「秦捕快不愧是大夏朝廷的人,竟然能認出火鷹。」胡金鑫薄唇微動低聲道秦捕快看著胡金鑫手中綠油油,散發著陰森氣息的火鷹,他舒展開眉頭,壓低心中的恐懼情緒道「胡公子,本捕快只是來給你提供一些線索而已,那萬兩黃金的賞錢就算了。本捕快還有公務在身,就先走一步了。」

「秦捕快,萬兩黃金怎麼能夠不要?」店小二聽到秦捕快這句話,他脫口質問道「對嘛,秦捕快,萬兩黃金的賞錢怎麼能不要?」胡金鑫撫摸著火鷹綠油油的羽毛一臉邪笑的看著秦捕快。

秦捕快此時恨不得一巴掌拍暈財迷心竅的店小二,這店小二完全不知道火鷹是何物,更加不知道他此時已經到了生死關頭!

看了眼一臉不解望著自己的店小二,秦捕快心中苦澀不已,他何嘗不是財迷心竅,才會拉著這店小二爭先恐後跑到神龍客棧說出了關於小女孩的下落。這店小二是被他硬生生扛來的,秦捕快不忍他不明不白的慘死此地。

秦捕快想到這裡,他看向胡金鑫手中的火鷹低沉道「胡公子,火鷹乃是異邪之獸,我大夏早就明文規定過不準飼養,發現飼養的火鷹要一律斬殺,飼養者也要受到刑罰!」

「你是想要斬滅我的火鷹,抓我問罪么?」胡金鑫絲毫沒有將秦捕快放在眼中,他平視著秦捕快眼中儘是玩味之色。

秦捕快知道自己被胡金鑫無視了,在神龍城,城主大人都要忌憚胡家三分,更何況他這種無名小捕快。

只是作為一個捕快,秦捕快不能眼睜睜看著一樁殺人命案在自己眼前發生。

「胡公子,說不定你的手下馬上就會找到這小女孩了,我只是想要你耐心的多等一會兒時間。」秦捕快的語氣弱了很多,他這身朝廷的官服根本震懾不了這修真世家的少主。

胡金鑫聞言較富興趣的看著秦捕快道「一會兒時間是多少時間?」

「一個時辰。」秦捕快馬上回答,他知道要求太多的時間是不現實的。

胡金鑫笑著搖頭道「秦捕快,一會兒時間,應該是一炷香的時間。一個時辰的時間,我這火鷹的肚子都要餓癟了。」

秦捕快面色大變,他從胡金鑫的話語中聽出了血腥的殺機。

「胡公子……」秦捕快還想說些什麼,胡金鑫直接打斷傲然道「秦捕快,一炷香的時間,我還是看著你身上這張皮的面子,你應該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與我說話的資格!」

秦捕快聽到如此侮辱的話語,他心中怒火滔天,可是在臉上他絲毫都不能表象出現,他唯有保持沉默,希望命運眷顧新月客棧的店小二,讓胡家的人在一炷香的時間之內找到畫像中的小女孩。要不然這店小二的腦髓就將被火鷹啄食,慘死當場!

火鷹,異邪凶獸,它最喜歡食人腦髓。最為邪異的是,它可以從吞食的腦髓中,得到死者的記憶,並且根據死者記憶中的氣味,去追尋它主人想要追尋的目標!

火鷹是戰爭時期最好的探子,它也是所有修者最喜愛的異獸,因為馴服火鷹之後,它可以吞噬修者敵人的腦髓,來將敵人修鍊的法訣與秘密解讀出來。

不過因為火鷹喜歡食人腦髓,也是通過食人腦髓也獲知秘密,這兇殘的火鷹被有良知的人們所不容。所以大夏王朝才會明文規定,除了朝廷的軍隊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許飼養火鷹,擅自飼養火鷹者將永世充軍。

秦捕快知道這關於飼養火鷹的處罰條例,只是他不敢在胡金鑫面前提而已。

「喳……」火鷹翻閉著幽綠的眼睛,那張全身唯一漆黑的尖嘴張合間發出讓秦捕快心寒無比的聲響。

「秦捕快……你不是說,我們提供了線索就能得到萬兩黃金的賞錢了么?我們都在這裡等了幾個時辰了,要是沒有賞錢,我還要回店裡做事,掌柜子現在肯定非常生氣了。」店小二雖然聽不出胡金鑫與秦捕快之間的對話,關乎著他的小命,他被那綠油油的鷹看著,心中很是發毛。而且他見胡家少主沒有立刻拿錢給他們的意思,也心生退意了。

重生圈叉特種兵 「不急,本公子已經讓人去銀庫提錢裝車了,待會兒就會給你送到家中去。」胡金鑫很是溫和的對店小二一笑道「真的么,多謝胡公子,多謝胡公子……」店小二聞言連忙拜謝道「不謝,這是你應得的。」胡金鑫嘴角勾勒的弧度更大,秦捕快看著胡金鑫的笑容心中不由顫慄,這胡家少主實在太邪惡了。 咚咚咚……

門外傳來幾聲輕緩的敲門聲,胡金鑫收起笑容威嚴道「有什麼消息?」

「稟告少主,收遍城內,沒有找到目標。」門外傳來忐忑的稟報聲。

聽到門外傳來的聲音,秦捕快的面色僵硬,胡金鑫很是平淡的回了句,「讓所有人停止搜尋,讓黑衣騎士在神龍城外等我,我已經掌握了目標的下落。」

「是!」門外傳來稟報者如負重釋的喜悅聲。

「胡公子……」秦捕快想要做最後努力,看能否保住店小二的性命。

只是他的話語還沒有出口,胡金鑫手上的火鷹就一展翅膀劃過一道綠影越過秦捕快,飛撲到他身後的店小二頭上。

「啊……秦捕快……救……救……」店小二遽然遭遇襲擊,他凄慘大叫的向秦捕快求救。

秦捕快猛然轉頭,只看那綠油油的火鷹已經將尖嘴刺入店小二腦中,店小二雙眼凸出,滿頭都是凄厲的鮮血!

看到店小二如此慘狀,秦捕快下意識的將手按在刀柄上,就要一刀拔出斬殺這邪惡無比的火鷹!

「秦捕快,這隻火鷹掉落一片羽毛,你家中之人就要死一個。」胡金鑫平靜的開口,秦捕快按在刀柄上的手一滯,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店小二死不瞑目的倒在面前,倒在腳邊。

「啁啾……」火鷹從店小二血流如柱的腦袋上飛起,它尖銳長嘯的在秦捕快身邊盤旋起來,看樣子它還沒有吃飽,欲吃掉秦捕快的腦髓。

秦捕快握著刀柄的手,捏的啪啪作響,這一刻他渾身上下都有冷汗溢出!

「回來!」在秦捕快忍不住想要拔刀劈砍這想要吞食他腦髓的火鷹時,胡金鑫開口將火鷹召喚了回去。

火鷹很聽胡金鑫命令,它迅速飛落到胡金鑫的手臂上,用那帶血的腦袋摩擦著胡金鑫的手背。

胡金鑫看著面色慘白,冷汗滿面的秦捕快笑道「秦捕快,你受驚了。想要靠火鷹取出別人的記憶,就必須火鷹去食活人的腦髓,要是可以食死人的腦髓來得到我想要知道的東西,我也不需要用這樣殘忍的手段了。」

冀州的地勢高聳,這讓冀州的夜幕比其他地方的更加美麗炫目,因為地勢高聳的地方距離天空更近,那滿天的繁星,編織的美麗天網,讓人目不暇接,心神寧靜。

距離神龍城一百多公里的山林間,趙寶盤坐在一個空曠地帶上的岩石上眺望著滿天星斗,他需要尋找到北斗七星,確定接下來的行走路線,在這山林中迷路的話,可不就好玩了。

「小寶,你在看什麼?」趙琳將數件獸皮蓋在熟睡的劉語嫣身上之後,她坐到趙寶身邊的岩石上問道「我在找北斗七星。」趙寶隨口回答道「北斗七星?那是什麼?」趙琳聽見趙寶的回答眉目中閃動著疑惑。

「北斗七星,是永恆固定在北面星空上的星星,只要找到它們,我們就可以確定方向,不會迷失在這山林間。」趙寶在找到那勺形的北斗七星之後,略微解釋道趙琳聽到趙寶的話語后,她顰眉道「小寶,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小寶么?」

趙寶聽到這句話,不由將收回觀看美麗星空的眼神,他看著一臉猶疑表情的趙琳輕笑道「我從未改變。」

「不!你變了,跟以前不一樣了。你的狠辣,你所懂得的一些東西,以前從未表現過。」趙琳杏目睜大的盯著趙寶,她需要了解這從小一起長大的少年,是否還是曾經那個成天跟著她屁股後面的小寶。

「並不是我變了,而是你以前只想著要保護我,沒有關注我所表現出來的東西而已。在沒有純正水力覺醒之前,我不是趙青幾人的對手,在純正水力覺醒之後,他們就不在是我的對手了,事情並沒有你所想象的那樣難以理解。」趙寶輕搖頭顱說道「是這樣么?」趙琳目中儘是迷茫之色。

「娘親……娘親你醒來啊……語嫣不能沒有娘親……娘親,你去哪裡……你回來……」突然間,寧靜的山林間傳來劉語嫣凄涼的哭喊聲。

趙琳連忙回到劉語嫣身邊,撫摸劉語嫣的頭髮道「語嫣別怕,我在這裡。」

睡夢中的劉語嫣緊緊抓住趙琳,她滿臉淚水的夢囈道「娘親別走,不要離開語嫣……」

趙琳更加溫柔的撫摸劉語嫣的頭髮小聲道「語嫣太可憐了,小寶其實在神龍城裡面,如果真是語嫣的親人在找她,我們應該讓他們見面的,這樣或許可以減輕語嫣的痛苦。」

「親人就一定可靠么!」趙寶聲音陰冷道「小寶,你這句話什麼意思?」趙琳從趙寶這句話中聽到了一些弦外之音。

「劉語嫣的家族得到了傳世法訣——森羅地書訣,在這傳世法訣的誘惑下,任何人都不可信。」趙寶沉呤道「還有半個月時間,我們就會達到天風城。將劉語嫣交給紫微閣中的劉智盈之後,我們與這件事情就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劉語嫣她們家得到了森羅地書訣?你聽誰說的?」趙琳聞言驚疑道,她從劉語嫣口中知曉三大傳世法訣的名字之後,也開始明白這傳世法訣對修者的誘惑有多大了。

趙寶看了眼熟睡的劉語嫣,將在新月客棧聽來的事情給趙琳說了一遍。

「你懷疑劫殺劉語嫣娘親的人,是胡家人?」趙琳聽完趙寶的敘述后,她心中有了跟趙寶一樣的懷疑。

「無論劫殺劉語嫣娘親的人是哪方面的人,我們都不需要關心,將劉語嫣交給劉智盈后,這件事情就與我們無關了。」趙寶看著趙琳意有所指道「小寶,你放心,以後我不會這樣衝動了。」趙琳在趙寶意義繁多的眼神下道「不過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我們趙家村一貫的準則,以後遇到這樣的狀況,我還是會出手的!」

聽到趙琳前面的話,趙寶心中很是滿意,在聽到趙琳後面的話語后,趙寶嘴角不由掛起無奈的笑容,他在心中自語「以後還是離這『女俠客』遠一點,要不然說不定那一天就會因為多管閑事被人給宰了。」

趙琳見趙寶臉上有不讚許的表情,她眼珠子轉動道「小寶,你如此盡心儘力的要送語嫣去紫微閣,其實比我這口中喊著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更加可敬。」

「男兒一諾重千斤,我只是要完成自己的承諾,與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沒有任何關係。」趙寶搖了搖頭道趙琳側頭看著趙寶,在月色與星光的照耀下,趙寶臉部的輪廓顯得更加剛硬了。趙琳心中喃喃「小寶,依舊是懷著俠義仁慈心腸的好人,雖然他現在變得有些狠辣了。」

(筒子們情人節快樂,今日五更慶祝,希望筒子們都艷福不斷,愛情甜甜蜜蜜,另外呼喊收藏與鮮花,當然非常感謝投貴賓的筒子們,你們的支持是偶的動力……) (第二更,求收藏與鮮花。)啁啾……

忽然,在寧靜的山林間傳來一聲尖銳的鷹嘯聲。

接著一頭渾身散發著綠色火焰的鷹出現在趙寶與趙琳的視線中,看著渾身散發著綠色火焰的鷹,趙琳驚奇道「小寶,你看這隻老鷹是不是被火燒燃了?」

啁啾……

半空中那渾身上下冒出綠色火焰的鷹,對著趙寶與趙琳開始不斷長鳴起來。

趙寶看著這隻不斷長鳴的鷹,他心生警覺道「走,馬上離開這裡!」

「怎麼了?」趙琳抱起劉語嫣疑惑道「這隻鷹有些古怪,你帶著劉語嫣向這個方向走,我隨後跟上來。」趙寶指著北斗七星的所在的方向沉聲道「小寶,你要小心!」趙琳點了點頭之後,叮囑一聲后,毫不猶豫的按照趙寶指的方向走去,現在她已經開始習慣以趙寶為主了。

「你也小心。」趙寶點了點頭之後,他從腰間憋著的皮包中取出了工兵鏟,這是趙寶最擅長的武器。

啁啾……

啁啾……

看到趙琳抱著劉語嫣離開,半空中那隻渾身散發著綠色火焰的鷹開始發出急促的嘯聲,接著它一個盤旋,跟隨著趙琳與劉語嫣飛了下去。

趙寶見這隻古怪的鷹跟著趙琳飛下去,他皺起眉頭低罵道「媽的,真是被人給盯上了。」

「火鷹已經找到目標,其中一個年輕女人抱著劉語嫣向北而下,那個在新月客棧打傷人的少年留了下來……」胡金鑫閉著眼睛撫摸著手中的玉扳指,他看見了火鷹所看見的一切。

這是火鷹的另外一個邪異的本領,它在認主之後,它所能看見的東西,它的主人就可以看見!

「少主,屬下帶幾個人去解決這不知好歹的傢伙!」剛榮升為正統領的黑衣騎士站出來表忠心道「不,本公子要親自去會一會這少年,你們去抓捕劉語嫣。」胡金鑫睜開眼睛后搖頭道「你們幾個留下來保護少主,你們幾個跟我去捉拿劉語嫣!」黑衣騎士的統領聞言后,開始給手下分配任務。

「本公子不需要人保護,你們全部去捉拿劉語嫣,這一次再抓不到人,你們全部都得死!」胡金鑫冷聲吩咐道「少主放心,我們一定會完成任務!」黑衣騎士們被嚇得肝膽俱寒的快速向北方行去。

啁啾……

Leave a Comment